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23章 怒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23章 怒意字體大小: A+
     

    「郡王爺,你回來了?」侯氏正坐在窗邊綉香包,見晏伯益進屋,便把手裡的東西放到一邊,接過婢女倒好的茶端到晏伯益面前,見他面色不好,便體貼的問道,「可是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

    「沒事,」晏伯益接過茶杯喝了一口,揮手讓屋內伺候的人退下后才開口道,「這個案子牽扯甚廣,近幾日若是有誰到府上詢問案件詳情,你只做不知便是。」

    因為平時晏伯益甚少跟侯氏主動提及外面的事情,所以見他願意跟自己提這些事,侯氏心頭一喜,隨即擔憂道,「難道兇手是世家之人?」

    晏伯益搖了搖頭,不想再提,「叫下人傳膳吧。」

    侯氏見狀,知道他是不會繼續跟自己談外面的事情了,心底略有些失落,但仍舊去叫人安排晚膳,又伺候著晏伯益換了外袍。

    兩人無聲用完晚膳后,侯氏見晏伯益仍舊坐著沒有離開,猶豫一下道:「郡王爺,天色尚早,不如去園子里走一走,聽下人園子里的鈴蘭開得又香又漂亮……」

    「明日再說,等下我還要去大理寺辦案,」晏伯益從椅子上站起身,面色淡然道,「府上讓你多費心了。」

    「你說的什麼話,」侯氏溫柔的替他在腰間繫上一個驅蚊蟲的香囊,「我是你的郡王妃,管理王府是我的職責,有什麼費心不費心的。雖是初夏,但是夜裡仍有涼風,你注意別受寒。」

    晏伯益嗯了一聲,待香囊系好后,便舉步走出屋子。

    侯氏看著空蕩蕩的屋子,面上的笑意緩緩散去。她怔怔的看著窗外,想起妾室同房無數的太子府,又想起自己府上兩個不得臉的通房,心中那點失落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顯郡王府中,木通讓下人偷偷打撈起被郡王爺與郡王妃喂得撐死的錦鯉,又讓人換上活蹦亂跳的錦鯉后,才偷偷的鬆了一口氣。這短短一兩個時辰內,要找回這麼多鱗片色澤漂亮又有精神的錦鯉不容易,偏偏郡王爺又下命不能讓郡王妃發現池中的魚不對勁,可把他給愁壞了。

    「木總管,這些錦鯉怎麼辦?」小廝看著半桶撐死的魚,拿不定主意。

    「當然是埋了,這麼點小事還要我來教你?」木通有些不耐的擺手,「行了,早點處理完,別讓郡王妃瞧見了。」

    「是,」小廝不敢耽擱,與另外一個小廝抬著半桶魚匆匆離開了。

    木通拍了拍外袍上沾上的兩滴水,掏出帕子擦著手對其他幾個下人道:「好好乾事,誰若是多嘴多舌,日後就不必說話了。」

    「是,」幾個下人打了個寒噤,恨不得把頭全部縮進脖子里。

    木通看了他們一眼,對他們老實的態度很滿意,才轉身往正院趕,進了正院就見郡王爺與郡王妃兩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一人作畫,一人端著碟果仁賞畫。

    京中人無人不知顯郡王十分擅長作畫,甚至不少人以求得郡王爺畫作為榮,只可惜顯郡王甚少為其他人作畫,即便府上畫作成堆,裝滿整間屋子,也沒用幾張流出府外。

    華夕菀見晏晉丘幾筆便畫出一幅水仙圖,仔細端詳好幾眼后,塞了顆酸甜的果仁到晏晉丘嘴裡,「以前聽過晉丘你擅作畫的傳言,我以為是那些人因你身份有意討好才這麼說,現在看來,傳言不虛。」

    晏晉丘不喜酸甜之物,匆匆咽下后擱下畫筆:「倒是外面與你有關的傳言沒有半點相符。」

    華夕菀不甚在意的笑開,順手又塞了顆果仁到他嘴裡,放下裝果仁的碟子:「所以世人的話有時候是真理,有時候又毫無道理,真真假假是是非非,只看聽的人如何去判斷。」

    木通見郡王妃連著塞了兩次果仁到郡王爺嘴裡,忍不住暗自吸了口氣,他跟在郡王爺身邊好幾年,知道對方從不沾酸甜之物,今日竟是面不改色的通通咽了下去,可見郡王妃在郡王爺心中的份量。

    賞完畫,天色也漸漸暗下來,華夕菀看著已經升到天空的月亮,突然道:「今日盛郡王的問話有些奇怪。」

    晏晉丘眉梢微動,面色帶笑:「哦?」

    華夕菀面上帶著同樣的笑:「你是郡王爺,他的那些問題……看似尖銳,實際上皆是避重就輕。」晏晉丘是堂堂郡王,若是暗中把張家公子抓起來,又何必證明自己當時在做什麼,難道抓人還需要他親自去么?

    盛郡王這般大張旗鼓的到顯郡王府問話,既是讓外人覺得他公正嚴明,即使顯郡王有半分疑點他也會親自問話,又沒有真正把晏晉丘牽扯進去,更不會得罪整個顯郡王府。

    皇室哪來真正公正無私的人,若真有這樣的人,只怕早就人厭狗嫌,被整個皇室族人排擠在外,哪像盛郡王這般,不僅賢名在外,還在朝中混得風生水起?

    晏晉丘視線一直落在華夕菀身上,待她說完后,笑容里增添幾分複雜之意:「夕菀怎麼想到說這個?」

    華夕菀笑意不變:「我們本是夫妻,有什麼話不能說的?」

    「自然沒什麼話不可說,」晏晉丘走到她身邊,輕輕捏了下她的耳垂,昨晚留在她耳後的紅印已經淡了些,聲音有些暗啞道,「天色已暗,不如我們早些歇息去。」

    伺候的下人們聽到這話,皆無聲往後退了幾步。木通見狀,也跟著退了下去,身為下人,首先要學會的就是有眼色,不然頭腦再聰明,手腳再靈活都沒有用。

    一夜過去后,京中不少人知道盛郡王到顯郡王府詢問案子細節一事,雖然有人稱讚盛郡王為人嚴謹,但是幾乎所有人都覺得顯郡王十分無辜,畢竟那般高潔之人怎麼可能做出這等殘忍之事,更何況張家公子在京中得罪的人不少,這些被得罪的人中,又有幾人能有顯郡王的肚量。

    事情傳到華夕菀二叔華治明的府上,張氏聽聞后頓時坐立不安起來。她打聽到昨日一早就有顯郡王府的人去大理寺詢問此案,隨後盛郡王便懷疑到了顯郡王頭上,這事難道是因她而起?

    她心裡早就清楚此事京中無人敢牽扯上半分關係,顯郡王派人詢問也是看在華夕菀面上,如今害得顯郡王被疑,不知顯郡王會不會因此惱恨他們府上?

    華治明從戶部歸來,見張氏神情忐忑不安,就問了幾句,聽清事情原委后,頓時氣得砸了一套茶具。

    「你這不是把咱們二侄女推進火坑嗎?」華治明臉色通紅道,「這事豈是別人好插手的,如今顯郡王被牽連進去,又豈知他會不會遷怒二侄女?」

    張氏捂著臉痛哭道:「可是我有什麼法子,我張家雖然世代清明,可是向來不沾染政事,如今弟弟無故橫死,難道要讓他死得不明不白嗎?!」

    「你只記得你們張家,可還記得夕菀是我的親侄女?!」這些年來,張氏一直偏顧娘家,華治明顧念兩人夫妻情分,一直不忍多加指責,如今見她為了張家的事情竟然把無辜的侄女牽扯進去,多年隱忍的怒意終於爆發,「夕菀嫁到皇家,本就要處處小心,步步為營,偏偏你這個叔母倒好,恨不得給夕菀找些麻煩事,難道是嫌棄她事情不夠多嗎?日後你若是再因為這些事去找夕菀,那就別怪我翻臉無情!」

    張氏又氣又愧又怕,擦著淚道:「顯郡王寬容仁厚,又豈會因為這點小事遷怒二侄女。更何況……更何況二侄女容顏出色,顯郡王定捨不得……」

    「快閉了嘴吧,」華治明有些疲憊的看著自己的嫡妻,他想說知人知面不知心,想說以色侍君能得幾時好,可是到了最終,都化為一聲嘆息。他揉著眉間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也不欲跟你爭辯了。」說完,轉身出了屋子。

    「姑娘,」華依柳身後的丫鬟看著老爺腳步匆匆的出了太太的房間,有些擔憂的看著面色蒼白的華依柳,伸手扶住她。

    「我沒事,」華依柳推開丫鬟,挺直背脊道,「回去吧。」

    丫鬟想說,太太與老爺剛爭吵過,必定心情不好,若是姑娘能去勸勸,也能寬慰下太太的心情。可是她見自家姑娘臉色如此難看,哪裡還敢多話。

    華依柳此時顧不上身邊的丫鬟怎麼想,她腦子裡全是父母親爭吵時的對話,還有到顯郡王府時,那些下人對華夕菀恭敬的態度,華夕菀全身上下價值連城的首飾。

    若是顯郡王真的遷怒夕菀……

    她腳下一個踉蹌,卻怎麼也停不下這種猜想,若是真被遷怒……就好了。

    顯郡王府中,華夕菀漫不經心的把一顆貓眼石扔到桌上:「昨天下午木通找人把池中被撐死的錦鯉換了?」

    紫衫笑著點頭道:「是的,奴婢聽說郡王爺還有意不讓您知道呢。」

    不讓她知道,又怎麼傳到她貼身婢女耳中去了?

    華夕菀輕笑出聲,撫著手腕上的玉鐲,淡淡道:「既然如此,你們也就裝作不知道吧,我也從未聽你們提起過。」

    有人願意給她看一片深情,那麼她就安安心心的看著,至於是真情還是假戲,那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片深情的期限有多長。

    紫衫見郡王妃神情平淡,似乎並沒有因為這事有多感動,於是也歇下了繼續說這事的心思,她沒有郡王妃聰明,所以郡王妃怎麼說,她怎麼做就行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