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17章 說與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17章 說與做字體大小: A+
     

    「臨平郡主?」華夕菀把玩著一盒成色上好的珍珠,聽完紅纓的話,慢悠悠的把手裡的珍珠扔進盒子里,「她不是在四年前就嫁到江城去了?」聽聞這位郡主嫁的這位不是什麼世家,只是個家產頗豐進京趕考的學子。殿試過後,這個學子拿了個二甲第第十名,在普通人眼裡已經算是光宗耀祖,可是在世家眾多的京城,這樣的人每三年都有,實在沒什麼特別的,能讓他們多看兩眼的也就一甲前幾名。

    不過儘管這位江城出生的學子成績不算特別顯眼,但是人家憑著一副好皮囊和幾首好詩,被顯王府的臨平郡主看上,死活要嫁給他,這是其他人都比不上的好運氣。

    個中曲折局外人不清楚,但是華夕菀記得很清楚,當年這事在京城裡也熱鬧過一段時間,直到臨平郡主嫁到江城幾個月後才漸漸沒有人再提起來。不過現在臨平郡主帶著郡馬孩子回京,只怕當年的事情又要被好事者重提。華夕菀低下頭,看著滿盒漂亮的珍珠,漫不經心道,「既然郡王爺說過不必管這事,你們也不用多打聽。」

    四年前老顯王尚在病中,臨平郡主都能堅持嫁到離京城不算近的江城,可見有多看重那位郡馬,只怕顯郡王這個弟弟份量比不上她的丈夫。

    「奴婢省的,」紅纓收起珍珠盒子,把熱茶端到華夕菀面前,「奴婢就是擔心臨平郡主此次回京,會刁難您。」出嫁的女人,最怕遇到刁鑽的婆婆,難纏的姑子,這若是遇上其中一樣,就是糟心事。

    「她拿什麼刁難我?」華夕菀端起茶杯,輕輕吹著水面的熱氣,慢慢喝一口后才道,「比娘家,我的家人和我感情深厚,會疼愛我,護著我;比出嫁的門第,顯郡王府比江城何家顯耀得多,你們說,我怕她做什麼?」

    別說晏晉丘與臨平郡主感情不好,就算他們姐弟感情深厚,如果對方刻意刁難她,她也不會委曲求全。她的父母親養她十幾年,不是為了讓她到顯郡王府過窩囊日子的,就算她受得了這個窩囊氣,她也不能受,若是讓其他人覺得華家女兒都是這個窩囊性子軟弱好欺,就是她的罪過了。

    紅纓見自家主人胸有成竹,心中的擔憂放下來了,當下又覺得自己不夠冷靜,連這一層都沒有想到。

    「知道你們幾個人擔心我,」華夕菀放下茶杯,對紅纓白夏幾人笑了笑,「身邊有你們在,我就安心多了。」

    紅纓白夏幾人連稱不敢,但是卻放心了,至少郡王妃不會覺得他們多事,反而記下了她們這份忠心。

    「郡王妃,郡王爺回府了,正往正院這邊過來,」紫衫從外面走了進來,見白夏與紅纓神情有些不對,垂下眼眸福了福身,「郡王妃,奴婢聽說郡王爺回府時臉色不太好。」

    聽到這話,華夕菀眉梢微挑,「他臉色不好又不會拿我們出氣,有什麼好擔心的,你們該怎麼伺候就伺候吧。」

    紫衫張了張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明明郡王妃的話很正確,但她總覺得有哪裡不對。

    晏晉丘剛進正院大門,就見院子里圍了不少的丫頭,他家郡王妃穿著一身寬鬆的袍子,頭髮也只用一支碧玉釵固定住,神情嚴肅的站在院子中間,似乎在醞釀著什麼氣息。

    正這麼想著,他就見華夕菀雙手緩緩上台,右腳也慢慢劃出一個好看的弧度朝外邁,動作雖然做得很慢,但是莫名給人一種行雲流水之感。

    晏晉丘站在原地看著華夕菀把一套慢吞吞卻很好看的拳法打完后,才上前道:「夕菀打得這是什麼拳法?」

    華夕菀正在毛巾擦額頭的細汗,見晏晉丘走了過來,撩開鬢邊散落的碎發:「用來強身健體的拳法,今日怎麼如此早就回來了?」雖然晏晉丘一副對政事不感興趣的樣子,但好歹也在朝中掛了一個職位,大小朝會還是會去的。

    「朝中沒什麼大事,」晏晉丘見一縷髮絲在華夕菀臉頰旁,伸手把那縷頭髮夾到她的耳後,「你這些年身體不好,不曾出門,不如近幾日我們找個好天氣出門遊玩一番?」

    華夕菀想想近來越來越熱的天氣,心裡剛浮起的遊玩興緻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當下便道:「近來天氣越來越熱,這兩天出門好像不太合適?」

    「既然如此,久等夏季過後再帶你出去好好玩玩,」晏晉丘見華夕菀沒有進屋的打算,便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我就是擔心你一個人待在王府會悶。」

    「王府里挺好,不會。」華夕菀笑了笑,像她這樣的懶人巴不得過這種無聊的日子,睡覺睡到自然醒,想吃什麼只想穿什麼只需要動動嘴,無聊了還有一堆各種話本看,這種悠閑日子簡直好極了。

    見華夕菀又開始練拳腳,晏晉丘便安靜的坐在椅子上欣賞她的颯爽英姿,即使是有些兇狠的動作,華夕菀做起來,那也帶著另類的美感。

    看到華夕菀踢飛專門用來練武的沙包后,晏晉丘的坐姿突然變得更加挺拔。

    「晉丘,我們進屋去吧,」華夕菀接過白夏遞過來的帕子,邊擦著手邊走到晏晉丘面前,氣都不帶喘的,「對了,我聽說臨平郡主昨日回京,要不請他們一家回府住幾日?」

    木通以及其他幾個在郡王府伺候的老人腳底心冒出一絲涼氣,郡王妃可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不是火上澆油嗎?

    晏晉丘視線在華夕菀白皙的脖頸處轉了一圈,略帶笑意道:「不必,她嫁出去這麼多年,自己有了一家人,想必沒空到我們郡王府里來,以後你也不必為她太過費心,別累著自己。」

    在場眾人頓時心頭敞亮起來,郡王妃方才說的是「回府」,而郡王爺卻說「來我們郡王府」,看來臨平郡主在郡王爺心中,已是外人無疑。

    對方把話說到這個地步,華夕菀也懶得假模假樣的說那些場面話,頷首道,「原來如此,」說完,話頭一轉,「今天我讓膳房的人煲了兩道養身去熱湯,你等會也喝一碗,夏天快到了,內熱不去對身體不好。」

    大概沒有想到華夕菀竟然這麼直接的應了下來,連勸慰或者調和的話都沒有說,所以晏晉丘愣了一下才點頭,「好,中午我一定喝。」

    木通抬頭瞧見了郡王爺臉上的笑容,頓時把頭深深埋了下去。

    兩人並肩進了屋,華夕菀進屋換了套衣服,又綰好發,搖著團扇在軟榻上坐下,見晏晉丘坐在桌子旁,便道:「這裡通風,比桌子邊涼快。」

    晏晉丘聞言,頓時起身湊到她身邊坐下,「確實涼快不少,難怪你平時喜歡在這裡看書。」

    華夕菀笑眯眯的搖著扇子道:「最主要還是因為這個軟榻我很喜歡。」

    伺候的下人們見狀,奉好茶點后,就全部退了出去,走在後面的白夏與紫衫還細心的掩好了門。

    等下人們都退出去后,華夕菀才道:「今日一早端和公主便讓人給我們府上送了請柬,說是在京郊買了個山莊,邀請我們三日後一起去遊玩。

    晏晉丘聞言眼神微變,「既然是皇姐邀請,就去看看,」他神色淡淡道,「三日後我陪你一道去。」

    華夕菀停下搖扇子的動作,看著扇面上畫著的仕女騎馬圖,當下微微一笑。

    聰明的女人,從來不需要做太多。

    而聰明的男人,也不需要讓自己的女人說太多。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