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31章 招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31章 招惹字體大小: A+
     

    眼見著皇后跪下,太子與太子妃也坐不住,跟著跪了下來。華夕菀扭頭見晏晉丘狀若無事般站在一邊,也就跟著站著了,大熱的天跪在地上確實不太好受。

    「哀家年老力衰,早已經討人嫌了,」太后彷彿沒有看到跪在自己面前的皇后,眼眶通紅,就像是孤苦無依的老人失去了一切,對生活失去了希望,「如今連宮侍們都能欺到哀家頭上,哀家還有什麼面目活著?當年哀家就該陪先皇去了,也不必留在這冷冰冰的屋子裡,吃著這亂七八糟的東西」

    「母后息怒,兒媳定會嚴懲這些膽大包天的惡奴,您是皇上與兒媳的頂樑柱,您老說這樣的話,讓兒媳還有何顏面活著?」皇后說未說完,淚已經先流,「是兒媳之過錯,只求母後放寬心,彆氣著身子,不然兒媳真是無顏去見皇上了。」

    殿中省偶爾怠慢福康宮的事情,皇后是略有知曉的,但也只是嘴上囑咐兩句,要說多上心那是沒有的。她原本覺得太后這樣的性子,定不會把事情鬧出來,豈知太后竟然如此直白的把事情鬧出來,這事若是傳出去,皇上與她豈不都成了不孝之人?

    大昭朝以孝治國,向來講究尊老愛幼。太后雖不是皇上生母,但是在她被尊位太后那一日,她就是皇上的母親,是全朝上下需要敬著的太后。堂堂太后在宮中受到下人苛待,沒有誰會相信是宮侍膽大包天,只會認為是她這個皇后故意怠慢。

    不管此時心裡有多惱恨太后此舉,皇後面上卻滿是擔憂與懊悔,只紅著眼眶流著淚不斷的勸著太后,儼然一副孝順至極的模樣。

    「罷了,你雖是皇后,但後宮之事繁雜,偶有不察也實屬正常,」太后臉色頹然的讓人把皇后扶起來,擦著腮邊的淚道,「是哀家思慮過多了。」

    這話看似諒解了皇后,實則卻是給皇后定了一個失察罪名,而且失察的地方是她福康宮,而不是別處。

    華夕菀看著這婆媳二人一來一往,忍不住心顫,太后突然發難,而且用了這種粗暴的手段,必然是因為後宮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太後為求自保,才把事情鬧大。

    有時候把事情鬧得人盡皆知后,對太后而言也許是好事。畢竟若是太后出了什麼事,那麼知曉這件事的人,就會不由自主的懷疑到帝后二人頭上,就算真的與帝后無關,這兩人也說不清楚,只怕還沒法主動向人解釋。

    「太后,盛郡王殿下與盛郡王妃殿下求見。」

    看熱鬧不嫌事多,皇后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盛郡王也會來插一腳,她甚至懷疑這事是太後有意策劃,故意在兩個郡王面前給她沒臉。可是儘管心裡這麼想,她面上卻是分毫不漏,打量太后時,發現她面上也露出詫異之色,似乎沒有想到盛郡王夫妻兩人會過來。

    「讓他們進來吧。」太后整了整衣冠,雖然看起來恢復了以往的氣度,但是微紅的眼角讓人一眼便看出有哭過的痕迹。

    太子妃想上前替皇后整理衣角,卻被皇后不動聲色的攔下,她慢慢擦著眼角道:「坐著吧。」

    太子妃抿唇在太子身邊坐下,神情有些晦暗。旁邊的太子見太后與皇后沒有繼續鬧下去,就想起身離開,聽到盛郡王來了,有些厭煩的皺了皺眉,不過好在知道這是什麼場合,沒有表現得太過明顯。

    晏伯益與侯氏進來便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行完禮后便安安靜靜坐在一邊。他與晏晉丘不同,自小隻養在自己父母面下,所以與太后並沒有多少感情,來探望太后也不過是例行公事而已。

    太后因為剛剛掉過淚,所以開口后聲音便有些沙啞,侯氏忍不住問道:「皇祖母,可是身子不適?」

    「無礙,不過是發生了些小事,」太后看了眼皇后,繼續對侯氏道,「沒有想到你們三兄弟竟是一齊到了哀家這裡,難不成是約好的?」

    太子與盛郡王極為不對付,聽到太后這話撇了盛郡王一眼,滿臉的不屑。晏晉丘便笑著道,「這可不是我們約好,只是大家都想念皇祖母罷了。」

    太后被他這話哄得露出兩分笑意,然後對皇后道:「殿中省給哀家變色燕窩的事情,你自己拿捏著處理,哀家跟這些孩子們聊聊,您事務繁忙,就不用陪哀家了。」

    皇后聞言起身朝太後福身道:「兒媳告退。」

    太后這個老不死的,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給她難堪!皇后出了福康宮后,臉了變了幾變才恢復平日里端莊的模樣,心裡卻是對太后此舉非常不滿,可是想到當今朝中局勢,只好咬牙把這口氣忍下,她就看這老不死能活到什麼時候!

    「皇后。」一個宮女匆匆過來,面色有些蒼白,壓低聲音在皇后耳邊道:「聽太醫院傳來的消息說,敏妃有了兩個月的身孕。」

    「兩個月?」皇后眉梢微挑,隨即笑著道,「宮中后妃有孕,那是大大的喜事,本宮去看看敏妃,你們去備下厚禮,可不能委屈了敏妃娘娘。」

    「是,」宮女聞言面色漸漸恢復正常,無聲的退到了一邊。

    福康宮內,平日里甚少在一起的堂兄弟不管誰和誰不對付,這會兒嘴巴上都還挺客氣,前提是要忽略太子那亂飛的眼神以及盛郡王那張毫無表情的臉。

    因為天熱,宮女給他們端來了荷香祛暑湯,華夕菀看著手裡精緻的瓷碗,這可真不像是被殿中省怠慢的樣子。

    喝了一口湯,有一股淡淡的荷葉香味,微甜馨香,解暑又不覺得寡淡,這種湯看似簡單,實際上做法十分講究,看來太後身邊就連個廚子都不是簡單人。

    「早幾年聽聞顯郡王妃身子不大好,不知現在如何了?」太子妃道,「平日里也不常見你出門遊玩,我可是想和你親近很久了。」

    「多謝太子妃殿下關心,我身子已經好了很多,只是仍舊苦夏畏寒,」華夕菀擦著嘴角,面帶愧色道,「我也有心出來和大家多玩玩,只是擔心給大家添麻煩,思來想去也就乾脆待在府上了。」

    「我們自家人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太子妃仔細打量華夕菀,對方穿著一件秋色宮裝,膚色白得幾乎透明,確實顯得有些瘦弱,「日後若是有機會,我們一定要好好聊聊。」

    「太子妃殿下相邀,只要身子爭氣,我一定欣然參加,」華夕菀柔柔一笑,給人一種柔弱可憐的模樣。

    便是嫉妒她美色的太子妃見她這樣,也生不出厭惡之心,反而多了幾分喜歡之意,「那便好,只是若身子不適也不要太過勉。」

    侯氏聽到這話,有些意外的看了太子妃一眼,這話可不像是太子妃說的話,難得把華夕菀的承諾逼了出來,卻又主動往後退了一步,太子妃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不過顯郡王倒是好性,娶回這麼個萬事不管的郡王妃,日後可有他愁的。侯氏瞥了眼嘴角帶笑的晏晉丘,心裡覺得有些諷刺,這副深情的模樣不知是做給華夕菀看還是義安候府的人看?

    「哀家這個老婆子,就喜歡看你們這些年輕女子坐在一塊,」太后開口道,「這漂漂亮亮的模樣,多讓人稀罕。」說完這句,她又多看了晏晉丘與華夕菀幾眼,她最喜歡這對小夫妻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他們皇家可找不出一對比他們更好看的夫妻了。

    太子聽到這話,趁機多瞅了華夕菀好幾眼,然後笑嘻嘻道:「皇祖母此言甚是有理。」

    晏晉丘視線飛到太子身上,皮笑肉不笑道:「太子殿下取得太子妃如此賢妻,難怪如此贊同皇祖母的話。」

    華夕菀哀怨的斜睨他一眼:「郡王爺這話是在嫌棄妾了?」

    太子見華夕菀那哀怨的模樣,差點代替晏晉丘說不嫌棄了,只可惜美人已經有夫,他只能眼巴巴的多看上幾眼。

    「你在我心裡,自然是最好的,」晏晉丘當著眾人的面伸手捏了捏華夕菀的掌心,笑得一臉溫柔。

    太子有些艷羨的看著晏晉丘的手,若是這等美人是自己的女人就好了,他定捨不得她受一絲委屈,她要什麼自己便給什麼,就算是要自己的心肝他也是捨得的。

    端著茶水漱口的太子妃冷眼看著太子這般模樣,素手一抖,精緻的茶杯摔到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驚得太子收回了自己心無禮的視線。

    「孫媳手誤驚到皇祖母,求皇祖母責罰,」太子妃起身朝太後行了一個禮。

    「不過是個茶杯,有什麼責罰不責罰的,」太后讓人給太子妃換了一杯茶,笑眯眯的對太子與晏伯益道,「你們要多學學晉丘,多疼自家媳婦。」

    「伯益謹遵皇祖母教誨,」晏伯益規規矩矩的行了一個禮,雖然恭敬,但是顯得有些乾巴客套。

    太后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抬起茶杯道:「這天也不早了,你們年輕人事情多,就早些回去吧。」

    幾個後輩聽到這話,齊齊起身告辭。

    等出了福康宮后,太子湊到晏晉丘身邊說些沒什麼營養的廢話,可是總是被晏晉丘三言兩語便擋了回去,幾次三番后,他終於偃旗息鼓了。

    晏伯益冷眼看著晏晉丘的眼神變得越來越凌厲,移開自己的視線,掩飾住自己對太子的厭惡。只是因為出生,如此荒唐的一個人變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子,天下交到這樣一個人手中,若是晏氏一族的先人知曉該作何想?

    等與太子分開走後,晏晉丘面上的笑意消失殆盡,他伸手扶了扶華夕菀鬢邊的朱釵,突然笑道:「瑰寶豈能由他人窺視。」

    華夕菀笑得溫柔纏綿,彷彿全然不知晏晉丘話中深意。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嬴_似、童童兩位大大的地雷=3=

    感謝雪狼大大的手榴彈=3=

    前面華依柳與周公子親事那裡有BUG,我把十章修改了一下,26章在審核中,沒法修改,不過10章修改了,就沒什麼大問題了,感謝提出BUG的讀者大大,么么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