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漢旗天下(31)分化與融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漢旗天下(31)分化與融入字體大小: A+
     

    呼延平被交了出來,這樁將第五十九師整個區域都攪亂的突發事件在一般人看來是結束了,原五十九師士兵們心滿意足,司令官仍然是他們尊敬的那位公正無私的司令官,並沒有因為犯事的是他的同袍族人而徇私。但在賀蘭雄的眼中,這件事只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交呼延平交給軍法司來審判,他和他的同夥肯定是難逃一私,呼延部與漢兵之間的矛盾則會因為這件事情加深,會不會再引發更重大的衝突事件並不能確定。

    「首先要避免再有類似報復的惡*件出現,司令官,我建議由賀蘭捷帶一部騎兵前往昌吉左近駐紮,有他們在,雙方必然會收斂很多。」趙希烈揪著鬍子在屋裡走來走好幾圈之後,站定了之後對賀蘭雄道。

    「這樣會不會引起呼延族的疑慮和反彈?」賀蘭雄有些擔心,「第五十九師自然是沒有問題的,但呼延族就說不準了。」

    「可以以該部在昌吉進行演習為由駐紮,將駐紮理由通報給呼延族,就算他們有疑慮,也說不出什麼。」趙希烈道。

    「可這只是治標之策啊,不能治本,我們總不能將呼延族徹底隔絕開來,你說是不是?」賀蘭雄道。

    「當然,第二步,就是要分化呼延族了。」趙希烈此時已經想通了全盤,胸有成竹地道:「司令官,呼延一族剛剛抵達我大漢,對我大漢的一切事情都不大明白很熟悉,所以族人們也只能緊緊地團結在族長周圍,事實上。以前他們也一直是這樣做的,族民只不過是族長的附庸而已,我們只要讓這些族民明白,他們完全可以獨立地活得很好,必依附在他們族長身邊還要更好的話。呼延一部就再也不可能用多麼大的破壞力了。」

    「具體怎麼做呢?」

    「第一,賀蘭捷不是在那裡演習么?首先可以向呼延一族募兵,呼延一族雖然只剩下千餘騎兵了,但這些士兵這些年來一直在與王剪打仗,王剪佔據著絕對優勢卻還不能將他們徹底剿滅,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了這些士兵是很強悍的。以我大漢士卒優厚的待遇。想來從呼延族撬走一些人是不成問題的。」趙希烈笑了起來,「這些士兵加入之後,我們漢兵優厚的待遇必然對呼延族其它士兵形成強大的衝擊,他們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改變他們家庭的境遇,我想。這便會帶動其它一些猶豫不絕的呼延族士兵了。」

    「如此一來,豈不是讓呼延灼在軍中也有了力量?」賀蘭雄皺眉道。

    趙希烈大笑起來,「司令官,咱們大西北何其大也,等有足夠多的呼延族的士兵加入之後,司令官一紙命令,將有這些呼延族士卒的小隊調往其它地區不就結了,就算呼延族上千士兵一齊加入。大西北廣大的地區也能讓他們互相之間根本再不可能有任何聯繫!呼延一族沒有了集結在一起的這些士兵,他們還能做什麼?」

    「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辦法。」賀蘭雄點了點頭,「軍隊是一個大融爐。這些士兵加入進來,能從軍中更快地融入大漢之中,也能更快地了解我大漢的一系列政策。」

    「不錯。」趙希烈點頭道:「第二步,就是分化呼延族的普通族民了,辦法就是儘快地解決他們生活上的困境,讓他們富裕起來。我們只需要讓他們明白,他們不需要依附族長。就能過得很好這個問題,以後呼延灼想再一呼百應。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賀蘭雄笑了起來,「這可比分化他們士兵難多了。」

    「也不算太難,軍區有特別資金,我們撥出一點來,再安排專門的官員來負責這件事,只要用了啟動資金,現在在大漢要發財致富可不是一件難事,再說了,這些呼延族人可是吃苦耐勞的人啊,要不然,他們也堅持不到現在。」

    「的確不錯,如此一來,呼延灼就是一個空頭族長了。」賀蘭雄點頭道,同時心中也時一陣恍然,這似乎本來就是大漢針對整個匈奴一族的政策,現在在大漢境內,匈奴族人在十數年的時間內,人口已經增加到了上百萬人,但這上百萬人卻分佈在大漢廣袤疆域的天南西北,他們有的加入軍隊,有的經商,辦起了公司,工廠,有的和漢民一樣,成了地地道道的農墾家庭,也有的雖然還在放牧,但卻成了很多商人,工廠的供貨人,他們的生活已經與整個大漢國緊密地融合到了一起,他們讀著漢書,說著漢話,寫著漢字,除了容貌之上的不同之外,已經根本看不出與漢民有什麼其它的差別了。

    他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或者這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所有的匈奴族人都過得很好,與十年前相比,現在匈奴人已經生活在了天堂之中。

    「就這麼辦吧,這件事還是由你來主理完成。」賀蘭雄道。

    「是,司令官。」趙希烈微笑道:「這一次您沒有趕上見一見王剪,會覺得遺憾么?你沒有看到王剪在到了濛池之後的那種震驚,他的表現怎麼說呢,如果不講禮貌的話,我可以說他就像一個鄉巴佬進城一般,處處都是他不理解的事物。哈哈哈!」

    「也沒有什麼好見的。」賀蘭雄冷笑了一聲,「我對這個人沒有什麼好感,說句老實話,本來我還想在第三軍區練出一支精兵,希望有朝一日能打過去呢,可是現在看來這個希望要落空了,那個黑衣大食有這麼厲害么?看起來大王對他們很是戒懼。想得是扶持這個王剪能成為我們大漢的屏障。」

    「對於這個黑衣大食的軍力來說,大王倒並不在意,大王在意的是這個國家所奉行的政教合一的政體,或者說,大王擔心的是這個宗教,大王說,這個宗教是瘋狂的,如果我們剿滅了王剪,就得直面這個國家,有些事情做起來就很不方便了,讓王剪去做更好一些。」

    賀蘭雄嘿了一聲,搖搖頭,「大漢的律法越來越多,越來越細,可我怎麼覺得,越來越有些自縛手腳啊!」

    「看起來的確是自縛手腳,但從長遠來看,卻是利國利民的大善之策。」趙希烈笑道:「有些法令初聽起來的確是不大容易讓人理解,但細細思量起來,卻是意味無窮啊,大王的智慧,當真是我們無法窺測的。」

    「孫曉也要離開大雁郡了,撤銷東都護府已成定局,孫曉將會接任建設部部長一職,孫曉這一去,只怕我們這邊要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孫曉的東都護府對我們的支持可是不遺餘力的,以後東都護府分解成了數個郡,那些郡守為了自己的政績,只怕不會再向以前那樣支持我們了,特別是大雁郡,你知道現在呼聲最高的是誰嗎?」

    「田遠程!」趙希烈笑了起來,「大雁郡是第一批實行由大議員投票選會郡守的郡治,孫曉一去,這第二任郡守,只怕便是此人無疑了。」

    「你不擔心嗎?此人在當大議員之時,便經常抨擊東都護附對我們的支援太過而損害了大雁郡百姓的利益,要時此人上台,只怕我們要勒緊褲帶了。」賀蘭雄不滿地道。

    「司令官有什麼可擔心的。現在大西北已經不同前幾年了,明年,咱們就可以做到自濟自足了,到了明年,咱們的目標可不僅僅是吃飽肚子,我們要考慮的也是如何富裕起來的問題,我們需要大雁郡的一些東西,大雁郡又何嘗不需要我們這裡的東西呢?以後就是互利互惠的關係了。」趙希烈大笑道。「再者,等大王與王剪達成了協議,我們這裡,便成了聯結王剪政權的最前沿,按照牛奔,賀蘭捷他們所說的,王剪控制的那個區域,可是我們傾銷商品的一個大好地方,到時候,恐怕是這個田富程來求我們讓他分一杯羹了,所以說,用不了多久,不是我們去求他,是他來求我們了,司令官,我們這裡可是軍區,是軍法治理,與地方政權還是大不一樣的。」

    賀蘭雄一拍腦袋,「你這麼一說,這個我討厭的王剪居然還會成為我們手中的一大利器了,到時候可以好好利用一番,他大雁郡已經進入到了一個平穩發展的階段,孫曉把該做的都做了,大雁郡想要再更上一層樓,非得另尋一條發財的路子不可,不然田遠程這個位子可不好做,他是那些大議員選上去的,到時候如果不能達到那些議員和百姓們的期望,只怕就得灰溜溜的下台。」

    「就是這個道理。」趙希烈大笑起來。

    賀蘭雄與趙希烈兩人正商量著要利用王剪的時候,王剪的隊伍已經到了大雁城之外,東都護府都護,大雁郡守孫曉率官員迎出城外,將王剪迎進了大雁郡城,看著大雁城巍峨的城牆,王剪心中感慨萬千,數年之前,他與父親率數萬大軍,就是想打進這座大漢邊境之上最大的城市,可惜連邊兒都還沒有摸到,秦軍就敗了,這一次再來,自己卻是以客人的身份,被人鑼鼓喧天的迎進去,人生之際遇,當真是難說得很。(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
    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