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漢旗天下(157)大雪之中的戰鬥(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漢旗天下(157)大雪之中的戰鬥(中)字體大小: A+
     

    用力地裹緊了身上用破麻布做成的披風,田雷抬頭看了看空中仍在飛舞的鵝毛般的大雪,大雪被風卷雜著,毫無規律在空中舞動,視線被阻隔在數十米以內,在往前,便只能看到無究無盡的白。

    冷,實在是太冷了。這便是田雷心中唯一的念頭,破麻布披風到處都是小洞洞,並不能濟太多的事情,手上雖然纏滿了亂布條,但仍然布滿了凍瘡,騎在馬上,整個人都覺得快要僵硬了。將手塞在腋下,利用身體散發出來的微弱溫度溫暖著雙手,他感到自己根本無法握住刀柄。

    他是一個老騎兵了,馬術精良,僅以雙腿夾著戰馬,仍然能自如地操控,不過胯下的戰馬也顯得有些有氣無力,近幾天,後勤方面因為大雪下個不停,已經無法充足地供應糧食,馬兒已經無法吃飽了,口袋裡還剩下一點豆子,平常這是馬兒一頓的加量,但現在,卻是兩天的量,沒有充足的糧食補充,這大雪天里,連找點草根兒都難,眼看著馬兒這兩天迅速地掉膘,田雷是一肚子的惱火。

    這樣的大雪天出擊,簡直就是孤獨一擲,一旦失敗,連逃跑都沒有多少機會,馬兒根本跑不動啊。

    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老騎兵,田雷是作為斥候被派出來的,手下帶了十個騎兵,但田雷對這些菜鳥沒有一點兒的信心,這些年和自己一樣的老兵越來越少了,不得不被分拆使用,但這樣一來,戰鬥力反而下降得厲害。這些新兵對於殘酷戰場之上的生存幾乎沒有多少體會,一旦碰上敵人,首先死的便是他們。

    田雷不喜歡這場戰爭,更簡單的說,他不願電與漢國人再交鋒了。他是上一次秦漢大戰的生存者。作為一名騎兵,在上一次大戰之中與漢國騎兵的交鋒,讓他實在是膽寒了,漢國騎兵,特別是他們的匈奴騎兵與東胡騎兵,對於這種冰天雪地之中的交戰,經驗比他們豐富太多了。

    可是他是軍人,一聲令下,便不能不出戰,秦法嚴苛。對於逃兵的懲罰極其嚴利,不僅是針對士兵本身,還會連坐家人。田雷現在的家在山南郡,屋裡還有老爹老娘,再加上老婆和兩個女兒,算得上是一個大家了。

    早前,因為老婆沒有為自己生一個兒子而沒少受他的氣,氣不順時,他甚至會賞老婆幾拳。但這兩年,他對老婆好多了,因為他曾經羨慕的那些老鄉,同伴。他們的兒子還沒有成年便不得不應徵入伍,踏上了戰場,每一次戰爭之後,總會有一份黑色的通靠會送到他們所在的村子里。看著那些老鄉們悲痛欲絕的表情,聽著他們撕心裂肺的哭聲,田雷突然覺得。在這個時代,生女兒還真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因為她們不用踏上戰場,每次回到家,能看到一家人聚在一起,分享著那為數不多的一點食物,未嘗不是一種幸福。

    另是另一個煩惱這兩年又讓他不安起來,女兒一年年長大,卻找不到適齡的合適的男孩出嫁,他們要麼已經戰死了,要麼已經踏上了戰場,而田雷不希望女兒再嫁給一個軍人,因為那樣,她們隨時可能成為一個寡婦。

    再等等吧,或者戰爭快要結束了,等打完了仗,再替他們尋覓一個婆家,不必看男子的家庭狀況,只要他們能好好的活著就行了。她們還沒有滿十八歲了,雖然在鄉里,已經算是老姑娘了,但還可以等上兩年,兩年,戰爭該結束了吧。

    自己已經過了四十了,打完這一仗,或者就可以從第一線部隊退下來,轉到後勤部隊去服役了,或者可以去當一名騎兵教官,像自己這樣有經驗的騎兵在大秦已經是越來越少了。

    前提是,活下來。

    將稍微有了點微度的手從腋下抽出來,提起馬韁,今天的巡邏差不多了,也該回去了,雖然營地里的溫度比外面也好不了多少,但至少可以擋擋風。

    十天了,前方的主攻部隊十天都沒有打下擋在前面的敵人,這給田雷一個很不好的感覺,這種感覺太熟悉了,好像上一次也是這樣,前方屢攻不下,然後漢人的騎兵部隊大舉而來,切斷了秦軍的後路,斷了他們的補給,最後十數萬大軍不得不作亡命一搏,最後在漢人的包圍之中煙消雲散。他激凌凌地打了一個寒顫,這一次不是因為冷,而是因為膽寒。

    胯下的戰馬突然停下了腳步,用嘴不停地拱著前方的雪堆,在田雷的眼中,這塊雪地並沒有什麼異常,但馬兒的嗅覺總是比人的眼睛可靠的,他躍下馬來,伸手在馬兒拱著的地方刨了起來,片刻之後,他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起來。

    雪地之下,是一些燒焦的木炭,這些黑色的炭灰之中,他聞到了一股烤肉的味道,是那種牛關的肉乾味道,田雷見過,這是漢軍的一種標配,將牛羊肉製成肉乾,腌制晒乾,隨身攜帶,行軍途中,加熱便會變軟,成為一種乾糧。田雷親手俘虜過漢軍士兵,在他們的身上,他看到過這種配備。而這在秦軍之中是不可能的。

    渾身的冷汗不停地冒出來,田雷趴在雪地之上,拚命地向左右扒拉著雪堆,浮雪被一層層的趴開,更多的這種灰燼出現在他的眼前。

    隊長的舉動引起了其它士兵的主意,大家都躍下馬來,跟著田雷一起扒著浮雪,一個又一個的這樣的殘渣被刨了出來,田雷一屁股坐在地上,漢軍,毫無疑問,這是漢軍留下的蹤跡,光是看他們刨出來的這些痕迹,便足足至少有一個連的漢軍,連,是漢軍的編製,一個連有近兩百人。

    田雷的手在顫抖,漢軍既然已經出現,那就絕不會是小小的一個連隊,肯定有規模不小的部隊,他們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而且田雷沒有看到馬糞,一點也沒有看到,就算他們將馬糞燒了,這些殘渣之中也會留下馬糞的味道,可是沒有這種味道,難道漢軍來的都是步兵,步兵是怎麼穿越這茫茫雪原,突然出現在大部秦軍的後方的。他們是怎麼避過秦軍巡邏的騎兵的。

    田雷知道,在這片雪原之上,像他這樣的騎兵巡邏隊足足有上百支,為的就是防備敵人有可能有滲透過來對他們的糧道進行破壞。

    「隊長,我們得馬上回去,向將軍報告。」身邊一名秦軍向有些失魂落魄的田雷道。

    「對,回去,回去。」田雷猛地反應過來,大規模地漢軍出現,意味著秦軍將重複上一次的失敗經過了。

    田雷剛剛跳起身來,風雪之中突然傳來一聲極細微的嘯叫之聲,對於年輕的士兵而言,根本無法注意到夾雜在風雪之中的這種異響,但對於田雷這樣的老兵而言,這種嘯鳴之聲便如同霹靂雷霆一般在耳邊炸響。

    那是臂張弩,漢軍士兵使用的臂張弩,剛剛站直的身子馬上矮了下去,手中馬韁拉緊,跟他多年的戰馬立即也屈膝跪倒在了雪地之中。

    「趴下,趴下!」田雷大吼起來。

    但跟著他的那些年輕士兵顯然還沒有搞明白什麼事情,田雷覺得臉上一陣滾燙,他抬頭,看到站在自己身邊的那個年輕人眼球凸出,一枚弩箭自他的後背射入,前胸透出,弩箭帶出的鮮血,噴洒到了他的臉上。

    士兵哼了一聲,撲倒在雪地之中,身下雪白的積雪被迅速擴散的暈紅侵佔。弩箭的嘯叫之聲驟然密集起來,田雷壓下心中的極大恐懼,身子緊緊地趴在雪地之上,利用戰馬的掩護,躲避著弩箭的射擊,他不敢抬頭,但卻能聽到沉重的墜地之聲和他的士兵們的慘叫之聲,那些熟悉的聲音之中飽含著痛楚和恐懼。

    襲擊的時間很短,整個巡邏小隊便只剩下他一個人。周圍傳來奇怪的沙沙之聲,田雷稍稍抬起頭,風雪之中,一個個白色的身影有些笨拙地向這裡靠近,他們每個人的腳上都套著一個長長的板子,手腕上系著兩個棍子,手裡,則提著臂張弩,正一步一步地向著他這裡靠近。

    全身的白色將他們與大雪,雪原融為一體,每個人只露出兩隻眼睛,正警覺地掃視著地上的屍體。

    「還有沒有活著的?」後方,傳來了問詢之聲。

    「好像沒有了。」前面,一個士兵回應道。

    「小心一些,每個人再補一箭,不要陰溝裡翻船,操他娘的,這是咱們幹掉的第幾撥秦國斥候了?」

    「連長,這是第四撥。」一名士兵笑應著,舉起了手中的弩箭,對準的正是趴在地上的田雷。

    田雷心中恐懼到了極點,他知道,這支弩箭射出,就將是自己的生命終結之時。

    不能再猶豫了,田雷人趴在地上沒有動,兩隻手卻高高的舉了起來。

    「不要射箭,我投降,我投降!」田雷不想死,他還有年過花甲的父母,兩個沒有嫁人的女兒,以及相濡以沫,受了自己不少委屈卻從來沒有抱怨過一句的老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