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漢旗天下(72)各尋出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漢旗天下(72)各尋出路字體大小: A+
     

    副將一言至此,眾人也都明白了這其中的道道,心中不僅黯然,更是一片迷茫,這支大軍該何去何從呢?回南方,楚國大軍已經打來,正席捲秦國南部,周玉留下老將譚維,左右支絀,必然不是對手,而咸陽,現在已經落在路超手中,近十萬函谷關秦軍虎視眈眈,而玄衣衛,本是大王親軍,現在認定了是周玉謀刺了秦王嬴英,恨不得啖其肉,寢其皮,舉目四望,竟然天下皆是敵人,惶惶然不知往哪裡去。而就在前兩天,數萬秦軍還意氣風發,正打算著做那摯天保駕的功臣。可轉眼之間,便從天堂掉到地獄。

    屋裡死一般的寂靜,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一個人能拿得出一個準主意。也不知過去了多長時間,內屋房門吱呀一聲打了開來,眾將霍然起身,看到他們的主將從內屋走了出來,本以為周玉一定頹喪若死,可現在眾人看見的周玉,卻是一臉的平靜,似乎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般。

    「將軍!」眾人齊齊叫道。

    周玉點點頭,走到大堂中間的大案之後坐了下來,伸出雙手壓了壓,「大傢伙都坐吧!」

    看著眾人就坐,周玉居然笑了笑,「現在我們的狀況,大家也都清楚了,我們從南方一路抵達咸陽,順利無比的過程卻是敵人設下的圈套,路超正等著我們進城,等著他埋下的棋子發揮作用,造成咸陽內亂,讓他輕鬆無比的拿下城池,現在細細想來,路超在咸陽城中,必然有一個絕大的卧底,這個人肯定位置很高而且能掌握很大的權力。王明,從咸陽那邊傳來了什麼情報?」

    「回將軍!」腦袋包得粽子一般的副將王明站了起來。「不久前我們得到消息,大王身死,范睢自殺,咸陽城已被路超拿下,黑冰台指揮使明台率領玄衣衛保護著世子以及大王妃退出了咸陽城,現在駐紮在離咸陽五十餘里的長風縣。」

    周玉微抬起頭,出神地看了半晌屋頂,先前咸陽城內發生刺殺的前前後後的場景一一從腦子裡滑過,一個人的相貌猛然定格在他眼前,「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他雙手抱著頭,臉上露出不知是哭還是笑的表情,「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既然是這樣,我們焉能不敗,大王安能不死啊!不冤,大王死得不冤,我周某人敗得口服心服。厲害,厲害之極啊!」

    「將軍,您在說什麼?」王明及一眾將領莫明其妙地看著周玉,心道莫非將軍受了如此之大的刺激之後。以至於神智有些不清了么?

    在眾人驚詫莫明的眼光之中,周玉慢慢地平靜下來,「我們還有多少糧草?」

    「回將軍話,我們從南方出發之時。本也帶有足夠的糧草,這一路之上,大軍也在不停的徵集。現在還有一月餘糧。」後勤輜重官周昊站起來大聲回答道。

    「一月之糧,足夠了,各位,興平我們是呆不得了,等到路超解決了玄衣衛之後,矛頭馬上便會對準我們,我們必須儘快離開興平,回到南方,回到三川郡去,如果回去得晚了,譚維守不住三川郡,我們可就真要成無家可歸的孤魂野鬼了。」周玉站了起來,「回到三川郡去,那裡是我們的家,我們的根在哪裡,只要回到了哪裡,我們才有資格談及未來。」

    「將軍,玄衣衛的實力並沒有受多大的損失,路超想要解決他們,只怕也不是一時之間的事情吧?」王明問道。

    「你錯了,我認為,路超很快便會解決玄衣衛的事情,因為他有一個幫手,一個了不得的幫手啊!」周玉長嘆了一口氣,「傳令下去,開始撤退吧,另外,飛馬回去給譚老將軍報信,讓他務比要守住三川郡,至少要將郡城守住,這樣我們回去之後,才能適時反動反攻,既然我們勤王已經失敗了,那麼,至少也要替朝廷保住南方。」

    「遵命!」眾將轟然站起,大聲道。

    剛剛的他們沒了目標,但現在,周玉又給了他們一個目標。現在楚軍正在攻打秦國南方,作為秦**人,他們自當為國衛戍。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長平城門大開,一隊隊的士卒從城內開出,沿著他們來時的道路開拔而去,興平城下,周玉回頭看著咸陽城方向,心中黯然,自己行軍打仗,或許不輸給任何一個人,但論起陰謀詭計,耍弄人心,自己就像一個嬰兒一般無知。被人玩弄於鼓掌之上而不自知。

    長風縣,近三萬玄衣衛將不大的縣城塞得滿滿得,路軍破城,玄衣衛放棄咸陽,不少咸陽的王公貴族也慌亂地跟著他們撤出了咸陽,現在路超雖然打著清君側,斥奸佞的旗號,卻是擺明了要造反,其它的大臣們只需改投個主子,照樣能享榮華富貴,但他們這些嬴氏族人,留在城中,那裡還有一個好。只能匆忙地跟著玄衣衛逃出城去,忙亂之中,眾人那萬貫家財那自然是顧不得了。

    長風縣只是一個小小的縣城,整個縣不過千餘戶居民而已,一下子湧進了數萬軍人再加上逃難的王公貴族,頓時便擠得水泄不通,原有的居民被毫不客氣地趕出了家門,自己的家園成了這些王公貴族和士兵們的住所。

    看著長風縣城那矮小的城牆,眾人如喪考紕,咸陽城如此高大險固,仍然被路超一鼓而破,這長風縣城,又如何低擋得住如狼似虎的路軍的攻擊,特別是那些在城牆之上見識過了火炮威力的那些守城玄衣衛,更是信心全無,咸陽城那樣的城牆,在火炮轟擊之下都無法抵達,這長風縣城單薄如斯的城牆,只怕一炮打來,便是一個大洞。

    咸陽城中的防禦布置還是很完善的,可是基本上沒有發揮什麼作用便落到了敵人手中,而長風,什麼也沒有,一路從咸陽逃過來的玄衣衛,在審視手裡可用的力量的時候,竟然發現,他們連遠程打擊武器也廖廖無幾。

    似乎擺在他們面前的只有逃路一條路了,可是往哪裡逃呢,秦國大部分國土,原本還在朝廷掌握這中的,現在基本上都已經投降了路超,唯一一個南陽郡,卻與他們現在的位置隔著萬水千山,唯一一個可供相信的將領白起,只能望洋興嘆,空有力量而無法發揮任何作用。

    除開單薄的城牆,另一個更致命的問題便是糧草,近三萬士兵,上千王公貴族的家眷,人吃馬嚼的糧食從哪裡來?雖然玄衣衛一進到長風縣,便驅趕了內里的百姓,封鎖了城內的義倉,但將糧食粒都掃出來,也只過大軍兩三天的嚼用。

    無糧,則軍心不穩,即便玄衣衛是天子親軍,哪又能怎麼樣?沒有吃的,如何行使天子親軍的職責?

    長風縣中人心惶惶,而此時,在長風縣衙之中,卻是一片嚎淘痛哭之聲,明台跪伏在嬴英王妃的面前,正自泣不成聲。

    「王妃,末將死罪,死罪啊,末將沒有保護好世子,竟讓世子在亂軍之中身中流矢而亡,讓大王斷了香火繼承,使數萬玄衣衛沒有了主人,請王妃降罪。」

    秦王妃似乎沒有聽見明台的嘶吼,只是兩眼直楞楞地看著擔架之上的兒子嬴稷的屍體,贏稷是背後中箭,一箭斃命。

    沒有哭泣,只有獃滯的目光,一刻也不曾離開過贏稷的遺體。

    「明指揮使,亂軍之中,流矢橫飛,這也怪不得你,王妃傷心太過,明指揮使還是先下去吧,讓王妃靜一靜。」一名嬴氏老者走上前來,扶起了明台,現在明台掌控著近三萬玄衣衛,手中還有千餘名黑冰台親兵貼身保護著他們的安全,他是真擔心秦王妃發作起來,將一腔怒火傾泄在明台身上,現在朝不保夕,要是在惹怒了眼前這位明指揮使,只怕自己這些人都是下場堪虞啊。

    「多謝臨川王體恤!」明台站起身,向老者行了一禮,這位臨川王贏壯是嬴氏現在碩果僅存的一位王爺了。「末將現在馬上去整軍備戰,吾等誓與路賊一決生死。」

    丟下這句話,明台雄糾糾,氣昂昂地便出了縣衙大門,一跨出門來,臉上的悲戚已是不翼而飛。

    「明指揮使!」玄衣衛副統領盧之恢急匆匆地走了過來,「咸陽那邊有消息傳來了。」

    「什麼消息?好的還是壞的?」明台問道。

    「末將也不知是好是壞。」盧之恢有些猶豫。

    「盧將軍莫非糊塗了么,是好是壞還不知道?」明台微怒道。

    「明指揮使,剛剛咸陽那邊傳來消息,說是路賊竟然擁立了大王子贏果之子嬴准為王。」盧之恢臉色很是奇怪,「大王子嬴果一家當年不是被先王盡數賜死了么?又從哪裡跑出來一個兒子贏准?」

    明台卻是眉毛一掀,「不管這個人是不是先前大王子嬴果之子,只要路超不是篡位自立,而仍是擁立嬴氏子孫,咱們便不算走到了絕路,你說是吧?」

    盧之恢連連點頭:「末將也是這樣想,咱們現在雖然還有三萬人馬,可外無援兵,內無糧草,根本就不堪一擊啊。」

    明台看了一眼盧之恢,「走,去我哪裡,我們細談。」(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
    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