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漢旗天下(26)半路迎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漢旗天下(26)半路迎接字體大小: A+
     

    隨著尖厲的示警哨音,正在綠洲之上嬉戲的士兵們在極短的時間之內穿上盔甲,套上馬鞍,展現出來的素質讓牛奔也是極為讚歎,這一次王剪帶過來的千餘名騎兵都是其軍中精銳,雖然隸屬於王剪的老秦軍不多,更多的是在他的那片新領土之上召募的士卒,但這幾年來,不斷地戰爭和王剪苛刻的訓練,讓這些人即便比起最精銳的漢軍騎兵也不遑多讓。

    一個攻擊陣形很快就形成,在大漠之上,對於綠洲的爭奪是極其殘酷的,這樣的一場遭遇戰,輸了的一方即便不會被全殲,實際上在都是騎兵的情況下,也極難做到全殲,除非雙方兵力太過於懸殊,但失去了補給才是最致命的,接下來的茫茫大漠,足以讓你喪命其中。

    遠處的敵人來得極快,轉眼之間,便已經能看到他們的軍旗,牛奔本來有些緊張的心情在看到對方的旗幟之後頓時放鬆下來,大笑著將手裡的長槍奪的一聲插在地上,「王大將軍,是自己人,我去迎迎。」

    不待王剪搭話,牛奔一夾馬腹,戰馬輕嘶一聲,已是向前奔去。對面,一面黃龍旗正在風中獵獵作響,隨著騎手前進的步伐上下起伏。

    聽到是漢騎,王剪一顆心也落下地來,不過士兵們並沒有解除警戒,亦然保持著戰鬥的隊形,王剪眯起了眼睛,打量著遠處來的那支騎兵。

    與漢軍作戰多年的王剪自然很熟悉漢軍的軍旗了,根據軍旗便能分辯出對方來的是那一支隊伍,「居然是青年近衛軍。」他吁了一口氣。

    大漢青年近衛軍,高遠的最嫡系的部隊,其軍官基本上都來自積石城綜合大學,而招兵的對象也只限於高遠起家的數郡之地。而且是要有家有口的那種,這是一支戰鬥力超強而且忠誠度最高的部隊。

    漢騎呈四列縱隊奔來,馬蹄帶起的黃沙猶如一條黃龍,在隊伍之後捲起,隨著雙方的迅速接近,那面黃龍旗倏地舉起。馬上騎手猛勒戰馬,戰馬長嘶聲中人立而起,待得四蹄落地,已是如同釘子一般地扎在了那裡,後面的騎兵迅速散開,兩路向左,兩種向右,在騎手的身後,轉眼之間便布成了一個騎兵方陣。看著那整整齊齊猶如線拉過一般的陣線,那高高舉起,寒著寒光的馬刀,王剪的臉色微變。

    「我是出使的大漢使者牛奔,近衛軍那位將軍率部到此?」牛奔策馬奔來,大聲吆喝道。漢騎左右一分,一名青年將領越眾而出,「牛奔將軍。末將是青年近衛軍第一軍梅華,奉王上之命。前來迎接王剪將軍。」

    「哈哈,原來是你啊!」牛奔大笑起來,梅一坡,梅朴都是薊城的風雲人物,一個是現在大漢中央人民銀行的行長,一個是大王所有產業的大管家。梅家亦是大漢最頂尖的商業家族,老二梅素執掌著偌大的家來,梅華在家中排行老三。梅家現在已是大漢最頂尖的家族,但真要說到他們的興起,說起來還是這位在家中無比頑劣因而被送到軍中的梅華。當年頑劣不堪的少年,如今已經成為了大漢青年近衛軍中的一名少將師長,深受高遠喜愛,與吳崖並成為第一軍的哼哈二將。

    兩人坐在馬上,卻是熱情相擁,牛奔出使大半年有餘,驟然見到自己的軍隊,心中的喜悅當真是無以言表。

    「大王已經到了積石郡嗎?」鬆開梅華,牛奔問道。

    「是的,大王已經抵達,我奉命前來迎接。」梅華笑道,「對面那位就是王剪大將軍羅?當年草原一戰,可惜我沒有趕上。」

    「都過去的事情了,就沒有必要再提了,這是人家的傷心事,不要那壺不開提那壺。」牛奔低聲道。

    「我知道。」梅華笑道。

    「走,我去給你引見王大將軍,人家也是馬上要建國當王的人物了。」牛奔笑道。

    梅華轉過身來,手高高舉起,再落下之時,千餘柄閃閃發亮的馬刀立時垂下,嗆的一聲,齊齊回鞘,緊跟著上千人翻身下馬,手挽馬韁而立,動作整齊劃一,看得對面的王剪眉頭又是一陣亂跳,要讓一個戰士驍勇善戰很容易,但上如此規模的隊伍把一個個簡單的動作練到如此如同一個人一般,其中的難度,身為統兵大將的王剪自然是心中清清楚楚。雙方人馬此時雖然都只有千餘騎,如果打將起來的話,只怕自己還不是對手,想到這裡,王剪的心不由一緊,像自己帶出來的這樣的精銳騎兵,自己全軍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五千騎,而對方,光是一個青年近衛軍便擁有這樣的騎兵數萬,這還不算是對方軍中凶名昭著的匈奴鐵騎,東胡鐵騎。

    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王剪在心中哀嘆!

    「末將青年近衛軍團第一軍第一師師長梅華,見過王大將軍。」策馬而來的梅華翻身下馬,乾淨利落地向王剪行了一個軍禮。

    他行得是漢軍的通用軍禮,王剪亦是下得馬來,卻是雙手抱拳,還了一禮:「將軍辛苦了。大漠艱辛,路途漫漫,王剪實在當不起漢王如此厚待!」

    對方率軍前來,自然是來迎接自己的。

    「大將軍過謙了,大王說,大將軍孤師遠征,在域外替我們中原人張目,打下了偌大一片領土,雖然我們不份屬一國,但卻同種同族,大將軍自然當得起。」梅華朗聲道。

    「你家大王當真是如此說的么?」王剪訝然問道。

    「自然,末將那裡敢捏造大王的話?」梅華笑道:「大王說,以前我們雖然是對手,但那是自家兄弟關起門來打架,屬於人民內部矛盾,但大將軍孤師遠征,可是為中原人大大地長了志氣,可敬可佩。」

    王剪搖頭苦笑了一下,什麼孤師遠征,當年自己是被對方打得狼狽而逃,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只能竄入沙漠,死中求活罷了。

    回過身來,搖了搖頭,身後的千餘騎兵垂下武器,翻身下馬。

    「將軍遠來辛苦了,讓弟兄們到綠洲之上駐紮,好好的洗洗風塵吧。」王剪道。

    「多謝大將軍了,這大漠之中,當真是讓人難熬得很。」梅華縮了縮脖子,「末將這身上,似乎到處都鑽滿了沙子,當真是讓人不舒服的很。」

    隨著王剪到得綠州,那千餘名近衛軍神態自若,自然而然地分成了十個一百人的小隊伍,每兩個隊伍一輪去沖洗,剩下的隊伍仍是全副武裝,佔據了綠洲的一半。比起王剪的騎兵,他們顯然更為有序,更為難得的是,基本上聽不到他們的喧嘩之聲。即便是在現在這樣放鬆的情況之下,他們仍然讓絕大部分人保持在一種警戒的狀態之中。

    「漢王練得好兵,難怪天下無敵,當年我們輸得不冤吶!」坐在草地之上的王剪看著這一幕,感慨地道,坐在他身側,這一次隨他前來的大將黃曉亦是面色沉重。他們二人可都是經歷過當年草原血戰的人物。

    梅華笑了笑,這一次他卻是沒有謙虛,大漢虎賁,本來就是天下無敵。

    「家中一切可好?」牛奔關切地問道,離家大半年,又是萬里之遙的異域,心中對於家鄉當真是思念得緊。

    「一切都很好。還有兩樁喜事,」梅華笑道:「曹部長在去年過年的時候,聚了原趙國的公主為妻,大王親自主持的婚禮,而步兵步軍長也與楚國的漱玉公主訂了婚,估摸著也就在今年什麼時候會完婚吧。」

    「哎喲,曹部長的婚禮,我居然沒有趕上參加,這可真是的。」牛奔有些懊惱,曹天賜是他的頂頭上司,兩在一起也並肩戰鬥了近十年了。

    「放心吧,喜酒少不了你的。」梅華呵呵笑著道。

    「步兵與楚國漱玉公主訂婚?」王剪一愕,「現在漢楚聯盟了么?」

    「不是。」梅華搖頭道:「現在仍然是秦楚聯盟,不過聽說是漱玉公主與我們步軍長兩情相悅,雖然我們雙方仍然處在敵對狀態之中,但對於這種事嗎,我們大王還是樂見其成的,這是兩碼事嘛!」

    這當然不是兩碼事,在王剪看來,這自然是漢楚之間一種心照不宣的態度,而這對於大秦而言,顯然更是雪上加霜。

    「大將軍,末將這一次奉大王之命前來迎接,出發之時隊伍可是浩浩蕩蕩,不過到得這裡,就只剩下這些人了。」梅華道。

    「哦,這是何故?」王剪不解地問道。

    「我帶的其它人都是後勤輜重,是由第三軍區抽調的,每隔一百里,他們便建立一個補給點,以便大將軍您的隊伍可以隨時休息補充,不用那麼辛苦。」梅華笑道,「這一路過來,不就只剩下這千餘騎兵了,剩下的人,都在補給點中呢!」

    聽到梅華輕描淡寫的話,王剪與黃曉兩人的呼吸卻都是粗重了起來,這不是在建立補給點,這是**裸地在向他們展示實力,向他們說明,大漠不會成為漢軍的阻隔,如果想要打他們的話,漢軍可以輕而易舉地越過大漠。(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
    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