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漢旗在下(94)終有一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漢旗在下(94)終有一別字體大小: A+
     

    一聲大王,一個跪拜,登時讓漱玉傻了眼兒。此時步兵跪倒在地,倒是讓她整個人都出現在了高遠的面前,也讓她看清楚了這位當世最具傳奇色彩,這片大陸之上最強大的王國的君主。雖然對方只是身著便衣,隨隨便便地坐在哪裡,但那一股自然而然生成的凜然之威,卻仍讓從小便生在王候之家的金枝玉葉打心眼裡有些懼怕起來,只瞅了一眼,便立即垂下了頭,盯著自己的腳尖。

    「果然是國色天香,難怪將我的大將軍都拐跑了。」高遠看著漱玉,語氣似是感慨,又似是在嗔怪。

    漱玉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想要說點什麼,嘴卻如同被堵住,竟是一個字也無法說出來。整個人都僵在了那裡。

    早知道這事情就不會有那麼容易,可是怎麼也想不到,大漢國王竟然親自出馬,將她與步兵堵在了這裡。

    「步兵,我們兄弟之間,什麼時候興這一套了?還不起來說話?」高遠搖搖頭,轉頭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步兵。

    步兵低聲道:「步兵是向王上請罪,步兵辜負了大王的期望,為了一己之私,置大義於不顧,請大王治罪。」

    高遠嘿了一聲,「你倒也知道,你棄職而去是有罪的,既然如此,在崔呈秀那裡,怎麼還如此飛揚跋扈啊?嗆得崔呈秀無計可施?」

    「步兵知罪。」

    「算了吧,你起來說話。」高遠嘆道:「其實你看到我,心中便很清楚,我不是來治你罪的,如果真要捉拿你,出現在這兒的。那就是國安局或者軍法處的人了,又豈會是我?」

    「多謝王上。」步兵重重地叩了一個頭,手撐著地站了起來,一邊的漱玉趕緊搶上一步,扶住了他。

    「你腿腳不方便,坐下說話吧。」高遠擺了擺手。一邊的何衛遠趕緊搬了兩個凳子過來。

    「漱玉公主也請坐吧。」高遠抬頭,向著漱玉卻是微笑著道。

    漱玉斷然搖頭,「漱玉現在不是什麼公主了,我只是步兵的妻子,我站著便好。」

    高遠楞了一下,鼓掌笑道:「好,好,果然不愧是我兄弟步兵看中的女人,著實不錯。馨兒,你說呢?」

    「那是自然。」坐在高遠身邊的寧馨微笑著,直到此時,漱玉才認真地打量了一下漢王身邊的這位女子,漢王三位妻子,個個都有一段傳奇的故事,不過漱玉這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位聲名遠播的漢王三王妃,只是一眼。漱玉便覺得有些慚愧,不是為別的。單純就是為了對方的美麗,女人見女人,第一面自然會在心裡暗自比較一番。

    「步兵,真得要走嗎?」高遠問道。

    「請大王恕罪,步兵決心已下,這後半輩子。步兵只想伴著漱玉平靜地生活,再也不想疆場之事了。」步兵看著高遠,堅定地道。

    高遠苦笑一聲,點點頭,「自扶風伊始。你便跟著我,這些年來,火里來,血里去,咱們好不容易打下這萬千疆域,你當真不留戀么?不想跟著我來建設一個前所未有的輝煌王朝?」

    「大王,步兵自己心裡有數,步兵所長,也只有戰場之事,其實真論起指揮千軍萬馬作戰,大王麾下比步兵強得,當真不知凡凡,步兵或者只有一手箭法還算是獨步天下,就這,也還是大王您逼著練出來的。如今秦國大廈將傾,楚國更是滅亡在即,這一統天下的大漢即將出現,接下來的就不是打天下,而是治天下,而這,卻並不是步兵所長了。這也是步兵能夠放心離開的原因,如果在幾年前,步兵是絕不會離開大王的。」步兵緩緩地道:「大業已將成功,步兵此時離去,亦無憾,至於大王所說的輝煌王朝,步兵即便不在朝堂之上,而是遠在江湖,卻照樣也能感受得到啊!」

    「其實步兵心中已是無憾了,想我當年不過是扶風縣兵之中一小卒,上不得檯面的一塊爛狗肉,整天謀求的是一日三餐,娶媳婦那只是在夢中才能出現的事情,直到大王您的出現,才改變了我這一生,有了名聞天下的鐵腳將軍步兵,還有了一個漂亮可人賢惠的女人,不再為一日三餐所憂,而是可以笑傲江湖,優哉游哉,人生如此,尚有何憾?」

    「我知今日大王到此,必是已知步兵心意,所以念著兄弟之情,特來為步兵送行,步兵這一生欠大王的太多,無以為報,只能放在心中了。」

    高遠默默地聽著步兵說完,道:「你既去意已決,我自不會阻攔,不過我們兄弟一場,你不該不辭而別,今天我到此處,的確如你所言,只是來送你一程。衛遠,上菜,擺酒。今兒個我們兄弟痛飲一場,自此作別,再見面卻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步兵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扶桑已是大漢治下,以後只要方便,步兵便會來看望王上。」

    高遠大笑起來,「但願如此。」

    酒菜是早就備好的,頃刻之間便端了上來。

    「這第一杯酒,我與馨兒敬你們夫婦新婚快樂。」高遠端起了酒杯,「本來我是想給你一個宏大的婚禮的,可是現在卻做不到了。只能水酒一杯為賀,特別是漱玉公主,我要向你說一聲對不起,但在其位,謀其政,你有什麼怨恨,儘管放在我的頭上,不要怨步兵兄弟。來,先干為凈。」一仰脖子,一口飲盡了杯中酒。

    「這第二杯酒,卻是敬我們兄弟之情,十幾年來,你跟著我,福沒享多少,苦難倒是經歷得多了,你這條腿就是為我掉的,沒有你,我早就死在薊城了。來,干!」

    步兵眼中一熱,險些掉下淚來,「王上,您慢些喝。」他可是知道高遠酒量一直不佳的。

    「無妨,今日送兄弟,便是醉了也無妨。」高遠笑道。

    「這第三杯酒,我便敬漱玉公主,漱玉公主好本事啊,你拐走了我的兄弟,我的大將,今日我可要將話說在前頭,二十年後,你可得至少還我兩個鐵錚錚的漢子才行。」高遠大笑起來,「你們既然要遠離廟堂,隱身江湖,那也沒有多少事兒做,不妨便多生幾個娃娃吧!哈哈哈!」

    漱玉紅了臉,卻仍是將杯中酒飲盡。

    「吃點菜吧,便盡顧著喝酒了。」寧馨微笑著挾了些菜放到高遠的碗中,柔聲道。

    高遠拿起筷子,卻不吃菜,以筷敲著碟子,竟是放聲高歌起來,歌聲既豪邁,卻又凄然,一時之間,倒是讓漱玉聽得有些呆了。

    送戰友踏征程

    默默無語兩眼淚

    耳邊只有海風聲

    路漫漫霧茫茫

    革命生涯常分手

    一樣分別兩樣情

    戰友啊戰友

    親愛的弟兄

    當心夜半北風寒

    一路多保重

    歌聲之中,步兵再也忍不住激蕩的心情,堂堂一個流血不流淚的漢子,今日竟然是號淘痛哭起來。

    巨大的鐵錨緩緩從水中提起,一聲的吆喝,海船緩緩地離開了碼頭步兵跪倒在甲板之上,手裡捧著的是高遠專程給他送回來的那一支鐵腳,耳邊仍在迴響著高遠先前所唱的歌聲。

    「大王,是我對不起你!」他低聲道。

    高遠站在碼頭之上,凝視著船頭甲板之上的步兵,無言地揚起手,緩緩地揮動著。

    「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大哥,回去吧!」一邊寧馨輕輕挽住高遠的手臂,柔聲道。「步兵如此選擇,未嘗便不是他的福氣,或者,這也正是他的聰明之處。再說了,扶桑並不遠,將來實在想來了,便召他回來相聚也不是一件難事。」

    「回吧,又走了一位老兄弟!當年扶風出來的人,是愈來愈少了。」高遠微嘆一聲,轉身便走。

    送別老兄弟的這一段插曲絲毫沒有影響到漢**隊大踏步向著楚境之內進發的步伐,而此時,滅楚最為關鍵的一戰,圍殲屈完二十萬大軍的最後一枚棋子,正在飛速地向著目的地前進。

    楊大傻叉著腰,站在一塊大石頭前,一張地圖鋪在他的身前,上面用黑筆標註著現在他的部隊所處的位置。

    「狗娘養的梅華,他這幾天沒吃飯嗎?比預定計劃慢了半天,來人,傳我的命令給他,他就是給我爬,也要在預定的時間之內趕到目的地,混帳王八蛋,晚到半天,足以讓敵人跑得無影無蹤,壞了我的大事,我揪下他的腦袋當夜壺。」罵罵咧咧的楊大傻其實心中明白,梅華其實走得並不慢,而是因為這幾天天老爺不作美,連著幾天的陰雨綿綿,將秦國國內本來就極不好的道路,就得更是難以行走,別說是梅華了,便連古麗的騎兵,現在亦是舉步維艱。習慣了國內良好交通網路的漢軍,來到異國的土地,總是有一個適應的過程。

    但楊大傻更明白,滅楚的關鍵,便在於屈完的這二十萬大軍,可不敢指望秦人會與楚軍拚死作戰,只有自己趕到,斷了楚人後路,才能堵上這最後的關口。要是讓屈完的這二十萬大軍溜號了,這一次漢國籌謀數年的大戰,必然會半途而廢。(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貴族紋章武林紀元
    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神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