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漢旗天下(125)最後的一個時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漢旗天下(125)最後的一個時辰字體大小: A+
     

    聽著喬善的話,溫庄的臉色一點點陰沉下來,「大楚子民應當相信朝廷,而不是市井流傳的謠言,謠言止於智者,諸位都是才智之士,為什麼聽信一些完全不著邊際的謊言?」

    喬善搖頭道:「郡守,您又何必在遮著瞞著,漢軍進攻太過於突然,我們大楚根本就沒有做好戰鬥的準備,我不想在這裡議論朝廷諸公的過失,但我們也很清楚,大王現在已經放棄江江了,據我所得到的消息,屈太尉現在所集結的兵力都在向郢都靠近,太尉這是打的在郢都與漢軍決戰的主意,勝利了,固然可喜可賀,可一旦失敗,楚國則亡矣。」

    溫庄冷冷地道:「勝負既然未定,為何諸位就已經失去了信心?」

    「不是我等失去了信心,而是郡守,我們能等到郢都決戰的那一刻么?郡守心中很清楚,漢軍並沒有真正著力攻打江東郡城,據在下得到的消息,漢王還是非常重視江東郡這個南方的中心城市的,他不想將這裡打成一片白地,但隨著郢都決戰之日的一天天迫近,我想漢軍馬上就要失去耐心了。江東郡城,外無援軍,內無糧草,如何堅守?」喬善直視著溫庄。

    「如果僅僅是這些也就罷了,更大的問題是屈完大將軍率領的二十萬精銳,被堵在了秦國南部無法回返。如果在郢都與漢軍決戰的是屈完大將軍的那二十萬人,那在下即便將糧食全部獻上也沒有二話,必竟還能看到一絲絲希望,但現在郢都集結的都是一些什麼人啊?郡守是朝中重臣,所知道的當比我們詳細。就憑這些人,能擋得住漢人虎狼之師?」另一個江東郡的大商家王氏族長也插嘴道。

    溫庄的眼神凌厲起來:「你們想幹什麼?莫非當溫某是軟弱可欺可欺之徒么?」

    喬善微微一笑:「郡守。您大權在握,手掌生殺大權,這江東城百萬性命可都握在您手,我們區區幾個卻也算不得什麼,可正因為如此,還請郡守多多體念百姓不易。戰端一起,生靈荼炭,到時候卻依舊於事無補。漢國大王已經到了城外,看來漢軍對於江東郡城的對峙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了,如果江東郡城還沒有表示的話,只怕漢軍就要攻打了。我們有兵無糧,有人無士氣,這仗,怎麼打?」

    「高遠已經到江東郡城?你們是怎麼知道的?莫非你們與漢軍有勾結?」溫庄厲聲道。

    喬善嘆道:「郡守。我雖是一個商人,但卻仍然是一個楚人,如果我等於漢人當真勾結起來,這江東郡城難道還在郡守手中么?這個消息,我們的確是從漢人哪裡得來的,不過這只是我們以前商業上的一些朋友託人告訴我們的,他的本意是讓我們趕緊想辦法離開江東郡城,因為漢軍的總攻就要開始了。」

    溫庄最終沒有吃這頓飯。而是心灰意冷的離開了留園。

    「郡守,這些人簡直無法無天。何不將他們全體拿下,這樣將士們也有了糧食,不虞斷糧之痛?」出了留園,親兵隊長仍是氣憤難平。

    「將士們有了糧食,那這滿城的百姓呢?」溫庄悵然若失地回頭看著留園。「其實喬善他們說得不錯,漢人不打江東郡城。不是因為他們打不下,而是因為他們不想打,大概高遠是想完整地保留下這個南方最為繁華的都市吧!」

    「既然高遠親臨,攻打江東郡城的戰鬥只怕馬上就要開始了,有糧無糧。也就無所謂了。」溫庄苦笑。

    「郡守!」親兵隊長一驚。

    「不用說了,我想靜一靜。」溫庄擺手道。

    又是一天朝陽初起,在江東郡城外平靜了許久的漢軍大營終於開始動了起來,鼓聲隆隆之中,一隊隊的士卒從營中列隊而出。

    鼓聲驚動了江東郡城,片刻之後,以溫庄為首的江東郡城官員們都聞訊到了城樓,看著城外雲集的漢軍以及那密密麻麻的火炮和無數的攻城車,城上所有人無不是面色慘白。

    「那些黑黝黝的玩意兒想必就是漢軍的火炮了!」溫庄轉頭對身邊的田上源說,「我們的水師一戰而歿,便是被對方水師艦船之上載著的火炮打得根本無法還手,小一些的船隻,被這火炮命中一發,最慘的便是斷為兩截。」

    田上源緊閉著嘴唇不言語。但溫庄注意到對方的手在微微顫抖,心中不由嘆了一口氣,將是兵之膽,連主將都已經膽怯了,遑論一般的士兵了。

    漢軍中軍大營之中,突然升起了一面黃龍旗,比起其它的中軍主旗,這面黃龍旗不但升得更高一些,關鍵的是,這面黃龍旗的旗邊之中,竟然綉著九道金邊。

    聽聞鼓聲的士兵回頭看向中軍方向,寂靜聲中,突然爆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之聲。

    「大王萬歲!」

    「大王萬歲!」

    一聲接一聲的歡呼聲此起彼落,本來安靜的漢軍陣列,此時卻如同沸水一般,無數的兵器高高地舉上了天空,鋒利的刀刃在陽光的照耀之下閃著絲絲寒光。

    鑲有九道金邊的黃龍旗,在大漢王國,只有一個人有此資格展開它,那便是大漢的最高統治者,大王高遠。

    鼓聲驟停,嘹亮的軍號之聲從中軍大旗之下傳出,伴隨著軍號的聲音,一個個的陣列瞬間又安靜了下來。一名掌旗官高高地舉著旗幟從中軍直奔而出,一直到了最前方的炮兵陣地之上這才停下了腳步。

    旋即,炮兵們開始行動了起來,一門門黑洞洞的炮口開始旋轉,炮手們開始忙碌了起來。

    「他們的炮兵要攻擊了,請溫郡守和諸位大人先下去吧!」田上源終究是將領,一見對方的動作,立刻便判斷出攻擊將要開始了。

    可是不等城上的人開始撤退,城下,一門門的火炮突然開始怒吼起來。煙霧瀰漫之處,一枚枚通紅的彈丸鑽出了炮膛,向著江東郡城方向飛來。

    整個城牆似乎都在搖晃,溫庄也是搖搖欲墜,如果不是邊上的親兵隊長一把抓住他,說不定就會跌一個四腳朝天。

    讓所有人奇怪的是,僅僅只是一輪炮擊,便再也沒有下文。當煙霧散去,對面的漢軍並沒有發動進攻,而城上的左看看,右瞄瞄,卻是一個受傷的人也沒有看到。

    溫庄按住心中的驚訝,探頭看向外面的城牆之時,嘴巴就啊的一聲張開,再也合不攏來,條石包嵌的城牆之上,嵌著一枚枚鐵彈,有的地方因為年代久遠的地方,卻是被炮彈轟出了一個深深的坑來。這些炮彈基本上都在城牆中部以下,顯然,這是對方一輪示威性的炮擊而並不是真正的攻城,否則,不可能所有的炮彈都會落在城牆的牆面而沒有落到城牆之上來。

    那面掌旗官此刻卻是高舉著旗幟,從炮兵陣地之上直衝過來,一直衝到了護城河邊,在這個距離之上,城上只要稍微有些準頭的箭手,便能一箭命中這個狂妄的傢伙,但卻沒有一個人拉開弓弦。

    因為這個人的背後,是無數門黑洞洞的炮口,如果射倒了他,下一刻,那恐怖的炮彈,只怕便會落在城牆之上了。

    「溫郡守可在?」城下,將領揚聲高呼:「吾乃大漢國王親衛統領何衛遠,我們大王有幾句話,讓我帶給溫郡守。」

    溫庄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站到了城牆邊上,「溫某在此,何將軍有何話說?」

    「我家大王說了,大漢王軍至江東郡城已經月余,不打郡城之用意,想來郡守也是心知肚明的,現在整個江東郡已都在我大漢軍隊控制之下,江東郡城已成孤城一座,郡守盼望的援軍恐怕也是來不了的,何去何從,溫郡守如果到現在還沒有拿定主意,我家大王不免會失望得很。戰端一起,這座千年古城,南方最大的商貿中心不免毀於一旦,毀容易,重建可就難了,我家大王最後給溫郡守的考慮時間,只有一個時辰了。一個時辰,溫郡守還沒有打開城門,那麼,我們的總攻就要開始了。開城投降,各位可保身家性命財產無憂,不過一旦被我軍攻破城池,那可就得兩說了。」

    何衛遠丟下這兩句話,也不等溫庄回話,竟是圈轉馬頭,揚長而去。

    城上,死一般的寂靜。

    郢都,王宮。黃歇臉色灰敗地向著王國走去,如今楚國大半個國土已經被漢軍佔領,而偏偏在這個時候,楚懷王卻因為受不了這個重大的打擊,竟然一病不起了,眼見著病勢竟是一日經一日沉重起來。平素這位大王,看起來並不如何重要,似乎所有的國政,自己與屈重兩人一文一武全都能挑起來,可到了今天,黃歇才發現,沒有了這個定海神針,似乎一切都變得為難起來。

    屈重訂下的郢都決戰的策略正在實施,無數的軍隊,正在向著郢都集中,那將是楚國最後的力量所在,數十萬軍隊將集中在荊州地區與漢軍作最後的殊死一搏。如果輸了,將再無楚國。(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升級系統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
    我們是兄弟少年歌行穿越農女之楊柳兒腹黑總裁心尖寵清宮熹妃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