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漢旗天下(78)追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漢旗天下(78)追捕字體大小: A+
     

    夜,皎潔的月光自天空傾灑而下,空氣之中傳來淡淡的花香,在這個戰亂頻仍的年代,難得的一片寧靜,台州南門,在一片吱吱呀呀的聲音之中被打開,一襲青衣的周玉牽著馬兒,僅僅帶著兩名親兵,站在城門口,迴轉頭來,對著前來送行的一幹將領道:「各位,送君千里,終有一別,軍務繁忙,就到此為止吧。以後相見無期,諸君各自保重。」

    「將軍保重!」以王明為首的南軍將領們深深的彎下腰去。

    深深地看了一眼這些與他朝夕相處了七八年的戰友,周玉嘆了一口氣,翻身上了戰馬,圈轉馬頭,再不回頭,一路向著遠方而去,須臾之間,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城內,周玉曾經的住所之內,蒙勇坐在先前周玉曾經坐過的地方,慢慢地翻閱著案上的公文,門輕輕響動,一名隨從大步走了進來,「候爺,周玉已經走了,王明等一眾將領送其出了南門。」

    「知道了!」蒙勇沒有抬頭,淡淡地道。

    「候爺!」那人卻並沒有離去。「周玉是大將軍點名要的要犯,就這樣讓他離去,將來如何交待啊?更何況,周玉刺殺王駕的罪名是坐實了的。」

    蒙勇坐直了身子,看著眼前的這名隨從,「當時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如果我們硬要捕拿周玉,只怕會當場激起兵變,此人深得南軍上下擁戴,這七八年間,足以讓他們培養極深的感情來。而且周玉此人,確為當世英豪,我不忍殺之。」

    隨從吸了一口氣:「候爺,現在他已經離開了台州。」

    蒙勇看著對方,似笑非笑地道:「你們黑冰台要做什麼,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隨從會意地點點頭,「是,屬下明白了,候爺不知道,有些事情,本來就是該我們這些人去做的。候爺,那屬下便去了。」

    「你去吧,去了,就不用再回來了。直接回咸陽復命吧,告訴路大將軍。南軍會按照他的計劃去做的。」蒙勇道。

    「是!」隨從躬身退下,輕輕地掩好了房門。

    時間慢慢的流逝,蒙勇終於看完了大案之上厚厚的卷宗,那是周玉臨去之時整理好的有關南軍的軍隊軍官詳情,後勤補給的配送等,這些都是剛剛接手軍隊的蒙勇所需要的。掩上卷宗,蒙勇抬起頭來,雙目出神地看著空蕩蕩的大廳。

    啪的一聲碎響,燈花爆裂的微聲。卻將蒙勇嚇了一跳,伸手揉了揉太陽穴,輕聲喚道:「來人!」

    一名士兵應聲而入,這卻是蒙勇自己家裡的家兵。

    「候爺有什麼吩咐?」

    「你馬上去找王明。告訴他,半個時辰以前,黑冰台的人出城了。」蒙勇吩咐道。

    家丁一怔,「候爺。這事兒我們可以裝作不知道。」

    「可能嗎?」蒙勇輕笑道:「不論周玉是被黑冰台的人抓回去了,還是被他們就地格殺,我都脫不了干係。南軍將領們對周玉感情深厚,這樣一來,就算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也會離德離心,我要的不是做一個唯唯喏喏的將領,一群陰奉陽違的部將,我想要做的,是像父親那樣的將領,你明白嗎?去告訴王明,至於王明會怎麼做,我們就不用管了,該幫的我都做了。」

    「明白了,候爺。」

    三匹馬兒踩著清脆的蹄聲在月光之下悠然走著,周玉甚至沒有勒著韁繩,全憑著馬兒自主地選擇著道路。

    「將軍,我們去哪裡?」一名親兵策馬趕上了前方的周玉,輕聲問道。

    「去哪裡?」周玉有些茫然地反問了一句,接著搖搖頭,「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裡,秦國是呆不下去了,除了南軍,恐怕絕大部分的秦人都想著食我之肉,寢我之皮吧。二虎,你現在後悔跟著我了嗎?這些年來,跟著我一路流浪,好不容易安穩了幾年,這就又要開始流浪了。」

    「將軍這是說哪裡話來,我和大虎兩個人,跟著將軍也有十好幾年了吧,從在燕國的時候,便在將軍跟前效力了,什麼時候也不會後悔的。」二虎慨然道。

    「苦了你們了。都快四十的人了,連個婆娘也沒有。」周玉嘆道:「是我牽累了你們。現在我也不知道要到哪裡去,也不知道以後要怎麼辦,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管將軍到哪裡,我們二個肯定都是要跟著將軍的。」大虎在一邊大聲道。「南軍哪些人的良心都讓狗吃了,這些年來,將軍對他們有多好,從來不曾慢待過他們,可是事到臨頭,一個個都做了縮頭烏龜。」

    「這也不能怪他們,他們都是秦人,秦國現在正面臨著極深的危機,為秦國考慮,他們只能拋棄我,這並不能說他們錯了。」周玉笑道。

    「秦王明明不是我們殺的,這裡頭肯定是路超的算計,我看即便是蒙勇,也是心知肚明,可他們還昧著良心栽贓陷害將軍。」

    「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現在路超勝了,自然是他說什麼就是什麼,更何況,三人成虎,說得人多了,自然也便成真的了。」周玉笑道:「這樣的事情,多年以前我便想得明白了,只是讓我遺憾的是,我居然從來沒有成為過勝利者。」

    「將軍,不若我們去楚國吧,漢國是我們的仇人,那裡肯定是去不得的,秦國也待不下去了。」二虎道。

    「楚國?那裡只怕也太平不了了。」周玉到現在正在進行的南部戰事,路超要怎麼做,他已經大致猜到了,屈完一個應對不好,便是大敗虧輸的局面。「接下來南軍肯定要裝作走投無路的模樣向屈完請降,而我被逐之事,南軍也必然會保密,我想這封請降的信,必然是以我的名義發出的,這樣一來,屈完恐怕會信個七八成,到時候南軍與玄衣衛突然發動進攻,屈完必吃大虧。」

    「將軍,要不然我們便去屈完哪裡,以此為晉身之階,想必楚王必然不會薄待將軍。」大虎惡狠狠地道:「他不仁,便不能怪我們不義。」

    「胡說!」周玉頓時變了臉色,「我們如果這麼做的話,豈不是陷南軍兄弟們於死地,楚人在南地本來兵馬就倍數於秦軍,如果讓屈完知曉了秦軍的內情,設下圈套,南軍數萬弟兄死無葬身之地,大虎,你與他們在一起相處了七八年,難道就沒有絲毫兄弟情義嗎?」

    「我,我只是替將軍感到不平。」大虎漲紅了臉,小聲道。

    「但求問心無愧而已。」周玉輕聲道。「以後咱們再也不是將軍,不是戰士了,便做個閑散人等,四處走走,四處看看吧!」

    「是,將軍。打了十幾年仗,說句實話,我們也膩歪了,既然將軍想四處走走,我們便陪著將軍,有一天將軍累了,咱們便找個地方安頓下來,找個婆娘,生一堆娃娃。」大虎大笑道。

    「如此倒是甚好。」周玉也輕笑了起來,「那樣的生活,可真是令人嚮往呢!」

    三人正自說笑著,身後突然傳來急驟的馬蹄之聲,回頭看時,遠處十幾個火把正自飛速地向著這邊移動,借著火把微光,看到馬上騎士的服色,三人頓時都色變。

    「蒙勇這個王八蛋,當面是人,背手是鬼,跟我們玩陰的。」大虎怒吼道,嗆的一聲拔出刀來,「將軍快走,我與二虎去抵擋一陣子。」

    「要走一起走吧,你們二人,如何低擋得住。」周玉嘆道:「終是不想放過我么?」

    二虎也不說話,一鞭子抽在周玉胯下的戰馬身上,戰馬長嘶一聲,向前狂奔而去,大虎二虎兩人緊緊相隨。

    身後傳來怒斥喝罵之聲,兩波人馬,一前一後在道路之上狂奔。

    身後響起了嗖嗖的利箭破空之聲,三人伏在馬鞍之上,只是不住的鞭打戰馬,三人的馬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不管是耐力還是衝刺力,都是上上之選,只要熬過這一段,對方的馬匹必然後力不繼。

    狂奔之間,二虎跨下戰馬忽然一個趔趄,后蹄一軟,哀鳴聲中摔倒在地,馬上的二虎大驚之下,著地一個翻滾,站起身來時,只見自己的戰馬一隻后蹄竟然被箭貫穿。

    「大虎,護著將軍先走,我來斷後!」二虎大叫著,拔出刀來,雙手緊緊握住,站在大路中央。

    身後馬蹄放緩,緊跟著竟然跑了回來,二虎回頭,卻看到周玉與大虎兩人都趕了回來,「既然走不了,那就死在一塊吧!」周玉臉色淡然,手中的刀已然出鞘。

    這一耽擱,後頭十幾個騎士已經趕了過來,「周將軍,末將黑冰台駱一水。想請將軍往咸陽去小住。」

    周玉冷然道:「如果我不願意呢?」

    駱一水大笑:「將軍,那可由不得您呢!指揮千軍萬馬打仗,我們這些人連將軍一根毛也比不上,但要說這樣的擒拿人犯,單打獨鬥,將軍只怕不是我們的對手吧,將軍是有身份的人,何必要作那困獸之鬥,不免失了體面。」

    「我本是軍中武將,廝殺慣了的人物,倒也談不上體面,你們想要捉拿我,那便看看,你們有不有這個份量吧。」

    「周將軍,那可要得罪了!」駱一水冷笑著,揮手道:「上,周將軍要活的,其餘兩人,死活不論。」(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
    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