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漢旗天下(55)勤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漢旗天下(55)勤王字體大小: A+
     

    七月初,秦國內亂驟發,函谷關守將,秦國大將軍路超,率十萬秦軍主力以清君側,誅奸佞為口號,自函谷關向咸陽進軍,一路之上勢如破竹,兵鋒直逼咸陽,函谷關秦軍,一直就是秦**隊之中的精銳,在國中地位僅次於駐守咸陽的玄衣衛,不過玄衣衛最多時也只有三萬人的編製,而函谷關的秦國邊軍卻足足有十數萬,一路之上的郡治無不是忘風而降,路超進軍神速,前鋒最快時一天前進竟達到百餘里。

    路超的公然叛亂,不僅讓咸陽憤怒,更讓他們驚駭,手忙腳亂的秦國大王嬴英這才發現,自己手中掌握的軍事力量,當真是有限的很,三萬玄衣衛是駐守咸陽的根本力量,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能出咸陽的,而最大的依仗白起編練的新軍,此時卻在南陽郡被那裡的巨寇皮之秋給拖住了,南陽暴發的農民軍起義,被裹協的民眾多達十數萬,整個南陽郡糜亂,而恰在此時,蜀郡的另一股以牛騰為首的叛軍,則以溫義為先鋒,悍然出蜀郡,威脅到了白起的側翼,使得白起在南陽一時之間竟是舉步維艱,雖然這兩股叛軍的戰鬥力並不足以威脅到白起,卻也讓白起一時之間根本無法脫身返身回到咸陽殂擊路超的兵鋒。

    此時咸陽能指望的便只有穎川郡的檀鋒了,八百里加急的信使跑死了數匹馬趕到穎川郡,檀鋒倒是答應得爽快,也的的確確是出兵了,但他的軍隊兵分兩路,一路奔向泰安,一路直擊武隆,泰安猝不及防,被檀鋒麾下大將司馬衍一鼓而下,倒是武隆守將公孫康早有防備。竟是依仗著堅固的城池,死死地頂住了檀鋒麾下另一員大將殷錯的強攻。公孫康是原韓國大貴族公孫嬰的本家族侄,論起親族輩份來,他與娶了公孫嬰女兒公孫嫣的路超倒是姻親了,路超要做什麼,公孫康自然是心知肚明,一直也在為此準備著,本來想等到路超起兵之時,他也起兵響應,渾然沒有想到竟然遭到了檀鋒的突然攻擊。不過長期的準備打仗的公孫康還是頂住了這突如其來的襲擊,畢竟他的麾下,還有路超悄悄給他派過來的一些指導麾下軍隊的將領,正是靠著這些人,才堪堪保住了武隆郡城。

    信使本來還挺高興的,不過接下來檀鋒的舉動卻讓他又驚又怒,因為檀鋒的軍隊不動了,無論他怎樣摧促,哀求。威脅,檀鋒都不為所動,左右借口武隆未下,如此自己大軍一走。只怕公孫康立刻就會揮兵向穎川,一旦他拿下穎川,與漢軍勾結在一起,則漢軍必然長驅直入。對大秦造成極大的威脅,所以在拿下武隆之前,他是絕不會於向前一步的。

    來自咸陽的信使亦是知兵之人。見到此情此景,心中哪裡還能不明白,檀鋒這是借著秦王相召的借口,要趁機佔了武隆與泰安,擴大自己的地盤,至於回咸陽護架,只怕檀鋒從頭到尾都沒有這個心思。

    驚慌憤怒之下,信使立即啟程離開,檀鋒倒也沒有阻難,笑容可掬地送走了信使,還托他轉告秦王嬴英,等自己平了公孫康這個勾結路超的亂臣賊子之後,立即便揮兵到咸陽為保衛大王貢獻全部力量。

    面對眼前的這個笑面虎,信使當真是連哭的心思都沒有了,路超現在是下山猛虎,而檀鋒卻猶如一匹餓狼,不聲不響的也亮出了鋒利的獠牙。

    而在秦國南部,另一員大將周玉也接到了秦王命令他回師救咸陽的王命,路超,檀鋒,周玉三人都是燕人,不過與前兩位比起來,周玉一直便低調得多,當年蒙恬的二十萬邊軍被拆分得七零八落,最後仍然留在南部邊境的只餘下五萬餘人,而這五萬餘人便由周玉一直統帶著。這些年來,周玉倒是一直勤勤懇懇地帶著這支隊伍,慢慢的一點一點地將這支形同一盤散沙的軍隊聚攏到了一起,歷經數年,終於讓他們重新恢復了戰鬥力。

    在他面前的桌上,擺放著三封信件,一封來自於路超,起兵叛亂的路超自然不會忘了這位低調的統兵將領,在信中,路超呼籲周玉起兵響應他一起清君側,等到誅殺了奸賊范睢之後,承諾給予周玉封候的待遇,並一起扶佐大王重振朝綱,可周玉又不是小孩子,他已經經歷了數次的軍事政變,當然知道這裡頭暗藏著的意思是什麼。另一封信來自檀鋒,這位從在燕國時便與他一時焦不離孟的搭檔,在檀鋒鳩殺前燕王姬陵之後,兩人便分道揚鑣,再也沒有了聯繫。不過這一次檀鋒也寫來了信件,倒不是為了拉攏他,而是誠懇地告訴他周玉,眼下起兵勤王絕不是什麼好主意,最好的出路便是擁兵自重,暫緩一切行動,卻等到咸陽與路超分出個勝負來之後再行決斷。

    第三封信自然便是來自咸陽的王命了。

    帳下數十位將領一個個也是面面相覷,周玉毫無隱瞞,將這三封大相徑庭的信件給予了眾人傳閱。

    「各位將軍,滋事體大,周某不敢貿然做下決斷,這關係著我們數萬大軍以及各位將軍的身家性命,所以周某想請各位一起來拿個主意。」周玉看著眾人,緩緩地道。與路超,檀鋒不同,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將手下的這支軍隊化為自己的私軍,這幾年來,他做的最多的就是團結身邊的這些將領。

    這些蒙恬時代留下來的將領們,也從最初開始對周玉的排斥,慢慢地開始接收這位外來將領,蒙恬一死,其它有影響的諸如徐亞華等都被遠遠調走,留在南方的這些將領,互相之間本來就不服氣,任誰上位,其它人都會不服氣,倒是周玉這個人成了各人之間的緩衝,數年下來,眾人也慢慢的被周玉一一折服,倒也心甘情願地跟著這位待人寬厚的大將了。

    此刻信件在各人手中一一傳閱,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敢隨意發言。

    三封信件在眾人手中傳了一圈之後,又回到了周玉面前的大案之上。遲疑半晌,老將譚維站了起來。「周將軍,我們這些人都是些粗人,不像周將軍你,文武雙全,有見識,咱們也都服氣你,你拿個主意吧,老譚看起來,這誰都說得有道理,路超那邊許官封願。如果跟他干,成功了大家或許能有一個好前程,檀鋒說得擁兵自重也不錯,將來不管誰贏,也不管拿我們怎麼樣,至少咱們能守住這一塊地盤,但說到最後,咸陽畢竟是咱們的王都,大王也是我們大秦的王。咱們也吃得是大秦的俸祿,不救也說不過去,反正老譚我是糊塗了。」

    「老譚說得對,周將軍便拿個主意吧。這些年來,咱們這些人要是沒有周將軍的護持,指不定早就被剝了盔甲,趕回去種田了。反正我是跟著周將軍干,周將軍仁厚人,不會虧了我們這些人。這些年來,我是看透了這一點的。」另一個也站起來大聲道。

    「多謝眾位兄弟的看重。」周玉站起身來,沖著眾人拱拱手,眼光掃視著帳內的將領,從桌上拿起了一封信,道:「檀鋒所言,看似有理,實則上對我們而言,卻是最為不可取的,我們這裡不是穎川,沒有他那樣雄厚的根基,我們的所需,都來自朝廷和地方的供給,一旦我們擁兵自重,不論是誰最終取勝,我們都沒有好下場。只消斷了我們的軍餉補給,我們就是死路一條。」

    隨手將檀鋒的來信撕得粉碎,一揚手,面前頓時下起了一陣紙雨。

    「路超狼子野心,雖然打著清君側,誅奸佞的旗號,但他到底想要幹什麼,我想大家都是清楚的,此人深受國恩,為兩代大王所器重,眼下漢國勢大,咄咄逼人,他去為了一己私利而置國於不故,起兵造反,他干這件事情,如果說沒有與漢國高遠勾結我是萬萬不信的,否則漢國怎麼會取了盧賓之後就按兵不動,甚至大量撤走部隊?當真是因為王剪?先不說王剪有多大的實力,只說王剪想要攻擊漢國便要跨越茫茫大漠,這值得高遠將他第一軍區的部隊大部分都撤走嗎?這隻不過是高遠讓路超放心地造反罷了。」

    「此人心中毫無恩義,即便我們起兵響應他,事成之後,我們也絕對是他剪除的對象,他不可能放心地使用我們,而且,我先前也說了,我們深受國恩,諸位將軍就不必說了,即便是我周某人,當年不過一喪家之犬耳,先王卻是重用於我,這個恩情我是要報的。諸位,想想蒙恬將軍吧,蒙恬將軍的確死得冤,但蒙恬將軍當年不願意去死,那時的先王又有什麼辦法?可蒙將軍還是選擇了跟隨先王一起離開,他寧死也不願秦國發生動亂,他寧死也要保著你們的身家性命,現在,也該我們做些什麼了!」

    周玉緩緩地將路超的來信也一點一點的扯碎,「周某決意起兵勤王,回師咸陽,諸位將軍,可有異義?」

    「願意跟隨周將軍!」帳內諸將一齊大呼起來,周玉提到他們的老上司蒙恬,讓眾人心中難過之極,當年蒙老將軍寧死也不願讓秦國動亂,現在,他們又怎麼能違備老將軍的遺志,給秦國本來已經傷痕纍纍的軀體之上再添上一刀呢。

    「多謝諸位將軍。我們起兵勤王,我唯一可慮的只是楚國人,這段日子以來,他們兵力調動頻繁,只怕圖謀不軌,我們一走,大秦南部大門洞開,楚人如來,如何是好?」周玉道。

    譚維大聲道:「周將軍,如果咸陽不保,大王遭難,那大秦都沒了,南部丟了又算如何,如果我們能勤王成功,擊敗路超,秦國再次一統,區區楚軍又怕得什麼,三十年前,六國聯軍一路打到咸陽城下,秦國大半都丟了,可我們最終還不是擊敗了他們,在隨後的那些年裡,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如果楚人敢來,將來我們照樣讓他吐出來,還得付出高昂得利息。大家說對不對?」

    「老譚說得不錯,先平內亂,再御外侮!」眾人異口同聲地道。

    「好,既然如此,大家下去各做準備,三天之後,全軍拔營,回師咸陽!」周玉砰的一聲,手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之上。(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
    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