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漢旗天下(158)大雪之中的戰鬥(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漢旗天下(158)大雪之中的戰鬥(下)字體大小: A+
     

    田雷趴在雪地之中,一動也不敢動,生怕稍微一丁點動作就會引來弩箭的射擊,他是老兵,知道此時任何一個士兵都是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之下,只要自己任何可能引起對方意外的動作,自己就立即會去閻王老爺哪兒去報到。

    幾名漢軍士兵慢慢地靠了過來,一個慢慢地蹲下身來,摸索著田雷身上的武器,刀,弩,匕首,繩套等一一被取下扔到一邊。當自己全身的武裝都被解除之後,漢軍士兵鬆了一口氣,而田雷自己,也是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現在,自己對他們沒有威脅了。被從地上扯了起來,自己的繩套現在成了捆綁自己的武器,一個漢軍軍官說了一句話,讓田雷頓時感到活的希望大增。

    「捆松一點,不要系太緊了,這鬼天氣,捆太緊了他兩條手臂就廢了。」

    感受到本來拉得極緊的繩索突然之間就鬆了幾個級數,田雷幾乎想要哭出來,很想對這名漢軍軍官說一聲謝謝。

    這種天氣之下,如果被捆得太緊,作為一名斥候,他當然知道後果。

    說話的那名漢軍軍官走到了田雷的面前,同時身周左右,也陸陸續續出現了更多的漢軍士兵,看著對方的裝備,田雷真想大哭一場。

    白色的棉襖內里罩著黑色的鐵甲,外面再加上一件厚厚的被色披風,頭盔上也罩著一層白色的布,頭上戴著頭套,將臉嚴嚴實實地擋住,只餘下兩隻眼睛在外邊。手上是白色的手套,全身的白色讓他們與雪原渾為一體,當他們站在哪裡不動的時候,不走到跟前,你根本就無法發現他們的存在。

    與對方比起來。秦軍就是一群乞丐啊!作為一名老兵,田雷雖然不迷信武器,但他很清楚,好的武器裝備是可以極大的提高士兵的戰場生存率的。特別是在這樣惡劣的天氣之下。

    「一名斥候隊長!」漢人軍官看著田雷,大笑起來,「今兒一天終於抓到一個活的了。奶奶的,這下好了,馬上將他送到司令官哪裡去。」

    賀蘭雄現在也挺煩燥的,因為在這種天氣之下,他找不到對方的主力部隊在哪裡了。這兩天。麾下斥候隊伍四處突擊,尋找對方的大營,但與對方多次交鋒,殲滅了不少,卻一個活著的也沒有抓到,這讓賀蘭雄非常惱火。只能憑藉著對方斥候活動的半徑來推測敵人大概的位置。

    這種天氣不是賀蘭雄希望的,只到田雷被送到他的面前,他這才鬆了一口氣,看對方的年紀以及反應。雖然只是一個低級軍官,但卻是老兵一個,知道的應當不少。

    田雷也很爽快,面對著賀蘭雄。毫不隱瞞地便吐露了大營的所在地,以及營中的士兵數量,糧草佇備等一系列詳細情況。

    看著田雷在地上畫出來的詳細地圖,賀蘭雄驚訝的發現。他與勾信的大營之間,竟然只相隔著區區的十餘里地而已,大雪。大風,讓彼此之間都失去了方向感,近在咫尺居然誰都沒有發現對方。知道了敵人具體的位置,那就好辦多了。

    看著田雷被兩名士兵押下去,走到大帳門口的時候,賀蘭雄突然道:「你為什麼要出賣你的戰友們?」說句老實話,賀蘭雄不喜歡這樣的士兵。

    田雷怔住了,半晌,他回過頭來,看著賀蘭雄,「我家裡還有老父母,還有妻子,兩個女兒,我在軍隊服役快二十年了,從來沒有讓他們過過一天好日子,我不想死,我還想給父母養老送終,給女兒找一個好婆家,補償我在家辛勞了一輩子的妻子。」

    「而且這一仗,我們打不贏了。」停了一下,他補充道。「讓戰爭快點結束,或者能讓更多的秦人活下來,像我這樣的秦人。」

    聽著田雷的話,賀蘭雄感興趣地問道:「你怎麼知道這一仗你們一定要輸呢,兩軍交戰,還沒有開打就論輸贏,未免言之過早,我自己都不敢這麼肯定。」

    田雷苦笑著搖頭,「一樣的,與幾前之前那一仗是一模一樣的,那一年,我們還打到了大雁郡,但也就在哪裡遭到了頑強的殂擊,然後被你們的騎兵抄了後路,斷了糧道,十幾萬大軍戰殃在草原,李信大將軍,王逍大將軍戰死,這一次,與上一次很像。」

    「你參加過那一次大戰?」賀蘭雄驚訝地問道。

    「是的,僥倖逃了回去,但這就是宿命,我又回來了,這一次,我的運氣不好。」田雷嘆道。

    賀蘭雄大笑起來,「不,應當說,你的運氣很好,你可以活下去,給你的父母養老送終,我還可以告訴你,等戰爭結束之後,你們會過上好日子的,你們以前想都沒有想過的好日子。」

    「小人多謝大將軍不殺之恩。」田雷感激涕零,這樣的大人物,自然是沒有必要誑他的,這條小命算是保住了。這一刻,他突然無比地思念起家人。

    該死的戰爭,快一點結束吧。

    得到了敵人大營的確切位置,漢軍大營里立刻便忙碌了起來,田雷被幾個士兵押送著,穿過忙碌的大營,他驚訝地看到,一隊隊的士兵們背著武器,抱著兩塊板子,跑向集結地點,一群群的狗,鹿像馬牛一樣被套上韁繩,拉著雪橇,駛出營外。

    片刻之後,田雷透過鐵絲網拉成的障礙,看到漢軍士兵如離弦之箭一般,兩手一撐,便在雪地之上滑出老遠,他恍然大悟那兩塊板子的作用,看著對方疾逾奔馬的速度,秦雷無言的垂下頭,在這樣的大雪漫天,積雪鬆軟的天氣里,戰馬根本跑不起來速度,當秦軍被優勢的漢軍包圍之後,下場不言而喻。

    勾信與賀蘭雄一樣,很是煩燥,緊張的感覺一直包圍著他,因為昨天派出去的斥候,到今天,還有五隊沒有回來,更重要的是,這五隊斥候是同一個方向上的。一隊都沒有回來,只有一個原因,他們遇到了敵人。數目不少的敵人,能夠將他的五隊斥候包圓了一口就吞下,絕不會是小規模的部隊。

    這讓勾信有些困惑,如果是大規模的敵人,他們是從哪裡鑽過來的,難道說他們是從龍首方向過來的嗎?這不大可能啊,秦國的大部隊就在哪個方向,漢人要應付他們就已經兵力不足了,怎麼可能還派出人繞一個大圈子到這裡來?況且,他們是怎麼過來的?這段時間在冰天雪地之中跋涉,勾信是吃足了苦頭。

    可是不管怎麼說,這個警報他必須得解除。

    「通知全軍,上馬,準備作戰。」勾信決定,不管是什麼玩意兒,不管對手是誰,他一定要去把他弄清楚。

    兩股軍隊在風雪之中相向而行。

    風颳得更猛了,雪也下得更大,風夾著雪花,打在臉上,幾乎讓人睜不開眼,視線在十數米外便幾乎到達了極限,戰馬在風雪之中艱難前行,這風颳得毫無規律,忽東忽西,忽南忽北,使得這雪在空中被攪舞成一團,更是增加了前進的難度。為了不至於迷路掉隊,秦軍騎兵不得不放慢了速度,首尾相接,一個接著一個的往前,騎兵們盡量壓低身子,伏在戰馬身上,以躲避風雪的打擊。

    賀蘭捷壓低身子,雙手鐵棍一撐,便在雪地之上滑出數米遠,他很享受這種在風雪之中前進的感覺。不時有雪花打在他的眼罩之上,作為高級將領,他是裝備有護目鏡的,這護目鏡是高級貨,整個軍隊之中,也沒有幾個。

    雙方之間的距離在迅速地縮短,只不過一個前進極快,一個卻是艱難向前,雙方就在風雪之中毫無預兆地撞到了一起。

    當賀蘭捷看到十幾米外的騎兵隊伍之時,正好在一個下坡段之上,飛速前進的雪板已經不可能停下來,他回頭,看到身後的士兵也都驚恐地瞪大了眼睛。

    「加速,向前,千萬不要停。」賀蘭捷大聲吼了起來,也不管身後的士兵聽不聽到到,他以最快的速度拋掉了手裡的撐桿,拔出了腰間的彎刀,兩腿微微一屈,縱身跳了起來,快逾奔馬的速度讓他立即騰空而起,自空中向著前方的騎兵隊伍落了過去。

    「不要停,加速,加速!」這一刻,平時訓練有素的漢軍隊伍的反應比秦軍要快了許多,賀蘭捷身後的士兵一個接著一個的拚命地喊著,他們學著賀蘭捷的樣子,扔掉了撐桿,屈膝跳起,一個個地飛向空中,落向敵人。

    卟卟的聲音響起,那是彎刀砍在敵人身上的聲音,轟隆隆的聲音響起,那是漢軍士兵沒有掌握好角度,撞向敵人馬群的時候,將敵人連人帶馬,連帶著自己一起撞到了地上。風雪之中喊殺之聲大起。一蓬蓬血光在雪中飛舞。

    猝遇敵軍的消息傳到了賀蘭雄這裡,他揚起大笑起來,一連串的命令之下,兩支軍隊一左一右包抄過去,來得正好,就在這裡,將對手一口吞下去。(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
    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