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22章 懷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22章 懷疑字體大小: A+
     

    清晨醒來,華夕菀睜看眼就看到坐在床沿笑看著自己的晏晉丘,她笑著翻個身避開他的眼神,趴在軟乎乎的枕頭上道:「今天不去上朝嗎?」

    「皇上今日身子不適,沒有開朝,」晏晉丘伸手撩開貼在她臉頰旁的青絲,拇指撫過她耳後淡淡的紅印,溫言笑道,「起來用點早膳吧。」

    華夕菀全身軟綿綿的撲在床上,眉頭皺起道:「不想動。」

    晏晉丘輕笑出聲,俯身在她額間輕輕一吻:「睡太多對身體不好,午膳后咱們再睡。」

    屋內幾個伺候的丫鬟見到兩位主子之間的互動,羞得低下了頭,郡王爺對郡王妃真是溫柔又體貼。

    「人一輩子多少都有自己的愛好,」華夕菀不情不願的坐起身,「有些人愛權,有些人愛錢,有些人愛美色,我這輩子沒別的愛好,就喜歡吃和睡,若是沒了這兩樣,簡直就是生無可戀。」

    「胡說什麼,」晏晉丘皺了皺眉,但是看著華夕菀睡眼迷濛的容顏,無奈的嘆口氣,「有我在,定會保你一輩子嘗盡美食,高枕無憂,不會有生無可戀的時候。」

    「就因為有晉丘護著我,我才敢說這樣的話,」華夕菀笑吟吟的趴到晏晉丘的腿上,「大概這就是叫有恃無恐?」

    晏晉丘再度輕笑出聲,伸手輕輕撫著她一頭青絲,眼神似纏綿,又似溫情。

    華夕菀手指又一下沒一下的撓著他袍子上綉著的暗花,眉眼都勾著笑意。

    屋子裡的下人看著這一幕,有些艷羨的想,神仙眷侶也不過如此吧。

    顯郡王府外,晏伯益勒緊韁繩,翻身下了馬,把手中的馬鞭隨手扔給身後的長隨,他淡淡的開口:「去叩門。」

    顯郡王府的守門侍衛已經認出晏伯益,還不等他的下人叩門,就有門房來開門,一個體面的管事上前行禮道:「小的見過盛郡王。」

    「你們家郡王爺在嗎?」盛郡王瞥了眼面前的這個管事,衣著整齊言行有禮,看得出府上很有規矩。

    「回盛郡王,郡王爺在府上,請您進府稍作,小的即刻讓人去稟報我們家郡王爺,」管事躬身做出一個請的姿勢,眼角餘光掃過盛郡王身後幾個長隨與侍衛后,垂下了眼眸。

    「有勞。」晏伯益對管事點了點頭,抬腳往裡走。

    「不敢,不敢,」管事的腰彎得更低,引著盛郡王往王府正殿中走。

    正院中,華夕菀吃過早膳漱完口,洗著手道:「晉丘今天既然不用出門,不如陪我去喂錦鯉。」

    「好,」晏晉丘正擦著手,聽到華夕菀的建議,當下便答應了,「對了,前幾日我讓木通給你訂做了幾套首飾,把王府庫房裡的首飾都清理出來了,下午我讓人給你送過來,喜歡的就哪來用,不喜歡的就放在你私庫里留著賞人。」

    聽到這話,華夕菀也不勸晏晉丘要儉省或者說自己不愛這些首飾,很是自然的點頭道:「這麼多首飾,我什麼時候才戴得過來?」

    「沒事,就算戴不過來,每天看著玩也好,」晏晉丘笑著道,「王府上下都是你的,你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

    華夕菀正準備開口說話,就見一個一等管事匆匆走了進來,對他們兩人行禮道:「郡王爺,郡王妃,盛郡王來訪。」

    「盛郡王?」晏晉丘面上的笑意變淡,他與晏伯益面上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私下更沒有多少交情。現在這位連帖子都沒有送到他這,直接就上門來,看樣子不算是什麼好事。他朝華夕菀露出一個歉意的笑意,起身道,「我去去就回。」

    華夕菀微微頷首,看著晏晉丘的背影,緩緩放下擦手的毛巾,坐了半晌后,扶了扶鬢邊的鳳含珠金釵,對白夏道:「走吧,去看看。」

    白夏雖然不明白主子為何突然決定去正殿,不過依言與其他幾個大丫鬟伺候著她出院子。

    晏晉丘走進正殿,就見晏伯益坐在客座上,手邊放著的茶動也未動,他淡笑著走近,行禮道:「堂兄今日怎麼有時間到寒舍來?」

    晏伯益起身回禮后道:「今日乃是為了張府公子一案來打擾堂弟,我有些問題想問問堂弟,不知你能否為我解惑?」

    「有什麼問題是堂兄都弄不清的?」晏晉丘笑著在主座上坐下,「若是有我知道的,我一定知無不言。」

    晏伯益看著晏晉丘這幅風采斐然的模樣,眸色暗沉道:「據仵作驗屍結果說,張公子的舌頭眼睛被割去得時間大概在一個半月前,擄去張公子的人手段十分毒辣,對他百般拷打后,才在幾日前殺了他拋屍。京中能做到殺人後還無聲無息拋屍在官道上的人,你說該是什麼樣的身份?」

    晏晉丘皺著眉頭道:「此人既然能擄走人,何必還要把屍體拋在官道上,難道是故意的?」

    「大概只有兇手自己知道了,」晏伯益面色冷淡道,「不知一個半月前,你在做什麼?」

    「盛郡王這話是何意?」晏晉丘笑容一斂,神情嚴肅道,「有些話還是說清楚比較好。」

    「因為有人說曾經看到你與張公子起過爭執,所以我才來例行一問,還請堂弟多理解,」晏伯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我相信堂弟一定會給我個滿意的答案。」

    「原來如此,」晏晉丘神色稍緩,「堂兄想必不會忘記,一個多月前正是我迎娶郡王妃的時候,張公子失蹤當日,大概是我成婚的第二天或者第三天。」

    「是第三日,」晏伯益放下茶杯,「當日下午你還去了太子府上。」

    晏晉丘愣神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這兩年張公子文采出眾,難免傲氣些,言語上偶有冒犯,我也從未放在心上,畢竟對方也是我郡王妃母家的親戚。」

    張家公子認為晏晉丘才華不如他,只是因為相貌出眾才被京城眾人推崇,所以常常在詩詞上與晏晉丘爭鋒。不過儘管他心裡不服,但是幾次爭鋒,都稍落下風,這讓倨傲的張家公子十分難以接受,所以他提起晏晉丘時,多有不禮貌之意。

    這事晏伯益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不再繼續追問此事,轉而道,「不知當日你去太子府上,幾時回的府?」

    晏晉丘搖頭:「這事我記不清了,」他仔細想了想了,「也許我的長隨還記得,來人,去傳木通。」

    「郡王爺不用傳木通了,雖然木通為人機靈,也記不住這種小事。」

    晏伯益聽到門外傳來女聲,抬頭朝殿門口看去,就見一個身著飛鶴祥雲宮裝的女子走了進來,沒走一步,鬢間的鳳翅便跟著微微顫動。

    「華氏見過堂伯,」宮裝女子給他行了一個里后,便面色帶笑道,「打擾二位交談,只是聽下人說堂伯為張公子一案而來,我就過來聽聽,畢竟張家乃是我華家親家。」

    晏伯益收回視線,回一禮道:「堂弟妹客氣了,我不過是來問問。」

    「早便聞堂伯為人正直,我自然不會懷疑堂伯的行事,只是此事涉及我的夫君以及母家親戚,所以不得不出面,」華夕菀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因為當日乃是我新婚第三日,第二日就是我回門的日子,心情有些緊張,所以對那天的事情記得格外清楚。記得當日我們家王爺突然受到太子府的邀請便出了門,原本聽說是太子要留他用飯,誰知不到晚膳時間王爺便回來了,後來在書房待了大半個時辰后,就與我一起用的晚膳,當時我還特意讓膳房的人多加了幾道郡王爺喜歡的菜。」

    「既然如此,我便不打擾堂弟與堂弟妹了,告辭。」晏伯益起身朝兩人行了一個禮,與夫妻二人客氣幾句后,便離開了了顯郡王府。

    出了顯郡王府,他身後的長隨青河道:「郡王爺,我們不繼續查顯郡王了嗎?」

    「他神情自然,雖然煩惱這事與他扯上關係,但仍舊直言對當日的事情記得不清楚,說明當天對他來說,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大事,他也不用刻意去記時間或者編造時間來應付別人的懷疑,」晏伯益面色微冷,剩下的話他沒有說,那就是若這事真與晏晉丘有關,他還能做出這幅姿態,只能說明此人心思極為深沉,並且早已經把疑點抹得乾乾淨淨,就算他相查,也查不出什麼事情來。

    清河也覺得此事與顯郡王沒多大關係,顯郡王這種風光霽月的人,怎麼可能因為張公子那些話就要他的命。再說,張公子對顯郡王不敬已久,顯郡王要弄死他的話,早就弄了,何必等到新婚那幾日?

    他想起顯郡王妃的那些話,忍不住道:「郡王爺,方才顯郡王妃提及太子原本要請顯郡王用晚膳,但是又突然變了主意,您說會不會……」畢竟請人吃飯,客人到了主半途又改口這種事,一般情況下還真做不出來。

    「閉嘴,」盛郡王面色頓時陰沉下來,「此事與太子無關。」

    「是。」清河當下便低下了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