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漢旗天下(80)釣上魚我才告訴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漢旗天下(80)釣上魚我才告訴你字體大小: A+
     

    穎水河的河水自水泥鑄就的堤岸之下緩緩流淌,偶爾一兩個小小的漩渦夾著樹枝樹葉順流而下,拍打著堤岸之上,漩渦散去,一些樹葉和樹枝卻被粘連在了堤上,前幾日一場大雨,穎水河漲了不少,也昏濁了許多,這幾日天氣放晴,水位降下,但昔日清澈的河水卻仍然是昏黃。

    九月的天氣,已經不是那麼炎熱了,早上更是顯得很是清爽,一根釣線從堤岸之上垂下,手持釣桿的,赫然是大漢的大王高遠,此刻正頭戴斗笠,身穿著一件露著雙肩的小褂子,腳下蹬著一雙草鞋,兩條大長腿懸在堤岸之下,聚精會神地盯著河面上的浮標。

    如果不是他的身後站著幾個全副武裝的甲士,任誰看到這一副場面,都會認為這隻不過是一個平凡的傢伙無事之時,正在這裡垂釣。

    現在戰爭尚在進行,昔日繁華的穎水-穎川商道,現在幾乎沒有任何生意可做,城裡的閑人著實不少。

    在高遠的身邊,還有一個身材高大的壯漢,高遠身後的何衛遠已經算是彪形大漢了,但往這個人面前一站,卻是整整小了一圈。此刻這個大漢卻正在大堤之上轉來轉去,不時走到高遠身邊,伸手脖子瞅一瞅那紋絲不動的釣線,而後失望地嘆一口氣,又腳步咚咚的踱到一邊,看著天空長吁短嘆,片刻之後又踱了回去,再度重複先前的動作。

    來來去去好幾趟,高遠似乎終於是煩了,將釣桿放到一邊,沒好氣地看著壯漢,「楊大傻,你這樣咚咚的走來走去,便是有魚也讓你給嚇跑了,我是讓你來陪我釣魚的。可不是讓你來搗亂的。」

    這個大漢,卻是青年近衛軍團第一軍的軍長楊大傻。聽到高遠終於對他說話了,臉上頓時浮起了笑容,小跑幾步到了高遠身邊,半蹲在地上,「王上,我的王上,您終於跟我說話了,可將我憋死了。這釣魚有什麼意思,大王如果想吃魚。我去弄張網來,三兩下保管給大王弄到足夠的魚。」

    高遠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眼前這個大漢,連連搖頭,「煮鶴烹琴,大煞風景,楊大傻,我看你的心根本不在這裡吧?又想到哪裡去了?」

    楊大傻嘿嘿的笑了起來,一屁股坐在了堤岸之上,學著高遠將雙腿垂在堤岸之下。涎著臉湊到高遠跟前:「大王,臣在想郭老蔫。」

    高遠斜了他一眼,「你是在想郭老蔫嗎?你是在羨慕他馬上就有大仗要打了吧?所以在這裡坐立不安。」

    「大王深知我心。」楊大傻一挺胸膛,但緊接著又佝僂了下來。在高遠面前縮著肩膀,一臉的哀怨:「大王,郭老蔫他們馬上就要干一票大的了,那多爽利。可,可我卻被您召在這裡擱了起來,臣也不知道哪裡犯了錯。讓大王如此懲罰於我?大王給臣一個明白,臣以後改不就得了么?只要讓臣馬上趕到哪邊去,還來得及參戰呢!」

    聽到楊大傻的話,高遠縱聲大笑起來,「楊大傻,我看你這些年裝傻充楞都快裝成真的了。」

    楊大傻老臉一紅,「大王,這事兒我是真猜不透啊,您看看,這兩個月來,陳斌那老小子與古麗一起,橫掃了穎川,武隆,泰安,檀鋒那傢伙跑得比兔子還快,我在這裡,那有仗可打?」

    高遠冷哼了一聲:「你覺得我將青年近衛軍團戰力最為強大的第一軍召到穎水來,是為了讓你們來這裡玩的?還是公費?」

    楊大傻乾咳了兩聲,「國防部給我的行文是讓我到穎水宿衛大王。」

    「這種屁話,你也相信?」高遠哈的一笑:「楊大傻,來來來,你來釣魚,你今天要是釣起一條魚來,我就告訴你,我把你弄到穎水來是幹什麼的。」

    「啊?釣魚?」楊大傻苦著臉道:「大王,不若讓我光膀子跳到河裡去給大王摸幾條魚起來,大傻覺得那更容易一些。」

    「不行,說讓你釣,你就得釣。無論是拿網還是下水去摸,都不算數。否則的話,你便回去悶著吧,一直等到某一天我告訴你。」高遠促狹地笑道。

    「那臣還是釣吧!」楊大傻愁眉苦臉地拿起了高遠丟在一邊的釣桿。

    高遠微笑著伸手招了招,身後的何衛遠立即走了過來,替高遠倒了一杯茶遞到手裡,高遠一邊品著茶,一邊看著楊大傻那抽搐的臉,「大傻啊,你知道周玉的事情了嗎?」

    「嗯,昨天看到了有關咸陽的一些情報,嘖嘖,那路超真不愧是大王的兄長,這手段,讓人驚心啊,可憐的周玉,這一次可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了,黃泥巴掉褲檔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楊大傻古怪地笑了起來,「不過這傢伙,以前害過大王,看他倒霉,我高興。」

    「昨天晚上又來了新情報,周玉已經被迫離開了南軍,現在生死不明。不過從我們在南軍中的情報來看,周玉應當沒有性命之憂。」高遠道。

    楊大傻的耳朵一下子豎了起來,手腕一抖,半截釣桿幾乎都垂到了手裡:「他被迫離開了南軍,這豈不是說南軍數萬將士已經投降了路超?那三萬玄衣衛也在南部,他們豈不是要合二為一了?」

    「嘿,大傻大傻,誰人說你傻,哪才是真傻啊!」高遠搖頭嘆道:「我才說了一句,你便馬上想到這許多。」

    「臣只不過是從軍事角度上考慮罷了,如此一來,秦楚可有得打了,如果秦人能很好的利用這個時間差,耍耍陰謀詭計,說不定楚人要吃個大虧。」楊大傻若有所思地道。

    高遠讚賞地看了一眼楊大傻,這個半漢是面上豪爽但內里精細的人,要不然自己也不會單單將他弄了過來做一件大事。

    「哎,不過這怎麼也不關我的事啊,大王,要不然您派我去收拾檀鋒吧,這個混帳比周玉還要可惡,如果周玉是一把鋒利的尖刀的話,那個檀鋒不僅手裡拿著刀,他還是一個狡滑的狐狸,這傢伙的命就像蟑螂一般硬,楞是死不了,反而屢屢鹹魚翻身,先前在燕國吧,看著他不行了,要完蛋了,得,他跑到秦國去了,轉眼便成了大將軍,還在穎川弄得風生水起。」

    「風生水起又怎麼樣?大王一出手,那小子又玩完。」一邊的何衛遠不屑地道。

    「是啊,他比起大王當然是遠遠不足,不過這小子現在又跑到楚國交城去了,比起當年,他現在可是帶著數萬大軍跑的,實力要遠遠強過當時,我也仔細想過了,這小子,純粹就是為了給大王添噁心的,要是現在不收拾了他,將來他在交城站穩了腳跟,不免又要大費手腳,那時再動手可就難多了。」楊大傻認真地道:「大王,現在他剛剛佔了楚人交城,立足未穩,楚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正是我們的好機會。」

    「他在穎川能有那時的成就,靠得是穎水與其的商道,那本來就是我們縱容的,此一時也彼一時,現在可不同那時了,我們大漢豈會還給他這個機會。」何衛遠反駁道。

    「話是這麼說,但依我看,這個檀鋒邪門得很,趁他病,要他命,早收拾了他早安心,大王,您便讓我去吧!」楊大傻央求道。

    「檀鋒已經不足為慮了。他不是我考慮的重點,大傻,正和你所說的一樣,他只不過是讓我添添噁心罷了,與他比起來,無論是秦,還是楚,才是我要考慮的問題。再說了,即便現在讓你去打交城,以交城的險要地勢,檀鋒的數萬大軍,還有檀鋒本身的用兵能力,你能打得下來?」高遠問道。

    「大王,我已經擬好了攻打交城的條陳,我從軍情司哪裡弄到了交城的地圖,做了個沙盤,這幾天我可是將交城的地勢都研究透了。」楊大傻一下子興奮起來。

    「打住,打住,我不想聽了!」高遠豎起手掌左右一晃,「我說了,現在沒空去對付檀鋒,便讓他在交城玩兒著吧。你哪個條陳,先放在你自己腦子裡吧。」

    「哪我到穎水來,究竟是幹什麼的啊?」楊大傻痛心疾首的大呼起來。

    「釣魚,釣上魚來我再告訴你。」高遠哈哈大笑起來,一邊的何衛遠也偷偷地笑了起來,他可不敢大聲笑,要是讓這位大傻惱羞成怒起來,回頭找個茬子來尋自己誨氣,自己可是打不過他的。

    「釣魚,釣魚!」楊大傻簡直是氣急敗壞了。

    高遠端著茶杯,美滋滋地品著茶,欣賞著楊大傻那咬牙切齒的模樣,心裡樂開了花。「說起來,咱們的鐵腳將軍終於要娶媳婦兒了呢,還有五天,他就要迎到他的公主媳婦兒啦!大傻,羨慕嫉妒恨吧!」

    「我才不羨慕嫉妒恨呢!」楊大傻恨恨地道:「那個漱玉公主嬌怯怯的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肯定不好生養,我的女人可是給我生了兩個娃了!」

    高遠大笑:「當心步兵回頭打得你滿頭包!」

    「打架我不怕他,我就怕他躲在遠處暗算我,他那箭法,躲在遠處收拾我,我可真是無法可施。」楊大傻嘴一歪,突然感到手一覺,不由大喜,一拉釣絲,一尾魚兒擺著尾巴被他拖上了半空,身上落下來的水珠在陽光的照耀之下閃著七彩的光芒。

    「大王,我釣上來了,您可要說話算話哦!」楊大傻狂喜地跳了起來。

    高遠則張大了嘴巴,心道我靠,老子釣了半個時辰也沒釣著一條,這個傻大粗居然一下鉤子便弄起來一條,這人比人,得氣死人呢!(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
    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