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漢旗天下(164)叛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漢旗天下(164)叛徒字體大小: A+
     

    周玉陪著王明漫步在薊城的街頭。秦國南部邊軍四萬餘眾放下了武器,現在正分批地由順風車行承運,穿越大漢國境,向著新秦境內進發。而作為這支軍隊的首領,王明則被邀請到薊城作客。但王明沒有接受官方的邀請,卻答應了老長官周玉,特意到薊城周玉家作客。

    城外仍然是冰天雪地,但城內,卻沒有多少積雪,街道之上被打掃得乾乾淨淨,在一些地方,還能看到情趣各異的雪人以及用雪壘成的各式各樣的小動物,為城市憑添了幾分意趣。

    王明是第一次來到薊城,薊城之大,讓他大為震驚,這座大漢的國都並沒有城牆,四通八達的寬闊馬路將城市分割成了整整齊齊的一個個方塊,整齊而有序,寬闊的馬路之上用油漆划著分道線,高大的樹木又將行人與車輛馬匹的道路區分開來,來往行人各行一邊,雖然街上人極多,但卻沒有出現過擁堵的現象。

    「在薊城,遵循行人靠右的規則。」周玉笑道:「起初來時,我也不太習慣,覺得這薊城連走路走哪邊也要管,當真是豈有此理,但在這裡呆了一段時間之後,才察覺到其中的妙處,別看薊城很大,但現在這裡是整個天下的中心,人流量之大,讓人嘆為觀止,如果不規定一個走路的規矩,只怕這街道每日便要堵得水泄不通了。」

    王明點點頭,「能看出來,周兄,那些站在十字路口的黑衣制服的都是些什麼人?我看來往行人車輛都服從他們的指揮嘛!」

    「哦,那便是薊城的警察啦!」周玉笑道:「薊城的警察局下設了不同的門類,有專門負責治安的,喏,前方排隊走來的三個人。腰裡掛著棍子,脖子上掛著哨子的這種就是負責治安的,他們每日巡邏大街小巷,負責城市治安,剛剛我們在十字路口看到的那一些被稱做交通警察,專門負責指揮交通的,如果你在薊城呆久了,就能分辯出他們來,他們的制服雖然是一樣的,但肩章不一樣。交通警察的肩章之上是一輛馬車,而治安警察的肩章上則是一柄刀放在一本書上,那書代表著大漢的律法。」

    「還有這麼多的講究呢?」王明嘖嘖嘆道。

    「講究多啦,我到薊城也還不長時間,很多事情都還沒有搞清楚呢!」周玉微笑道:「不過這樣一分門別類,他們的效率的確是極高的。讓人不得不嘆服。王明,你真要去新秦嗎?那裡可遠遠比不得薊城,而且也不太平。」

    王明沉默了片刻,「我去哪裡。在漢國,我呆著不自在。周兄,我終歸是秦人。難道呆在漢國,眼睜睜地看著漢國滅了大秦么?」

    「這一路行來。幾乎穿越了大半個漢國,你也看到了,漢國的百姓們生活得如何?比起秦國百姓來又怎麼樣?」周玉反問道。「作為一名秦人,難道你不希望看你的同胞也過上這樣的日子嗎?說實話。到初我同意葉重的提意去找你們,就是基於這個目的,我不想南部邊軍的老兄弟們毫無意義的死在沙場。我也盼望著他們能過上這裡老百姓的日子。眼下中原馬上就要太平了,但新秦卻還是戰火不斷,大食人不弱呢,你帶著這四萬人過去,可是又要經歷戰火的。到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活下來。」

    王明沒有作聲,邁開步子繼續向前走去。半晌才停下腳步,「這便是軍人的宿命。」

    周玉搖了搖頭,不再作聲,知道王明的心結無法解開,自己再勸說也沒有用。「我聽說了,漢王已經答應這些南部邊軍的家眷,願意跟著去的,漢國也會放行。」

    「多謝漢王高義,如果你見到他,告訴他,單憑他答應這件事,終我王明一生,不會與他為敵。」王明道。

    周玉笑了笑,沒有作聲。「走吧,我帶你去看看漢國的議會大樓,那可是薊城的標誌性建築,比王宮還要高大壯觀。」

    「議會大樓?正想去看一看,以前一直是聽說,現在卻可以去見見了,以前看漢人的報紙,漢王在上面一直堅持,大議會才是漢國最高的決策機構,這是在說笑話嗎?在我們看來,現在漢王高遠才是大漢一言九鼎的人物吧?」王明道。

    「漢王這樣說並沒有錯,嗯,不過你的感覺也沒有錯。」周玉笑了笑,「其實我也一直在探究這個問題。」

    「你這個說法很矛盾。」

    「不矛盾。」周玉道:「漢王是大漢的開創者,這個國家,幾乎就是他一手一腳,一磚一瓦地建立起來的,他的威信無人可以匹敵,但我能感到,漢王正在盡心竭力地扶持著大議會,但凡大議會作出的決定,他從來都沒有否決過,而是堅決支持,我還聽說過一些小道消息,漢王還曾授意大議會故意地否決過他的提案。」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這不是自己拆自己的台嗎?」

    「漢王的意思正是這樣。其實他也明白,他在一日,只怕大議會就做不成權力的最高決策者,但在他的扶持之下,大議會的權力一定會凌架於以政事堂為首的政府機構之上,有朝一日,當他離去的時候,大議會便再也無人可以控制,終將成為這個國家的最高權力機構。」周玉道:「這是我的分析,但十有**,漢王就是這個意思。」

    「他這樣做的真實目的是什麼呢?」王明問道。

    「我也不明白,因為照這個樣子發展下去,王室肯定會被高高的架起來,成為一個國家象徵,但權力卻會被逐漸削弱,就拿漢王現在來說,根本不管政事,唯一還握在手中的便是軍權了,但我聽葉重提起過,這場戰爭結束之後,漢王已經決定將軍權也交出來,以後漢國要想發動任何一場戰爭,必須要經過大議會的批准。」

    王明大為訝異,哈哈一笑:「這樣一來,恐怕再也沒有人會去想著謀朝篡位了,因為謀了篡了也沒有什麼意思,王室根本沒有權力啊,倒還不如掌握他們的大議會。」

    周玉一呆,恍然大悟地道:「王明,你一語道破天機,只怕漢王就是這個意思,想讓他的子子孫孫都永遠坐在這個位置之上,至於你所說的控制議會,哪有這麼容易,大議會之中的議員來自大漢的各個地方,隨著大漢疆域越來越大,加入進來的地方越來越多,大議員也越來越多,這些人的目標不一樣,想要將他們都聯合起來,控制起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漢王下得好一盤大棋。」

    「以交出權力換來王朝的萬年永固,這一著倒也的確高明。」王明笑道。「不過這樣一來,只怕要做成一件什麼事情也就難了,正如你所說,這些大議員的目標不同,到時候拆台的,扯後腿的,只怕數不勝數。」

    「求同存異嘛,政治嘛,無外乎就是一個妥協的過程。」周玉大笑:「不過這不是我們該考慮的事情了。你馬上要離開這個國度,而我呢,現在是一個小老百姓。」

    「你也可以去爭取當個大議員嘛!」王明亦是大笑起來。

    「號外號外,薊城晚報最新消息。大漢叛逆茅威在楚郢都被擒,正在送回薊城途中,據可靠消息,大漢最高法院將組成特別法庭,審理叛賊茅威!」報童清脆的聲音傳到兩人的耳中,兩人都是一呆。

    「你不是薊城晚報的老闆嗎?怎麼你也才知道?」王明低聲問道。

    「我是投資人,是股東,我並不管薊城晚報的日常經營的。」周玉低聲道。

    「大漢日報都沒有報道的消息,你這個小報不見得說得是真的吧?」王明打趣地道。

    「薊城晚報為了求生存,那可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這個消息不會是假的,他們有他們的生存之道。」周玉道:「茅威這一下死定了。」

    兩人都曾經是秦朝的高級將領,茅威自然是認識的,當年為了弄到這樣一個人,秦國可謂是費盡了心機。在他們的眼中,茅威純粹就是那種搞學術研究的人,沒有什麼官架子,也沒有什麼不好的習氣,每天最大的愛好,就是擺弄那些危險的炸藥。

    「不至於會死吧,你看漢國這些年來滅國無數,連田單那樣殺人盈野的都好好的活著,一個茅威,怎麼會死呢?」王明道。

    「這你就不明白了,漢人不恨敵人,因為敵人本來就是敵人,大家拼個你死我活,沒有什麼好說的,談不上仇恨。我輸了,是我不如你,我贏了,只要你服氣就罷了。這便是漢國人的思維,但他們唯獨恨一樣,叛徒。」周玉道:「而茅威,恰恰就是這樣,當初他被綁了,如果慨然赴死,他會成為漢人的英雄,說不定他也會被做成銅像,立在他們的一真研究院內,但他在這些年中,替秦人,楚人研製的炸藥武器,讓漢人士兵付出了成千上萬人的性命,你說漢人能不恨他么?所以我說,他死定了。」

    聽著周玉的分析,王明無言地點點對。

    「到時候你若還沒有離開薊城,我們一起去聽聽對他的審理吧,我去想法子,看能不能弄到兩張旁聽的票!」(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
    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