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8章 傳言不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8章 傳言不符字體大小: A+
     

    華夕菀嫁進郡王府不到三日,整個府里的人都知道她頗得郡王爺喜愛,甚至還有人傳郡王妃貌似天仙,讓人見之忘俗。不過似乎並沒有多少人相信這個傳言,只是覺得傳這話的人討好郡王妃的手段不太高明,還不如誇郡王妃氣質佳,身姿婀娜。

    郡王府的傳言白夏等人也知道,從表面上來看,郡王與郡王妃確實挺親近的樣子,但是作為在郡王妃身邊伺候多年的她們,怎麼會沒有看出郡王妃與郡王交談時顯得客套又生硬,更別提郡王妃私下言談舉止中,並不常提起顯郡王,好似郡王爺不過是個搭夥過日子的人。

    「白夏姐,單子上的東西都看過了嗎?」紅纓拿了一張常常的單子走進屋子裡,見白夏正在做郡王妃貼身穿的襪子,放下單子道,「你的綉活越來越好了,難怪郡王妃愛穿你做的貼身衣物。」

    不是紅纓有意吹捧白夏,而是那一雙襪子上綉著的並蒂蓮暗紋栩栩如生,若是不仔細看,還很難讓人發現,偏偏摸上去還細膩貼身,讓人感覺不到任何異樣。

    「不過是閑暇時做上幾雙罷了,」白夏放下針線活,把針線筐放到一邊,讓紅纓坐下后道,「如今郡王妃身邊有專門針線房的人伺候,王府的綉娘們有精通蜀綉、蘇繡的,還有好些個有祖傳技藝,豈是我能比上的。不過是郡王妃穿慣了我做的貼身衣物,念舊情罷了。」

    「你又何必妄自菲薄?」紅纓看了眼窗外已經開始綠起來的芭蕉,「王府的綉娘技藝確實難得,可你對郡王妃的貼心,那些綉娘可是比不上的。」

    白夏聞言笑了笑,伸手拿過紅纓拿進來的單子,仔細比對一遍后道:「上午我已經跟木總管到庫房裡對過了,單子列的東西沒問題。」

    紅纓點了點頭,鬆了一口氣。世家庫房裡好東西不少,可是有時候因為東西積壓太久或者下人手腳不幹凈,庫房裡的東西會與入庫登記不同,就連侯府有時候都會出現這種意外。沒有想到郡王府上連一個女主人都沒有,竟然把府上管理得如如井井有條。

    「這樣明日一早郡王妃回門就不會出什麼差錯,」新婚中講究的就是一個吉利,若是回門時帶的禮物之類出現破損,那就要出亂子了。紅纓朝禮單望了一眼,「郡王爺待郡王妃面上倒還不錯。」

    新嫁娘回門時,帶的禮物如何,就代表著夫家對她的敬重程度。若是太少,不僅她自己心裡難受,只怕連娘家都要遭到其他人取笑。

    「行了,禮品沒什麼問題,」白夏嘆了口氣,剩下那個最大的問題,就是要看郡王爺願不願意陪同郡王妃一同回門了。她望了了眼外面的天色,「郡王妃午睡快要起了,我們這會過去吧。」

    紅纓點了點頭,她自己心裡也明白,郡王府上並不缺這些東西,郡王爺究竟好不好,看的也不是這些,而是日後。

    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時光是最公正的見證人,珠寶首飾,華服美食,不過是外面精緻的點心,至於內里滋味如何,不吃到最後一口,誰也不知道。

    「郡王妃,您醒了?」

    華夕菀坐在床上,看著紗帳外站著的幾個丫鬟,揉了揉額際:「把帘子打起來。」

    紗帳帘子被兩個丫鬟打起來,華夕菀就著白夏端上來的溫水凈臉,擦乾淨手上的水后,低聲道:「明日回府的東西都備好了?」

    白夏把用過的污水遞給身後的小丫鬟,扶著華夕菀在鏡前坐下:「回門的東西都備好了。」

    華夕菀挑選玉鐲的手微微一頓,隨即露出一絲笑意道:「嗯,這就好。」白夏說得對,明日她去義安候府不是回府,而是回門。

    「給我挑件鬆快的衣服,」華夕菀從首飾盒裡挑出幾隻發簪,利索的把頭髮綰成一個簡單的髻,這輩子她雖然為人懶散,不過懶那麼幾天,還是要去鍛煉一下身體,比如說打/打女子自衛防身拳之類的東西。

    本朝名門貴府世家女子平日里喜歡弄什麼詩會,打馬游花之類。她是個懶得出門的性子,所有隻有原地幾步內範圍的運動比較適合她。

    木通匆匆進了主屋院子里,就見郡王妃站在院子里,四周還站了不少的丫鬟,他還沒來得及朝郡王妃行禮,就看到郡王妃輕輕鬆鬆的踹翻一條雕花實木椅,那周身的氣勢,震的他腳下有些發軟。

    傳聞義安候夫人乃是武將世家之女;傳聞義安候二十多年不納妾,是因為義安候夫人行事彪悍,義安候打不過他?傳聞當年義安候求娶夫人時,還曾被將軍府上的眾人威脅了一遍。

    雖然這些傳聞有真有假,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義安候府人是個比較強悍的女人,他們家郡王妃……是得了她母親義安候夫人的真傳?

    腦子莫名浮現出一幅郡王爺被郡王妃打趴下的畫面,木通揉了揉嘴角,讓自己臉上的笑意更加真切一些:「小的見過郡王妃,郡王爺在宮裡遇到太子殿下,太子殿下留了郡王爺用晚膳,所以讓小的來給您彙報一聲。」

    「我知道了,」打完兩套拳腳,華夕菀慢慢收勢,慢慢呼出一口氣后,接過紅纓遞來的手絹擦著額際的細汗,「郡王爺還有什麼事情讓你來告訴我的嗎?」

    木通搖了搖頭:「郡王爺只說了要您早些休息。」

    所以……讓貼身太監跑一趟就是為了告訴她,他不回府吃完飯了?

    這麼體貼細心容易讓人動心的行為,完全沒有感化到華夕菀,她從頭到腳打量了木通一眼,腿長人瘦,這都是跑出來的?

    郡王妃沒有說什麼話,木通也不敢走,察覺到郡王妃在打量自己,木通讓自己站立的姿勢更加恭敬。

    「有勞木公公跑這一趟,,」華夕菀覺得自己的髮髻有些鬆散,便取下綰髮的發簪,重新綰著頭髮道,「白夏,送木公公出去。」

    「不敢勞煩白夏姑娘,」木通抬頭見郡王妃瀟洒的把頭髮綰了起來,忙又把頭低了下去,等退出主屋后,才舒了一口氣。

    長得好看的人怎麼都好看,連揚手綰髮的動作都滿是風情,就是動作上略彪悍了些。

    傳聞中沉默寡言,自卑無鹽的義安候府嫡女,究竟是為什麼變成了一個與傳聞沒有任何一點相像地方的人?

    仔細想想,好像還是有地方相同的,比如說……性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