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14章 暗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14章 暗流字體大小: A+
     

    壽宴進行到一半后,華夕菀吃得已經差不多,趁機打量了一下皇室眾人,就發現這些人不管是男是女,容貌都反很不錯,那些親王伯爵之類娶的嫡妻即便不是絕世美人,也是端莊大氣挑不出半點弊病。

    就像是坐在那裡,就讓人感覺到一副屬於貴族特有的氣勢。這就像前世她演戲時,演不同階層的人要有不同的言談舉止,就連內在的氣質也要跟著環境的變化而變化。這些東西歸結在一塊就叫演技,叫氣場。

    當朝歷經幾代,就算初代的皇帝相貌一般,但是經過幾代美貌的妃嬪基友改良,相貌水平高出平均值也正常。

    「顯郡王妃第一次參見宮裡的家宴,可否有什麼不習慣的地方?」皇后坐在鳳座上,見華夕菀停下筷子,便笑問道,「在場諸人都是我們一家人,有什麼不習慣的地方你儘管說,大家都會體諒你的。」

    皇后這話說得有些微妙,華夕菀見有些皇室臉色不對,便起身一福道:「多謝皇後娘娘關心,宴席很好,侄媳沒有不習慣的。」皇帝的萬壽宴,她一個郡王妃如果要是這也不舒服,那也不習慣,那可真是叫作死。

    聞言皇后欣慰的點了點頭,「你習慣就好,本宮見你喜歡用仙女散花那道菜,所以讓宮侍去給你再上了一道,喜歡吃就多嘗嘗。」

    「侄媳謝過皇後娘娘,」華夕菀感覺到四周有些女眷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她笑容中帶著些受寵若驚,又有點受皇後娘娘重視的無措。

    部分聰明的女眷見狀收回視線,這位顯郡王妃還是太年輕了些,真把皇后現在的行為當成好意了,這般單純的性子,若顯郡王不好好護著,還真不適合皇家這個地方。

    皇后視線掃過座下眾人,又溫言對華夕菀說了幾句后,才讓她坐下,心裡卻是對華夕菀低看了兩分,相貌出生雖不錯,只是心計不足,若是其他女眷,肯定知道怎麼回答不得罪她,又不會引來別人嫉恨,華夕菀竟然就這麼乾巴巴的受了這份特別,義安候府真是養了一個好女兒。

    皇帝似乎沒有發現皇后的算計般,反而勉勵了晏晉丘幾句,讓在場眾人看出他對晏晉丘的重視后,才心滿意足的去聽其他人對他的奉承。

    聽聞皇帝剛登基那幾年是個很有魄力與野心的帝王,可現如今在華夕菀眼裡看來,不過是一個有些衰老,戒備心重,喜歡聽好話,重奢華的平庸皇帝而已。

    無上的權勢容易讓人迷失方向,啟隆帝早就失去了當年奪得帝位時的魄力與手腕,更像是一個抱著金子的老頭,誰經過他身邊,在他眼裡就是要偷金子的人。

    高高在上過久,本性又不堅定的人,就容易犯上自大的毛病,總認為自己是最終的勝利者,看待其他人時,會帶著連他自己都不易察覺的自滿。

    啟隆帝若是不那麼自滿,多花些心思查一查義安候府的事情,也許就不會把她跟顯郡王湊在一堆。皇后剛才看自己的眼神也同樣如此,大概在太多人想象中,漂亮的女人大多無腦,所以皇后潛意識中,便看低了她一眼。

    她從來不擔心別人小看她,就怕有人高看她。

    「郡王爺?」侯氏發現晏伯益剛才朝華夕菀看了兩眼,面上笑意不變,給他倒了一杯酒,遞到他嘴邊,「聽說這個酒每桌只有這麼一小壺,你是好酒之人,不要錯過了。要知道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啦。」

    拿過酒杯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晏伯益語氣淡漠道:「好酒雖難得,但也不是遍尋不得,不過是嘗個新鮮而已。」

    「郡王爺說得有理,」侯氏把空酒杯接過,再也沒給他倒這種酒。

    「我看哀家這幾個孫媳婦都好,模樣標誌性情又好,」太后在這個時候開口,她說了這話后,就望向皇帝,「皇上,你說是不是?」

    「母后所言極是,」皇帝放下酒杯,應和著太后的話。

    「嗯,」太后滿意的點頭,然後把幾個孫輩的媳婦都誇了一遍,倒是提起太子妃時,只說一句「端莊穩重」,別的就再沒有了。

    太子與太子妃成婚近一年了,但一直沒有喜信,為此皇后還坐不住的給太子安排了兩個太子良娣,可惜這三個有名分的女人肚子都沒有什麼音訊。至於其他被太子玩過的女人,更是沒有半點喜信傳出,讓皇后與皇帝都有些著急。

    太子無能昏聵,皇上膝下沒有其他孩子,自然就盼著太子膝下多幾個子嗣,誰知道太子耕耘得很努力,誰知道竟是光洒水不播種。

    太子妃面色顯得有些尷尬,別的女眷都是與夫君一同出現,偏偏她因為太子先走,只好獨自趕過來,現在太後言談中對她並沒有多少滿意之處,更是讓她覺得面上難堪。

    看了眼身邊無知無覺大的太子,她苦笑著低下頭,成了太子妃又如何,嫁給這樣一個男人,這輩子還有什麼盼頭?

    三代中最尊貴的三個女人之間不那麼融洽的關係,在場大多數女眷雖然觀察不出來,但是一些人精還是看出了有些地方不對勁。比如說太后今年格外不給皇後面子,時時以皇后馬首是瞻的晴和公主因病沒有出現,整個公主府唯一出現在宴席上的只有與端和公主走得很近的敏惠郡主。

    華夕菀雖然對皇室有些事情不那麼了解,但她覺得皇室真是亂得像一鍋粥。有句話說得好,那就是天底下最不規矩的地方不是田間鄉頭,而是皇室。

    「吃好了嗎?」晏晉丘見華夕菀一直沉默不言,低聲道,「等宴席散了我們回府再用些東西。」

    華夕菀笑道:「我已經飽了,你這是把我當豬養嗎?」

    「豬可沒這麼好的待遇,」晏晉丘玩笑道,「世界上也找不到這麼好看的豬。」

    「沒準在豬的眼中,我們這些身上沒有長毛,用兩條腿走路的人,才是醜八怪,」華夕菀用手絹掩著嘴角打了一個哈欠,懶洋洋的道:「很多毛多的動物,都比較討人喜歡。」

    「比如說老鼠?」

    華夕菀:「……」

    「我以為正常人都會想到貓狗,」華夕菀用手托著下巴外頭看著晏晉丘,「至少貓狗尾巴上有很多毛,老鼠尾巴上能有多少毛?」

    兩人的交談漸漸偏離正題,晏晉丘見華夕菀提到貓狗,「不如讓人給你尋一隻溫順聽話的小貓?」

    「罷了,貓狗這種生物,飼養是要付出感情的,我擔心自己做不到從一而終或者無法接受它們先離開,不如不養,」華夕菀直言拒絕,「沒有希望就沒有失望,給了對方兩分感情又冷漠的收回來,才是最無情的做法。」

    晏晉丘聽完后,看了她兩眼,沒有再提貓狗的事情。就在這時,一位身穿水色長裙的皇室女眷突然問道「顯郡王妃可曾聽過外面有關你的傳言?」

    此言一出,殿內頓時安靜了不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