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3章 婚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3章 婚禮字體大小: A+
     

    不管外面的傳言有多難聽,但是顯郡王府對這次婚禮非常看重,禮儀上卻沒有半點懈怠。幾日後,送到侯府的聘禮除了殿中省按照品級安排的聘禮以外,還有王府自己添置的各色物品,而且這些物品都不是為了好看來湊數,是實打實的好東西。

    華和晟與盧氏心中的不滿在看到聘禮單子后,總算消減了一些,不管顯郡王內心怎麼想,至少在數上沒有半分不妥,女兒嫁過去對方總歸做不出寵妾滅妻這種糟心事來。

    替顯郡王下聘的是京中德高望重已經年過花甲的徐王妃,徐王妃言談間透露出顯郡王對這個賜婚沒有半點不樂意處,明裡暗裡甚至還保證了不少顯郡王會好好待華夕菀的話,讓盧氏對顯郡王看法又好了一些。

    但是盧氏性格雖然直爽,但好歹大家出生的女子,多少聽出徐王妃後面的話在拐著彎打聽自家女兒,她笑笑便推脫過去了。徐王妃見狀也不堅持,左右婚已經賜了,不管這位華姑娘是真丑還是假丑,事情也已是定局,多說無意。

    等徐王妃離開后,華夕菀才從後面走了出來,盧氏對她道:「皇家人說話都是這個樣子,各個舌綻蓮花,每一句話都好聽,可你不知道他們那句話里藏著陷阱。我今日讓你躲在後面聽,不是想讓你知道顯郡王府有多富貴,而是讓你明白皇家人究竟是什麼樣的。」

    華夕菀看著長長的聘禮單子,半晌后才不咸不淡道:「顯郡王……果然如傳聞般是個體貼人。」這事只要傳出去,京中誰不會贊顯郡王厚道,這般豐厚的聘禮,就連去年盛郡王娶何太師孫女時都沒有這麼大的陣仗。

    若是以後他們之間感情不睦,恐怕別人也只會說她相貌粗鄙又善妒,糟蹋了這麼好的一個男人。

    盧氏見她神情不喜不怒,以為她因為出嫁而不高興,便勸慰道:「日後受了什麼委屈,你還有我們以及兩個哥哥,我們侯府雖比不上郡王府顯赫,但顯郡王總歸不敢把事情做得太過。」

    「母親,您想到哪裡去了,」華夕菀摸了摸鬢邊的步搖,露出笑意,「女兒也不是隨意就吃虧的性子,您老就放心吧。」

    盧氏點了點頭,身為母親她也是知道自家女兒性子的,所以最後也只是嘆了口氣,轉而道:「這些日子你跟著教養嬤嬤好好了解一下皇家的事情,皇室沒有什麼簡單人,你多了解一些有好處。」

    華夕菀點了點頭,見盧氏還有事,便拜別她出了正院,回到自己院子跟著嬤嬤學了一些宮廷禮儀,用過午飯後便照舊開始雷打不動的午睡。

    天大地大的事情,憂慮也沒有用,船到橋頭自然直。

    啟隆二十八年三月二十八,宜嫁娶,宜搬遷。

    儘管喜歡睡懶覺,華夕菀當天也不得不一大早就起床梳妝,換上龍鳳呈祥吉服,看著身邊忙來忙去的丫鬟婆子,她反而成了最清閑的一個人。

    屋內還點著燈,門窗上也早貼上了囍字,就連丫鬟們也為了寓意吉祥,把衣服首飾換成了喜慶的顏色。

    就在這時,盧氏親手端著一碗花生湯圓過來,眼眶微紅道:「圓圓滿滿,順順利利。」

    華夕菀接過盧氏手裡的湯圓,又看了眼華氏身後的大哥大嫂二哥,眼眶微酸的笑著:「辛苦母親了。」

    女子出嫁當,由家裡長輩親手煮一碗寓意吉祥的東西,然後由平輩或者晚輩陪同著吃完,代表著娘家對出嫁女的祝福,也是在告訴出嫁女,娘家永遠是她的後盾。這個風俗在世家已經很少見了,又或者說,很多世家為了家族的利益,許不下這個承諾。可是現如今,她的父母與兄長,卻給了她一個世家本不該輕易許下的諾言,她何其有幸。

    花生芝麻湯圓有些甜膩,但卻一直甜到了華夕菀的心頭,她眨了眨眼,發現自己視線有些模糊。

    吃完湯圓,由全福婦人替華夕菀補好妝,然後開始綰髮,戴上鳳冠那一刻,華夕菀覺得自己頭頂一沉,然後就聽全福婦人開始說起吉祥話。

    全福婦人高氏在京中也是有身份的人,若不是礙於與義安候府的情誼,是不願意來做這個全福婦人的,畢竟她也聽過京中那些傳聞,實在不想摻合到這些事裡面。

    誰知見到華夕菀真容后,高氏才明白什麼叫耳聽為虛,有這等容貌若是還被稱為無鹽女,那麼這世間就沒有好看的女人了。義安候府的人可真坐得住,外面話都傳成那樣了,也不見他們去澄清,不過想想華夕菀的容貌,她也不得不承認,現在這種情況反而對華夕菀更好。

    等到外面鞭炮聲響起時,全福婦人頂著華家人不舍的眼神,道了一聲喜,然後給華夕菀戴上了蓋頭。

    蓋頭遮上后,眼前只剩下一片紅,華夕菀微微低頭,看到了幾步開外盧氏的繡花鞋,她似乎朝自己這邊走了兩步,最終也只是不舍的退回了原位。

    「郡王妃,請起。」

    「一步起,榮華富貴必相倚。」

    盧氏掩著嘴用手絹擦著眼角,不想讓女兒發現自己掉了淚,只是那股不舍之情,卻怎麼掩飾不住。

    「兩步走,長命百歲不必愁。」

    華夕菀的頭朝盧氏方向偏了偏,雖然隔著蓋頭,但是屋內眾人都知道,她想看的人一定是盧氏。

    「三步行,兒女雙全孫繞膝。」

    雖然看不見前面的路,但是華夕菀被全福婦人扶著,一步步走得很穩,然後在門口處站定,聽著外面的喧鬧聲漸漸靠近,然後就聽見了顯郡王的聲音。

    「子陵拜見娘子,請娘子上轎。」

    顯郡王名曰晏晉丘,表字子陵,顯親王之子,四年前顯親王病逝,晏晉丘降級繼承王位。傳聞此人容貌出眾,溫文爾雅,是難得的好男人。

    晏晉丘聲音柔和好聽,但是蓋頭下的華夕菀面上半點表情也無。在晏晉丘恭請三次后,華夕菀的大哥華長葆開了門,與晏晉丘互相作揖后,華夕菀由二哥華定榮背著,讓全福婦人扶著手出了房門。

    陪同晏晉丘來請新娘子的皇室子弟笑鬧著說新娘子出來了,熱熱鬧鬧的把新娘子簇擁著出了府,那熱情勁兒半點都沒有受外面傳言的影響。

    等到嫁妝一擔一擔的從侯府抬出來,圍在街邊看熱鬧的眾人有些咂舌,他們都聽說過義安候府上疼愛閨女,可沒有想到竟是這般疼愛法,瞧這架勢只怕第一擔嫁妝已經進了王府,最後一擔還沒有出侯府的大門。

    也有人覺得義安候府給顯郡王妃準備這麼多的嫁妝,是為了給她壯底氣,畢竟相貌已經不太好了,若是嫁妝再不豐厚點,那在皇家豈不是更加讓人瞧不起了嗎?

    反正不管怎麼說,女人手裡金銀多一些,底氣也要足一些。所以一些看熱鬧的婦人們有些艷羨,不管人家顯郡王妃長得多難看,可是有這麼一個好娘家,那就是一輩子的福氣,那是多少女人求都求不來的。

    這麼一想,眾人又看向騎在高頭駿馬背上春風得意的顯郡王,那滿臉興奮的表情彷彿他娶的不是無鹽女,而是一個九天玄女。見到此情此景,眾人再度嘆息,不愧是顯郡王,這心性真不是他們能比得上的。

    雙頂花轎圍著京城主道繞了一圈,在一陣恭喜聲中,終於到了郡王府大門外。華夕菀聽著轎子外噼里啪啦的鞭炮聲,覺得耳朵都快被震得聽不見了。

    當轎簾被掀開,她被人背起來后,才發現背她的人似乎並不是喜娘,而更像是一個男人。

    「娘子,我們進門了。」

    背她的人是晏晉丘,華夕菀勾了勾唇角,沒有說話,只是用指尖輕輕撓了一下對方的肩頭,表示自己聽見了。

    聽著四周誇讚顯郡王深情體貼的話,華夕菀嘴角的笑意越加明顯。是啊,多好的男人,不嫌棄妻子相貌醜陋,甚至因為擔心她被人瞧不起,親自背她下花轎,真是貼心得讓人感動到哭。

    她若真是相貌醜陋,又沒有多活一輩子,恐怕只憑晏晉丘此舉,便已是對他芳心暗付,深情不移。

    進了王府大門,晏晉丘放下華夕菀,從喜娘手裡接過紅綾,一頭自己緊緊握住,一頭放到了華夕菀手裡,然後小心翼翼的引著華夕菀往裡走。

    跨過一道又一道的門,轉過一條又一條的迴廊,聽著一句句的吉祥話,蓋頭下的華夕菀面色越來越淡漠,等走到正堂準備拜天地時,已經恢復了平靜的表情。

    皇帝派來的使者念完賞賜旨意后,拜天地才真正開始。一拜天地,三鞠躬。二拜父母,三鞠躬。夫妻對拜,三鞠躬。

    被郡王府請來的全福婦人扶到新房裡休息后,其他無關人都退了下去,只剩下華夕菀身邊四個貼身丫鬟陪著她。

    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靠在床頭,華夕菀知道肯定有人守著門,所以沒有開口說話,只是掩著嘴角打了一個哈欠開始閉目養神,等著還在外面被灌酒的新郎來揭蓋頭。

    晏晉丘平日里人緣不錯,被人灌了一圈酒後便被放過了,原本想來鬧洞房的年輕一輩想起外面那些傳言,怕他難堪,便沒有吵著要來看新娘子,最後陪他去新房的只有喜娘以及幾位兒女雙全的長輩。

    他推開虛掩的新房門,就見華氏端莊的坐在床上,從外形上看是個很婀娜的女子。四個漂亮的陪房大丫頭左右各站了兩個,見到他進來,齊齊朝他徐徐福身,姿態優雅,可見侯府把她們調/教得很好。

    相貌普通卻敢選四個漂亮的丫鬟在身邊伺候,這個華氏倒是好心態。

    「顯郡王,請揭蓋頭。」喜娘見顯郡王盯著新娘子瞧,便笑著雙手遞上喜秤。

    接過喜秤,晏晉丘走到華夕菀身邊,伸出的手微微頓了一下,然後毫不猶豫的快速的掀開了蓋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