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漢旗天下(93)送君千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漢旗天下(93)送君千里字體大小: A+
     

    「混帳!這個重色輕友的東西!」重重地將信件拍在桌面之上,高遠恨恨地罵道:「他這是棄職潛逃,哼哼,他也不想想,翻得出去我的手掌心嘛!只要他還活著,哪怕他藏在地洞里,我也能將他掏摸出來。崔呈秀那小子不會連派人跟著他也沒有做吧?」

    寧馨眨巴著眼睛看著高遠:「崔軍長倒的確這麼做了,不過他可不是步兵的對手,三下五除二,他派出去的人便被步兵晃昏丟了目標,不過嘛……」

    「別賣關子了,我知道國安局肯定跟上他們了,是不是?」高遠沒好氣地道。

    「嗯,步兵是第九軍軍長,堂堂的高級將領,國安局自然是有安排的,國安局的跟蹤水平可就不是步兵能發現得了,估計他現在正沾沾自喜擺脫了跟蹤,洋洋得意的要與心上人兒遠走高遠呢!」

    「他飛個屁!」高遠恨恨地道:「這小子準備到哪裡去?」

    「看他的意思,多半不是汾州就是滄州,大概他是準備揚帆出海吧,真要一出海,只怕你也是鞭長莫及了吧,去哪裡找他們?」寧馨笑吟吟地道。

    「那就讓他出不了海。」高遠凶神惡煞地道:「我要將他逮回來,重重治罪。」

    「真得嗎?大哥真要重重治罪於步兵嗎?」寧馨笑著反問。

    看著寧馨一臉天真無邪的表情,高遠卻一下子泄了氣,卟嗵一下子坐在椅子上,「只是心中氣不過啊!這麼多年來一齊出生入死的兄弟,到頭來竟然抵不過一個女子。」

    「英雄難過美人關嘛,步兵是真英雄,自然也是過不了這一關的,何意百鍊鋼,化為繞指柔。看來漱玉這女子是觸動了步兵內心深處最柔軟的那一點地方了,步兵心志堅韌,一旦下定決心,只怕你也扳不過來吧。」寧馨搖頭道。

    「我就是想不通,他要娶這個漱玉公主,咱們不是也答應了嗎,娶回家不就得了,為什麼非得跑呢?」高遠不解地道。

    「漱玉可不是一般人,他是楚國公主,現在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可是在滅她的母國。毀她的家園,還有可能要殺她的親人,步兵是大漢的重要將領,肯定是要參與的,你說,她如果這樣嫁與步兵,難不成眼睜睜地看步兵去做這些嗎?步兵不走,肯定會去做,那她們兩口子以後又如何可相處?兩相權衡。步兵便只能拋卻這榮華富貴,眼不見為凈,走得遠遠的了。站在步兵的立場之上,也沒有錯。」寧馨晃了晃手中的信紙:「正如步兵所說。如今你麾下謀士如雲,猛將如雨,沒有他,照樣橫掃天下。這是求你放過他呢!步兵是你的兄弟。你總不會真要拿他回來吧?」

    高遠嘆了一口氣,悶了半晌,突然轉頭叫道:「何衛遠。你進來。」

    「大王有什麼吩咐?」何衛遠小心翼翼地道,出了步兵這檔子事兒,大王心情肯定不好,何衛遠也是擔著小心,生怕觸了霉頭。

    「咐咐下去,我要出門一趟。」

    「去哪裡?」何衛遠問道。

    「不是滄州,就是汾州,先下去準備著,走著看!」高遠不耐煩地道。

    「是,大王!」何衛遠躬身而也。

    寧馨看著高遠,「大哥,你還真準備去把他逮回來啊?」

    高遠搖頭,「十幾年的兄弟了,他既然要走,我不得去送送他?再說了,或者我能為他找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他不就是不想讓漱玉公主傷心難過嗎?那其實也挺簡單的。」

    「原來如此,哪我倒是放心了。」寧馨笑了起來。

    「看你這樣子,倒是巴望著他們跑了似的。」高遠奇怪地看都會寧馨。

    「是啊,大哥你不覺得感人嗎?為了心愛的女人,甘於拋棄榮華富貴,高官顯爵,這樣的男人,世上又有幾個呢?」

    高遠定定地看著寧馨,「你不會在他們落腳的地點上打了埋伏吧?你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裡又要去哪裡對不對?」

    寧馨嫣然一笑:「大哥,他們走在往汾州的道路上呢。」

    高遠點點頭,「果然如此,如果我準備去把他逮回來軍法從事,你是不是就說他們去滄州了,然後讓我撲個空,等反應過來,他們早已經遠走高飛了?」

    「心裡是這麼想的。」寧馨吐吐舌頭。

    「哼哼!」高遠冷笑:「我如果不想放他們走,他們就走得脫了,想得恁也簡單了一些,就算他們上了船,我的海軍是幹什麼的,就算他化身為一條小泥鰍,我也能從海上將他揪出來。」

    汾州,離碼頭不遠的一間極為普通的客店之內,步兵拄著拐杖,滿臉喜色的走進了其中的一間客房,內里,換了一身粗布衣服的漱玉正在翹首以盼。

    汾州是新興的海運城市,碼頭周邊的客店更是人滿為患,每一間店子里都住得滿滿的,一樓更是坐滿了在這裡臨時歇息或者吃點東西的客人,可任誰也想不到,這個瘸了一條腿,拄著拐杖的殘疾人,竟然便是大漢聲名卓著的高級將領。

    當然,為了隱藏形跡,步兵還是在臉上稍稍作了一點點裝扮,這些小把戲是他跟著特種大隊的人學的,簡單地改變臉上的幾個特徵,便能讓容貌大變,不是極相熟的人,打粗一看,是絕對不可能認出他來的。

    「漱玉,我已經找好船了。是一條跑扶桑的大海船。」進了房間,關好房門,步兵興沖沖地對漱玉道:「一人五百元,便能順路將我們帶到扶桑去,而且還能給我們一個艙房。」

    「這麼容易就辦好了?」漱玉詫異地道。

    「這有什麼難的。」步兵笑道:「你是不知道現在我們大漢的海運有多發達,每天出入港口的船隻多達上百條,這還只是汾州,滄州那邊更多呢,要不是考慮到滄州那邊熟人太多,走哪邊,還能找到條件更好的船,有不少是海軍淘汰下來的戰艦,走在海上,比一般的商船平穩安全多了,不過為了保險,我決定還是坐一般的船走,只怕你要吃些苦頭了,我聽人說過,第一次坐海船的人,大都不太習慣風浪,吐得昏天黑地的大有人在。」

    「只要與你在一起,我倒不怕這些,從汾州到扶桑,一路上要走多久?」

    「一路順風的話,也就十來天時間吧!這條航咱,咱們大漢的商船已經輕車熟路了。」步兵道:「扶桑前兩年已經被我大漢拿下了,那裡治安尚好,熟人基本沒有,咱們到了哪裡,找一個稍偏一些的地方,買一大塊地,再雇傭一些本地人種植,咱們兩個,便安安心心地在哪裡當地主吧。大漢本土嚴禁土地買賣,不過在這些海外殖民地上,卻是不禁絕這些,畢竟,沒有多少大漢人願意背井離鄉去哪裡討生活。」

    「步兵,真是苦了你了,為了我,讓你去那麼遠的地方!」漱玉走到步兵的跟前,伸手抱住了步兵的肩膀。

    攬了佳人入懷,步兵開心地道:「我是一個孤兒,從現在開始起,你就是我唯一的家人了。好好的準備一下吧,明天一大早,可就開船了,此一去,不知多少年才會歸來再看看這片故土了。」

    次日,天蒙蒙亮之時,步兵背了一個大包裹,漱玉扶著他,兩人出了客棧,徑直向著碼頭上停著的一艘船大步走去,船上燈火通明,甲板之上,水手們正在忙碌著,做著前的準備工作。看到步兵兩人前來,一個商人模樣的人笑吟吟的迎了上來,「羋老闆來得早啊?還有近一個時辰才啟航呢。」

    「興奮著呢,睡不著,索性便先到船上來等著。」步兵笑道:「有勞老闆了。」

    「沒事沒事,拿人錢財,自然便要將事辦得妥妥噹噹。您請,艙房準備好了,可是這艘船上最好的一間艙房了。」

    「多謝老闆,等到了地頭,還有重謝。」

    「不必了,你給的錢已經足夠了。」老闆笑咪咪地扶著步兵上了跳板,走到船上,向著內里的艙房走去。

    「羋老闆請,在下還有些事情要忙,便不相陪了。」老闆躬身一揖,轉身迅速離去了。

    「這老闆怎麼感到怪怪的?」看著老闆匆忙的背影,漱玉疑惑地道。

    「可能是看到我一個殘疾人,又帶著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心中奇怪罷了,不過他既然拿了我的錢,自然便不會多事,這是他們商人安身立命的信用呢!」步兵笑著推開了艙門,艙房之內,燈火通明,四五個人正坐在裡面,看到正中間的那人,步兵霎那之間便如同中了定身法一般,呆在了哪裡。

    「怎麼啦?咦,不是說這是專門為我們準備的艙房嗎,怎麼還有別人?」從步兵的身側,漱玉看到了幾個人影,不由有些怒了,「這個老闆坑人,我就說他有些怪嘛。」

    步兵沒有作聲,半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走進了艙房,扔掉手中的拐杖,跪伏到了地上,「大王!」(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文壇大神是只喵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貴族紋章
    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