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漢旗天下(56)膠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漢旗天下(56)膠著字體大小: A+
     

    「周兄啊周兄,你不聽我言,執言率部往咸陽,只怕不測之禍不遠矣!」檀鋒看著地圖,手指緩緩地從南部一直滑到咸陽附近,搖了搖頭,嘆息道。剛剛他得到消息,周玉盡起數萬南部邊軍,一路奔向咸陽。

    司馬衍有些奇怪,為什麼檀鋒就這麼確定周玉一定會在咸陽附近遭到失敗呢?從紙面上的力量來看,周玉北上咸陽,與咸陽軍隊一同抗擊路超,力量並不吃虧,周玉所率領的五萬南部邊軍是蒙恬時代便留下來的老底子,戰鬥力非比尋常,而周玉本身便是經驗豐富的宿將,早在燕國時代,他便是聞名各國的大將,咸陽還有三萬玄衣衛,與周玉匯合在一起之後,精銳戰力達到八萬之眾,再加上其它地方趕過去的一些勤王衛軍,單從數量上來說,秦王手中的兵力已經超過了路超,更何況,秦王還佔著大義之上的優勢,路超當真兵臨城下之際,只要秦王露面,難說路超手下的兵馬便還會鐵板一塊。再說了,白起眼下雖然被纏在南陽郡,但南陽巨寇皮之秋以前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衛軍牙將,雖然麾下彙集了十數萬人,但大多都是一些剛剛放下鋤頭的泥腿子,根本就沒有多少作戰經驗,對付那些地方衛軍還可以,當真碰上了白起的新軍,並沒有勝算,所慮的只不過是從蜀郡竄出來的溫義所部,這一支叛軍雖然只有萬餘人,但卻是經過訓練的士卒,現在幾乎可以肯定,這支軍隊與漢國脫不了干係,他們的作戰方式帶著強烈的漢軍風格。雖然如此,但只要白起擊垮了皮之秋,溫義這支部隊也便不可能擋得住白起回咸陽的步伐,司馬衍算來算去。還是覺得路超的勝算並不大,路超麾下雖然有十數萬兵馬,但充其量他最多能帶到咸陽去的不會超過八萬人,畢竟函谷關是他的老巢,他要留下足夠的人馬守衛,萬一讓漢軍趁機得了去,那他哭都沒地方哭去。

    將心裡的疑惑說給了檀鋒,檀鋒搖頭道:「你不了解路超,此人絕不會這麼沒腦子,你所說的這些。咱們能想到,路超難道會想不到?可既然如此,他為什麼還要孤獨一擲地進攻咸陽?如果沒有把握,他守在他的函谷關當他的山大王,咸陽能奈他何?」

    「為什麼路超就一定有把握能拿下咸陽呢?就算周玉不去,有三萬玄衣衛守衛的咸陽城,縱然不是固若金湯,可也稱得上堅不可摧,三十年前。六國聯軍數十萬大軍圍攻咸陽,也被我們大秦活生生地拖到了濃冬季節,然後一鼓而破之。」司馬衍想不清楚這個關節。

    「這也是我一直在想的問題,路超敢這麼做。那他肯定是有把握,而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在咸陽城中有份量十足的幫手,這個人能夠替路超扭轉戰局。」檀鋒皺著眉頭道:「可是我就是想不出這個人會是誰?」

    司馬衍倒吸了一口涼氣:「要是能一舉扭轉戰局。這個人非得是手握大權,最有可能的是軍權方可,是玄衣衛的人?抑或……大將軍。您說周玉會不會暗中投靠了路超,他只是打著這個勤王的旗號去咸陽,其實是想賺走咸陽城?」

    聽到司馬衍的話,檀鋒卻是笑了起來:「你倒真是敢想,不可能是這樣,周玉不是這樣的人,如果他心懷二意,不想勤王的話,對他最有利的便是呆在南方不動,甚至趁著這個機會拿下一塊地盤,就像我們一樣,難道自己當家作主的機會不要,反而跑去抱路超的大腿?」

    「您說得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周將軍可就不妙了,檀將軍,您不再勸勸他?現在還來得及,您與周將軍既然是老交情,如果周將軍能得保全的話,將來與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助力。」司馬衍道。

    「你以為我不想么?可是周玉啊,自從我殺了姬陵之後,便與我割袍斷義了,我們兩個的交情,早就劃上句號了,這一次我給他去這封信,也不過是聊盡人事,他不會聽我的。算了,生死由命,富貴在天,他不是小孩子,自有自己的主意,我們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吧。」檀鋒想起此事,還是有些遺憾。

    他這一輩子孤芳自傲,能瞧得起的人不多,如果真正說來的話,也唯有兩人而已,一個便是現在已經成了大漢開國之主的高遠,一個便是與他共同奮鬥了多年的周玉,可現在這兩個朋友,一個與他成了死敵,另一個卻也與他分道揚鑣,縱然說不上是仇敵,卻也幾乎是老死不相往來了。

    每每念及此處,檀鋒便是唏噓不已,或者英雄都是沒有朋友的。當年,他能救高遠,但沒有去救,眼睜睜地看著那一把大火在薊城燒起,後來高遠脫逃,與朝廷反目,勢力越來越大,自己只能挖空心思地去對付他,最終一次次的交鋒之中,兩人之間的仇恨再也無法開解,最終落敗的自己,就像一條喪家之犬一般逃離了燕國。而周玉呢?當年他殺姬陵那是不得已而為之,他若不殺,只怕他與周玉兩人便得和蒙恬一樣,跟著秦武烈王一起去地下陵墓了,秦武烈王可不是嬴英,那是一個心狠手辣而又果絕之極的主兒。他知道周玉不肯干這事兒,所以自己一個人便去幹了,但就因為這個,周玉再也不肯原諒他,單就這件事而言,檀鋒覺得自己是不虧欠周玉的。

    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當年不殺姬陵,就算秦武烈王不殺自己和周玉,只怕他們兩人也得投散閑置,何來今日之風光?何來他們兩人被秦武烈王在臨死之前委以重任,蒙恬的二十大軍又怎麼會有一半落在他們兩人手中。

    雖有將才,卻過於迂腐,臨事不敢決斷,瞻前顧後,這就是周玉了,這一次他去咸陽,縱然僥倖得活,只怕也沒有什麼好下場。

    拋開心中這些雜念,檀鋒將思緒拉回到自己這邊兒來,現在自己只能做好自己了,泰安輕易地被拿下,讓自己有了進可攻,退可守的本錢,但目標之一的武隆卻頑抗到現在還沒有崩潰的跡象,這讓他頗為驚訝,守衛武隆郡的可是一些地方衛軍啊,殷錯帶著一萬多精銳,居然到現在還沒有拿下,這讓他頗為惱火。

    必須要儘快地拿下這兩地,自己才有時間穩固在這兩地的統治,然後觀望咸陽與函谷關之爭,好決定自己的下一步行動,如果武隆不靖,自己不免上縮手縮腳了。

    「殷錯當真是無能。」檀鋒恨得有些牙根痒痒的。

    「大將軍,其實這也怪不得殷將軍,那武隆郡守公孫康說起來可是路超的小舅子,路超要起事,他必然要做了不少的準備,就殷將軍那裡反饋來的情況看,這些年來,只怕路超也悄悄地給了他不少援助,武隆城中居然屯集了不少的火藥武器,各種重型武器也是應有盡有,而且指揮作戰的,並不是地方將領,殷將軍已經探明,現在在武隆城中指揮作戰的叫鄒鵬,此人可是路超手下的一員悍將,武隆早有起兵響應路超的準備,只不過我們要拿下武隆,這才跟他們碰在了一起。」司馬衍替殷錯解釋道。

    「雖然如此,但這麼久也該拿下了,就算鄒鵬是一頭獅子,但他的那些兵丁,只不過是一群綿羊罷了,司馬衍,泰安這一塊便交給你了,儘快地安撫鎮壓地方,該拉的拉,該殺得殺,左右只不過一條,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我現在沒有時間來與他們蘑菇,用刀子說話比較爽利。」

    「大將軍您要親自去武隆?」司馬衍道。

    檀鋒點點頭:「嗯,我率部過去,泰安的反抗力量基本已被平滅,留給你五千人作機動,剩下的我全都帶到武隆去。」

    「是,大將軍儘管放心,我一定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泰安平靜下來並恢復生產,不會誤了秋收,這可關係到我們下一步的計劃呢!」司馬衍咧嘴一笑道。

    武隆郡城,殷錯兩個眼珠子血紅,瞪著不遠處高高聳立的武隆郡城,他已經攻打武隆快十天了,但武隆依然巍然不倒,殷錯萬萬沒有想到,只有數千衛軍駐守的武隆,居然成了他的攔路虎。

    又一批攻城隊伍在隆隆的鼓聲之中吶喊著沖了上去,無數的攻城車,雲梯,蒙衝車,擂木,紛紛靠近城牆,城牆之上,一名身著紅色披風的將領巍然屹立,城牆之上,無數的弩車將弩箭射向城下的士兵,遠中近三道防禦網,讓殷錯的士兵每前進一步,都會付出血的代價。

    而這些,殷錯都能忍受,最讓他難以接受的,是每當他的攻車城,雲梯等靠近城牆,士兵們蟻附登城之上,城頭之上都會投下火藥武器,一個個陶瓷手雷,一個個炸藥包在城下發出聲聲巨響,硝煙過後,自己的攻城車便化為了烏有。城上的鄒鵬很清楚,只要自己的人登上城牆展開肉搏之時,便是武隆郡城城破之時,那些衛軍絕沒有與自己的部隊正面肉搏的勇氣。雙方都清楚這一點,但殷錯就是沒有辦法讓自己的士卒登上城牆。

    這不能不讓他感到有些喪氣。(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
    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