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漢旗天下(104)古麗的計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漢旗天下(104)古麗的計劃字體大小: A+
     

    阿固懷恩站在一個光禿禿的山樑之上,在他身後以前背後的山坡之上,黑壓壓的東胡騎兵師數千騎兵都牽著戰馬,默然而立。在山下遠方,有一支人數更多的騎兵正緩緩而行,那是楚國騎兵,而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則是楚國的主力大軍。

    這是屈完放出來的騎兵,不是為了與對方交戰,而是為了保證大軍能夠順利前進。

    「師長,打吧!不過一倍於我們而已,他們如何能與我們這虎賁兒郎相比!」阿固懷恩的身邊,一員年輕的將領大聲道。這是他的兒子阿固勇,正是氣血旺盛的年紀。

    「哪有這麼容易?」阿固懷恩指著遠處的騎兵,教導道:「屈完可是老將,他用兵,可萬萬輕忽不得的,我們眼中看到的只有這萬餘騎兵,但這支騎兵距離他們的大部隊並不遠,你覺得我們多長時間能擊敗他們?」

    阿固勇一滯。

    「我們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他們擊潰,只要他們纏住我們,不讓我們脫身,他們的大部隊便能將趕來將我們包圍,先前我已經給你看了屈完的撤退路張,他的大軍是分成四個部分,每兩個並頭而行的,被他們纏住,我們就麻煩了。」阿固懷恩道:「打仗,不要只看到眼前的東西,要想得多一些才好。敵人沒有你想得那樣傻。」

    「哪,這就看著他們這樣大搖大擺的往武關走嗎?」阿固勇有些不服氣地反問道。

    「我們的任務是遲滯他們的速度,現在這個目的不是達到了嗎?」阿固懷恩笑道:「他們現在的前進速度是不是像烏龜在爬?」

    「父親,我覺得您太保守了,鬼面將軍就絕不會像您這樣,她一定會想辦法攻擊的,要是讓她再打一場勝仗,我們東胡獨立騎兵師的臉往哪擱?」阿固勇道。

    阿固懷恩沒好氣地看了兒子一眼:「你老子已經過了好勇鬥狠的年紀了,不會為了臉面拿手下兒郎們的性命開玩笑。但只要有機會,你老子也不是孬種。撤退吧,今天沒機會了。」

    看著徑自掉轉馬頭的父親,阿固勇戀戀不捨地看了一眼遠處的楚國人,策轉馬頭,跟著父親退下了山樑。

    其實阿固勇心中敬佩的鬼臉將軍古麗,也面臨著與阿固懷恩一樣的困境,屈完的撤離,因為沒有了秦軍的追擊,所有進行得有條不紊。各支部隊之間保持的距離十分恰當,襲擊其中的任何一支,都會引發連鎖反應,有極大的可能被對手纏上不得脫身,在阿固勇看來,古麗是一個什麼悍勇的女人,其實從踏上戰場開始的那一天,古麗便不是一個莽撞的人,從小接受的系統教育。讓她具備著一般人很難有的軍事素養和大局觀。在騎兵的運用之上,在漢軍之中,能與她相比較的人,其實不多。

    將幾塊石頭在地上擺來擺去。想了半晌,古麗終究還是沒有找出破襲屈完這個烏龜陣的方法,看起來,屈完是打定注意一門心思地趕到武關去了。本來武關的第一軍也已經擺好了架式等著屈完撞上去,但作為古麗來講,這麼長的一段路上。自己居然什麼也沒有做,好像屈完的護衛兵一般,護衛著他到達哪裡,不免讓人沮喪。

    終於,古麗伸手攪亂了地上的幾塊石頭,站了起來,「這樣始終是不會出現破綻的,但只要動起來,一定會露出破綻,想法子,打得你露出破綻來。」

    既然打定了主意,古麗很快便制定出了一個方案,不過這個方案,需要她與東胡獨立騎兵師一起來運作。

    半夜時分,阿固懷恩看到輕騎而來的古麗,驚訝得嘴巴里足足可以塞進去一個鴨蛋,要知道,他們之間可是隔著楚國的大軍的。

    「你怎麼過來的?」

    「怎麼過來的,騎馬過來的。」古麗笑盈盈地道,「楚軍又不是人擠人,人挨人,我想摸過來很難么?」

    「開什麼玩笑?」阿固懷恩搖頭道:「古師長,你可是一師之長,楚軍之間的確有不小的間隔,但這之間可是有無數的巡邏兵,斥候在游戈,要是堂堂的漢軍騎兵師長被他們捉了去,可就要成大笑話了。」

    「就憑他們想抓住我,那才真是一個笑話。」古麗微笑道:「我來找你,是想與你合作,干一票大的。」

    「古將軍,你有計劃了?」一邊的阿固勇大喜,一下子蹦了起來。

    「滾一邊兒去,這哪有你說話的地方。」阿固懷恩瞪了兒子一眼,「沒大沒小,沒規矩。」

    其實阿固懷恩比古麗小不了幾歲,不過別人是一師之長,他卻是父親身邊的一個跟班,從職位上講,的確是天差地別。

    「古師長,你想到了什麼辦法?屈完弄出這個烏龜行軍法,不好弄啊?」阿固懷恩轉過頭來,看著古麗,嘆道。「跟了他好幾天了,找不到機會,再有兩三天,他可就要抵達武關了。」

    「我想過了,等是等不出來機會的,我們要打出機會來。」古麗道。

    「打?怎麼打?」阿固懷恩搖頭道:「我不是沒想過,可實在找不出破綻來啊。」

    古麗往地上一坐,隨手撿來幾個石頭擺在地上,「這是屈完的部隊分佈,他們在行軍的過程之中,彼此照應,騎兵分佈在兩側,中軍也保留著大量騎兵,這樣,我們不論攻擊那一部,都會受到其它方面的側擊,但是這建立在一個前提之上,我們兩支部隊是分開的,如果我們兩支部隊在某一個點上突然合併在一起呢?」

    古麗抬頭盯著阿固懷因,「不管是在你的一側,還是在我的一側,楚軍布置的騎兵數量都足以與我們抗衡,但我們兩支合併,並可以輕鬆擊垮他們。」

    「兩個問題,第一,我們怎麼才能合併到一起?第二個,我們縱然合併,可對方也有上萬騎兵,一時之間是打不垮的,時間一長,有可能將我們拖下水。」

    「我的目標不是他們的騎兵,而是他們左翼的這支步卒。」古麗笑著撿起左邊的一塊石頭,重重地拍在地上,啪的一聲,這塊石頭碎了。

    「明天晚上,楚軍會經過羊角嶺,這座山雖然不大,但以楚軍之間的距離,這座山卻能在一個時辰之內,讓他們彼此之間的呼應被隔斷,我會抓住這個機會,從這裡潛伏過來與你會合,然後向右翼騎兵發起突然打擊。」

    兩根樹枝被擺在了右翼,代表著楚國騎兵的一些小石頭邊上,「打擊他們不是目的,我要的是吸引他們的中軍騎兵和左翼騎兵來援。」

    「然後呢?」

    「然後在他們抵達的那一刻,我們利用我們的機動優勢擺脫他們的糾纏,大範圍迂迴,殺一個回馬橋,這個時候,楚軍應當都知道我們的大部隊出現在右翼,恐怕他們想不到,我們會在下一刻,繞回到左翼,對他的左翼步卒展開突襲,失去了騎兵的保護,正在行軍的步卒在我們的打擊之下,會成為一副什麼模樣?」古麗笑了起來。

    阿固懷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計劃是一個好計劃,但是你真能潛伏過來嗎?」

    「不試試怎麼知道?而且如果我不能潛伏過來的話,自然便會跑路,而你等不到,自然也不會發動進攻對不對?」古麗道。

    「最後一個問題,我們在對左翼楚軍步卒展開進攻,楚軍騎兵如果夠聰明的話,不會直接來援,而是會想辦法來包圍我們,我們打垮了左翼楚軍步卒,怎麼脫身?」阿固懷恩道。

    「往這裡走!」古麗抓起地上一根樹枝,在地上劃了一條深深的印痕。

    「三川郡方向?」阿固懷恩瞪大了眼睛。

    「對,三川郡方向,秦軍現在正跟在楚軍背後收復失地呢,我們在得手之後,立即向他們所在的方向逃跑,你說楚軍敢追來嗎?」古麗笑道。

    「現在可是秦軍故意縱容楚軍,可以說楚軍如此順利的撤退,與他們脫不了關係?」阿固懷恩道。

    「這我當然知道,不過這是檯面下的交易,秦軍可以縱容楚軍撤退,但我們將他們引到了秦軍面前,秦軍難不成還敢暗算我們嗎?除非他們有把握將我們殺得一乾二淨,他做得到嗎?很顯然做不到,而且,我們只不過是借勢罷了,狐假虎威,楚人對秦人肯定還是心有疑慮的,看到我們向他們哪裡跑,心中只要一懷疑,我們便有機會走脫了。」

    古麗看著阿固懷因,「這是我們最後一次的進攻機會了,再讓他們走下去,接下來的仗,我們可就只能看著楊大傻他們打了。」

    「好,幹了!」阿固懷恩站了起來,「我們不是來看風景的,你好歹還在武隆打了幾仗,我從晉陽郡趕了上千里路,盡看風景了,不讓刀頭見見血,兒郎們只怕也要怨聲載道了。」

    古麗大笑著伸出了手,「那好,明天午夜,我們再見。今兒個你可要養好精神,接下來至少一天一夜,我們是沒得睡的。」

    「那也算不得什麼,我雖然老了,但即便是三天三夜不睡覺,照樣能揮刀砍人,彎弓射敵!」阿固懷恩撫著鬍鬚,笑道。(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神建模師逆天武神武神空間星辰變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
    另類保鏢:龍潛都市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桃運雙修末日樂園蓋世雙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