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漢旗天下(70)殺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漢旗天下(70)殺王字體大小: A+
     

    玄衣衛先行一半之後,周玉所部開始轉向,緊隨著前方玄衣衛的腳步向著城門方向開拔,嬴英雙手抱拳,肅立一側,看著一隊隊的士兵從他的身前經過。

    稍遠處,明台的眉角微微抽搐,斜眼看著站在自己身前半步的范睢的側臉,范睢顯得很興奮,很激動,剛剛那激昂的戰歌之聲似乎還在影響著他,看了片刻,明台的嘴邊突地勾起一絲冷笑。

    就在明台冷笑的瞬間,正在經過嬴英身前的周部士兵之中,數人忽然暴起,伸手入甲,探出來時,卻是早已經上好了弦的騎弩,鋒利的騎弩對準了嬴英。

    「今日為燕王復仇!」

    嗖嗖的騎弩之聲響起,嬴英聽到怒吼之聲,愕然抬頭,眼前寒光閃動,弩箭撲面而來,大驚之下,只來得及微微側了側身子,他畢竟是武將出身,早年征戰多年,這點反應還是有的,只是這行刺之人距離他太近,雖然勉力側過了身子,但撲撲數聲之中,仍有兩枚弩箭透胸而入。

    吶喊,弩響,嬴英倒地。

    劇變陡起,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有刺客!」明台一聲大吼,嗆的一聲抽出刀來,一個縱跳便到了嬴英身邊,一手拖了嬴英便向後退,他身後的黑冰台衛士盡皆搶上前來,擋在二人面前。

    「周玉造反,刺殺大王,拿下,將他們全都拿下。」明台抱著嬴英的腰,繼續向著台階之上一步一步的退走,一邊走,一邊執刀大吼。

    「周玉反了,周玉反了!」所有黑冰台衛士齊聲吶喊。

    走在前方的周玉愕然回頭,呆若木雞地看著這一切。那兩個行刺的刺客此刻正自仰天長笑:「周將軍,我等不負你所託,終於功成,殺了秦王,替燕王復仇了!」

    周玉又驚又怒,戟指兩人。怒吼道:「拿下,拿下他們,審出他們的主使。」

    四周的士兵挺槍執刀圍了上來,兩名刺客大笑聲中,幾乎同時橫刀於頸,「將軍保重!」哧的一聲,血濺三尺,兩人仆地便倒。

    眼見著兩個刺客血濺三尺,周玉頓時急火攻心。兩人一死,他渾身是嘴又如何說得清楚。

    「周玉陰謀刺殺大王,殺了他!」玄衣衛的一名將領拔刀怒喝,吶喊聲中,玄衣衛向著周玉所部撲來,周玉部屬今日入城的皆是精選的各部精銳,一個個都是百戰老兵,又豈是束手待斃之人。眼見著玄衣衛殺來,立即挺起武器反殺過去。

    廣場之上頓時大亂。

    周玉看著自己的部隊與玄衣衛殺作一團。再抬頭看著台階之上,明台拖著嬴英已經退入到了大殿之內,轟然聲中,大門關上,一張嘴,卟的一口鮮血吐將出來。在馬上搖搖欲墜。

    「將軍,將軍,這事兒是黃泥巴掉褲檔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一時之間。那裡說得清楚,先殺出去與大部隊會合再作計較,那時候如果大王未死,以大王的英明,自然能替將軍伸冤。」周玉的副將,一把拽住周玉,大聲道。

    「如果,如果大王死了呢?」周玉搖搖晃晃地道。

    「將軍,如果大王死了……」那副將臉色頓時蒼白起來,「只怕,只怕我們便只能擁兵自重,退回南方去了。」

    周玉仰天長嘆一聲,「大秦完了,完了啊!」嗆然一聲,拔出刀來,怒吼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弟兄們,隨我殺出去。」

    先前的周玉所部,只是自發地抵抗,縱然英勇,亦被玄衣衛殺得節節後退,但當周玉清醒過來,一條條命令貫徹下去,周部終於穩住了陣腳,開始向著城門所在之處衝殺。

    從刺客暴起發難,秦王遇刺倒地,玄衣衛與周部士卒混戰在一起之時,范睢便如同被雷劈了一般,頹然呆坐在了台階之上,一群群士兵在他身前混戰來去,鮮血不時濺在他的身上,亦沒有讓他抬起頭來。

    「完了,大秦完了!」他低著頭,無意識地道。

    周部向著城門之處漸漸殺去,而玄衣衛亦與他們混戰在一起,廣場之上漸漸的人越來越少,最終只留下了一地的鮮血和斷臂殘肢以及驚魂未定的朝臣,范睢如同牽線傀儡一般爬了起來,艱難地向著黑冰台大殿一步步行去。

    殿門口,黑冰台衛士利刃出鞘,守在殿門口,見到范睢前來,兩把鋼刀一下子橫在了范睢面前,「首輔請回,現在大王性命危在旦夕,誰也不見。」

    范睢沒有反駁,抬頭看著那緊閉的大門,兩腿一軟,坐在了門前。

    大殿之內,明台半扶半拖著嬴英向著床榻走去,將嬴英放在榻上,明台站在床前,靜靜地看著眼前的這個人,臉上的神情卻是複雜之極,半晌,終於伸出手去,揭開了嬴英胸前的衣服,兩枚短小的弩箭,插在嬴英的胸膛之上,皮膚之四,已是隱隱透出黑色,箭頭之上喂著毒。

    明台緩緩地坐倒在床榻之前。

    嬴英身子微微顫抖,竟然慢慢地睜開了雙眼,「明台!」他低聲呼喚道。

    明台霍地抬起頭來,「大王,你,你還好嗎?」

    嬴英粗重地喘著氣,低頭看著胸前的兩枚弩箭,武將出身的他,自然知道自己所受的傷有多重。

    「外面怎麼樣了?」嬴英艱難地問道,每吐出一個字,嘴裡都有血沫湧出。

    「周玉謀刺於大王,現在玄衣衛正在與其戰鬥,大王放心,其進城不過三千人,而城內卻有數萬玄衣衛,很快就會將他剿殺乾淨,將其擒到您的面前來。」明台道。

    「快,快去傳孤王命,此事與周將軍無干,是有人,有人陰謀暗害於他,馬上下令雙止停止爭鬥。」嬴英的臉色本來慘白,此時卻是一片潮紅,從嘴裡湧出來的鮮血更多。「拿我的劍去,命令雙方停手,這是路超的陰謀。」

    明台低頭不語,卻並沒有接嬴英的話,人也如同釘子一般,釘在原地並沒有動。

    「明台,你快去,快去啊,遲了就來不及了。」嬴英急道。

    明台緩緩地站了起來,目光複雜地看著嬴英,「大王,周玉的確是被人陷害的,但這個人卻不是路超而另有其人。」

    嬴英身子微微一抖,「你,你知道是誰?你既然知道是誰,為什麼沒有提前制止,你,你是黑冰台指揮,為什麼,為什麼沒有絲毫察覺?」

    「大王,因為這個人就是我啊!」明台的聲音似哭似笑,聲音像是從九幽冥泉之中飄了出來。

    嬴英瞪大眼睛看著站在身前的明台,似乎今天才認識他一般。半晌,他才緩緩搖頭:「不,不可能,你從十二歲就跟著我,十幾年來一直就跟著我,幫著我,我們便如兄弟一般,怎麼會讓人暗殺於我?」

    明台盤腿箕坐於床榻之前,看著嬴英,「是啊,我從十二歲就跟著你,可是從我十歲那年,便發下誓言,這一輩子,一定要竭盡全力,傾覆了你嬴氏王朝。你可知這是為什麼嗎?」

    嬴英茫然地看都會明台。

    「三十年前,秦國大王戰死沙場,事起突然,王位無主,於是暴發了諸王子爭位,最終,你的父親,也就是我們的先王在大將軍嬴騰,李信等人的支持之下,獲得了最終的勝利,那一年,咸陽城中血流成河啊!」明台仰首看著黑冰台高高的穹頂。

    「這,這與你有什麼關係?」

    「嘿嘿,沒有關係,怎麼會沒有關係?」明台大笑起來,「當年支持大王子的武有蒙恬,文呢,大王,你還記得嗎?」

    「陳闊!陳氏家族,你,你與他們有什麼關係?」嬴英的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明台。

    「蒙恬在南疆,擁兵二十萬,為了穩定南疆,先王不也拿蒙氏家族怎麼辦,可是陳氏家族最終卻被連根拔起,嘿嘿,上千條人命呢,一夕之間,殺得乾乾淨淨,那一夜,陳府之中流的血,能將人的小腿淹沒。」

    「我姓陳,我是陳氏家族唯一的倖存者。」明台俯身看著嬴英:「陳氏本家完了,可是殺戮還沒有停止,誅連九族,斬盡殺絕啊!先王用陳氏的血,震懾了整個大秦,當年大秦的第一家族,就這樣煙消雲散。」

    「我命大啊,明氏收留了我,可能先王怎麼也沒有想到,最終救了我的,卻是與陳氏一直不睦的明氏,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才能活下來啊。」

    「恐怕先王怎麼也不會想到,陳氏立秦國數百年不倒,自然有他的道理,明氏,並不是陳氏真正的敵人,而是陳氏故意立起的一個對立面,事實上,兩家是可以性命交託的共同體,陳氏完了,明氏卻還活著,我還活著,從哪時起,我們就開始籌劃著復仇。」

    「先王雖然殘暴,但卻不失為明主,我們根本無隙可乘,只能從長計議了,我就這樣來到了你的身邊。」明台大笑起來,「二十五年,二十五年啊,今日終於得償所願。」

    嬴英哆哆嗦嗦地抬起手,指著明台,身體不住的顫抖著,眼睛血紅,明台毫不畏懼地與其對視:「嬴氏滅我九族,我便覆你天下,天道循環,報應不爽。」

    砰的一聲,嬴英的手無力地垂下,重重地砸在床榻之上。(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
    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