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1787章:漢旗天下(177)演講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1787章:漢旗天下(177)演講上字體大小: A+
     

    薊城處在亢奮當中。隨著各地地方長官的奏摺抵達,軍方重將的奏章也一個接著一個的送到了宮裡,相比於地方上那些文官的些許矜持,軍方將領們的奏摺大都是**裸的了。在軍隊看來,這事兒啊,本來就該是這樣。他們對於大議會之類的部門把持大權,早就已經不爽很久了,軍費,需要得到他們的批准,對外發動戰爭,需要他們的批准,擴軍,需要他們的批准,裁軍,也還要他們的批准。如果所有的權力集中在王上的手中,由王上一言而決,豈不是爽利得多。跟著高遠打天下的這批將軍,對於這件事情,倒是樂見其成。

    讓高遠感到欣慰的是,薊城綜合大學這一次卻保持了沉默。

    高遠乾脆還管外邊的喧囂,將自己整個關在書房之中,一連幾天奮筆疾書,連何衛遠都被趕在書房之外不許踏進去半步。

    十數天之後,年關的頭幾天,曹天賜再一次踏進了高遠的書房。

    「查到了什麼?」高遠抬起頭,看著曹天賜兩個黑黑的眼圈,問道。

    自己拖了一把椅子坐到高遠的面前,曹天賜看著高遠:「王上,說出來你真不會相信,這事兒背後的推動者是誰?」

    「甭跟我賣關子,我怒著呢!」高遠哼道。

    「荀休荀大人,還有一個是遠在大雁郡的大雁郡守田遠程。」曹天賜咽了一口唾沫,看著高遠道。

    果然,高遠怔住了,看著曹天賜半晌,才道:「荀休荀老爺子一直抱著他的那套學說不放,認為只有建立中央集權。寄希望於明君英主,他在後頭搞這些我還相信,那田遠程是現在制度的受益者,他有什麼理由來推動這個?要知道,如果不是我們大漢的這一套制度,他豈能有再度踏上政壇施展手腳的機會?」

    「王上。我豈敢搞黑獄,冤枉人。」曹天賜道:「事情就是這樣的,何衛遠將您的那些故事講給何大友聽,何大友又講給了積石郡的大議員們聽,然後這些故事便被擴散出去,便被有心人加以利用了,何大友這個笨蛋被人利用了,我去找過他之後,這傢伙嚇得病倒了。古麗又不在家,現在何衛遠何衛高兩個人的媳婦兒在哪裡照料呢!」

    「我說這兩天何衛遠欲言又止呢!」高遠哼了一聲。「荀老爺子賊心不死啊,都七老八十的人了,還搞東搞西,學術之爭,當真是不死不休啊。」

    「田遠程卻志不在此呢,王上,這個人怎麼處置?」曹天賜淡淡地問道:「要不是我們出手?此人現在是我大漢封疆大吏。在民間又影響很大,身後現在聚集了一大批的舊權貴。尤以原齊國以及剛剛被我們拿下的楚國權貴居多,雖然他們行動隱秘,但真想瞞過我們還是不可能的,只是先前我們萬萬沒有想到始作俑者竟然會是他。明著動手是不行的,暗地裡悄悄地做了他,保證沒有一絲蹤跡。」

    「暗殺?」高遠瞪了一眼曹天賜:「天賜。這樣的念頭,你最好永遠也不要動。我不喜歡這種作法。用這種手段去解政治爭端的對手,永遠是最下作,也是最沒有用的方法,這隻會激勵起更多的人起來反對。」

    「那就乾脆直接逮捕。」曹天賜發狠道。

    高遠笑了起來:「以什麼罪名?從表面上看來。這件事就是一起對國君忠心耿耿的表現啊?隱藏在華麗外衣下的東西,有多少人能看懂?」

    「難道就這樣算了?可這件事情總要有個解決的辦法啊!」曹天賜有些急了眼兒。

    「光明正大的解決,他們不是說我德兼三皇,功壓五帝么,啊,這件事情,我還就要利用的我聲望,一併將其解決了,讓這些人就此死了這條心,我絕不會允許歷史開倒車的,文明的旅程一旦起動,便只能向前,在他還沒有起速的時候,我再來推上一把,直到他滾滾向前,再也無人可以阻擋。」

    「王上,不管您做什麼,天賜必定追隨。」曹天賜表態道。

    高遠笑著看著對方:「天賜,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真想做那個勸進書上的那個位置,收攏權力,你亦會成為這天下最有權力的那一個人?」

    曹天賜輕輕地道:「王上,我……」

    高遠卻擺擺手,「你不用說了,我清楚你的想法,你這個位置太過重要了,也知道得太多,從史書上來看,這樣的人,在改朝換代之後,往往是沒有好下場的,你說我猜得對不對?」

    「師傅,我……」曹天賜一下子紅了臉。

    「沒什麼!」高遠拍拍他的肩,「所以我們要改變這種節奏,人可以換,政策不能變。不能搞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這種法子。」

    曹天賜無言的點點頭。

    「這件事的背後,你確認沒有軍方的人參與?」

    「沒有,軍方不過是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大喜過望,他們倒希望擺脫大議會的桎梏,所以往大火之上澆油了,那些好戰的傢伙,現在********都在準備著對秦戰爭,那裡有這個心思來搞這些人鬼魅勾當。」

    「我們的制度雖然一步步確立起來了,但是很多人的思想並沒有跟上,他們享受著新制度的好處,卻又望著舊制度的特權,這是要不得的。」高遠道:「這一次,我要徹底打破他們的僥倖心理,不破不立,是到了該給某些老頑固們一個當頭一棒的時候了。」

    大年三十的晚上,本來應當是合家團聚,祭祖守歲的時候,但薊城卻在歡呼之中隱隱地透著一股焦急,一種希翼,因為今天,大漢之王高遠將在大議院發表講話,對這一段時間內席捲全國的勸進一事做出表態,進入議會大樓的,不僅有在薊城的所有大議員,更有政府各部首腦,地方有德之士,更有大漢周報,薊城晚報的專業記者。

    周玉坐在一個較為偏僻的角落裡,靜靜地注視著二樓之上那個仍然空著的位置,一會兒之後,高遠便將出現在哪裡,對這一起事件做出答覆。

    平日聚集數百人的大廳,今天擠進了近千人,連走廊之上都站滿了人,或許,今天將見證一個嶄新時代的誕生。周玉在心裡想道,勸進書在大漢周報之上刊登之後,他的薊城晚報卻並沒有跟進,因為在他看來,高遠費盡心機,在這些年裡設立了這些機構用來分權,用來一步一步將君王手中的權力分散出去,便絕不會再將他們收攏過來,這裡頭,必然有一些另外的事故,或者是有人在藉此逼宮,高遠不可能妥協。

    而以高遠的威望,一旦他作出決定,必然會成為大漢接下來的堅定不移的國策,這便是開國君主的威望,無人能比。

    人群之中一陣輕微的騷動,周玉的眼中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片刻的寂靜之後,議會大樓里爆發出陣陣歡呼之聲。

    「萬歲,萬歲!」

    「皇帝萬歲!」

    這是高遠回來之後,第一次在公眾面前露面,自從將權力大部分交會給政事堂和大議會之後,高遠極少在公眾面前露面,除開一些重大的節日,一般都呆在他的王宮之中。

    高遠雙手下壓,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

    「諸位,今天是大年夜,卻辛苦諸位趕到了這裡,不能在家與親人團聚,不能祭祖守歲,這是高遠的罪過,在這裡,先向諸位告罪了。」高遠雙手抱拳,微微彎腰。

    「不敢當大王禮!」台下,一片雷鳴般的回應之聲。

    「為什麼要將時間定在大年夜呢,哪是因為,我希望我們的大漢,用一個嶄新的姿態去迎接新的一年。」高遠大聲道,「今年我三十一歲了,十三年前,扶風軍誕生,我們艱難前行,這你們當中,我還能看到一些熟悉的老面孔,我們建立起了征東軍,數年征戰,迎難而上,我們有了我們的國家,大漢王國。為了今天的成就,這些年來,我們在沙場之上戰死了十二萬三千八百一十六人,這是軍部統計出來的數字。十二萬英烈,鑄就了我們大漢今日的輝煌。今天,請讓我們一起,為這些壯烈犧牲的英烈為默哀。」

    高遠深深地彎下腰去。

    大廳之內,所有人都沉默著躬身,大漢軍隊自扶風軍始,基本上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從來沒有人會想到,在無數場勝利之後,戰死的士兵居然多達十數萬之多。

    高遠挺直了身子,看著一雙雙盯著自己的眼睛,「大漢國的建立,是這些英烈用他們的鮮血換來的,是我們所有的大漢國民一起努力換來的,這些年來,我常常想起當年的積石城保衛戰,想起大草原上與秦軍的決戰,這一次次的戰鬥,便是我們大漢百姓奮起抗爭的結果。」

    「現在,我們大漢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果實,明年,我們將還有最後一場大的決戰,我們必勝無疑。大家有信心嗎?」

    「有信心,有信心!」

    「滅秦,一統中原。」

    「大漢一統天下!」

    大廳內,響起無數聲吶喊。

    「是的,我們將獲得勝利,我們將建立起一個大一統的國家,從此以後,我們這片大陸將不再有戰亂,不再有割據,大家都將處在一面旗幟之下。」高遠高高的舉起雙手。「所以,我決定,接受你們的建議,我將成為大漢王國的第一任皇帝。」(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惡魔法則大夏王侯輪回樂園零一隊長
    傲世九重天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我有超體U盤請你留在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