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35章 心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35章 心苦字體大小: A+
     

    華夕菀最清楚自己只是撞了一下頭,雖然流了點血,但是根本不像外面傳的那樣嚴重。她不知道外面的傳言是以訛傳訛,還是晏晉丘有意讓這種傳言傳出去,所以乾脆很配合的卧床休息,悶了就讓府里養的歌姬給自己唱曲兒,煩了就讓府里養的雜耍藝人給自己變戲法,想盡辦法讓自己在床上躺著的日子過得更舒適。

    「郡王妃,醫女來給您換藥,」白夏從外面走進來,扶著華夕菀坐起身,在她後背墊好軟枕。

    華夕菀讓變戲法的藝人退下,「請她進來。」

    醫女等到屋內的丫鬟給自己打帘子后,才邁著步子走進去。她是專門負責醫治外傷的,雖然在太醫院待了好幾年,但從未來過顯郡王府。今日見顯郡王府五步一畫,十步一景,總算相信父輩說的那些話,先帝爺是真的很疼原來的顯親王。

    顯郡王妃的屋子裡擺設十分雅緻,偏又不會讓人覺得失了世家厚重感,可見布置屋子的人十分用心,對屋子的主人也更加上心。

    「在下見過顯郡王妃,」醫女見床上躺著一個素衣美人,知道這位就是備受顯郡王喜愛的顯郡王妃,她上前一個福身,「在下受院正之命,來給郡王妃您換藥。」

    「有勞大人了。」床上的人聲音十分輕柔,帶著一絲勾人攝魄的味道,醫女身為女人都覺得心頭酥麻,忍不住想多看床上之人幾眼。她雖是太醫院醫女,但只是個八品職位,很多世家之人瞧不上女人行醫,言行間多有輕視,如同顯郡王妃這般真心實意客氣者,著實不多。

    「郡王妃請別動,可能剛開始有點疼,」醫女走上前,小心揭開之前弄好的紗布,見傷口沒有紅腫化膿,便鬆了口氣,用棉花蘸著藥酒洗去傷口周圍的藥膏,輕聲道:「郡王妃您的傷口恢復得很好,近幾日注意讓屋內通風,萬不可熱著悶著,更不能沾水。」

    洗傷口時,醫女變得更加小心翼翼,但是她心裡清楚,不管怎麼小心,都是會疼的。但是好在顯郡王妃沒有因此責罰她,甚至連一聲輕哼都沒有,等葯換好后,醫女鬆了一口氣:「郡王妃,葯已經換好了。」

    華夕菀再次道謝,讓白夏親自送醫女出門。醫女在太醫院地位並不如男人,加之很多人覺得女人的醫術一定比不上男人,所以對醫女的信任度並不高,就連那些世家女子也同樣帶著這樣的看法。

    不過在華夕菀看來,剛才那個醫女處理傷口的手法很熟練,行事說話也很落落大方。都是女人,她倒是有意想給她幾分顏面。

    醫女被白夏親自送出門,又由顯郡王府的馬車送回太醫院,惹得不少同事羨慕她,竟是得了顯郡王妃的親眼。

    醫女剛送走不久,皇後娘娘的賞賜就下來了了,宣旨的太監是皇後宮里的總管,對晏晉丘也十分的客氣,姿態放得格外低。

    「不知郡王妃傷勢如何,皇後娘娘十分關心郡王妃,所以特讓小的來詢問一二,」趙東見顯郡王面上喜怒難辨,就知道之事只怕不能善了,「皇后聽聞郡王妃受傷后,就一直寢食難安,若不是無法隨意出宮,早就來親自探望郡王妃了。」

    「內子如何擔得皇後娘娘如此關心,」晏晉丘面上終於出現了一絲笑意,只是這個笑容顯得有些冷,「內子運氣好,雖然傷著了頭部,但是幸而沒有出大事。」

    趙東聞言立刻陪笑道:「郡王妃定是有福氣的人,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晏晉丘拇指摩挲著茶杯似笑非笑道:「可不是老天保佑么。」他慢悠悠喝了一口茶,「還請公公呈報皇後娘娘,內子現在傷勢未愈,無法親自叩謝鳳恩,請皇後娘娘多包涵。」

    「不敢,不敢,小的一定把話帶到。」趙東乾笑著行了禮,感覺自己實在不敢再待下去了,顯郡王現在的氣勢太足,他他雖然是皇後宮里的總管,可是在這位爺面前,還真算不上什麼人物。

    等趙東帶著幾個小太監離開,晏晉丘輕挑眉角,招來木通道:「把賞賜單子遞給郡王妃過目,東西就不要送到郡王妃那了,但凡郡王妃有什麼缺的,直接到我庫里取,這些東西……」他視線掃過皇后賞下來的,「找個庫房放著吧。」

    「是,」木通看了眼這些賞賜,都是難得的好東西,只是皇後娘家人做事不地道,再多的東西也抵不上讓郡王妃受傷的事情,就國舅爺那態度,也難怪郡王爺看不眼了。

    方家幾輩子的聰明勁兒都給了皇后,剩下的都是些上不了檯面的玩意兒。這也難怪太子是那副樣子,看來都隨了方家。

    很快木通就把單子呈到了華夕菀面前,華夕菀掃了一遍后就把單子放到了一邊:「多謝皇後娘娘鳳恩。」

    木通垂頭不語。

    「郡王爺這兩日常常在府里陪著我,可耽擱了外面的事?」華夕菀正喝完葯,所以在丫鬟的伺候下漱口,弄完後用手絹擦著嘴角道,「你去告訴郡王爺,我沒有大礙,萬不可耽擱他的正事。」她可不想等到以後,晏晉丘有事沒有事念叨「當初若不是因為你XXX,我就XXX之類」的話,她擔心自己到時會脫下鞋子拍到這位臉上。

    「請郡王妃放心,」木通沒有回答外面有沒有什麼事,只是道,「郡王爺十分擔心您的傷口,只要您好了,郡王爺便沒有什麼大事了。」

    難怪晏晉丘喜歡用木通這樣的奴才,這口才還真不錯,她笑了笑:「好了,你只管幫著你們家主子說好聽的話來唬我,這兩日天氣有些悶熱,你們伺候的人仔細別讓郡王爺熱著。」

    「小的記下了。」等木通出了主院,才覺得鬆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明明郡王妃性格十分溫和,他就是不敢有半點不敬。

    也許是……郡王妃踹飛凳子以及踹斷假山的英姿實在太過震撼,所以讓他忍不住從內心深處折服了?

    木通終於明白了拳頭才是硬道理這句話的真理,可喜可賀。

    趙東回到宮裡沒一會兒,就聽到皇后宣他去回話,當下也不敢遲疑,忙到了皇後跟前。

    「郡王妃傷勢如何了?」皇后神情毫無異樣,但是趙東卻察覺到皇后對此事十分看重,於是就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小的到顯郡王府上時,正好看到太醫院的醫女給郡王妃換藥出來,就裝作無意打聽了一句,說是傷得不算輕。」趙東覺得這話實在太過籠統,不過他也只好原話轉述,「小的進府後,並沒有見到郡王妃,據說在卧床休息。顯郡王在府中,小的見他神情鬱郁,所以也不敢多待,便出來了。」他又把自己與顯郡王的交談經過跟皇后說了一遍,說到最後,他自己都覺得,顯郡王妃這次可能傷得不算太輕。

    皇后聽完他的回稟后,眉頭輕皺,隨即嘆口氣道:「朝上可有什麼消息傳來?」

    「小的只聽說已經有人在朝上參國舅爺在京城裡縱馬傷人,只是事情究竟如何,還要等陛下決斷。」

    皇後面色更加難看了,本來因為之前太子的事情,皇上對她已經有些不滿了,如今她的娘家又不爭氣,鬧出這種事情,她拿什麼去求皇上開恩。

    趙東見皇後娘娘不說話,便也老老實實的站著。

    「你先下去吧,」皇后嘆息一聲,擺手讓趙東退下,只覺得愁緒滿腹。兒子不爭氣,娘家不爭氣,若不是皇上膝下只有太子一人,只怕這後宮之中早無她的立身之處。

    「皇後娘娘,皇上來了。」一個宮女匆匆進來報道,皇后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見啟隆帝匆匆從外面大步行來。

    「你們都出去,」皇帝雖然面色不對,但也知道不能當著皇後跟前伺候的人發作,等這些人都退下后,皇帝才怒斥道:「你看看你家裡人做的這是什麼事,如今京城不少世家都在參你娘家行事張狂,你讓朕怎麼幫你們掩下來?!」

    「皇上,是妾無能,沒有管好娘家之人,」皇後知道此時不能與皇上硬頂,便首先示弱道,「如今顯郡王妃手上,妾也十分擔憂……」

    「你當他只傷到了顯郡王妃嗎?」啟隆帝面色冷淡道,「整個京城多少人盯著你們家做派行事,你不為自己想,也替太子想想吧,難道讓天下人都知道太子有這樣一個舅家嗎?」

    太子如今名聲已是不堪,若是方家在鬧出什麼事情來,那真是雪上加霜,無可挽回了。

    皇后聽到這話,神情一怔,頓時說不出話來。她該怨自己娘家不為自己著想,還是怨自己的兒子不爭氣?還是怨自己沒有教好太子,沒有管好娘家人?

    良久后,皇后朝啟隆帝深深一個福身:「妾知錯,只求皇上費心,不要讓娘家之事影響到太子。」

    啟隆帝哼了一聲,甩袖便走,心裡對皇后又冷了一分。

    皇后看著皇帝的背影,眼淚在眼裡轉了轉,終究沒有落下來。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神轡大大的手榴彈=3=

    感謝珊瑚、miumiu兩位大大的地雷=3=

    感謝幫捉蟲的大大們,么么噠~=3=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