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4章 眼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4章 眼花字體大小: A+
     

    晏晉丘覺得剛才掀起蓋頭的動作過快,以至於讓自己的眼睛有些花。

    屋內一片死寂,跟在晏晉丘身後的太監木通見一屋子人都沒有出聲,嚇得大氣也不敢出,也不敢朝郡王妃方向瞧。郡王妃竟然能把屋子裡的人驚駭成這樣,不知長得是一副何等的尊榮。

    好半晌后,喜娘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笑著接過晏晉丘手裡的喜秤,話音還帶著些顫抖道:「恭喜郡王爺,賀喜郡王爺得此嬌妻。祝郡王爺郡王妃白頭偕老,兒孫滿堂。」她做過不少豪門世家婚禮上的喜娘,可真沒瞧過這麼標誌的新娘子,這打眼看去,就跟那畫中的仙女似的,讓她這個徐娘半老的女人心口都忍不住多跳了幾下。

    木通聽著喜娘的語氣不太對,便偷偷看了眼站在自己左前方的郡王爺,不過只能看到郡王爺微笑的側臉,猜不出他內心究竟是喜是失望。於是木通只好垂下頭,這個動作恰好看到了郡王妃腳上紅色的繡鞋,繡鞋上面綉著龍鳳戲珠,珠子是由上好的珍珠嵌上去的,做工十分精緻,甚至把這雙腳都襯托得格外好看。

    就在屋子尚在一片寂靜時,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晏晉丘看了眼虛掩的門,不著痕迹的往左跨了一步,把華夕菀擋在了自己身後。

    「今兒是顯郡王大喜的日子,本宮若是不來瞧瞧熱鬧,那多沒意思,」端和公主穿著奢華的綉鳳曳地裙,人還沒有進門,低低的笑聲便傳了進來。等她帶著幾個丫鬟進了門,往床上掃了一眼,只看到新娘子大紅的裙擺,便用手絹掩著嘴角笑著道,「便捨不得讓我們看了?」

    然後伸手拉住跟她一道進來的敏惠郡主,端和公主笑著拍拍敏惠郡主的手:「瞧瞧顯郡王這模樣,這才剛進門呢,就開始心疼起新娘子來了。」

    敏惠郡主是未出閣的姑娘,雖然被端和公主拉到這裡來湊熱鬧,可是這種場合下,還是不好意思隨意開口的。

    「皇姐說笑了,」晏晉丘淡笑著朝端和公主作揖道,「內子面薄,見到人多便不好意思了。」

    端和公主笑了笑,倒也沒有做出必須要看清新娘子長相的舉動,反而體貼的往旁邊退了一步,恰好站到看不到華夕菀的角落:「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擾二位休息。」她的語氣平和,彷彿真的只是盡一位堂姐的職責來看看,而沒有別的想法。

    這種情況下,她自然看出晏晉丘不願讓新娘子見人的心思,於是便對外面的傳言心裡有數了,又說了兩句后就帶著敏惠郡主出了喜房。等離開正院四處無人時,她臉上的笑意才漸漸淡了下來。

    淡漠的看了眼身邊神情恍惚的敏惠郡主一眼,端和公主語氣有些淡:「如今顯郡王已經有了王妃,接下來就該是你的婚事了。」

    敏惠郡主朝端和公主勉強一笑道:「我知道了。」

    端和公主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回想起顯郡王方才的舉動,眼中露出滿意的情緒。

    端和公主來了又走,華夕菀隱隱能夠猜到端和公主並不想晏晉丘娶到稱心如意的郡王妃。她是當今聖上的獨女,身份貴重,自然想下一任皇帝是自己的胞兄,而不是什麼堂兄弟。

    這位端和公主心思倒也巧妙,故意帶一位未出嫁的郡主到這裡來,雖然什麼話都沒說,偏偏就是讓人覺得,這位郡主與顯郡王有過什麼,又或者這位郡主對晏晉丘有那麼點意思。

    兩夫妻還沒有開始培養感情,便有人先在兩人中間打個結,這以後的感情能好得起來?更別說她這個新娘子若是因為相貌不堪而有自卑心理,有了這位傳聞中美貌賢德的敏惠郡主做參照物,豈不是日後會更加自卑?

    可是偏偏端和公主這個舉動還找不到半點錯,畢竟鬧洞房本就是同輩男男女女的一件樂事,她若是多想,也是她心胸不夠寬,難不成還怨得了別人?

    皇家人就是皇家人,這談笑間都能扔出幾把暗器,真是殺人不見血的好手段。華夕菀緩緩的挑眉,朝著晏晉丘莞輕聲笑了下笑,低聲道:「讓王爺見笑了。」

    垂首站在一邊的木通在心裡暗想,郡王妃這聲音可真好聽,輕輕柔柔又不會讓人覺得沒有精神,讓人聽著就甜到了心裡。可見老天爺還是公平的,即使沒有給郡王妃一副好相貌,也給了王妃一副天籟般的嗓音。

    喜娘與幾位皇室女眷見狀,便紛紛開口表示離開,要去前廳湊熱鬧。

    「今日多謝幾位長輩幫著張羅,晚輩子陵感激不盡,」晏晉丘朝著幾位皇室女眷作揖,「內子膽子小,還請諸位多多包容。」

    「顯郡王客氣了,新嫁娘麵皮薄是人之常情,你這做夫君的,要多疼人才行,」在場女眷都聽出顯郡王這話是希望她們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她們今日能陪著顯郡王來喜房,本就是與顯郡王府比較親近,自然不會多事,所以為首的老太妃便道,「咱們這些老太婆還是不打擾你們了,早些歇息吧。」

    等喜房的人都離開后,晏晉丘才親手端起桌上的兩杯酒,笑著走到華夕菀身邊坐下:「夕菀,今日乃你我大喜之日,這杯酒可不能不喝。」

    溫軟白皙的手指不經意的劃過他的手背,然後從他手中接過酒杯,那漂亮的手竟然把紅玉酒樽襯得無比好看。

    燭火下,那精緻的眉眼讓看慣各色美人的晏晉丘也心生驚艷,恍然間,他竟有些懷疑,世間怎麼可能真有這樣的美人?

    手臂交纏在一起,就著對方的手把杯中的酒飲盡,晏晉丘接過空酒樽,對垂首站在一邊的木通道:「撤酒桌,換一桌易消化的膳食來。」

    「是,」木通躬身接過晏晉丘手中的兩隻空酒樽,晃眼看到了郡王妃露出袖子的手腕,心裡咂摸道:這皮膚白得跟雪似的,可惜了不是個美人。

    白夏等四人見王爺身邊的人去準備膳食了,互相交換一個眼神后,朝兩人一個福身,退到了門外守著。

    「王爺,」等屋裡的下人都退了出去,華夕菀指著自己鳳冠道,「能幫妾把這個取下來嗎,太沉了,妾的脖子被壓得生疼。」

    鳳冠由純金打造,上面做的是飛鳳含珠的式樣,雖然做工十分精緻,但仍舊架不住這是沉沉的金冠。

    「是取這裡的髮釵?」晏晉丘抽出束冠的髮釵,輕手輕腳取下沉沉的鳳冠放到一邊,然後動作極其自然的幫華夕菀捏了捏脖頸,幫她鬆緩筋骨,「確實挺沉的。」

    因為取下了鳳冠與髮釵,烏黑的髮絲便披散在腰間,晏晉丘手背觸到那柔軟的髮絲,細膩的手感讓他忍不住多摸了幾下,覺得府中最好的綢緞都比不上這一頭青黛。

    兩人現在雖是夫妻,但卻是首次見面的陌生人。晏晉丘見華夕菀靜靜坐在自己身邊,便道:「日後我們二人相處,不必太過客氣,你稱我為晉丘就好。」

    華夕菀抬首看著身邊的人,不過二十歲左右的年紀,相貌確實出眾,眼角微微上挑,有些沾染桃花的味道,偏偏言行舉止間都透露著一種體貼的氣息。她淺笑著道:「大丘為山,山又稱陵,王爺的名字取得真好。」

    兩人視線在空中交匯,然後齊齊露出一個笑,晏晉丘道:「名字不過是個代號而已。」

    「王爺說得有理,」華夕菀笑了笑便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轉而低頭取自己手腕上的幾隻鐲子還有腰間的佩玉香包,這些零零碎碎的東西取下來也有不小的體積。

    「郡王爺,郡王妃,膳食備好了,」木通在門外道了一聲后,又稍微頓了一下才帶著人把備好的膳食端了進去。

    「現在已經是夜裡了,吃別的會引起積食,你今天沒吃什麼東西,用這些墊墊肚子,」晏晉丘起身執起華夕菀的手走到桌邊坐了下來。

    「稟郡王爺,郡王妃,因為膳房的人不知道郡王妃口味,所以每種口味都做了兩樣,」木通把幾樣膳食口味的輕重介紹完以後道,「郡王妃您若是有什麼喜歡吃的用的,儘管吩咐小的,小的定讓下面的人做得妥妥噹噹。」

    華夕菀扯了扯嘴角,轉而對晏晉丘道:「晉丘身邊的人心思都很周到。」這話聽起來像是在跟她表忠心,實則是在告訴她,這個府上管家的是他?

    這話沒有晏晉丘的允許,這位叫木通的太監是沒有膽子說的,看來是晏晉丘之前就暗示過?

    「以後府上有誰不聽你的,直接亂棍打出去,」晏晉丘把熬得香香的肉粥端到華夕菀面前,不甚在意道,「現在郡王府有了你這個女主人,總算能稱得上是個家了。」

    華夕菀接過粥,莞爾一笑,不置可否。

    旁邊的木通卻有些意外,王爺這話的意思是改變之前的主意了?他偷眼望去,只覺得腳下一軟,一口氣沒上來,差點跪到地上去。

    傳說中因為長相嚇人不敢出門的無鹽女呢,這個絕世美人是誰?

    木通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太好了,因為他覺得自己更加不敢看郡王妃了,實在是因為這樣的長相,太……招人了些。

    他此刻腦子裡只能想到四個字,那就是紅顏禍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