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八寶妝 » 第1章 華府有懶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八寶妝 - 第1章 華府有懶女字體大小: A+
     

    冬去春來,義安侯府的一等丫鬟們換下厚重的棉襖,穿上了嫩綠的束腰裙,讓整個侯府顯得生機勃勃,滿滿透著春天的氣息。

    碧紗帳中,錦被高高的隆起,裡面的人彷彿經歷很久的掙扎才從被子里伸出一隻白皙的手臂。候在紗帳外的幾個丫鬟一喜,以為床上的人就要起床時,就見那手臂在床沿邊摸了摸,又縮回了被子里。

    「姑娘,已經辰時三刻了。」白夏確定床上的人沒有起床的意思后,微微一個福身,聲音中帶著笑意道,「夫人昨日早早便吩咐過您要早起,說是香螺閣的裁縫要來給您量身做春裝呢。」

    「半月前府上制衣房的人不是才給我做了好幾身嗎?」床上的人抱著被子坐起身,青絲隨著她的動作傾瀉而下,儘管沒有來得及梳理,但仍舊順滑如絲。

    站在白夏身邊的紅纓上前替她打起紗帳帘子,笑著解釋道:「夫人說了,香螺閣的衣料雖不是頂級,但是勝在手藝精巧,做幾身衣服也不打緊。」

    華夕菀從床上起身,由幾個丫鬟伺候著凈面漱口,坐到鏡前左手掩著嘴角打了一個哈欠,用右手托著腮懶洋洋道:「都說春眠不覺曉,莫把睡眠辜負了,白夏你這是擾我清夢。」

    「白夏給姑娘道罪了,」白夏放下手中的木梳朝華夕菀彎了彎膝,臉上的笑意卻沒退:「您可別惱。」

    身邊四個大丫鬟都是跟在自己身邊好幾年的,華夕菀知道她們不是擅作主張的人,料想上午還有別的事,母親才會讓她們早早把自己喚醒,於是勾了勾手指,示意白夏起身後,便繼續托著腮由著幾個丫鬟伺候著自己梳妝。

    幾個丫鬟心知自家姑娘是能少說一句算一句的懶散性子,七手八腳的為她梳妝后,然後捧出幾盒釵環首飾供華夕菀挑選。

    華夕菀伸出手指點了幾樣,起身由丫鬟們伺候著換好衣服,從紅纓手裡取過眉黛描好眉尾,懶懶道:「走吧。」

    出了小院,華夕菀帶著幾個丫鬟到了正院,一進門就見自己的母親盧氏拿著長長的單子翻看,似乎嫌單子上的東西不夠多,還不斷的讓身邊人記下要添什麼東西進去。

    「女兒給母親道安,昨夜睡得可好?」華夕菀笑吟吟的走近盧氏,還沒福下/身,就被盧氏身邊最得用的丫鬟扶住了。

    見到華夕菀進來,盧氏把單子放到一邊,起身走到華夕菀身邊,伸手摸了摸她的掌心,確認是溫熱的后才放下心:「雖是開了春,不過女兒家還是要注意別受了寒,日後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扶著母親坐下,華夕菀笑著道:「母親放心吧,我定不會讓你擔心的。」

    盧氏嘆了一口氣,繼而又恨道:「若不是三房那些人,當年你又怎麼會生那麼大一場病。想到他們,我這心頭就堵得慌。」盧氏祖上是從武之家,這兩代雖出了幾個文官,但是家族裡的姑娘性格仍舊比一般女人潑辣。偏偏當年還是義安候府世子的華和晟眼巴巴把她求娶回來,頂了二十餘年懼內的名聲,也沒有納過一個妾。

    見母親動怒,華夕菀端了一杯茶放到盧氏面前:「母親您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豈不是降了自己的身份?」她父親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後面一弟一妹由繼夫人所出,所以他們一家現在與二叔比較親近,其他兩家不過是面子情。

    「倒也是,那副跳樑小丑的做派,讓我瞧著便覺得臉紅,」盧氏端起女兒送上來的茶,氣消了一大半,嗤笑一聲道,「他們整日在外說些亂七八糟的傳言,以為這樣就能顯出他們一房的能耐,豈知人在做,天在看,誰該有誰沒有,老天爺心裡都清清楚楚呢。」

    華夕菀面上的笑意稍淡,隨即換上略羞澀的表情:「母親,您說什麼呢。」

    「罷罷,我們不提這事,」盧氏見女兒已經羞惱起來,便笑著取過剛才正在看的單子,「皇上賜婚旨意來得突然,好在幾年前我已經開始為你備著了,不然就要委屈到我兒了。」

    在單子上掃了一眼,華夕菀頓時明白母親剛才看的是什麼了,當下也不繼續看單子,轉而道:「母親不是說有人來給我量尺寸制衣服?」以往也沒見母親讓外面的人來給她量尺寸,這次怎麼會讓她見外面制衣坊的人?

    「不過是外面的制衣坊,哪能讓他們來近你的身,我已經讓下人把尺寸告訴他們了,等下我帶你去給老太太請安。」作為母親,盧氏怎麼會沒看出女兒對聖上這個賜婚並沒有感到多高興,不過如今聖旨已下,說什麼都沒有用。

    顯郡王雖然是皇族身份貴重,容貌才華也出眾,是京中很多貴女心中理想的夫君首選,可是在盧氏心中,這樣的人恰恰不適合做自家女兒的夫婿。暫且不說那等人家背後有多少說不得的事,就說顯郡王這樣俊俏的男人,太容易勾女孩家的心思,女兒嫁給這樣的男人,太熬心。

    她今日不過是借這個理由讓女兒早起,去三房那裡給老太太請安罷了。

    他們大房與老太太並不親近,倒不是因為義安候不孝順,而是由於這位老太太是老侯爺的續弦,大房與二房乃是原配所出,老侯爺過世后,三兄弟就分了家。大房二房跟老太太不過是面上的情分,要說有多少母子情,就算別人信他們也是不信的。

    當年華和晟與盧氏成親后,這位老太太在中間也做了些讓人不太高興的事情,盧氏不是唯唯諾諾的主兒,讓老太太沒臉幾次后,老太太就收斂了態度,盧氏也沒有得理不饒人,這些年一直維持著面上情分,不過確實怎麼也親近不起來了。

    華夕菀多少知道一些上輩的恩恩怨怨,不過鑒於自己母親彪悍的性子,就算等她嫁出去,也不用擔心老太太與三房的人能欺到母親頭上去。更何況她上面還有兩個爭氣的哥哥,義安候府怎麼也不會落到後繼無人的地步。

    老太太跟著三房的人住在一起,所以每次去給老太太請安,義安候府都要準備轎子,沿著東街往西走上兩三刻時間才到三房府上。

    隔著轎子聽著外面販夫走卒的叫賣聲,華夕菀微微撩起轎窗,見太陽已經出來,陽光有些刺眼,當下便放下轎窗帘子,閉著眼睛養神。上輩子她做演員的時候沒日沒夜的拍戲,累死累活也沒有混到一線大咖的地位,這輩子成了豪門小姐,若是再不享受,那可真是白活一遭了。

    義安候府的轎子過去后,路邊有人開始談論這是誰家過去了,那八寶琉璃轎子可真漂亮。

    「京城中家中女眷能用這種轎子的,能有幾家?」一位路人指了指東街兩頭,然後挑了挑眉,談論的眾人頓時露出恍然並有些複雜的表情。

    傳聞義安候府的夫人頗為彪悍,不過在京中平民中名聲倒不錯,因為這位侯爺夫人平日里為貧民布施饋銀做的不少,加上娘家盧氏一族行事厚道,所以儘管這位夫人彪悍名聲傳出,倒也沒有誰說她有多不好。

    「只可惜啊……」說話的人搖了搖頭,沒有把剩下的話說出來,只可惜這位夫人生的女兒不如三房的爭氣,三房華舉人雖然不及兩個哥哥在朝堂上有建樹,但是得的一個女兒才貌雙全,不知得了多少稱讚。反而這位侯府小姐從未出門遊玩,甚至連京中各種聚會都不怎麼參加。雖然侯府的人說是因為他們家姑娘體弱,可是誰也沒見過侯府找過什麼名醫。

    所以一來二去,大家都猜測侯府這位嫡小姐約莫是相貌太過平庸,怕別人笑話才不願意見人,但又擔心別人懷疑,才找了一個體弱的借口。

    不過儘管外面很多人知道這位侯府小姐貌若無鹽,可是架不住人家命好,竟然由聖上賜婚於顯郡王。此事不知羨煞了多少閨閣女子,以至於不少人都為顯郡王感到可惜。以顯郡王的才華容貌,王妃應該是位才貌雙全的賢德女子,怎麼會是一個母親彪悍的無顏女?

    可是不管外面的人怎麼傳,義安候府也不曾搭理過這些傳言,彷彿這些傳言的主角不是自家姑娘,而是不相干的外人。這般態度倒是讓不少人止了嘲笑的心思,頂多為義安候府嘆息一聲而已。

    就在華夕菀快要睡著的時候,就感覺轎子停了下來,然後就聽到了白夏請她下轎子的聲音。

    轎簾被紅纓打了起來,華夕菀把手遞給白夏,出了轎子跟在盧氏身後朝主屋走去。還沒進大門,就有丫鬟婆子圍了上來,打的打帘子,捧的捧茶,又有人上來見禮,看得華夕菀眼暈。

    「大嫂來了,快快請進,老太太正盼著呢,」華三爺的夫人姚氏笑著從屋內大步走出,先是對盧氏福了福身,才親親熱熱的攜了盧氏的手,看著一邊的華夕菀道,「三姑娘也快快進來。」

    盧氏不著痕迹的把手從姚氏手裡抽了出來,端著笑意道:「勞弟妹親自來迎,我們家姑娘體弱,來得晚了些,你別介意。」

    姚氏一邊笑著說無礙,一邊引著他們進了屋,只是笑意中帶了點難以察覺的尷尬,但是見盧氏落座后,她仍是親手端了茶奉到盧氏手上。

    「多謝弟妹,」盧氏客氣的頷首,然後對坐在上首的老太太道:「老太太近日身體可好?」

    「好,都好,」老太太笑著點頭,然後看向安安靜靜坐在一邊的華夕菀道,「三丫頭近來是越長越標誌,讓我這個老太婆瞧著都捨不得她嫁出去了。」

    老太太對盧氏與華和晟兩人感覺雖是淡淡,但是對華夕菀這個孫女卻沒有什麼偏見,好歹是自己丈夫的孫女。親近的態度雖比不上自己兒子膝下的華楚雨,但是比之二房所出的華依柳倒是要親熱不少。

    畢竟長得這般標誌的姑娘,老太太還真沒在哪家見過。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她年紀大了,自然對年輕漂亮丫頭沒有什麼嫉妒之心,剩下的反而是欣賞之意了。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