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25章 親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25章 親近字體大小: A+
     

    華和晟帶著兩個兒子到待客廳時,顯郡王已經端端正正的坐在客座之上,手裡還捧著一杯茶慢慢品著,見到他們進來,便非常禮貌的放下茶杯,甚至還站起了身。

    「顯郡王,」華和晟笑著上前拱手行禮道,「請上座。」

    「泰山大人客氣了,」晏晉丘朝著華和晟行了一個晚輩禮,又對華和晟兩個兒子行了平輩禮,「今日來也沒有別的事情,只是聽聞二舅兄準備今年參加秋闈,我讓人找了些歷年秋闈考卷,雖然用處不大,但也可以讓二哥拿來練練筆,熟悉一下秋闈題型。」

    他說完這些話,身後靜立的兩個長隨就各自捧著個木盒上前,等侯府的下人接過東西后,又默默的退到了一邊。

    「賢婿有心,」華和晟面上帶笑,引著晏晉丘再度在客座坐下,又讓下人給晏晉丘換了一盞茶,「我這不爭氣的犬子今年去參加秋闈,也不過是碰碰運氣,能否上榜也只能全憑天意,倒是累得賢婿費心了。」

    華定莀被華和晟這般埋汰,也沒有露出不滿之色,反而是滿臉的謙遜,樂呵呵的朝晏晉丘拱手道:「多謝妹夫替我打算得這麼仔細,前幾日破題時我就想著若是能有往年的試題便好了,誰知就遇到妹夫雪中送炭,實在是感激不盡。」說完,又朝晏晉丘作揖行禮,卻被晏晉丘一把扶住。

    「二舅兄何必如此客氣,你我乃是自家兄弟,談什麼感激不感激的?」晏晉丘拍了拍華定莀的肩,對華和晟道,「我此次來,主要是為了夕菀,明天是六月初六姑姑節,夕菀苦夏,還請泰山大人多備些冰。」

    華和晟是何等的聰明人,當下便聽出晏晉丘是在暗示他們,六月初六可以接華夕菀回侯府過姑姑節,對方會尊重侯府的行事方式。

    「我家姑娘性子不夠好,若是有什麼地方做得不恰當,還請賢婿多多包涵,」華和晟語氣變得更加親近起來,「都怪我們這些年把她寵壞了。」

    「夕菀很好,郡王府有她打理后,全府上下都變得井井有條,」晏晉丘語氣真誠道,「能娶到她,是我的福氣。」

    這席話說出來,就連華長葆與華定莀看他的眼神也多了幾分溫情。

    等晏晉丘出侯府大門時,是華長葆與華定莀兄弟二人一起親自送出大門的,言談舉止間也親密了許多。

    等兄弟二人送完顯郡王后回到待客廳,華和晟翻看著顯郡王送來的歷年考題,神情莫測道:「你們覺得顯郡王為人如何?」

    華長葆垂眸不言,華定莀略微思索后道:「顯郡王確實如傳聞那般,是個風光霽月的人物。」

    「除了這個呢?」華和晟看著手裡的考題,這些考題全部被細心的歸了類,甚至近年出題規律都有標註。

    顯郡王的筆名他有幸見過,與這上面的字跡一模一樣。

    「他為人謙和有禮,稱得上是謙謙君子,」華定莀仔細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也是個很聰明的人。」

    「他確實是個聰明人,」華和晟合上手中的木盒,把木盒朝華定莀的方向推了推,「這些東西很有用,你可以拿回去多看看,多揣摩。」

    華定莀看了父親與兄長一眼,笑呵呵的帶著兩個沉沉的盒子走出院子。

    「定莀有這樣的性子也好,」華和晟站在窗邊,看著小兒子走出院子的背影,「心思澄澈,是個讀書的好苗子。」

    華長葆聞言道:「父親,顯郡王為人心思如此深沉,我擔心夕菀日後在王府……」

    「有什麼可擔心的,」華和晟捧著茶杯淡笑道,「你妹妹的心思計謀在你們兄弟二人之上,若她生為男子,我們侯府的世子就不是你了。」

    華長葆板著臉道:「父親,您應該再加一個條件,比如說夕菀為人不那麼懶散。」

    華和晟沉默良久后反問道:「為什麼這個時候你就不能學著你弟弟那樣單純點?」

    「下次這種時候,我會記得向弟弟學習。」華長葆毫無誠意的回答。

    華和晟沒滋沒味的喝了口茶,為什麼他膝下三個孩子,每一個性格差別都那麼大,身為父親的他,壓力很大啊。

    「郡王妃,郡王爺回來了,」綠珠匆匆走進主屋,見華夕菀還靠在貴妃榻上聽女先生說書,腳下一頓,「郡王妃?」

    「嗯?」華夕菀懶洋洋的抬頭看向她,「郡王爺回來若是要來見我,自然會過來,著什麼急?」

    綠珠面色尷尬的立在原地,見屋子內的白夏與紫衫都看著自己,便道:「奴婢只是擔心郡王爺回來,見到您衣衫不整會新生不悅。」

    華夕菀擺擺手,示意她退下:「行了,我知道了。」

    綠珠見郡王妃赤足躺靠在貴妃榻上,完全不為她的話所動,悻悻的退到了一邊。

    白夏眉梢微皺,忍不住多看了綠珠兩眼,礙於主子在場,沒有開口說斥責的話。

    「就在這瞬間,只見一隻黑色大犬從樹林中竄出,把劉小姐與她的丫鬟嚇得花容失色……」女說書先生正講到關鍵之處,突然聽到院子外傳來一陣腳步聲,猜測可能是顯郡王到了,於是便停下退到一邊。

    她剛在角落站定,就見一個錦衣男子大步走了進來,玉冠束髮,腰佩祥雲玉,腳踩官靴,說不出的風流倜儻,她在心裡喟嘆,難怪京中那麼多貴人女眷提到顯郡王都讚歎不停,不說他的才華與地位,單單這張臉就能讓不少女子痴迷不已。

    「方才我去了泰山大人府上,明日大舅兄要接你回侯府歇一日,你有什麼需要帶的,記得讓下人整理好,」晏晉丘一邊說,一邊去握華夕菀的手,發現她手心帶著汗,皺眉問道,「可是冰擺的不夠,怎麼流這麼多汗?」

    華夕菀故意把手心的汗在他胸口蹭了幾下:「府里大半的冰都用在這個屋子裡了,我剛才喝了一盅祛暑湯,所以流了些汗,我讓綠珠給你留了一碗,要不要嘗嘗?」

    點了點頭,晏晉丘也不介意華夕菀把汗擦在自己身上的動作,取過榻上的團扇輕輕給她搖著,往屋子四周看了一眼,發現站在角落裡的女說書先生:「在聽什麼故事?」

    「英雄救美人,」華夕菀眨了眨眼,「美人被惡犬追逐,最後被一落魄才子所救,美人感激才子,最後以身相許。」

    晏晉丘搖扇子的動作微頓,隨即語氣平淡道:「這個世間有幾個千金閨秀與落魄才子在一起後有好下場的,聽聽故事便罷了。」

    華夕菀淡笑道:「你說的對,下次我讓女先生講個美人救英雄的故事。」

    晏晉丘笑了笑,伸手要去捏她的耳朵,結果被端著祛暑湯進來的綠珠打斷了。

    「郡王爺,請用祛暑湯。」綠珠端著湯的手腕因為往上托舉的動作,露出了一截白皙的肌膚,纏絲銀鐲戴在手臂上格外好看。

    晏晉丘不動聲色的移開視線,轉頭看了眼笑意盈盈的華夕菀,淡淡道:「本王還不渴,放下吧。」

    綠珠聞言福了福身,把碗放到桌上,退到一邊。

    華夕菀眼尾掃過綠珠的繡花裙邊,起身端起桌上拿碗湯,用湯匙在碗里攪了攪,淡淡道:「這湯大概放得久了些,味道大概沒有新鮮時的好。」她視線從其他三個貼身丫鬟身上掃過,「紅纓,我記得你熬的綠豆湯味道不錯,去廚房重新熬一碗來。」說完,把手裡的碗輕輕擱在桌上,繼續躺回貴妃榻上,半是抱怨半是玩笑道,「躺得有些久,腰酸。」

    晏晉丘聞言無奈一笑,讓說書女先生退下后,伸手在她腰間輕輕按捏道:「後日一早我就去侯府接你回來。」

    腰間力道不輕不重,華夕菀舒服的閉上眼,輕輕嗯了一聲。

    晏晉丘笑了笑,視線掃過桌上拿碗冰已經化盡的祛暑湯,眼中笑意全無。

    六月初六一早,華長葆就趕到了顯郡王府里,可是接待他的只有晏晉丘一人。兩人客套寒暄后,他猶豫的問:「郡王爺,不知舍妹……」心裡隱隱有個猜測,但是他有點不敢相信嫁到郡王府後,作息時間還如同未嫁之時。

    「夕菀此時還未起床,勞煩大舅兄等上一時片刻,」晏晉丘歉然笑道,「不知大舅兄是否用過早膳,若是沒用,請用過早膳再接夕菀回侯府。」

    華長葆在心底嘆息一聲,他覺得此時應該感到歉疚的是他,而不是晏晉丘。想到這,他面色溫和許多:「多謝郡王爺,我已經用過了。」

    晏晉丘聞言點了點頭,只好讓下人給華長葆續茶水,心底卻在想,義安候府究竟是怎麼養出嚴謹兒子,懶散女兒的?

    這差別也太大了些。

    兩人坐了大概小半個時辰后,終於聽到下人來報,說是郡王妃已經起床了。

    「近來天熱,夕菀夜裡睡得不好,所以早上起晚了些,請大舅兄多包涵。」晏晉丘在心底嘆息,今日竟比往日早起大半個時辰,夕菀與義安候感情果然十分深厚。

    華長葆想對晏晉丘說,別解釋了,他都懂的。可是看著顯郡王認真解釋彷彿真是如此的表情,他竟無言以對。

    作者有話要說:第一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