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32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32章字體大小: A+
     

    他們從宮裡回來的第三天,華夕菀就聽到一個驚天大消息,那就是宮裡有身孕的敏妃流產了,流產的原因竟然是因為太子突然從轉角處拐出來,撞到了她肚子上。敏妃腳下一歪,肚子里的孩子頓時給摔沒了。

    因為皇帝子嗣單薄,所以在聽聞敏妃有孕后,整日被外面關於太子流言弄得焦頭爛額的他終於有點開心的事,結果還沒有來得及高興兩天,有人告訴他孩子沒了,罪魁禍首還是讓他頭疼的太子。

    這一番刺激下,皇帝氣得收了皇后的鳳令,讓她閉門思過一個月。然後又把太子叫過來罵了一頓,還讓人打了他十個板子,甚至還勒令他老老實實留在太子府上跟著太傅學習,暫時不要出現朝堂上,也不要進宮。

    在華夕菀看來,如果不是因為皇帝只有太子這一個兒子,沒準太子的儲君之位早就沒了。只可惜他膝下只有這麼個熊太子,氣得吐血也說不出廢太子的話。不過即便如此,想必皇帝心中對太子的情誼也越磨越少了。

    感情這種東西,有時候是經不得一次又一次的折騰,更何況啟隆帝是皇帝,就算與太子有父子情,但是絕對不會像普通老百姓那般純粹。

    啟隆帝一怒之下的舉動,幾乎等於一巴掌呼在皇后與太子的臉上。皇後身為一國之母,被收了鳳令還要閉門思過一月,這在京城權貴圈子裡,幾乎成了一場笑話。更別提太子作為大昭未來繼承人竟然被杖責,這簡直就是把太子的顏面往地上踩,以後就算繼承了皇位,也會成為人生污點。

    看來啟隆帝是氣急敗壞了,不然哪會做出這樣的決定。華夕菀對太子沒有什麼好感,所以聽到這些傳聞后,當下就讓膳房的人給她多加了幾道菜,犒勞一下自己的好心情。

    因為皇后與太子被打了臉,連帶著端和公主都收斂了不少,平日里喜歡邀請人聽戲賞花的她,這幾天一直老老實實的待在公主府,讓一些平日里喜歡捧著她敬著她的人都跟著小心翼翼起來。

    幾天過後,不知道是啟隆帝消了氣還是意識到自己此舉做得太過不妥,於是又特意賞賜了不少補身體的東西給挨了打的太子,把皇后的鳳令也還回去了。此舉也等於是告訴京城眾人,此事已經揭過,皇后還是皇后,太子還是太子。

    又過了幾日,敏妃被皇帝晉封為貴妃,得了不少皇帝的賞賜,一時間也得了京中不少人的側眼。不過敏貴妃倒是沒有因此而張狂,反而越加低調起來,漸漸的也就沒有人再提起她。

    聽聞敏妃一事後,華夕菀忍不住嘆了口氣,做後宮里的女人本就不是什麼幸事,好不容易有了身孕又小產了,對後宮女人來說,無異於是晴天霹靂,就算給了敏妃一個貴妃之位又有什麼用?難道還能還她一個孩子?

    她正想著這事,就見晏晉丘滿臉笑意走了進來,便問道:「晉丘這是遇到什麼好事了?」

    「方才得了一張名家書法,那可是難得的珍品,自然心喜。」晏晉丘接過丫鬟呈上來的茶,喝了一口后道,「聽說不久后華侍郎家中有喜事?」

    「是啊,我大堂姐與周侍郎兒子快要成親了。」華夕菀想起周雲恆剛出了孝便讓身邊通房丫頭有了身孕,因為不同意父母把孩子打掉,把事情鬧得不少人家都知道了。現在雖然那個通房已經被送走,孩子也打掉了,可是在華夕菀看來,這樣的男人實非良配。

    見她神情有些不對,晏晉丘便問:「可是有什麼不妥么?」

    「沒什麼,只是聽說這位周家公子房裡鬧出了些事,」華夕菀嘆了口氣,「我擔心大堂姐嫁過去吃虧而已。」

    「父母之母,媒妁之言,這門親事若是有什麼不妥,她的父母早就該解除婚約了,如今你大堂姐家裡既然沒有任何反應,那麼也就代表他們下定了決定要把人嫁進周家,你這般擔心又有何用,」晏晉丘挑眉道,「你大堂姐外祖張家如今也算是有侯爵的人家,想必周家不敢怠慢她。」

    晏晉丘不太清楚她們姐妹之間的感情,所以沒有說有她這個做郡王妃的堂妹在,周家也會收斂許多。他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別想太多,仔細廢神。」

    華夕菀笑了笑,轉而跟他聊起別的事情。晏晉丘在外面很多事不會跟華夕菀提,華夕菀也樂得不用沒事找事,大家東拉西扯閑談一番后,不知怎麼就扯到了床/上。

    一覺醒來,下午的時間已經過了大半,華夕菀從床上坐起身,看著臨窗坐著看書的男人,陽光的餘暉投在他的發間,給他的頭髮染上了縷縷金色。華夕菀邊欣賞著美色,邊認真的想,若是在她上輩子十八歲的時候,一定會愛上這種相貌英俊,身份高貴,溫文爾雅又風度翩翩的男人。可是後來她進了娛樂圈摸爬滾打,見慣了那些有錢男人背後的一面,就對高富帥這種種類的男人抱著可看可褻玩卻不可愛上的心態。

    人生如此短暫,愛情又那麼虛幻,她不想讓虛幻的愛情佔據了短暫的人生。女人總是習慣為了愛情付出一切,甚至忘了自己,大概是她更愛自己一些,所以愛情也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晏晉丘回頭見華夕菀看著自己,便放下手裡的書笑道:「醒了?」

    「嗯,」華夕菀走到鏡前拿起梳子慢慢的梳理著自己的頭髮,看著銅鏡中稍顯模糊的面容,「晉丘你的畫作在外面早已經千金難求,沒有想到竟然還會因為得到一副字畫而欣喜。」

    「先輩優秀之處,值得我欣賞與學習,越是珍貴的東西,到手后就越容易讓人欣喜。」晏晉丘走到華夕菀身後,從她手裡拿過梳子,替她梳理著滿頭的青絲。因為華夕菀頭髮十分順滑,一梳子下去,輕輕的便到了底。

    「夕菀的頭髮真漂亮,」他從盒子里選出一支碧玉釵,輕輕的把頭髮挽起,似乎嫌自己弄得不好看,又調整了幾下,「每當我心情不好時,摸一摸這頭青絲,便再無煩心事了。」

    戀頭髮這種癖好,這麼直白的說出來真的好嗎?

    華夕菀覺得自己的頭髮被晏晉丘弄得有些慘不忍睹,但為了不打擊他的積極性和自己的審美要求,乾脆不看鏡子里的自己,反正眼不見心不煩:「那晉丘日後可不能讓我生氣,因為聽說女人如果及常常生氣,會造成脫髮的。」

    「我怎麼捨得?」晏晉丘又挑了支玉釵把頭髮固定住,讓髮髻看起來不是那麼鬆鬆垮垮,「此生有了你,我還有什麼不知足的。」

    華夕菀笑而不語,身後這個男人所求甚多,一個她又怎麼比得上他心中所求?

    兩人親親密密的說完夫妻私房話,吃過溫馨的晚飯,然後相擁而眠。

    八月初二這一天,華夕菀難得的早起了,梳好妝挑了一件淺紫裙裝,坐上車駕趕往華家二爺府上,畢竟今日乃是華依柳出嫁之日,她就算再愛睡懶覺,也不會在今日掉鏈子。

    到了侍郎府上,已經來了不少的賓客,華夕菀剛進府,便有不少女眷圍了過來跟她見禮問好,甚至就連張夫人都因為前兩個月張公子一案特意來跟她道謝。

    大概是因為今日乃外孫女出嫁的好日子,張夫人特意穿了一件暗紅色褂子,只是有些瘦削的臉看起來有些蒼白。

    「大家快快請坐,不必這麼客氣,」華夕菀扶著張夫人的手坐下,笑著對在座女眷道,「今日是大堂姐的好日子,咱們不必講究虛禮,不然二嬸以後一定不願讓我來了。」

    因為華夕菀給自家女兒撐了面子,張氏面上的喜色擋也擋不住:「郡王妃這話可是冤枉二嬸了,若是你願意,即便從此住在二嬸府上也是無礙的,就只怕郡王爺不肯的。」

    已經成婚的女眷聞言都善意的笑出聲,那些沒有成婚的姑娘小姐們,紛紛低著頭滿臉羞澀的裝作聽不懂這些玩笑話。

    顯郡王心疼自家郡王妃的事情,早已經是京城眾所周知的事情。今日華夕菀到侍郎府上來,坐的是郡王車駕,前有侍衛開路,後有宮女捧鏡端爐,可見郡王爺是捨不得她受半點委屈的。

    這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華家三姑娘嫁給顯郡王,又得顯郡王如此情誼,不知是修了幾輩子的福分。

    有人羨慕,自然也就有人嫉妒,廳中也有心繫顯郡王的姑娘,如今見華夕菀風風光光的出場,心裡早打翻了幾罈子醋,恨不得說上幾句話,能把華夕菀酸上一酸,只是礙於自己未嫁女的身份,強忍著沒法開口而已。

    「早聞郡王妃國色天色,老身一直無緣得見,今日有緣相見,才知所言非虛,」一位花甲婦人笑著道,「說句越矩的話,郡王妃這般容色,老身活了六十餘年,也沒見過比郡王妃您更出色的女子了。」

    華夕菀淺笑道:「陸夫人這話說得我快沒臉見人了,我瞧著屋子裡好些標誌的姑娘,便是我瞧見也是欣喜不已的。」

    有幾個聰明的女眷聞言頓時訝然,這位郡王妃以往幾乎從不出現在人多的場合,卻能如此輕易的把人辨認出來,這是何等的眼界與心境?

    難怪能把顯郡王迷得神魂顛倒,這樣的容貌與手段,世間有幾個男人能抵抗得住?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嬴_似大大的地雷,么么噠~=3=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