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6章 後宮之人(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6章 後宮之人(修)字體大小: A+
     

    「朕聽聞顯郡王妃身子弱,宮裡太醫甚多,子陵你且記得給自家王妃好好調理身體,」啟隆帝視線從華夕菀身上掃過,一副長輩的語氣道,「朕還等著抱侄孫子呢。」

    「是,臣侄謹記。」晏晉丘應了下來。

    「太后她老人家還等著你們拜見,朕便不留你們了,」啟隆帝與夫妻二人又說了一會話,賞了一些東西下來后,就開口讓兩人離開了。

    馬公公把兩人送到宮門外,目送著兩人離開的背影,嘆了口氣,他剛才雖然只是匆匆一瞥,沒有瞧清顯郡王妃的模樣,但是至少可以肯定對方是個美人,並不似傳聞中那樣,是個無鹽女。

    剛轉身回到廣陽殿外,馬公公就聽到屋裡傳來物體墜地的聲音,他腳下一頓,隨即疾步進了殿內,就見皇上把桌案上的東西通通掃到了地上,顯然是動了大怒。

    殿內伺候的人全部惶恐不安的跪在地上,馬公公當下便跟著跪下道:「皇上,請您息怒。」

    「息怒,朕拿什麼息怒?!」啟隆帝沒有料到自己算到了一切,卻沒有算到義安候府的女兒根本不是傳聞中的無鹽女,而是一個世間少有的尤物。就算顯郡王不是耽於美色之色人,面對那樣的傾城之貌,也會用心不少,那又怎麼可能引起他與義安候府的矛盾?!

    想到自己親自送了一個幫手給晏晉丘,擅於算計的啟隆帝便覺得心頭火起,看殿內一乾子唯唯諾諾的宮侍也格外不順眼,「通通拖下去,賞十個板子。」

    宮侍們不敢求情,被拖出去打了十宮杖后,才鬆了一口氣,至少命保住了。

    馬公公雖然也挨了十板子,但行刑的人知道他是皇上跟前的人,即使皇上一時心頭不順罰了他,日後這位也一樣是皇上跟前得用之人,所以他們板子舉得高,打得響,實際上用的勁並不大。

    十板子一完,便有小太監上前扶住馬公公,甚至還有端茶送水的。馬公公臀部有傷,也不敢坐,只好讓一個太監扶著自己,讓自己靠著柱子站著喝茶。一碗茶下肚,馬公公才緩過氣來,他不比那些年輕太監經得住折騰,這些年在宮裡熬下來,身子早虛了不少,現在也不過是靠那些好葯虛撐著。

    「行了,你們在皇上跟前伺候時也盡心些,」馬公公承了這些討好他之人的情,便不咸不淡的提醒了一句,至於別的卻再不開口。

    在場都是伺候皇上的人,哪個不是人精,自然聽出馬公公這是在暗示皇上近來心情不好。他們聰明的不再多問,只是小心的送了馬公公回去,各個心上的弦都提了起來。

    福康宮中,皇后陪著太后聊天解悶,雖然氣氛算不上熱烈,但好歹沒有冷場。這些年來,皇后也習慣了這種氣氛,所以不見半點尷尬。

    太后並不是皇上生母,只是當年皇上與顯王都養在太后名下,皇上登基后,就被尊封為母后皇太后。太后平日里並不太愛插手後宮里的事,與皇上也維持著母慈子孝,這些年皇上對太后倒還算尊敬。

    「啟稟太后、皇后,顯郡王與顯郡王妃來給你們請安了。」太後身邊的趙嬤嬤此時滿臉笑意的走了進來,朝著兩人行禮道,「可否要召見。」

    還不等皇后開口,太后已經滿臉是笑道:「快讓他們進來,哀家還想看看孫媳婦長什麼樣子呢。」

    皇后坐在旁邊抿嘴輕笑,也轉頭朝門口處瞧。這些孫輩中,太后一直比較喜歡顯郡王,就連太子也比不上顯郡王在她心中的地位。不過太后沒有什麼實權,顯郡王又是個喜好詩文不好政事的才子,皇上與她也就睜隻眼閉隻眼罷了。

    顯郡王妃貌若無鹽的傳言她是知道,不過瞧太后的樣子,就知道她對宮外的傳言一無所知,不然哪還有心思等著見孫媳婦。

    皇后嘴角的笑意更加明顯,聽到太監傳報顯郡王與顯郡王妃到了后,微微側身,讓自己的坐姿變得更加端莊。

    可是不多時,皇后臉上的笑意就變得勉強起來。

    跟在顯郡王身後的女子梳著艷麗的飛仙髻,鬢邊插著一隻奪目的金步搖,襯得那如雪的肌膚更加柔嫩,那身團花裙像是活了似的,把穿著裙子的人襯托得猶如仙女下凡,讓人只注意到她,別的全看不見了。

    這等姿色的女子……皇後有些恍然,都說皇上後宮絕色無數,可是比起眼前這位顯郡王妃,宮裡那些女人也不過是美艷有餘氣勢不足的庸脂俗粉罷了。

    等顯郡王帶著王妃給太後行過拜禮后,皇后才緩過神來,她看著被太后抓著手不放的顯郡王妃,在心裡嘆了口氣,皇上這次可算是失策了。

    不過這樣也好,這樣的姿色進了郡王府好過納進後宮。這樣的女人如果成了后妃,只怕她這個皇后也會沒了立足之地。更不提若是太子見到這等姿色後起了別的心思,那更是會成為一樁千年醜聞,最後皇位會花落誰家,就難以預料了。

    太過美麗的女人,存在的本身就是一種災難,不然世間又何來紅顏禍水這句話?顯郡王娶了這麼一個女人,是福是禍只怕還難以預料。

    「好好好,」太后仔仔細細的打量了華夕菀一遍,連說了三個好,然後對晏晉丘道,「你這個王妃哀家很喜歡,日後可要好好待人家,若是知道你讓人受了委屈,哀家定不饒了你。」

    晏晉丘一揖到底道:「皇祖母你且放心,孫兒定會好好待夕菀,不會讓她受委屈的。」

    太后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轉頭拉著華夕菀在自己身邊坐下,拍著她的手背道:「哀家多少年沒見過這麼標緻的女兒家了,這通神氣度就是不俗。」

    華夕菀笑著任由太后拉著自己的手,柔聲道:「郡王爺待孫媳很好,請皇祖母您放心。」太后似乎與自己預想有些不一樣,原本她已經做好太后不喜自己容貌的準備,現在看來倒是她想多了。

    太后聽到這話,臉上的笑意更加明顯了:「你們小兩口感情好,哀家瞧著心裡也高興。」說完,就賞了一堆東西給華夕菀,其中不少都是有錢都換不來的好東西。

    儘管知道太后素來偏愛顯郡王,但是瞧著這一幕後,皇后心裡仍舊多多少少有些不是滋味。當初太子娶了太子妃來拜見太后,也不見太後有這麼熱情,賞的東西數量雖然差不多,可那些玩意兒能與這些太后珍藏的東西比?

    不過儘管心裡不高興,皇後面上也沒有露出半分,反而時時附和著太后的話,並且把原本打算好的賞賜加重了兩分。

    「若不是顯郡王妃這些年身子弱,從不曾參加過宮中宴席,不然本宮早就喜愛上這般標誌的姑娘,」皇后在太后喝茶的空隙道,「顯郡王好福氣,娶得如此佳人。」

    「承皇後娘娘您的吉言,」晏晉丘朝著廣陽殿方向一個拱手,「全靠聖上隆恩,臣侄才得以娶得如此賢妻。」

    皇后說華夕菀的容貌,晏晉丘話里卻著重一個賢字,偏偏還拿了皇帝來堵皇后的話,讓皇后無處反駁。

    皇后是在後宮待過多年的女人,自然不會因為這麼一句話便失了儀態,反而笑著點頭道:「皇上與本宮是你的長輩,自然要為你著想。原本還擔心你家王妃身子弱,今日見她神色不錯,本宮也就放心了。」

    晏晉丘是男人,自然不會一直與皇后鬥嘴皮子,他又謝了一句恩后,便坐在一邊不再開口。

    華夕菀在這個時候恰到好處的開口道:「侄媳幾年前因為不小心生了一場大病,父母遍訪名醫才得以活命。因為大夫說侄媳的身子需要靜養,所以這些年一直在府中不得出門。到了近一年才痊癒。這些年因身子不爭氣,不能得見太后與皇後娘娘鳳顏,實在是侄媳這些年的憾事。今日能窺得鳳顏,才知太后比想象中更加慈祥尊貴,皇後娘娘比想象中更加美麗端莊。」

    這話等於是把她體弱的名頭摘去又說明這些年不見外人的原因?

    皇后眉梢微挑,笑得滿臉慈和:「身體能夠大安便是天大的好事,如今你成了自家人,要見太後娘娘與本宮,又有何難?」

    「可不是,」太后笑著道,「日後你想哀家了,儘管進宮便是。」說完,就取了一個吊牌給華夕菀,「這是福康宮的牌子,你日後進宮來見哀家也不必遞牌子,直接拿了這個牌子到福康宮就行。」

    華夕菀豈會不知這等於是皇宮大門通行證,她再三推辭不受,不過最後還是在太后堅決態度下,收下了這個有些燙手的東西。

    她雖然還不太清楚後宮各陣營勢力,但是直覺上太后與帝后關係並不像傳言中那麼好,這位老太太待晏晉丘這個孫子也許有幾分真心,至於這份真心有多少,她暫時還看不出來。

    太后這一手玩得也有些無賴,她要給晏晉丘通行皇宮的牌子,偏偏當著皇后的面大大方方給,讓皇後有苦說不出,只能眼睜睜的看,連一點錯處都找不到,畢竟太后是當著她面給的,若是她不願意,可以直接開口。既然不開口,就說明她是默認了。

    可她怎麼可能直接開口駁了太后的面子?

    太后這招簡單粗暴,偏偏卻是針對帝后很好的一種方式。

    華夕菀摸著手裡的玄鐵令牌,在心裡嘆了口氣,膝下無子無女,卻能把后位做得穩穩噹噹,並且還能收養兩個皇子,最後成功成為太后的女人,又怎麼會是簡單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