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漢旗天下(87)卧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漢旗天下(87)卧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字體大小: A+
     

    柳安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一枚破甲箭鑽透了他身上的凱甲,深深地鑲嵌進了他的胸腹之內,這個野心勃勃的楚國年青將領,帶著無盡的遺憾和憤怒,倒在了冰冷的長街之上。

    步兵並沒有對他的親兵趕緊殺絕,而是任由他們逃竄而起,同時,也將柳安已經戰死的消息,帶到了全城的每一個角落。

    漢軍趕到了彭城將軍府,不費吹灰之力便控制住了彭城之內幾乎所有的重要官員以及那位從郢都而來,此刻正面無人色,癱坐在椅子之上的上大夫范拙。

    城牆之上,楚軍的值勤軍官正聲嘶力竭地指揮著城牆上的士兵準備防守,士兵們以最快的速度加起了床弩,準備著投石車,一排排的士兵拉開了弓弦,對準了牆下洶湧而來的漢軍士卒。對於這名職級並不高的值勤軍官來說,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因為彭城一向是前線,所以在城牆之上,這些防守武器一向是齊備的,或者他能扛過敵人的第一波攻擊,那個時候,將會有更高級別的將領趕到這裡。

    回首看向城內,爆炸聲,慘叫聲,吶喊聲,一處處的火光衝天而起,整個一片混亂之極,末日來臨的景象。

    漢軍突然發動進攻,對每一個楚人來說,都是猝不及防和不可想象的。

    「準備射擊!」值勤軍官嘶吼著,借著城上城城下的火光,他能看到,湧來的敵人,速度雖然快,但並沒有攜帶雲梯,攻城車等大型攻城器械,這讓他稍稍地喘了一口氣。

    崔呈秀根本就沒有想過這一次要和雲梯等攻城武器蟻附攻城,他,要從城門口殺進去。敢死隊員們騎著快馬。亡命地沖向城門處,他們的懷裡,無一例外的抱著一個炸藥包,伏在馬鞍之上,他們拚命地摧動戰馬,向前急奔。

    箭,如雨一般從城牆之上射下來,不時有敢死隊的隊員中箭從馬上摔下來,但沒有人去看他們一眼,此時。速度是這些敢死隊員們追求的,在他們身後,漢軍騎兵與他們相距不到一箭之地,而更遠處,密密碼碼的步兵正撒開雙腿狂奔而來。

    沒有陣型,沒有序列,崔呈秀告訴他的士卒們,向前跑,一直跑到彭城之中去。

    跨下戰馬哀鳴著倒地。體形碩大的戰馬,永遠是弓箭手們最容易射中的目標,比起射擊馬上的騎士,把握要大得多。馬上的騎士在地上一連串的滾翻。一骨碌爬了起來,貓著腰繼續向前沖著,影子晃動,在他的左右兩側。他的戰友們則在馬上以更快的速度超過了他,沖向了那黑黝黝的城門口。

    一個炸藥包被丟了城門口處,然後又是一個。轉眼之間,數十個敢死隊騎兵將抱著的炸藥包盡數丟在了城門洞子里,然後縱馬沿著城牆根子向兩邊奔走,這個地方,已經是弓箭手們的死角。

    那個丟掉了自己戰馬的士兵一手抱著炸藥包,另一隻手卻在地上撿起了一支仍在燃燒著的火把,臉上肌肉抽搐,閃現著猙獰之色,「楚國人,我日你們祖宗。」嗥叫聲中,連人帶火把帶炸藥包衝進了城門洞子中。

    一聲驚天動地的霹靂之聲響起,整個彭城城牆似乎都在搖動,城樓之上,正在指揮作戰的楚軍軍官被震得向上跳起數尺,一屁股摔在地上,等他爬起來的時候,看到的卻是周圍士兵們那恐懼的面容,不少人七竅流血,正在原地轉著圈圈,似乎連東南西北也分不清了。

    他大聲吼叫著,卻連自己的聲音也聽不見,伸手去掏耳朵,縮回手來時,卻是滿手的鮮血。他撲到了城牆邊上,探出頭,看著離他不遠處那煙塵瀰漫的地方,那裡,是城門的所在地。煙霧散去,他絕望地看到,奔騰而來的漢軍騎兵,毫無阻礙地穿過了那裡,隨即,城內響起了密集的馬蹄之聲和喊殺之聲。

    漢軍攻進了彭城之內了。

    「殺敵啊!」這名軍官淚流滿面,他知道完了,此刻城牆之上參與防守的楚軍士卒不到所以駐軍的五分之一,大部分的軍隊此刻還駐紮在城內的軍營之中,沒有任何的跡象表明漢軍將會在這個時間段進攻楚國,可是,這一切,卻都真實的發生在了他的眼前。他嘶喊著,哪怕聽不到自己發出的任何聲音,他提著刀,沿著上城的階梯向城下衝去,想要去堵住城門的缺口,城牆上的士兵,下意識地跟著他們的將領沖了下去。

    漢軍騎兵如同蛟龍一般衝進了城內,這名軍官似乎神智有些不清了,他揮舞著他的佩刀,徑直衝向了奔騰中的馬隊。毫不意外的,他的刀還沒有來得及揮下,戰馬強勁的衝擊力已經將撞得高高得飛了起來,啪噠一聲,遠遠地落在了一邊,落在地上,再也沒有了絲毫聲息。

    城樓之上,一名楚軍士兵目光獃滯地看著密密麻麻數不清的敵人湧進了城內,他機械地一下一下地敲響著警鐘,直到一枚弩箭飛來,釘在他的胸口,他拽著繩索,沿著牆壁滑倒,坐在了地上,手痙攣般地繼續晃動了幾下繩索,城樓之上的警鐘有氣沒力地嗚咽了幾聲,終於完全靜了下來。

    第十八軍二萬餘名將士盡皆入城,他們面對的,是沒有了主將,沒有了統一指揮,分散處在城內各個軍營之中的楚軍,此時,這些楚軍正在他們各自的將領的帶領之一,分散在彭城的各處,與漢軍廝殺著。

    崔呈秀登上了城樓的高處,在他看來,彭城之戰,到了這個時候,已經基本結束了,失去了統一指揮,甚至有些連建制都沒有的楚軍,在接下來的命運之中已經註定。

    「張軍長,您看了么,我們打回來了,我們打下了全城,可是我卻不能升起新一軍的軍旗,對不起,對不起。」他仰望著城頭之上,高高升起。正在風中飄揚的黃龍旗以及第十八軍的軍旗,嗚咽道,在他的懷中,新一軍那面破損的軍旗,此放正靜靜地躺在他的懷裡。

    小心地掏了出來,展開,崔呈秀高高地舉起了新一軍軍旗。

    「軍長,我們打回來了。」他仰天長嘯。「您看到了嗎?九泉之下,您安息吧!」

    彭城這處全城最高的地方,成了崔呈秀的臨時指揮所。在這裡,他能縱觀整個城市的戰鬥,一個個命令流水價的從這裡流出,一支支部隊在他的調配之下,奔向城內各處戰鬥激烈的地方,一枚枚鮮紅的禮花信息從各個地方升騰上了天空,每一枚煙花的升空,便代表著一個地方戰鬥的結束。

    失去了建制,沒有了主將的協調指揮。再強悍的軍隊也只能孤軍作戰,沒有彼此配合呼應,便是猛虎也會被群狼吞噬,更何況。現在彭城的楚軍面對的本身就是猛虎一樣,同仇敵愾,發誓要一雪前恥的由前新一軍為主體改編而來的第十八軍。

    高成棟,董壯。謝東,毛阿福,這些前新一軍將領們。此刻正如猛虎下山,親自領軍奮鬥在戰鬥的第一線,這是讓他們一雪前恥的一戰,也是讓他們解開心結的一戰,數年來,自覺無臉見人的他們,從今以後,終於可以重新昂起頭顱來了。

    天邊,剛剛露出小半臉郟的太陽剛剛射出他的第一縷陽光照著彭城的時候,步兵踩著清脆的聲音,踏進了城樓,而此時,崔呈秀正在地圖之上,將最後一處楚軍頑抗的據點重重地抹上了一個叉,城內主要的戰鬥已經結束,騎兵已經開始出城追擊逃散的楚軍,而在城內,剩下的便是肅情潛藏的敵人,這些已經用不著他這位軍長來管了。

    「步軍長,真是抱歉!」崔呈秀看著步兵,行了一個軍禮,「讓你的婚事成了這個樣子,我們欠你的。」

    步兵搖了搖頭,有些疲乏地拖過一張椅子坐了下來,「戰鬥應當結束了吧?」

    「是的,主要戰鬥已經結束了。」崔呈秀倒了一杯水遞給步兵,「你哪裡損失大不大?」

    「都是特種大隊的人,這些人天生就是幹這一行的,面對著群龍無首的敵軍,能有多大的損失?」步兵道。「一切都在可接受的範圍之內,范拙以及彭城所有的重要官員,現在都被我扣在了守備將軍府,現在你就可以去哪裡接受他們了。」

    「好,步將軍,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我覺得,現在你該去看看那位漱玉公主吧!」崔呈秀小心翼翼地道。

    「這個時候,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步兵揉了揉太陽穴,「我需要靜一靜,而她,現在只怕也不想看到我吧。」

    「這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崔呈秀輕嘆了一聲。「不過,還是去看看吧,或者,她現在最想看到的就是你的出現呢!」

    步兵搖搖頭,「你去吧,我想靜一靜。」

    崔呈秀不再說話,抱起桌上的頭盔,大步走了出去。

    彭城守備將軍府,范拙看到了大步而來的崔呈秀,驚恐過後的他現在已經平靜了下來,亂軍之中,他們沒有死,現在漢軍已經戰領了彭城,那他,至少是他,就不會死了。

    「崔將軍,大漢無信無義,不宣而戰,可恥之極。」看著進來的崔呈秀,他大聲怒吼道。

    崔呈秀大笑起來,「范大夫,前一段時間,二十萬楚軍進攻秦國,可曾先知會過秦人?」

    范拙一呆,半晌才反映過來,正想反駁之時,崔呈秀卻又開口了。

    「卧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楚國上下,如果沒有想到這一點,哪又能怪誰,范大夫,實話告訴你,數十萬大漢軍隊,已經對楚國展開全面進攻。來人!將我們大漢的宣戰詔書給范大夫。」

    一名軍官捧著一封詔書走到了范拙的面前,遞給了他。

    「范大夫,這是我們大漢對楚國的宣戰詔書,你帶著他,回郢都我,我想很快,我們就又能在郢都城下見面了,哈哈哈!」崔呈秀放聲大笑起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瓜田李夏
    醫道無雙文壇大神是只喵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