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漢旗天下(166)年前的最後一戰(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漢旗天下(166)年前的最後一戰(中)字體大小: A+
     

    山南郡由秦國設立,秦武烈王在草原之上擊敗匈奴人,將匈奴王庭一舉殲滅之後,草原之上的匈奴人就此成了一盤散沙,而當時的秦人為了集中力量經略中原,不願在廣袤的大草原之上與匈奴人糾纏,因此設立了山南郡,在這裡常駐了一支部隊用以監控草原,一來是防止匈奴殘兵再度搔擾秦國北部,二來也是防備匈奴再度坐大的意思。

    秦國人這一戰略性的放棄大草原,在現在看來,當然是極其錯誤的,因為這給了當時在積石城的高遠以最好的機會侵吞,蠶食匈奴人,結果便是高遠用了數年時間,將匈奴人整合到了當年的征東軍旗下,使得征東軍實力以此猛然澎漲,牢牢地控制住了草原。

    後來為了爭奪山南郡,高遠與秦人之間爆發多次衝突,山南郡也幾度易手,雙方都在這裡損失了自己不少的將領和軍隊,最終在李信,王逍當年的入侵之後,秦軍再度入主,這一次,秦人在這裡駐紮了重兵,加固城牆,而漢軍這個時候也已經強壯得讓人難地撼動,秦人雖然佔了山南郡,但卻再也對大漢不能形成多大的威脅,漢軍便也沒有再度出兵爭奪。

    但是當大漢平滅了這片大陸之上除開秦國所有的國家之後,兵鋒再度指向秦國的時候,山南郡便又成了爭奪的重點。

    拿下山南郡,便打開了進軍秦國北部的大門,漢軍可以從南北兩個方向上對秦國發動進攻。當山南郡的重要性再度凸顯出來的時候,秦人卻發現,他們根本沒有足夠的力量去增援山南郡。

    王長勇出關之時,帶走了山南郡一半駐軍,就此一去不返,現在萬餘人要防守山南郡,不得不說是一個非常沉重的任務。

    這幾年。隨著漢國的強勢崛起,秦國在戰場之上的屢屢失敗,山南郡郡城也在一次次的得到加固,加高,秦人每打一次敗仗,山南郡便會進行一次大規模的升級整修。現在的山南郡比起當年路超在這裡鎮守之時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了。

    從最初的土坯泥牆變成青磚包牆,到現在重新用鋼筋水泥重新構築的外牆,為山南郡城包上了一層厚厚的堅實的殼,即便是漢軍的火炮,也只是在上面擊打出一個個淺坑。而無法鑽透,轟塌他厚實的城牆。

    不過牆體夠結實,城牆之上的建築卻沒有這以牢靠,炮彈落在城牆之上,摧毀了上面的城樓,炸塌了其中的藏兵洞,掀翻了一台台床弩,引燃了無數的擂木,轟飛了一堆堆本來準備用來在漢軍攻城之時砸敵的石頭。城牆之上大火熊熊,哀嚎之聲一片。

    這是山南郡郡守范漳第一次經歷被如此多的火炮攻擊,要不是他的親兵手腳快,這位山南郡的最高長官在第一波轟炸之中。便會隨著倒塌的城樓一齊被埋葬,從而成為有史以來死得最快的防守長官。

    數輪轟炸過後,神經高度緊張的山南郡城官兵卻發現沒有了下文,漢軍並沒有讓他們的步兵在這一時刻發動攻擊。似乎他們也還沒有做好攻城的準備。

    這讓范漳鬆了一口氣,在炮擊停止之後,他開始組織人手清理一片狼藉的城頭。城牆之上大部分的防禦設施都被摧毀了,處處都是斷壁殘垣,受傷的士兵躺在廢墟之中哀聲慘嚎,而廢墟之中,隨處可見在這一輪火炮襲擊之中喪生的士兵的遺體。

    唯一讓范漳感到欣喜的是,山南郡城的主城牆體在炮火的襲擊之下仍然傲然挺立,並沒有遭到太大的破壞。

    城外,賀蘭雄正在召見他的工兵部隊的指揮官和火炮營的指揮官。

    「司令官,根據剛剛火炮匠轟擊,我們可以判斷出,山南郡城的主牆外體是使用鋼筋水泥結構鑄造的一個整體,強度極高,憑藉我們現在的火炮,無法對其造成太大的損害,而使用工兵去破壞牆體,更是不太可能,根本挖不動,而且還要頂著城上敵人的反擊去破壞牆體,這完全是得不償失的事情。」

    「那麼工兵能為我做什麼?」賀蘭雄皺著眉頭問道。

    「司令官,我們只能為您建造更大的,更堅固的攻城樓車,雲梯等物,拿下山南郡城,恐怕是最後還得依靠步兵了。」工兵指揮官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們能為步兵提供數量足夠多的攻城樓車。這裡靠近霍蘭山,木料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我們可以源源不斷地打造攻城器材。」

    「不能造攻城棧道車嗎?」

    工兵指揮搖搖頭:「司令官,山南郡城現在高度太高了,角度太大,騎兵很難在上面發動衝鋒,即便造出來,靠上牆去,守軍也極易防守,他們能利用大的陡角對我們的騎兵造成大量殺傷的。」

    「我,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按你說的,為我們的士兵打造更多的攻城樓城,記住,你們造得越堅固,我們的士兵就會減少傷亡,而你們工兵存在的意義便在於此。」

    「末將會竭盡全力!」工兵指揮官躬身而退。

    賀蘭雄的目光轉向炮兵指揮官:「火炮當真炸不塌這該死的城牆?」

    「是的。」炮兵指揮官點頭道:「整個山南郡城的外牆體是一個整體,鋼筋水泥結構賦予了它人極強的抗破壞力,秦人也捨得下血本,居然將整個牆面構建成了一個整體,而且足夠厚實,實心彈很難對他造成太大的破壞。司令官,我建議,炮兵接下來的主要任務,就是對守城秦軍造成殺傷。並對步兵攻城提供炮火掩護。」

    「從現在開始,炮兵隨時隨地都可以對郡城進行攻擊,目的就是破壞,殺傷。」賀蘭雄站了起來,在大帳里來回踱了幾步,「殺傷敵人,毀壞敵人的防禦設施,最大程度的摧毀敵人的勇氣和意志。使他們生出無可抵抗之感。」

    「末將明白了。」

    「不必在意炮彈的損失。現在整個大漢還在打仗的軍隊只剩下我們一家,其它的都在修整了,後勤物資會滿足供應,就怕你消耗不完。」賀蘭雄微笑道:「這也是你練練你的炮兵的好機會,咱們第三軍區的炮兵比不得第一第二軍區,實戰機會少,這一戰,讓你的炮兵好好練練準頭,明年便能讓他們大顯身手。」

    「是!」炮兵指揮官喜形於色。於他而言,沒有比這更好的消息了,炮兵的炮打得准,光說不練那完全就是一些假把式了,一個好的炮手,有經驗的炮手,那完全是用炮彈喂出來的,第三軍區並不是主力戰區,炮兵實彈演習的機會實在不多。現在以戰代練,不愁彈藥,可是絕無僅有的好機會。

    炮兵指揮官喜滋滋的離去了。賀蘭捷快步走了進來。「司令官,這山南郡城的烏龜殼真硬。」

    「是夠硬,既然砸不破龜殼,咱們就只能直接去砍腦袋了。」賀蘭雄笑道:「阿捷,帶領你的部隊給我修築雪台。距離什麼的,你應當很清楚吧?」

    「雪台?高台滑雪?」賀蘭捷怔了怔,突然明白過來。「你這是要飛過去?」

    「地上爬,天上飛,我還不信山南郡城當真是固若金湯。」賀蘭雄冷笑道。「咱們第三軍區的特色,這一仗可得打出來。」

    炮聲隆隆,每日不定時地響起,城樓之上的秦軍沒有任何的安全感和相對安全的時間點,因為下面的炮擊完全沒有任何規律。零星的炮擊從來沒有停止過,偶爾還會來一次上百門火炮的齊射。好不容易剛剛構建起來的一些防禦設施便在這樣的炮擊之中,一次次被毀於一旦。更要命的是,城牆上的士兵發現對方的火炮打得越來越准,起初的零星炮擊,往往火炮打得不知所謂,除了聽響,並沒有多大的殺傷力,但三天時間過去,也不知挨了多少次轟炸的秦軍發現,那些零星的炮擊,準頭也開始變得嚇人起來了。

    這讓秦軍士兵心喪所死,費心費力把沙炮一個個的扛上城牆,剛剛壘好,幾發炮彈飛來,便被炸得稀亂,一個不好,還得搭上幾條人命,既然如此,還搭個屁啊!士兵們不願再在城牆之上露面,他們寧可窩在城下,反正漢軍也沒有衝上來攻城的意思,誰也不願意爬到城牆之上白白送死。

    而更讓范漳焦慮的是,出現在城外的漢軍攻城樓車越來越多,三天時間,這樣的攻城車已經多達百餘架。這些攻城樓車的高度與城牆平齊,一旦讓他們靠上城牆,後果不堪設想。而更讓他感到不解的是,漢軍在城外用雪築高台,眼看著那些高台一天比一天更高,已經遠遠超出了城牆的高度,而這些高台的後方,還修建了長長的坡道。因為漢軍夜以繼已的炮擊,城上並沒有足夠的反擊措施,竟然眼睜眼地看著這些雪台被一點點修到了距離城牆只有一百多米的地方。

    這樣下去不行,再這樣熬下去,漢軍不用打,秦軍在這樣的壓力之下,自己都會崩潰。

    范漳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先打上一仗,提振一下士氣。(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綠茵傻腰
    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撿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