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24章 暗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24章 暗流字體大小: A+
     

    天氣越來越熱,華夕菀開始換下錦緞宮裝,穿上綢紗廣袖裙,屋內的熏香也換上了清涼驅蟲的薄荷香,可是即便這樣,她仍舊覺得熱得有些難受,原本就懶散的她,就更加不愛出門了,若是有貴婦邀請她參加什麼遊園會,她推得一乾二淨,只因受不了這種天氣下還走來走去。

    白夏幾個丫鬟知道她苦夏,所以伺候她的時候總是想盡各種祛暑的方法,只是擔心郡王妃推了一切邀約,會讓郡王爺不高興,畢竟後院女眷中的交情對於世家來說,也是很重要的。

    華夕菀知道他們的擔憂后,笑問道:「你們覺得端和公主性子如何?」

    白夏綠珠等人面面相覷,沉默半晌后,綠珠才猶猶豫豫道:「公主之尊,奴婢等人不敢隨意談論。」

    「呵,」華夕菀懶洋洋的靠在貴妃榻上,捻起一顆去殼的冰鎮荔枝到嘴裡吃完后才道,「所謂後院交情也不過是下對上,或者結黨之流,我們郡王府上無意拉幫結派,只盼著過些清凈日子,這些遊園會去與不去,也就不重要了。」她可不似賢惠的盛郡王妃,不僅把整個王府後院打理得井井有條,還在女眷中讚譽頗高。

    有人說她自恃身份也好,說她清高無塵也罷。左右這些看不慣她的女人在她面前,仍舊需要小心翼翼的陪笑奉好。那麼這些人喜歡她不喜歡她,又有什麼關係?

    若是整個皇朝男人的地位皆靠女人四處交好才能獲得肯定,那麼要這些男人有什麼用?

    「端和公主向來高高在上,態度倨傲,但是放眼整個京城,誰不敬著她,誰不捧著她?」華夕菀語氣裡帶了些不以為然,「任你有七竅玲瓏的手段,在尊貴的地位面前,一切也是徒勞。」

    白夏等人啞然,郡王妃這話說得太過直白與難堪,可是事實也恰恰如此,人人都嚮往權利,那所謂的交好在利益面前,幾乎不值得一提。她們想起以前在侯爺府上,外面也有女眷說她們家太太性格彪悍,為人粗野之類,可是這些人在太太面前,又有幾人不是客客氣氣,滿臉陪笑?

    「對了,郡王妃,後日便是六月初六了,可要派人邀請臨平郡主到郡王府小住一日?」綠珠突然想起,六月初六是姑姑節,按照舊例是要請出嫁的女兒回娘家小住的,只是臨平郡主入京這些日子來,一直不曾派人到郡王府問候過,所以此事處理起來倒是有些尷尬。

    「郡王爺不是說了么,一切照舊,以往如何,現在也就照著做,」華夕菀對臨平郡主這位大姑子沒什麼好感,所以也懶得做那表面功夫,左右連晏晉丘這個做弟弟的,都與這位疏淡了,還有她做弟妹的什麼事?

    大理寺中,晏伯益看著從各方調查來的資料,這些資料皆有意無意的把疑點指向太子,他看著坐在自己對面滿頭大汗的大理寺卿,把資料扣到桌面上:「趙大人對此事怎麼看?」

    「下官……下官不敢專斷,還請盛郡王指示。趙大人額頭上的汗流得更多了,也不敢去掏放在身上的帕子,拽著自己的袖袍狼狽的擦著。

    「趙大人說笑了,你是大理寺卿,查清的冤案恐怕連自己都數不清,這件案子又怎麼能難得住你?」晏伯益食指輕點桌面,發出的咚咚聲,震得趙大人心口直跳。

    「盛郡王,趙大人,顯郡王在外面請見。」一個侍衛匆匆走進來彙報道。

    晏伯益眉頭微皺,隨即起身道:「快快有請。」

    不到片刻,身著水色綢袍的晏晉丘風度翩翩的走了進來,手裡還拿著一把紙扇,一派雲淡風球的模樣,他見到晏伯益,便行了個平輩禮道:「子陵見過堂兄。」

    「堂弟客氣了,」晏伯益回禮后道,「不知堂弟此次來所為何事?」

    「子陵不請自來,叨擾兩位了,只是張公子一案,我家郡王妃十分上心,我不忍見她為難,所以便想來多問幾句,」晏晉丘視線掃過兩人,緩緩道,「若是有什麼為難之處,還請兩位告知於我,我也不過是問上幾句。」

    「顯郡王爺乃是我輩為人夫者之楷模,」趙大人呵呵笑著,卻不提這事有沒有為難之處,「張公子一案正在徹查中,請郡王爺放心,此事我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

    「既然這樣,就辛苦堂兄與趙大人了,」晏晉丘慢慢合上扇子,用紙扇輕輕敲著掌心淺笑道,「我就不多打擾二位,告辭。」

    趙大人聞言立刻起身道:「下官瑣事繁雜,沒能好好接待郡王爺,還請郡王爺見諒。」

    「趙大人客氣,」晏晉丘朝晏伯益的方向拱了拱手,便往外走。

    趙大人跟在他身後,一路把他送到了大理寺門外后才道:「郡王爺慢走,下官就不遠送了。」

    「趙大人留步,」晏晉丘禮貌頷首,然後在趙大人的注視下,踩著腳蹬坐進馬車。

    目送著顯郡王乘坐的馬車越行越遠,趙大人收回視線嘆息一聲,這件案子牽涉甚多,又有不少世家盯著,真是讓他大理寺上下壓力倍增,偏偏這件案子所有疑點都指向太子殿下,這讓他們該如何是好?

    回到辦公處,趙大人見盛郡王還在原處端端正正坐著,內心再次嘆氣,這些人哪個是好說話的。就連剛才那位看似好說話的顯郡王,都不是什麼簡單人。

    顯郡王以德報怨,為了自家郡王妃親自去大理寺詢問張公子一案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京城,有人說顯郡王對自家郡王妃深情一片,為了她去過問多次開罪自己的人。也有些女眷覺得顯郡王妃仗著美貌,讓原本高潔的顯郡王去插手這些糟心事,早晚會有被厭棄的一天。

    不管外面怎麼傳這些事情,張家人卻十分感激縣郡王府一家的,如今這個世道,雪中送炭的少,錦上添花的多。他們張氏嫡世一脈獨子亡故,等於是斷了他們的根,早晚會被旁枝族人取而代之。這個時候,還有人願意對他們伸出援手,那是何等可貴。

    因為失去獨子一夜老去的張老爺嘆息著對自家夫人道:「也只有顯郡王這樣風采出眾之人,才會看在我張家乃是書香世家面上幫這個忙了。」

    「外面不是說,顯郡王是看在顯郡王妃的面上才……」張夫人想起大女兒曾經親自去顯郡王府上找顯郡王妃幫忙,「難道不是?」

    「顯郡王為人如何,我雖不十分了解,但多少也有所耳聞,他不是因女色二改變主意的人,他為人十分高潔,詩畫方面十分有造詣,他願意幫我張家,大概是看在張家這些年的清名上,」張老爺眼中滿是疲倦,「他的這份情,我記下了。」

    張夫人想說,即便是顯郡王不會受一般美色所惑,可顯郡王妃的姿色可不是出眾二字可以形容。但是見自家夫君疲倦的神情,她沒有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也許真的是不為女色所動的男人呢?

    相比於外面那些相信傳言的人,義安候府倒是更關心一件事,那就是六月初六接華夕菀住一日的事情。

    華長葆作為華夕菀的長兄,自然成了去接華夕菀的首要人選,只是六月初六說起來也只是民間的節日,也不知顯郡王會不會覺得他們娘家多事。

    「想著這麼多有什麼意思,」張夫人徑直道,「接我們家姑娘回娘家,那是我們娘家的心意,難道他顯郡王府門第高得不許我家姑娘回娘家了?」

    華定莀深以為然的點頭:「母親說得有道理,依顯郡王的心胸,定不會多想的。」

    華和晟無奈的嘆口氣,如今女兒已經嫁到那樣的人家,即便他們義安候府能幫著撐腰又能如何,若是因為這些小事引得他們夫妻感情不好,那才是得不償失。

    正在猶豫間,就聽下人來報,顯郡王來了。

    「顯郡王這會兒來是為了什麼?」盧氏挑了挑眉,想起這幾日鬧得沸沸揚揚的張家公子一案,「莫不是為了二弟妹娘家那件事?」

    華和晟細想無果后,搖頭道:「不用多加猜測,長葆、定莀你們兩人和我一起去見客。」

    華長葆與華定莀兄弟二人對視一眼后,起身跟著父親往外走。

    盧氏看著父子三人出了正院的門,狀似抱怨的對身邊丫鬟抱怨道:「他們父子三人倒是湊在一塊呢。」

    「大公子與二公子都是有才能之人,侯爺自然要帶他們多出去見識見識,」丫鬟上前輕輕捏著她的肩膀,半是認真半是吹捧道,「今年秋二公子就要參加秋闈,多認識一些京中世家也是好的。」

    盧氏笑笑,倒沒有嫌丫鬟多嘴,不過眉眼間皆是對自己三個兒女的驕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