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漢旗天下(42)四方雲動(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漢旗天下(42)四方雲動(2)字體大小: A+
     

    兩聲巨響,正在忙活的所有工兵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裡的活計,仰頭追隨著那兩團火球,江福所站的位置卻被前方騰起的煙霧所遮擋,沒有看清下面的工兵現在已經在當好奇寶寶,否則他定然是要跳著腳大罵。

    不僅是漢軍的工兵,遠處田家坪要塞的城牆之上,守城的士兵的目光也在追隨著那兩團火球,第一個雖然越城而過,沒有對他們造成絲毫的殺傷,但那動靜兒卻仍然讓幾乎所有的秦軍士兵膽戰心驚。

    近了,近了!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大叫,城上突然慌成一團,因為這兩個火球正在迅速地接近,下降,而這一次,他們不會再落空。

    又是兩聲巨響,一枚炮彈正中城牆,田家坪要塞的整個牆體似乎都在隨著這炮彈的衝擊而搖晃,一截牆垛不翼而飛,擊穿了城牆的炮彈也幾乎消耗掉了所有的動能,從土石城竄出來之後,嘀溜溜地在地上打著旋,那黑乎乎,圓滾滾的彈體便像是一個魔鬼,靜靜地停在了一群秦軍士兵面前,他們面帶驚恐地看著眼前這個現在已經靜下來的物體,就是剛剛,這個傢伙擊碎了距離他們不遠處的,被他們視為保障的城牆。

    另外一枚炮彈沒有擊中城牆,卻是正中要塞之上的城樓,木製的城樓頃刻之間伴隨著嘩啦啦的聲響垮塌,幾乎半邊樓房都倒了下來,熊熊烈火瞬間燃燒起來,幾個士兵渾身著火,從廢墟之中手舞足蹈地奔跑而出,邊跑邊大聲慘叫著,一直衝向城牆,從那個剛剛被炸出來的缺口之中直衝出去。啪噠一聲摔倒在城下,慘呼之聲停下了,但那火焰卻還在不停地燃燒。城上士兵默默地注視著城下燃燒的火焰,臉上的驚恐之色,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了。

    勾信也在城樓之上,不過他運氣很好。一根橫樑垮塌下來的時候,恰恰一頭著地,一頭尚支在樑上,無巧不巧地在他頭上形成了一個三角形的安全區,這讓他有驚無險地躲過了一劫,否則,田家坪就要在敵方攻擊還沒有正式展開的時候,就會失去他們在這裡的最高長官。

    雖然僥倖逃過了一條性命,但勾信現在的樣子的確不怎麼好看。渾身上下好幾處燃燒著火苗,整個人似乎剛從土裡被刨出來,衝出火聲的時候,幾個親衛趕緊從城上的儲水剛中妥起一盆水,嘩啦一聲潑在了他的身上,頓時讓他變成了落湯雞。

    「滅火,馬上滅火!」勾信顧不得自己現在的形象,大聲呼喊道。

    城牆之上。滅火用的水缸,砂土都是現成的。只是秦軍怎麼也沒有想到,敵方縱火的方法卻不是他們想象之中的模式。

    士兵們慌亂地衝上去滅火,勾信卻疾步跨到了城牆邊上,看著遠處的漢軍,臉上雖然不動聲色,但心裡卻是擔憂到了極點。這是什麼武器?與手雷一般發齣劇烈的爆炸之聲,但手雷是靠人拋出去的,這東西卻不是,即便是再有力氣的人,也不可能將一枚手雷從里許之外扔過來。他摸了摸懷裡的一枚手雷。現在函谷關自己的軍工作坊也能製作手雷。外面是陶罐,裡頭裝著火藥,點燃引火繩之後扔出去爆炸之後產生的碎瓷片能夠對敵造成殺傷,但他懷裡的這一枚卻是從漢國偷偷走私過來的,數量極少,只裝備給了大帥的心腹鷹部,他能有一枚,還是得力於他的哥哥勾義現在是鷹部的頭目。漢國製造的手雷外殼是鐵,而且在鐵上面雕刻著極為規則的花紋,勾信聽過他哥哥的描述,漢國造出來的手雷,威力是函谷關自製手雷的數倍之上。

    這種情況,讓勾信很是氣餒。

    遠處,又是兩朵火光閃現,勾信下意識地一彎腰躲到了牆垛之後,不過旋即想起,如果先前的那種武器正好擊中自己這個位置的時候,即便是躲在牆垛之後,也根本無法保護自己,他乾脆直起了腰。目不轉睛地盯視著空中那兩個呼嘯而來的鐵火花。

    兩聲巨響之後,城牆之上又跨了兩截。

    這根本不是人力所能阻擋的。

    勾信轉過頭來,大聲命令道:「除開床弩,投石機的操作士兵之外,其它士兵立刻撤到城牆之下,貼著城牆根站好,沒有我的命令,不許上來。」

    勾信用一個將領最本能的反應,下達了一個最正確的命令,城上本來嚴陣以待的秦軍士兵紛紛下了城牆,火炮對他們的威脅便不會再有多少,城上,只餘下了數百名操縱遠程武器的士卒。

    勾信幾步竄到一台投石機前,指著遠處那兩個不時冒出騰騰煙霧的所在,大聲道:「瞄準那個地方,給我打,將他們砸了。」

    「將軍,打不著啊,距離太遠了,我們的投石機最遠射程也夠不著啊!」士兵的嗓音帶著之中帶著哭聲,只有別人揍自己,自己卻不能還手,這種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極其窩囊的。

    投石機砸不著,床弩也就不用說了,這個時候,勾信突然有些怨恨起大帥來了,這兩年來,大帥通過一些走私渠道從漢國那邊弄來了不少他們淘汰下來的武器,床弩就是其中一種,床弩因為笨重,威力有限,在漢軍之中早已被淘汰,但對於秦軍來說,產自漢國的床弩的射程足足比秦國自產的射程要遠上三分之一,如果這裡能有幾台,說不定還能對漢軍那奇怪的武器產生一點威脅,可是大帥卻將這些好東西沒有分配一台到盧賓要塞來。

    勾信想不通,怎麼說這裡也是對抗漢軍的第一線,是最要緊的地方,要是丟了盧賓,接下來漢軍可就能長軀直入,直接威脅到函谷關了。

    從哥哥含含糊糊的意思之中,勾信也知道,大帥的戰略重點,現在並不在對面的漢軍身上,而是咸陽,最好的盔甲,最好的武器,都裝備在那個方向上的部隊之上,想到大帥將要對付的人,勾信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那邊,可是秦國的大王啊!

    可勾信沒有退路了,正如哥哥所說,勾氏的一切都與大帥綁在了一起,所有人也視勾氏為大帥最為心腹的人,如果大帥垮了,勾氏也絕對活不成,那是要誅九族的大罪,現在只有乞求大帥能夠成功,這樣,勾氏或者會迎來一場潑天富貴。

    遠程打不著對方的殺器,用他們來對付那些分散得很開的工兵,完全是大材小用,打不中不說,還白白地浪費武器,勾信終於停下了這種無謂的工作,眼睜睜地看著城下漢軍的工兵不疾不徐地開展著土木作來,將自己辛辛苦苦布置的障礙一點一點的清除。

    田家坪要塞之上出現了奇怪的一幕,城下,漢軍工兵緩緩推進,城上卻是一片沉默,偶爾遠處的漢軍士兵會打上幾炮,但也是打一打,歇一歇。

    江富也很不滿意,本來以為能用大炮對敵人造成重大殺傷,但城上的守將顯然是一個極其精明的人,先前還能看到城上攢動的人頭,但現在,幾乎看不見人影兒了,顯然,對方躲起來了。

    「能不能將他們的投石機和床弩滅了?」江福問身前的炮長。

    炮長此時已經成了一個大花臉,聽了江福的問話,他為難地搖搖頭,「營長,這大炮,瞄不到哪么准,能不能打中,只能看運氣。」

    「看運氣?操他娘的!」江福無奈地搖搖頭,「別打了,盡浪費炮彈了,咱們就這麼一點配置,還得留一點將來打函谷關呢。左右也打不著。」

    火炮聲沉寂了下來,也就在這個時候,田家坪要塞的城門突然打開,數百名秦軍吶喊著沖了出來,城上的勾信終是不能忍受如此的被動局面,發起了一次逆襲,他的目標是那些正在作業的工兵。

    勾信並不清楚漢軍的兵力配置,在他看來,對方的這些工兵不過就是一些輔兵而已,輔兵,一向都是戰鬥力只有五的渣渣,對他們造成大量的殺傷,一來可以提振一下己方的士氣,二來也可以威懾一下對手。他當然不知道漢軍的工兵完全就是一個獨立的兵種,但非要他們踏上戰場的時候,他們也並非不能獨立作戰的。

    看到秦軍沖了出來,江福終於興奮起來。

    「狗娘養的,我就說吧,秦人不會總是孬種的,來得好。」他興奮得叫了起來。早已準備好的一個連的士兵迅速迎了上去,而正在前方作業的工兵,本來稀疏的隊形也迅速收攏,他們沒有帶刀,也沒有帶槍,但他們手中那個工兵鏟,本身就是一件利器,精鋼打造的工兵鏟呈圓狐狀,兩尺來長的木配尾部鑲嵌著一個金屬的卡口,看著秦軍接近,這些工兵迅速從腰帶之上拿下一根棍子,往卡口上一合,卡嚓一聲響過,工兵鏟便變成了一個一米多長的,可以當作砍刀來用的機會。

    先前一直沒有機會發作的神機弩終於逮著了機會,弩手們操作著神機弩,在工兵的兩側,開始瞄準對面的秦軍,利箭帶著嗖嗖的嘯叫聲,直撲向從城內撲出來的秦軍。(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
    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