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1790章:漢旗天下(180)幡然醒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1790章:漢旗天下(180)幡然醒悟字體大小: A+
     

    蔣家權微笑著替田單倒了一杯熱茶,自己也捧上一杯,坐回到椅上,將裘前扯得更緊了一些,初春的溫度還是那些凍人,外頭的積雪仍然沒有化去,人老了,總是有些怕冷。

    田遠程卻覺得更冷一些,對面這個老頭兒的眼光,雖然帶著笑,但卻讓他卻得極冷。

    「你覺得現在的大漢不好?」蔣家權問道。

    田遠程搖了搖頭。

    「我也覺得,你不會覺得現在的大漢不好,因為不是大漢現行的政策,以你的身份,是斷然來可能再度踏上政壇,並能執掌一地的。」蔣家權點頭道:「讓我來猜一猜你的心思,遠程啊,其實你對齊國的覆滅,至今仍是心有不甘,或者你會覺得這其中有太多的因素,比方說你弟弟的突然反叛,比方說高遠深謀遠慮,在很多年前便埋下了白羽程這個伏筆,比方說楚人當時的趁火打劫,你覺得如果不是這些,以你的才能,齊國是絕不會如此輕易地倒下的。所以,你心有不甘對不對?」

    田遠程低下頭,臉上的神色既有憤慨,也有茫然。

    「你來到了大雁湖畔,你精研漢國律法,你找了重新步入政壇的機會,你成功了,你成為了大雁郡的郡首,而且還是這裡的百姓投票將你選上來的。」蔣家權笑了起來,「真要論起對大漢現行國策的見解深度,只怕許多朝廷大員都及不上你,不過你研究他,學習他,並不是為了更好的為他服務,而是想要找到契機,推翻他,我說得是不是?」

    田遠程點了點頭:「蔣老說得是,田某是存了這個心的。」

    「你找了機會?」

    「原以為是一個機會。現在看起來,是我錯誤地估計了漢王,我興風作浪,與荀休一唱一合,利用何大友這樣一些人來勸說高遠登位,自號皇帝,想促使他將權力收攏到手中,其實這樣做,在大漢是有很多人贊成的,比方說軍隊。如果成功的話。那我就算成功了第一步。」田遠程抬起了頭。

    「一旦權力被極大的收歸到中央,地方上則必然有諸多不便,而大漢各地,包括他們的百姓,都是自由慣了的,這第一步,只是埋下不滿的種子,或才在短時間內不會爆發,但種子既然種下。總是會生根發芽的。」

    「漢王一地以來倡導著自由,權利,他治下的百姓也正是在他的領導之下開始有了這樣的覺悟,或者終他一生。漢國並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以後,就說不定了,下一代皇帝沒有漢王這樣艱苦創業的經歷。也肯定不會具有他這樣的大胸襟,大氣魄,到時候。如果又有絕大的權力在手,那便極有可能生變。這才是我盼望的機會。」

    「你比高遠的年紀還要大,你等得到那個時候嗎?」蔣家權笑道。「就算真像你說得那樣!」

    「種子灑下,生根發芽,開花結果,至於我是不是能吃到這顆果子的人,我並不在乎。」田遠程嘆息道:「只是我仍然低估了漢王,他的確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君王,這一次,我又輸得體無完膚。」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呢?」蔣家權問道。

    「我已經將大雁郡的政事該安排的都安排了,近期不會生出什麼亂子,這一次,我是專門回來向老父告別的,我想,曹天賜應當已經在路上了吧?」田遠程突然笑了起來,「我不會跑,更不會自殺,我會沐浴更衣,靜等曹天賜來抓我上京,我只是想再見高遠一面,想與他深談一次,我想了解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此,死亦無憾矣。」

    蔣家權搖搖頭,回著田單:「老田,你這個兒子,要說還真是一個人才,我剛來這裡的時候,他經常往我這裡跑,與我探討我大漢國策,我還當他已經將自己看做了一個真正的漢人,想要為百姓真正的作些事情,卻真是沒有想到,他的真正心思在這裡。」

    「還望蔣公周全。」田單苦笑,「我就這麼一個兒子了,不想再沒了,只要能保住命就好,以後我一定將他關在家裡,好好反省。」

    蔣家權大笑起來:「老田你言重了。遠程,你知道嗎?你在大漢現在可也算是大名鼎鼎,當然,我說得不是這一檔子事兒,而是你在大雁郡的所作所為,你知道首輔選舉嗎?嚴聖浩年齡所限,只可能做這一屆了,下一屆你覺得會是誰?」

    「應當是吳起吧,上一次他便只以微弱的差距當選,這一次為了做出政績,他與孫曉聯手,推出了三縱三橫交通網,如果讓他做成功了,他的首輔之位便是板上釘釘。」

    「你說得不錯,但你知道,吳起並不是高枕無憂,他將有幾個人視作他到時竟選的強勁對手,你知道他們都是誰嗎?」蔣家權問道。

    「總不會有我吧?」田遠程自嘲地反問道。

    「你說得對,其中一個就是你。」蔣家權正色道:「他將你,還有遼東的方殊視為最為強勁的對手。你這一回搞了這麼一出,我想吳起定然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他只需要對付方殊羅!」

    「這怎麼可能?」田遠程訝然:「像我這樣的人,能做到一地郡首,已經是大大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漢王,不,現在應當稱呼為皇帝陛下了,怎麼可能容許我去竟選首輔一職?」

    「所以說,你對大漢的律法,還沒有做到真正的精通,也還沒有真正的看懂高遠這個人。」蔣家權道:「在高遠的心裡,天下一家,現在沒有燕人齊人楚人趙人魏人之分,只有一種人,漢人,你田遠程能管好大雁郡,能讓大雁郡在天下諸郡之中出類拔萃,你在齊魯之地有著深厚的根基,你有著強大的政治資本,那麼,為什麼不能去竟選首輔呢?只要你是一心為了大漢子民著想。」

    「你想得只是齊人,齊國,可高遠想得卻是天下萬民。這就是你與他最大的差距。」

    聽著蔣家權的話,田遠程苦笑不已。

    「你是不是覺得你錯過了一個更好的機會?如果你這樣想,那你更錯了,首輔,只不過是管理這個國家的一個人而已,根本不可能做到為所欲為,大議會便是鉗制首輔的最大利器,別說是你了,便是我當年,也常常被他們弄得狼狽不堪,皇帝陛下設定的這個政治制度,就是要將人治的因素壓到最低,沒有人能為所欲為,原本他是可以的,可是他捨棄了,不但他捨棄了,他將以後的障礙也掃除得乾乾淨淨。如果說他在世之時,還會對漢國政壇擁著著強大的影響力,但自他以後,將再無任何一個皇帝會做到這一點。正如他所言,皇帝,將只是大漢的象徵,是大漢的圖騰而已。」

    「田遠程,你放心地去做你的大雁郡郡首吧,曹天賜不會來,沒有人會來抓你。」蔣家權道:「你做了什麼呢?勸漢王加皇帝尊號?勸皇帝收攏勸力在一人之手?大漢沒有這個罪名,雖然你的確用心險惡,但我們大漢沒有誅心這一條律例。」蔣家權伸出一隻手,點著田遠程:「回去好好的想一想,究竟該怎麼做吧?」

    「您是說,漢王不會追究?」田遠程瞠目結舌地看著蔣家權。

    「我想你一定熟讀過大漢的律法,甚至比我更清楚。」蔣家權道:「法無禁止則可行,或者在很多人看來,你這麼做,還是對漢王的一片忠心呢,田遠程,將你的聰明才智用到為百姓謀福利之上吧,就像你以前所做的那樣,你有能力,有智慧,只要你真正的將自己視作一個漢人,一個能為百姓創造福祉的人,或者在將來的史書之上,你不是僅僅以齊國曾經的執政者而被錄入史冊,而是以另一個身份。」

    田遠程霍地站了起來,向著蔣家權深深一揖到地,「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遠程受教了!遠程告辭了!」

    轉身,田遠程大步而去。

    「蔣公,遠程他真會沒有事,皇帝陛下當真不會追究?」田單還是有些不放心,追問道。

    「高遠的心思,我最懂,你放心吧,不會有任何事情,高遠會當作完全不知道這一回事,或者,這一次的鬧劇,反而讓他找到了一個契機,徹底地將他所嚮往的那個社會制度定下型來,以前他一直自嘲自己弄了一個四不象的玩意兒。這一次,我想他得償所願了。」蔣家權站起身來,走到田單的身後,推起田單的輪椅,向外走去。

    「走吧,我們兩個老傢伙出去轉一轉,吹吹風,我們可得多活幾年,看一看高遠在我耳邊念了十幾年的理想制度,究竟會為大漢帶來什麼?」

    輪椅吱吱喀喀地輾壓著積雪,蔣家權有些驚喜的發現,在一些地方,一些青草居然已經頑強地透過了雪層,從內里鑽了出來。

    「老田,現在的大漢,就像這些小苗兒,雖然已經破繭而出,但他還需要我們所有人去用心地呵護,保護他茁壯成長,直到他長成參天大樹,反過來又為我們的後人遮風擋雨啊!」(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輪回樂園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
    我有超體U盤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