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漢旗天下(114)我們去打武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漢旗天下(114)我們去打武關字體大小: A+
     

    一直在穎水的高遠終於不再釣魚了,這些天來,一直鍥而不捨在地穎水河邊釣魚的他,成績慘不忍睹,倒是陪著他的何衛遠釣魚水平大幅度提高,每天丟下鉤子,總是能給餐桌上添上一個菜,讓高遠鬱悶得不行。

    不再釣的原因是因為高遠要走了,隨著武關戰局穩定,楊大傻的第一軍不愧是漢軍之中的模範部隊,精英之中的精英,硬生生地在武關堵住了屈完的二十萬大軍,現在,屈完進退兩難,不得不為自己的生存考慮問題了。

    而進攻楚國的數路大軍在楚國境內勢如破竹,高遠決定去江東郡坐鎮,整個江東一帶,是楚國的財富重地,現在也數那裡抵抗得最為激烈,江東郡城還在郡守溫庄的帶領之下拚死頑抗,拿下那裡,拿下整個江東,楚國便基本上註定回天乏術了。

    「天賜回來了!」提著釣桿回到住所的高遠,一眼便看到了端坐在房中的曹天賜。

    「王上,聽三王妃說您這天天在穎水河邊釣魚,不知今日可有收穫?」曹天賜站了起來,躬身行了一禮,笑咪咪地道。

    高遠橫了一眼坐在大案之後正在看著卷宗的寧馨,哼了一聲:「打人不打臉。」順手將釣桿扔進角落,「這一輩子,我是再也不想釣魚了。」

    寧馨與曹天賜看著高遠一副悻悻然的樣子,都是大笑起來。笑聲之中,寧馨站了起來,倒了一杯熱茶遞到高遠的手中,「喝杯水去去火吧,你要是樣樣都行,那可就不是人,是神了。」

    「說來也真是奇怪了,我在釣魚之上還是下了不少功夫的。論起技術,何衛遠拍馬也趕不上我,任什麼他能釣起來魚,我卻釣不到?」一口喝盡杯中熱茶,高遠直搖頭,這事兒,是怎麼也想不通的。

    「或者因為王上您是王者,天生便有一股凜然之氣,往河邊這麼一站,氣勢自然而然散發開來。那些個魚兒無不退避三舍,您還怎麼釣得著?」曹天賜微笑道:「衛遠也好,別人也罷,都只不過是平常人,自然沒有這股氣勢,就算蒙,也能蒙兩條的。」

    看著曹天賜,高遠大笑:「天賜,你這拍馬屁的功夫真是一日千里啊。寧馨你說是不是?瞧這馬屁拍的,還有理有據了,讓人不服都不行啊!」

    「或者他說得真有道理呢!」寧馨攤攤手,「否則還真難以解釋。你為什麼一條魚也釣不上來。」

    「算了算了,不跟你們扯了!」高遠自然是不相信什麼王霸之氣的,如果是一個人,或者還能感受到這種氣勢。一條魚,懂個屁啊。「天賜,你去探查的那件事怎麼樣了?」

    「**不離十。」曹天賜點頭道:「王上。我們先前擬定的預案可以開始了。」

    「情報有把握么?」高遠問道。

    「情報的來源很雜,有上層的,有中層的,也有一些低層調動的,先前我與三王妃也仔細討論了一番,從這些繁雜的情報之中,推理出來的一個結果,就是如此。」曹天賜道。「這是一個徹底解決他的機會。」

    「那就借著這個機會解決這個麻煩吧。」高遠搔了搔腦袋,「這傢伙,就像是一個打不死的小強,老是找我們的麻煩,難得這一次他主動一回,我們可不能放過了。天賜,你去郭老蔫那裡,告訴他,開始行動吧!」

    「是,大王。」曹天賜站了起來。

    「對了,給郭老蔫說,這一次行動,古麗的匈奴獨立騎兵師和阿固懷恩的東胡獨立騎兵會配合他一起行動。這一次,我不希望出現任何意外。」

    「明白了!」曹天賜用力點頭,轉身向外走去。

    高遠轉頭看著一邊又低下頭看著卷宗的寧馨,問道:「馨兒,如果捉住了他,你會親手殺掉他么?」

    寧馨抬起頭,眼中一陣茫然,「殺誰?」

    高遠一愕,突然笑了起來,「算了,沒什麼。」

    不過寧馨卻轉眼之間明白了高遠說得是誰:「你說得他啊,沒必要了,再者,我想以他那麼驕傲的人,是不會被人生擒活捉的吧。」

    高遠點點頭,「嗯,我想也是。相見不如不見。」

    交城,檀鋒的心情很不好,自從到了交城之後,他的心情便一直沒有好過,時局的發展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自認為聰明絕頂,對時事洞察入微的他,現在才回過味來,自己被耍了,而且被耍得很徹底。

    他以為馬上會亡國的秦國,現在還活得好好的,甚至國內的局勢已經漸漸地穩定了下來,南部已經基本被收復,屈完的二十萬大軍成了翁中之鱉,遍及全國的起義暴動,也被一一鎮壓下去,隨著路超掌握大權,原本一直進行不下去的土地改革,突然之間便變得順風順水了,農民拿到了土地,有了盼頭,自然是不會鬧了,自蜀郡而出的那股叛軍,說白了,就是由漢人掌控著的那支漢軍,眼見事不可為,轉眼之間就又縮了回去,而白起,這位嬴英在世之時最為器重的新銳將領,雖然還沒有正式表態,但只怕在大勢所趨之下,向路超俯首稱臣只是一個時間問題了。

    而這一切,都與檀鋒心目之中的大敵脫不開關係,如果高遠趁著秦國大亂的時候出兵,秦國現在應當早已不在了,可高遠,卻偏偏在這個時候,將兵鋒對準了政局穩定,國勢蒸蒸日上的楚國,一連串的戰略欺騙,不但騙了自己,也騙了楚國上下,轉眼之間,楚國一片大好的形式便急轉直下,頃刻之間就到了亡國的邊緣。

    自己押錯了寶,選擇了楚國這樣一條即將要沉下去的船。在檀鋒的計劃之中,秦國既然已經靠不住了,自然要選擇楚國來維繫自己的復仇之夢,可現在,自己馬上就要隨著楚國這條大船沉下去了。

    楚國若亡,自己所佔據的交城這片地方,就處在漢國的四面包圍之中,被滅那是轉眼之間的事情。

    整個事件的神轉折,讓檀鋒猝不及防,等到他明白過來,似乎一切都成了定局。有時候細思之下,檀鋒甚至會認為高遠和路超早就勾結好了,他們本來在扶風之時就是兄弟一般的,路超的生身父母,也算得是高遠的養父養母,他們是不是算計好了要顛覆這一切舊秩序而建立起屬於他們兄弟的世界。

    當然這個念頭也只是那麼滑過而已,天無二日,國無二主,不管以前是怎麼樣的,路超與高遠兩人,終究是要一決生死的。

    仔細想了好幾天,檀鋒終於弄懂了高遠的意思,秦國已經成了一個破鼓,在高遠的心目之中,只怕想去打下他,便隨時可以動手,而楚國不同,八百年王朝,五千里河山,政局穩固,百姓也算得富庶,這樣的一個國家,如果讓他銳意振新,用不了多長時間,便會成為漢朝的強勁對手,高遠自然要將這個有可能成為強大對手的國家,儘早地扼殺在搖藍里,那麼,聯合已經亂成一團的秦國來算計楚國,自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可所有這一切,都是事後才能想明白,在一切沒有發生之前,誰能料想得到這幕大劇的劇情居然是這個樣子的。

    自己已經沒有回頭路了,即便現在自己想回去再投奔秦國,也沒有路可走了,自己在交城,已經被漢人隔絕了回秦國的道路,而今,想要生存下去的唯一前提,便是楚國還能生存下去。而楚國能生存下去,屈完的那二十萬大軍就必須要能返回國內,在做到這一點,武關就不能成為障礙。

    「我們去打武關。」檀鋒一拳重重地擂在地圖之上,「司馬衍,殷錯,我們必須去打武關,拿下武關,放屈完的二十萬大軍回到國內,楚國才能堅持下來,我們也才有生存的可能。」

    司馬衍,殷錯看著檀鋒,目前的困局,兩人心中自然也是清楚,這是他們唯一能做的事情,否則,只能坐以待斃。

    「殷錯,你守交城,我和司馬衍帶主力從後方去襲擊武關,內外夾攻,出其不意地拿下武關。」檀鋒道。「馬上修書給楚國朝廷,告訴他們,做為我們佔據交城的報答,我們將出兵武關解屈完之困。同時,派出得力人手,潛往丹鳳縣,與屈完約定時間,共破武關,我們需要屈完替我們作出攻擊性掩護。」

    「明白,我馬上去做。」殷錯點頭道。

    「生死成敗,就在此一舉了。」檀鋒嘆了一口氣,「司馬衍,去清點我們的物資,軍械吧,這一次,我們要傾其所用,再也用不著藏著掖著了。這一仗若不能功成,我們就無路可走了。」

    三人對視一眼,都是心中慘然。一招錯,步步錯,早想到有今日,當日就該死守泰安,說不定還能守得一個雲開見月明,如今,卻是走上一條有進無退的獨木橋,非生,則死,半點妥協退讓的餘地也沒有。(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狂仙生活系男神合體雙修怪談專賣店劍道通神
    最強神話帝皇快穿:虐渣指導手冊光腦武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隱婚神秘影帝︰嬌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