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漢旗天下(67)咸陽之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漢旗天下(67)咸陽之謀字體大小: A+
     

    擋在周玉前方的秦軍,竟然被周玉所部一擊而潰,消息傳來,不僅是周玉,便連他麾下的部將也有些不敢相信,難道這麼容易就拿下了興平?打開了通往咸陽的門戶?為什麼這麼簡單?

    詳盡的消息很快傳來,在興平阻截他們的,只是路超一路打過來時收編的地方衛軍,不論是裝備還是戰鬥力根本不值一提,而近在咫尺的路超所屬王超勇麾下坐擁兩萬精銳,竟然沒有一兵一卒前往興平參加這場戰事。也沒有任何攻擊周玉所部的打算。

    事情太怪異,反而讓周玉擔心起來,雖然打下了興平,但他卻遲遲沒有下達全軍開往咸陽的命令。

    這件事情太反常了。對於周玉這樣的老將來說,反常的事情,即意味著陷阱,意味著有他所不能掌握的事情。是就地駐紮,還是進到咸陽,抑或直接向路部王長勇所屬發起進攻?對於周玉來說,他有三個選擇。

    當然,在周玉看來,最好的選擇便是進攻王長勇,如此一來,他照樣可以緩解咸陽的危機。對手直接讓開前往咸陽的道路,周玉反而不敢去了。

    咸陽,范睢腳步匆匆地沿著黑冰台大殿那高高的台階向上奔去,長久以來陰沉的面孔難得的露出了笑容,剛剛傳來了好消息,周玉的勤王之師已經趕到,並擊垮了興平之敵,佔據了興平,使得路超所部包圍咸陽的部隊露出了一個缺口。

    「好!」聽到范睢的彙報,嬴英終於鬆了一口氣,只要有了第一個趕來的勤王之師,那麼就不愁有第二個,第三個。「他們佔據了興平,殲敵數千?好,好得很,想不到啊。想不到,第一個趕來勤王的竟然是周玉。」

    嬴英心中異常感慨,在秦國,路超,檀鋒,周玉三人都是燕人,路超現在是最大的反賊,而檀鋒雖然沒有舉起反旗,但卻沒有絲毫來咸陽勤王的打算,反而趁機攻佔了泰安。武隆,也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心懷不軌之徒。當然,此時的嬴英還沒有接到檀鋒的老巢已經被漢軍端了。反倒是一直不為嬴英所看重的周玉,居然在他最困難的時候,一路引軍殺了過來。

    疾風知疾草,板蕩識英雄啊!嬴英在心中感慨。「既然已經打下了興平,那周玉為什麼還沒有抵達咸陽?」

    「回稟大王,雖然拿下了興平,但賊軍王長勇兩萬大軍還在一旁窺伺。所以周將軍一時也不敢貿然進軍,想將興平穩固之後再進軍。周將軍寫來的報捷文書上的意思,是準備向王長勇部發起進攻,以此牽制圍困咸陽之敵。」范睢道。

    「王長勇不過一介偏師。他在興平一側,既然不敢向周將軍進攻,顯然是畏周將軍勢大,周將軍不應與其糾纏。我們的主要敵人便是正面的路超所部,馬上傳令,讓周將軍率部前來咸陽。周將軍麾下有五萬鐵軍,再加上三萬玄衣衛,便是與路賊決戰,孤亦不懼已。只要擊敗路超,其餘反軍還能成什麼氣候,到時候自然傳檄而定。」嬴英揮手,氣勢磅礴地道。他本來就是領兵出身,在軍中浸淫多年,現在手頭有了足夠的兵力,與路超正面對決的心思,立刻便暴露無遺。

    「大王,周將軍所說,也不無道理,周將軍麾下五萬大軍,如果全力進攻王長勇,必然能將之擊潰,到時候路賊側翼便暴露在周將軍的面前了。」范睢道。

    嬴英呵呵笑了起來:「首輔,你不懂軍事,那王長勇既然畏周將軍之兵威不敢進攻,那周將軍想尋他決戰亦是行不通的,周將軍一動,他必然要回縮,而路賊必然會轉師去尋周將軍決戰,我們咸陽城的三萬玄衣衛,卻不能隨意前去救援,咸陽必竟是我們的根本啊,如果玄衣衛去救援而讓路超偷襲得手,那豈不是捨本逐末了。當下我們的第一要務便是守住咸陽,爭取在咸陽之下與路賊決戰。如果讓路超調集大部隊去攻擊周將軍,我們可就被動了。」

    停頓了一下,他接著道:「城內可並不安寧,這些天來,明台已經發現並逮捕了多人,這裡頭不乏世家大族啊,大秦待他們不薄,他們居然想與路賊內外勾結,當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忍!」嬴英憤憤地道:「這也是我不敢調動大軍出城的原因之一,城內有玄衣衛在,便能鎮住那些心懷不軌之徒。」

    「既然這樣,那微臣便馬上去給周玉傳信,讓他即刻起兵趕往咸陽!」范睢道。

    「不錯,讓周玉一路小心,自興平過來路途不短,那路賊定然不會讓他這麼容易抵達的。」嬴英點點頭,叮囑道。

    援軍已達,緊張的咸陽城中,終於放鬆了下來,街面之上走動的人也多了起來,來來往往的人中,多多少少也露出了一些笑容,三萬玄衣衛,面對著數倍與他們的軍隊的攻擊,城內所有人本來都惴惴不安,王上已經下達了全城動員令,所有超過馬鞭高的男丁都要準備上城禦敵,城門口的蘇掌柜,也去武器庫領了一桿長槍,他的鋪子離城牆不遠,將是第一批踏地城牆守衛的人,這些天,屋裡的婆娘天天哭得跟個淚人兒似的,就怕蘇掌柜走上了城牆就再也沒法子回到家來。

    援軍來了,蘇掌柜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只要兵力充足,他們這些從來沒有當過兵,打過仗的人自然就不用上戰場了,心情愉快的他看著從鋪子前走過的士兵們,大聲地打著招呼:「大家晚上好啊,咱們肯定能守住咸陽,擊敗叛軍的。」

    正從他鋪子前走過的軍官有些詫異地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沖著他微微一笑,「晚上好,我個當然能守住。」

    「努力,我們一定能守住!」蘇掌柜握緊拳頭揮了揮,另一隻手提起靠在門邊的長槍,用力往地上頓,大聲道。

    「看來咸陽城中的百姓戰意還挺高昂的嘛!」軍官旁邊,一個親兵模樣的人低聲道。

    「高昂嘛?前幾天可不是這樣,這不是聽說周玉來了嗎?」軍官臉上露出譏諷的笑容,「勾大人這段時間悶壞了吧,馬上就要結束了,周玉來了,這場大戲也正式拉開了維幕,嘿嘿嘿,我明台這一非子的夙願即將得償,何其快哉啊!」

    這兩個人,一個是黑冰台的指揮使明台,另一個,乍一看,與勾義的樣貌相差極大,但如果是與勾義極熟的人,細細瞧來,還是能認出他的輪廓來,這位路超的心腹大將,赫然大搖大擺的出現在咸陽城中。

    二人回到明台的府中,關起門來,擺上酒宴,勾義亦去了偽裝,恢復了本來面目。

    「明兄弟,我敬你一杯,大仇即將得報,可喜可賀啊!」勾義笑道。

    「多謝勾兄弟,不過行百里者半九十,越到最後關頭,便越是一步也不能走錯,勾兄弟可知,這越往後去,可越是難做,前面的都是鋪墊,最後這才致命一擊,這一步如果走不好,前面的都是白費功夫啊!」明台臉上卻是殊無喜色,「不過借你吉言,這一杯酒我喝了。」

    「大將軍絕對相信以明兄的能力,辦好這件事情毫無問題,否則我們也不會舉大軍前來,明兄也知道,咸陽如果要硬攻的話,實在是沒有把握的,即便是沒有周玉那數萬軍馬,只有三萬玄衣衛,也很難拿下,我們現在看似氣勢洶洶,其實危若累卵,關鍵便系在明兄身上,否則等他白起擺脫困境回來,我們可就數面受敵,只怕要狼奔鼠竄回函谷關了。」勾義道。

    「我苦心籌劃數十年,就是為了這一朝,每一步,每一個環節,暗夜之中不知推敲了多少回,現在每一步都在我們的算計之中,臨門一刺,我絕不會出現任何問題。」明台站了起來,舉起手中的酒杯望天一揖,彎下腰來,將酒潑灑在地面上:「陳家列祖列宗,在天之靈,請保佑孩兒能成大事,替陳氏滿門復仇。」

    見到明台如此,勾義也趕緊站了起來,望天一揖到地,將酒潑灑到地上。

    重新坐下,明台替勾義滿上酒杯,「有一件事我沒有搞明白,在我們原本的預料之中,此刻的函谷關應當正在與漢國人苦苦相持,可為什麼現在那裡一片平靜呢?我可不相信一個王剪,便能牽制晉陽十數萬驕兵悍將。且不說王剪的實力究竟如何,只說他需要跨越大漠來攻,十成兵力便有六七成要用在後勤保障之上,能有多大威脅?」

    「果然瞞不過明兄。」勾義笑道,「我這一次來,大將軍也說了,如果明兄問起,便只管與明兄直說,這件事情,現在除了漢人那邊,我們這邊便只有大將軍,徐將軍和勾某知道。說起來,現在這天下知曉這件事的人,絕對不會超過十個。但大將軍說,明兄是絕對信得過的人。」

    明台微微一笑:「我猜你們定然與高遠達成了什麼協議,但協議是什麼內容我就實在猜不出來了,是什麼樣的誘惑竟然讓高遠肯放過趁著這個大好時機拿下函谷關,將內亂之中的秦國一舉擊敗的豐功偉績?」

    勾義笑著,將頭湊到了明台的耳邊,低聲說了起來,隨著他的話語,明台的眼睛越睜越大。(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
    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