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15章 太子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15章 太子妃字體大小: A+
     

    居然有人在宮宴場合下問出這種問題,這是讓顯郡王妃難堪還是讓促成二人婚事的皇上難堪?不管外面傳言是什麼樣子,皇上是「不知道」的,他賜婚是以長輩的身份為無父無母的顯郡王考慮,若是皇室中人都知道外面的那些傳言,豈不是明著指責皇上胡亂指婚?

    華夕菀抬頭看向說話之人,是個皮膚白皙微胖的華服婦人,鬢邊的金釵閃耀著耀眼的光芒,把這個婦人襯托得貴氣逼人。

    「麗瑤夫人是說外面那些傳郡王爺待妾很好的那些話?」說到這裡,華夕菀面帶羞澀,「郡王爺待妾確實極好。」

    婦人的丈夫靜平伯祖父乃是一位郡王,三代下來,也不過是勉強保住了一個伯爵位,這還是因為其子頗受皇帝重用,皇帝才把他由三等伯提為一等伯,這一家子只能算得上是沒落皇族,比起顯郡王府的顯赫,這位靜平伯夫人鬢邊的金釵就顯得有些庸俗,就連那式樣也是幾年前的,若是放在一般世家,也是要把金釵融了做新花樣,賞給有臉面丫鬟把玩的。

    靜平伯夫人沒有料到華夕菀竟然應的是這個傳言,她張了張嘴,本來想說不是這件事,可是見四周諸人臉色都有些怪異,就連與府上走得近那些人都頻頻向自己使眼色,她即便心裡有不甘心,但也不好再繼續問下去。

    這個世界上,哪裡都不缺少無腦的人,就算皇家也一樣。華夕菀見靜平伯夫人偃旗息鼓,也懶得在這種場合下跟她計較,反而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般,朝看著她的眾人笑了笑,便低下了頭。

    這一笑讓不少人倒吸了一口氣,一些對女色頗為看重的男人甚至想,若是華夕菀是單獨對著自己這麼一笑,只怕不管讓他們做什麼,他們都願意。

    「喝杯消食茶養養胃,」晏晉丘撩起寬大的袖袍,伸手給華夕菀倒茶,也遮掩住了一大半朝這邊看的視線。這番動作做得行雲流水,茶水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精準的倒在杯子里,沒有一滴水濺出。

    華夕菀端起茶杯,儘管茶還冒著熱氣,可是杯子握在手中,卻滲著一股淡淡的涼意,她輕啜一口后便放下茶杯,朝殿外看去:「時辰不早了。」現在已經是她睡眠時間。

    晏晉丘恍然,知道華夕菀想的是什麼,便在她耳邊低聲道:「很快就要結束了。」

    華夕菀笑了笑,不著痕迹的讓自己偏了偏頭,讓自己的耳朵離晏晉丘的嘴唇遠了些。

    晏晉丘看著華夕菀耳朵上掛著的鏤空嵌珠耳環,笑著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果然不出晏晉丘所料,兩柱香后,皇宮裡最有身份的三人很快先後離開。既然正主都走了,他們這些陪客沒坐一會兒,紛紛起身告辭。

    就在華夕菀與晏晉丘即將上馬車時,一個捧著檀木盒子的內侍匆匆走來跪在兩人面前:「見過顯郡王,顯郡王妃,奴婢乃太子宮近侍楊能,太子妃對您一見如故,所以特命奴給顯郡王妃您帶來一件小玩意兒。」

    整個宴席上,除了最開始她們之間相互見禮外,哪來的一見如故?

    華夕菀看著跟前鑲著珠玉的檀香木盒子,頷首笑道:「太子妃殿下實在太客氣了,臣婦惶恐。」

    楊能見華夕菀並沒有因為太子妃另眼相待而露出特別驚喜的表情,就猜出這位顯郡王妃就算不是極聰明的女人,也算得上穩重。他把盒子交到華夕菀貼身婢女白夏手上,躬身行一禮:「太子妃吩咐奴辦事前就已經說了,千金難得一知己,能與郡王妃您一見如故便是最大的幸事,這些小玩意兒不過是送與人把玩的死物,不值得一提。」

    既然對方打定主意要把東西送過來,華夕菀也不堅持,與這個叫楊能的內侍客氣幾句后,才踩著腳凳上了馬車。

    馬車離開宮門口,華夕菀看也不看檀木盒子里的東西,語帶厭惡道:「回去就把東西給我鎖起來,別在我跟前提起。」雖然楊能一句一個太子妃,但是她可以肯定送東西的人不是太子妃,而是另有其人。

    當著晏晉丘的面給她送東西,這是瞧不起晏晉丘還是在噁心她?

    華夕菀扶著手腕上的玉鐲,讓自己的心氣兒順了一點,低聲恨恨道:「狗東西。」

    晏晉丘把手搭在她的手背上,輕笑道:「可不就是個狗東西。」還是個斷子絕孫的狗東西。

    他掀起窗帘子朝外看了看,馬車已經進入喧鬧的京城主道,街旁熙熙攘攘的人群,給人一種天下繁榮的景象。

    「外面好看嗎?」

    晏晉丘回頭,就見華夕菀懶洋洋的靠著軟墊,雖然問著外面,但是臉上沒有半點好奇之意。

    「喜怒哀樂,人生百態全都在,」晏晉丘放下帘子,突然開口道,「夕菀有沒有想過認認真真看清這些人的思想?」

    華夕菀仰躺在靠墊上,對於晏晉丘這個問題有些不以為然:「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晉丘對這首詩怎麼看?」

    晏晉丘眼神微變,隨即笑著道:「夕菀這話是何意?」

    華夕菀調整了一下姿勢,繼續懶洋洋道:「就是詩中的意思,我不過是這眾多人中的一個,連自己都看不清,又何曾去想過看別人?」

    「夕菀倒是簡單直白,」晏晉丘盯著她的雙眼,「那麼夕菀有沒有想過,站在最高處看風景格外不同?」

    「是不同,山高風大嘛,」華夕菀打了一個哈欠,半眯著眼道,「如果你下次去觀景的時候,給我準備好厚實的衣服,不讓我冷著,不讓我餓著,我陪你去看看也無妨。」

    晏晉丘神情複雜的看著已經閉眼養神的華夕菀,半晌后笑了笑:「你是我這輩子最親近的女人,我又怎麼捨得讓你受苦受累??」

    華夕菀眼皮子動了動,但是卻沒有睜開。

    馬車繼續前行,搖搖晃晃中,華夕菀漸漸睡了過去。

    太子宮內,太子有些不耐的看著給自己把脈的老御醫:「每日請脈用藥,孤看也沒有什麼用處。」

    御醫聞言後退兩步跪在地上:「太子殿下,您肝弱脾虛,實在不宜飲酒,今日……」

    「行了,孤自己的身體如何,孤心裡清楚,」太子站起身,面色陰沉的看著跪在地上有些顫顫巍巍的老御醫,「你不必多言,退下吧。」

    老御醫欲再勸,抬頭見太子面色難看,便又忍了下來,太子如今正身強力壯的年齡,對某方面要求卻是比較高,可若為子嗣計,就應該修身養性,少飲酒,忌過量的房/事。可是太子剛愎自用,他又有何等本事勸服這樣一個人?

    出了內室,老御醫就見太子妃帶著幾個宮侍朝這邊走來,禮還未行完,便被太子妃身邊的近侍扶住了。

    「何御醫不必如此多禮,太子的身子如何了?」相較於太子的無禮,太子妃顯得平易近人又溫和,「可有好轉?」

    何御醫聞言道:「回太子妃殿下,太子殿下現在不過二十餘雖,乃是時光正好,若能少酒養性,於子嗣上更為有利。」

    太子妃聽完這些話,笑著讓人把何御醫送出去,卻在心底嘆了口氣,太子已是如此,她這個太子妃因為太子好幾次無視她的行為下,早就在太子宮其他女人面前失去了威嚴,又如何能勸服太子改變態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