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漢旗天下(132)新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漢旗天下(132)新秦字體大小: A+
     

    曹天賜坐在雪橇之上,向前飛駛著,駕車的是順風車馬行的員工,顯然是常跑這條線上的老人了,輕車熟路,雪橇跑得極快。與曹天賜一齊坐在雪橇上的是順風車馬行的高級管理人員曹文定,如今也是順風車馬行在新秦的最高負責人,他這一次回來,是專門督促一批貨物的起運的。這批貨物完全是軍火物資,而且全都是火炮與炮彈,包括武器研究院剛剛研究出來的小型野戰炮,事關重大,曹文定只能自己親自跑一趟。

    「這種炮,我們都還沒有大規模裝備呢,倒先賣給新秦了。」雪橇之上,曹天賜搖頭嘆道。

    「公子,這種炮啊,剛剛弄出來,性能並不穩定,常常出事兒,大規模地賣給新秦人,也是存了讓這些野戰炮在實戰之中能夠被檢驗出問題來然後加以改進,沒有什麼比在戰爭之中更能發現這些炮存在的問題的了。」曹文定呵呵笑著:「兵器研究院的技師,可有不少就跟在新秦軍中,發現問題,找出癥結,然後加以改進,等到我大漢軍隊開始大規模地裝備這種野戰炮的時候,那就是完全定型了。」

    曹天賜笑了笑,將新秦作為一個新武器的試驗場,倒也是不錯。

    「這麼大的雪,我們需要多少時間才能抵達疏勒?」看著漫漫的雪原,以及仍然從天空飄下的鵝毛般的大雪,曹天賜有些憂心忡忡。

    「公子你放心吧,等到了新秦地界,您啊,會看到奇怪的,與我們這裡可大不一樣。」曹文定笑道:「您卻容我賣個關子。」

    曹天賜沒好氣地哼了一聲,自己什麼沒見過,還有什麼新奇東西能讓自己大開眼界?

    事實上,曹天賜在十數天之後。卻是大開了眼界。在他的面前,一條灰撲撲的大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四周都是漫天白雪,但這樣一條水泥鑄就的大路,就這樣展現在自己的面前,他所處的位置,是大漢與新秦在大漠之中的分界線,在他身後,大漢的地界之上,道路早已被大雪掩埋。但在新秦這邊,路上居然沒有雪,放眼望去,他能看到的,便是一個個衣著單薄的傢伙,手拿工具,竟然在道路之上不停的打掃著。

    「這,這是什麼搞法?這要多大的人力和物力?」曹天賜瞠目結舌,便是如今富裕得可以說是流油的大漢。也不可能有這種搞法。

    「在我們大漢,是萬萬負擔不起這種作派的。」曹文定呵呵笑道:「但在新秦,這還真花不了多少錢?公子,你可知道這些在打掃道路的都是些什麼人嗎?」

    曹天賜搖搖頭:「罪犯?怎麼還有不少人帶著鐐銬?穿這麼少。能熬幾天?只怕就會凍死吧。」

    「每天都在死人。」曹文定淡淡地道:「這些人,都是奴隸。新秦擁有大量的奴隸,這些人在新秦,呵呵。和野狗也差不多吧。新秦人根本不在意他們的死活,每天只是給他們一點勉強能保命的吃食罷了,晚上這些人都窩在雪窩子里。每天凍死的人可真不少。」

    曹天賜微微有些色變,在大漢這樣一個律法一天天健全,越來越強調公民權利的國家,他還真是很有些不適應這個。

    「現在新秦人正在和大食開戰,這條路可是維繫新秦人武器彈藥的生命線,王剪怎敢怠慢,貨物在我們境內,從濛池到這兒要花上半個月時間,可從這裡抵達疏勒,五天時間便足夠了。」

    「新秦人現在怎麼跟大食人幹起來了?」曹天賜微微色變。這讓他有些擔心自己此行的任務。

    「是大食人先打了過來。不過在喀什一仗,王剪大勝一場,乘勢反擊,如今已今快打到木鹿城了。有了我們在武器之上的援助,王剪可是將毫無防備的大食人打得潰不成軍,如今正興頭滿滿呢!不過據我所知道的消息,王剪的目標是打下木鹿城,將自己的防禦圈向外擴充一圈兒,免得新秦本土在來春正春耕之時遭到大食人的騷擾,打下木鹿城,也就不會再向前了,畢竟後勤的壓力還是挺大的。打這一仗,恐怕就會將新秦倉庫里的那點東西打得差不多了,再向前,他也沒有這個能力了。想再發動新的戰爭,總得需要長時間的準備。」

    曹天賜微微點了點頭。「原來如此,這我就放心了。」

    「公子這一次去新秦有什麼極重要的公務嗎?我還以為公子是代表老爺來新秦視察呢?」曹文定試探地問道。

    曹天賜淡淡一笑,「我什麼時候插手過家裡的事情了?我此趟出行,自然是有公務,不過這可就不是你能打探的事情了。」

    「公子說得是!不過要公子親自出馬,這事兒想必也小不了。」曹文定笑道。

    曹天賜知道對方是一個極聰明的人,不肯再在這個上面多說:「等一段時間吧,你大概就會知道了,我想到時候,王剪肯定是離不開你的,對了,順風車行在新秦還發展得怎麼樣?」

    「獨此一家,別無分號!」曹文定大笑起來,「當初老爺與王剪交換的條件,使我們順風車行在新秦獲得了獨一無二的地位,算起來,也算是雙方共贏吧。一年的時間,我們順風車行已經在新秦建立起了完善的網路,幾條主幹道路都已經修通,每日可以說是日進斗金,而且我們承包了新秦官府和軍隊的所有運輸任務,也是不筆不上的收入啊。」

    「順風車行是怎麼從大漢國內讓出大部分市場你也清楚,如今在新秦這樣做,不怕引起王剪的忌憚?」曹天賜問道。

    「這可大不一樣。」曹文定搖頭道:「因為順風車行的背後站著的可是大漢。王剪現在可沒有資格得罪我們,得罪我們,不就是開罪於大漢嘛?而且,我們也是很懂事的,雖然在新秦還只去了一年,但我們可也向王剪捐獻了不少財物,細水長流的原則,本來就是我們順風車行的宗旨嘛!」

    「還有其它的事情呢?」

    「推行漢式教育,讀漢書,寫漢字,這些事情,都在慢慢地開展之中,不過做這些事情,可就難多了,王剪恰恰對這個很在意,如今我們也只是在各地開了些善堂,收留一些孤兒,或者買一些小奴隸來開展這項工作,想大規模開展,新秦朝堂就要干涉了。」曹文定如實地道:「王剪不是笨蛋,精著呢,我估摸著他能看出我們的用意,這種軟刀子有時比火炮更有威力,他防得很緊。」

    「慢慢來吧,水滴石穿,只要多下些水磨功夫,終於一日會發生質變的。」曹天賜淡淡地道。

    踏上新秦的國境,換上最新式的馬車,速度立馬便快了起來,只不過讓曹天賜感到有些大煞風景的是,道路兩邊不時能看到一具具凍僵的屍體就這樣拋在雪地之中。新秦,這可真是一個奇怪的國度啊!奴隸,在中原幾乎已經絕跡的東西,卻在新秦再現,而且還是在王剪這樣一個人統領之下的國度之中。

    「先進的制度,必然會擊敗舊的制度,歷史的車輪不會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他會以自己固有的速度向前行駛。」曹天賜此時的腦子裡,想到的卻是大王對他所說的話,作為高遠的親傳弟子,很多話,很多認知,高遠從來不會在公開的場合之中講,但卻會對他說,所以曹天賜對於很多事情的認知,遠遠地超過了這個時代的人。

    馬車裡燃著炭火,很溫暖,曹天賜微笑著放鬆了四肢,愜意的睡了起來。

    這個世界,終歸都會是大漢的。

    就在曹天賜日夜兼程趕向新秦的國都疏勒城的時候,遠在千里之外的木鹿城,五萬新秦士兵列陣而立,一個個的方陣矗立在雪原之上,寂靜無聲,無數的旌旗被大風吹得呼啦啦地作響,士兵們緊緊地握著手裡的槍刀,哪怕手上凍裂的傷口傳來鑽心的疼痛,也不敢稍動。王剪以秦**法練兵,稍有違反,便是身首兩斷的下場。

    軍陣之前,一門門火炮昂然而立,除開一門門的遠程重型火炮之外,更多的小型野戰炮,也被納入到了作戰行列之中。

    今年秋季,大食人終於再一次向新秦發起了攻擊,在疏勒,王剪指揮下的新秦軍隊利用火炮,神機弩等新得到的武器大敗大食人之後,一路追擊,一直打到了木鹿城,這裡,是王剪的目標,拿下他,便有了一個突前的據點,至少在明年對手再來之時,新秦本土可以從容地作出反應。

    今天,是與對手的最後一戰。

    驕傲的大食人是不屑於守城的,兩萬大食人幾乎全都是騎兵,此刻,他們正緩緩地從遠方慢慢逼來,放眼望去,兩萬騎兵幾乎就是漫山遍野,似乎視野之中都是對方的騎兵,而反觀王剪這方,五萬人的軍隊之中,騎兵不過五千,收縮在一起的軍隊,看起來只是佔了不大的一塊地方。

    攻擊的騎兵開始加速,而新秦方陣之中,軍官們的嘶吼之聲也開始響了起來,一門門的重型野戰炮的尾部,引信開始嘶嘶地冒著輕煙。(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聖光
    絕世武聖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我在異界有座城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田園嬌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