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9章 本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9章 本性字體大小: A+
     

    昏暗的密室中,沒有一縷光線透進來,趴在地上的人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的肌膚,已經凝結成塊的頭髮搭在臉頰旁,凹陷下去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起來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惡鬼,給人陰森恐怖之感。

    在滿是污水的屋子裡,卻有一個人悠閑的坐在一旁喝茶,那修剪得乾乾淨淨的手指端著碧玉茶杯緩緩送到唇邊,輕啜一口后,嘴角露出一絲完美無缺的笑容:「好茶。」

    放下茶杯,他彈了彈雪色的衣袖,起身慢慢走向這個躺倒在地的男人,似乎一點也不介意污水弄髒他白色的外袍。

    「早就聽聞張公子是個硬骨頭,今日一見果然如此。」白皙乾淨的手一把抓住地上之人的頭髮,迫使他往後艱難的仰起頭。他心中縱然萬般不甘,可是被對方這般拎著,也只能在喉嚨里發出「嗬嗬」聲,連一句辱罵的話也說不出來。

    約莫是因為手中的頭髮太臟,白袍男人把手中的頭髮一松,任由這位張公子的臉砸到污水上面,甚至還濺起了兩滴髒水沾到他的銀白色錦緞斜面上。

    不過眨眼間,就有人從黑暗角落裡走了出來,呈給他一面白色的錦帕,並且彎腰擦去了他鞋面上的那兩滴污水。

    他用錦帕擦了擦手,然後把錦帕扔到了張公子身邊,不疾不徐道:「偏偏我這人不太喜歡骨頭硬的人,尤其是派人刺殺我的硬骨頭。」他抬腳踩在張公子的腦袋上,讓對方整張臉都貼在地上,語氣變得有些森然,「既然你骨頭這麼硬,那麼就給我好好硬下去,到時候可千萬別哭著求饒。」

    他收回腳,把手背在身後,轉身往密室外走,等到密室門打開,門外透出的光線照射進屋內后,他才用帶著笑意的語氣道:「你們繼續好好的伺候張公子,可別讓張公子沒了。」

    密室的門再度關上,室內再度變得昏暗起來,張公子有些絕望的閉上眼睛,張開嘴暗啞的低吼了一聲,可是被剪去舌頭的他,註定這輩子再也說不了一句話。

    「你說郡王妃在院子里練拳?」晏晉丘對著銅鏡理著衣襟,聽完木通的彙報,微微挑眉后笑了笑,「郡王妃不愧是將軍之後的女兒,練拳強身健體倒也不錯。」

    木通拿著帕子小心的擦著晏晉丘尚還在濕氣的頭髮,笑著道:「郡王爺您說得是,郡王妃這些年因為身體不好無法出門踏馬賞花,連登山望高也不能做,打打拳倒是個鍛煉身子的好法子。」

    晏晉丘聽到這話,勾了勾嘴角沒有說話,木通見狀不敢再多言,擦頭髮的動作更加小心仔細起來。

    郡王府正院主屋,華夕菀沐浴過後披散著一頭青絲,半躺在貴妃榻上翻看著一本坊間很流行的鬼怪故事,身邊的綠珠時不時用銀簽子把削好的水果遞到她嘴邊,紫衫坐在小凳上用檀木小錘輕輕的給她敲著腿,屋子裡燃著昂貴的綺羅香,明明是奢侈又懶散的畫面,偏偏因為享受的正主是個美人,成了一幅美人畫。

    白夏上前替華夕菀調整了一下後背的軟墊,讓她躺得更加舒適,「郡王妃,等下郡王爺就要回來了,可要伺候您梳妝?」

    「梳妝?」華夕菀把注意力從鬼怪故事中拉了出來,伸手撩了聊臉頰旁的髮絲,懶懶的掩著嘴角打個哈欠,「懶得折騰,就這樣吧。」

    白夏看了眼她穿在身上的素色白梅飛紗裙,以及裙子下面隱隱露出的足尖,退到一邊不再多言。

    看完整個鬼怪故事,華夕菀終於願意動彈了,她穿好鞋襪走下軟榻,看著窗外已經暗下來的天色,對綠珠道,「去讓膳房呈膳。」

    「郡王妃,不等郡王爺嗎?」綠珠聞言問道,「郡王爺說了晚上會回來。」

    「沒事,去準備吧,」華夕菀擺擺手,「若是他這會兒還沒過來,想必已經在太子那用過了。」之前讓人來說太子留了他,這會兒又說要回府,誰知道等會兒會不會又不回來了,那她今晚就不用吃東西了。

    綠珠福了福身,退了下去,這些年她們幾個已經熟悉了郡王妃的性子,知道她懶得多言,她們做婢女的,也就不要太惹主子厭煩。

    也不知道晏晉丘是不是踩著點進正院的,飯菜剛端上桌,他就到了。

    華夕菀看了他一眼,這位仍舊一副優雅公子的打扮,紫棠色軟綢袍穿在一般人身上是一股紈絝味,到了他身上,就變成了貴氣。

    這個無情的需要看臉的世界。

    華夕菀收回視線,邊凈手邊道:「晉丘回來的剛剛好,快坐下用膳。」

    晏晉丘聞言便跟在在華夕菀身邊,把手伸到她洗手的銅盆中,笑著道:「也不用再打一盆水了,這樣就行。」

    華夕菀看著水面上因為兩人洗手的動作而不斷晃動的花瓣,默默的把手從盆子里抽了出來,擦乾手上的水后道:「最近兩天有什麼事情么,我見你常不在府里。」

    「確實是出了一些事,不過處理得差不多了,明明陪你到泰山家好好玩一天,等到了申時我們再回府。」晏晉丘擦著手,有些歉然道,「本來這三日我是想好好陪陪你的,哪裡知道會突然冒出些事情來。」

    「既然事出有因,晉丘又何必這樣,大不了日後多陪陪我。」華夕菀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拿起了筷子,不再說話。

    在這個時代,女子回門當天是必須在日落之前離開娘家,不然就會被視為不吉利,晏晉丘說陪她回門待到申時后才回來,雖然還未到日落之時,但也相差不遠了。對方能做到這一步,雖然不知是做戲還是真情,但也算難得了。

    兩人用過晚飯,下人們伺候完兩人洗漱,便退出了房門,只留下了幾個守夜的人。

    窗前的剪影微微晃動,漸漸的兩個影子重合成了一個,隨即屋內的燭火熄滅,整個屋子都暗了下來。

    第二天早上華夕菀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漸亮,因為今天是回門的重大的日子,她在床上翻了幾下身後便起了床,在一排排衣服中,選了一條嫣紅束腰曳地廣袖裙,不為別的,就因為裙子上繡的花色很漂亮。

    嫁出的女兒回門,父母會擔心她過的日子好不好,就會看她的穿著打扮,看她的氣色言談以及姑爺的態度。儘管她不是他們真正的女兒,但是義安候府待她的這份情誼值得她用真心去待他們。

    晏晉丘看到華夕菀坐在鏡前一掃這兩日的隨性仔細打扮的樣子,忽然想起幼時母親對他說的一句話。

    永遠不要小看女人,不管她們平時有多麼賢良淑德,溫順無害。

    也許是因為母親說這話時已經病重,想要記住母親每一面的他才會把這麼一句話記得清清楚楚,也或許是因為小時候的自己不理解這句話的意思,才會下意識把這句話放在了心裡。

    但是不管是什麼原因,他至今清楚的記得這句話,甚至記得母親說這句話時的表情,似感慨又似快慰。

    等華夕菀梳妝完,晏晉丘就發現她身上的首飾全是進王府後自己給她準備的,一件從義安候府帶過來的嫁妝都沒有。

    他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華夕菀的用意,起身走到華夕菀身邊,從一個盒子里挑出一塊羊脂玉雕成的魚吊墜戴到華夕菀脖頸上:「這塊玉墜挺配你這身衣裳。」

    華夕菀撫了撫手感極好的玉,看著銅鏡中晏晉丘的笑臉,忽視那隻搭在自己肩頭的手,淺笑道:「是挺搭的。」

    義安候府中,老太太、大房的華和晟、盧氏,二房的華智明、張氏,三房的華之旬、姚氏都等在正堂。若華夕菀嫁的不是皇室中人,那麼今日也不會有這麼多人興師動眾的在侯府等著。可如今她是郡王妃,華家人作為娘家人,不管是給華夕菀撐腰還是給顯郡王面子,他們此時都是需要在場的。

    三兄弟雖然都在,表面也都和氣,但是各自抱著什麼心思,恐怕也只有自己知道。

    華智明與華和晟是一母兄弟,自然是希望華夕菀嫁得好,所以自到了侯府後,便時不時的朝正堂門外瞧。相較於他的擔憂,華之旬就表現得冷靜多了,從頭到尾也只是捧著茶杯悠閑的喝茶。

    盧氏早上一起來后,便風風火火的梳好妝趕到正堂,一顆心七上八下,連早飯都沒有心思吃,就更加沒有心思去想兩個妯娌打著什麼算盤了。

    就在盧氏越得越焦急時,就見傳話的丫鬟匆匆跑了進來,一臉喜色道:「老太太,侯爺,夫人,郡王爺和郡王妃到了。」

    盧氏聞言一喜,忙從椅子上站起身,大步走到正堂門外,就看到一群丫鬟婆子簇擁著身著華服的女兒朝自己走了過來,女兒身邊還跟著容貌出眾的顯郡王。

    姚氏扶著老太太走到門口,見顯郡王陪在華夕菀身邊一副貼心的模樣,撇了撇嘴,不過是靠著容貌得幾日新鮮罷了,看她能得意多久?

    老太太見她這個模樣,伸手掐了她一下,然後上前道:「老身見過顯郡王。」

    她嫁給老侯爺后,老侯爺一直沒有問她請封誥命,老侯爺過世后,她這個不尷不尬的老太太雖然不怎麼愛出門,但是該有的規矩卻是記得清清楚楚。

    這顯郡王雖然名義上侯府的女婿,可人家更是皇家的郡王。在皇權面前,什麼關係都不重要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