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漢旗天下(25)無法理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漢旗天下(25)無法理解字體大小: A+
     

    當年作為一個失敗者,倉惶從這裡出逃的時候,王剪大概怎麼也沒有想到,他還會有一天會重新踏進大漠,把當年走過的道路再走一邊,當然,那個時候前途一片昏暗,他看不到自己的路在何方,但現在,他滿懷希望,一條金光大道正在自己的前方鋪就。

    王候將相,寧有種乎?牛奔在對待王剪立國之上有些猶豫不決的勸導讓剪痛下決心,是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大秦先王又何曾擁有過什麼?現在這片土地之上最強的大漢王國的國王高遠,當初又擁有什麼?

    這一次回去,他謀求的便是大漢王國的正式承認,現在自己那個國度很小,實力很弱,如果大漢想要并吞自己的話,在王剪看來,實在是不費吹灰之力,但是,在牛奔對待黑衣大食的態度之上,他卻依稀看到了一個生存之道。

    大漢似乎對這個從未謀面過的敵人充滿著戒懼,那麼自己的存在便有了價值。秦國,現在已經不值得自己為他們付出什麼了,他們也不可能給自己幫助,而能幫助自己的,便是以前的敵人,大漢王國。

    當然,此去大雁郡,他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迎回當初在大雁郡喪命的父親的遺骨。而如今還在秦境之內的王氏宗廟、族墳,漢國特使牛奔也承諾將在大漢擊敗秦國之後,可以由王剪迎回到他現在自己的領土之上。

    一千餘名騎兵護著王剪在大漠之中跋涉,與當初狼狽逃竄不同,這一次的回程,卻是胸有成竹,大漠之中哪裡有水源,那裡可以駐紮休息。地圖之上都標註得清清楚楚。

    一片小小的綠州之上,這支隊伍在經過數天跋涉之後,終於迎來了第一個休息的地點。被充水源,好好地洗刷一下身上這數天以來積攢的沙塵。對於在大漠之中行軍的人來說,不諦於是一種享受。

    王剪坐在綠地之上,微笑地看著自己的士兵從水井之中提起清水嘩聽一聲澆在自己身上,將自己淋得透濕。

    「牛將軍,現在中原變化大嗎?」他看著坐在自己一側的牛奔,問道。

    「怎麼說呢?變化當然是肯定大的。」牛奔想了想,道:「可正是因為變化太大了,我反而不知從何說起了。」

    「變化太大反而無從說起!」王剪細細咀嚼著這句話。裡頭似乎含義無窮。「這些天我聽到你的衛士經常談論漢王,但有一件事我很奇怪,還請牛將軍教我。」

    「不知王大將軍有什麼不解的地方,牛奔當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他們經常談論漢王,而且並不避忌我們,從他們的言語之中,我能聽得出來他們對漢王非常尊敬,發自內心的尊敬,但好像他們並不畏懼你們的漢王。這是怎麼一回事?」

    一聽到是這個問題,牛奔笑了:「我們大漢王國是這片土地之上開天闢地的嶄新的一個國度,與歷史之上任何一個國度不同。您的這個問題,我用漢王的一句話來回答您,漢王說,他不需要人民的畏懼,而人民對他的尊敬就是對他最大的褒揚,所有的大漢國民,只需要畏懼一件事,那就是大漢的法度。無以規矩,不成方圓。只要你是在大漢法度所規定的範疇之內,你可以做你喜歡的事情而不會有任人干涉。法無禁止即可行。」

    「法無禁止即可行?」王剪搖了搖頭,「假如你們的法律沒有規定不許罵漢王。是不是就意味著你們的國民可以隨便大罵漢王呢。」

    牛奔大笑起來,「大漢律法的確沒有規定這一條,但是在漢國,誰敢辱罵漢王,只怕馬上便會被人揍得他媽都認不出來。而且揍他的不會是官府,因為律法之中沒有規定不許這麼做,揍他的只會是老百姓。不過您這個問題倒是問到了點子上,在我們大漢,除了大王和王室成員以外,其它的大臣,包括我們的首輔,都往往被罵得體無完膚。」

    「竟然有這樣的事情?」王剪驚道。

    「當然,前兩天我給您講過我們的大漢周報,大漢周報有四個版面專門刊載時事、政治方面的內容,那也是一些文人經常用來罵官員的地方,但凡他們覺得哪裡不對了,便可以提筆寫一篇文章去登在報上。」

    「你們的朝廷不管這樣有辱官體的事情?」

    「朝廷有文宣部,對於時事政治新聞之類的刊登當然會審核,不過只要不涉及到國家機密,這樣罵人的文章倒是不會禁止的。相反如果一個部門被罵了,馬上政事堂就會找這個被罵的官員的麻煩,這報紙上說得都是不是真得啊,你有什麼解釋啊等等,所以咱們現在大漢的官員啊,每一期大漢周報出來,都要看一看自己有沒有挨罵啊!」牛奔笑咪咪地道。

    「那如果是政事堂的大員被罵了呢?」

    「當然是大議會來管了。有時候也會是王上,不過如果是王上出來,那可能就是大事了。但是大漢立國這幾年來,這樣的事情還沒有發生過,政事堂的大人們還是很謹慎的。」牛奔對王剪笑道,不過此時他的心裡卻想起了前年的李燦事件,這事兒不折不扣是大漢的一件醜聞,但最終還是被押了下來,作為國安局的大員,他自然是少數知曉內情的一員。

    「官員如此沒有體面,那如何管理百姓?」王剪又問了一個問題。

    「在我們大漢,管理百姓的不是官員,而是律法。」牛奔又拋出了一個王剪無法接受的觀點,「大王經常強調,他不是大漢的擁有者,只是大漢的引領者,而官員們不是百姓的父母官,而是百姓的服務者,大王最討厭父母官的這個說法,也討厭說某地某地又出了個青天大老爺。」

    「這,這是個什麼道理?」王剪驚問道。

    「所謂父母官,那就是將自己擺得比老百姓高咯,認為自己是老百姓的父母,父母對兒女不是想打就打,想罵就罵么?在我們大漢,這可不行。再者,為什麼會出現青天大老爺,那是因為你這個地方吏治黑暗,所以有一個秉公執法的人,便被人頂禮膜拜,這不是大漢的光榮,這是大漢的恥辱。大漢不需要青天大老爺,大漢只需要公正的律法和依律辦事的官員、百姓。人人都依律辦事,何需青天大老爺!」

    王剪張嘴結舌,這些天閑來無事,與牛奔細細地談起大漢的一些事情,從牛奔嘴裡往往蹦出來一些他無法理會的辭彙、事務讓他有些茫然,但都遠遠及不上今天牛奔給予他的震驚。

    大漢如此,那國還成國嗎?

    可事實是,大漢是這片土地之上最強的國家。

    「你們漢王如此不重禮法么?」他吶吶地問道。

    牛奔呵呵地笑了起來:「怎麼不重視,咱們大漢興辦學校,適齡兒童不分男女,都必須要進學,這些可都是免費的,在我們哪裡,叫小學,這是每個孩子都必須要去讀的,要是那個父母不讓自己的孩子去上學,那可是要被治罪的,當然,現在也只能做到這樣,再想讀中學,考大學,那可就不能免費了,大王每每說起這事兒都嘆息了,說錢不夠用啊,要是再富一點,中學也應當免費。」

    「可在我看來,你們大漢已經富甲天下了。」王剪道。

    「但架不住地盤大,人丁多啊,分到每塊地方上,每個人身上,那就不值一提羅!」牛奔道。「什麼事都要用錢吶。」

    「現在大漢在軍事之上對秦國已經形成了碾壓形的優勢,你們大王為什麼不橫掃過去,反而遲遲不動手呢?」王剪又問道,以他這些天來了解到的情況,秦國已經爛無可爛,而大漢如日中天,在他看來,這種壓倒性的優勢還不動手,難道還等秦國喘過氣來么?

    「第一是錢的問題,大軍一動,糧草先行,軍器,餉銀,那錢是嘩嘩地往外流啊,在大王看來,現在最關鍵的問題不是拿不拿得下秦國,而是拿下秦國以後怎麼辦?秦國地方也不下,百姓窮得讓人無法想象,大漢一旦拿下來,那就是咱們大漢的地盤,百姓就是大漢的子民,那總得與大漢現在的百姓一樣待遇吧,那得要多少錢啊?可現在咱們大漢拿不出來,便只能先等一等,讓秦國的百姓再苦幾天羅!第二,打仗便要死人,現在秦人還沒有爛到根子上,軍隊還相當有戰鬥力,打起來,縱然得勝,咱們的士兵損失也不會小,大王愛兵如子,不願意死太多人,那就再等一等吧,說不定等一段時間,秦人自己就會幹起來,那咱們去撿便宜,自然要少死不少人的。」牛奔道。

    王剪心裡有些明白了,大漢這是要拖死秦國啊。

    「楚人呢?」

    「楚人還要麻煩一點,不過具體怎麼樣,我這個職務是不可能知曉的,反正辦好上頭交下來的差事就好了。」牛奔笑道:「不管怎麼說,秦楚也蹦噠不了幾天了,左右都是我們大漢的盤中餐,倒也不急在一時,大王說先夯實好基礎,其它的事情,自然是水到渠成。」

    水到渠成!大漢居然自信到了這一地步了,這一次回去,倒一定要好好的看一看,也好決定今後自己的國策。

    遠處突然響起了尖銳的示警哨聲,王剪一下子站了起來,遠處,王部放也去的斥候正捲起陣陣狂沙,而示警的哨音正是從哪裡斥候那裡發出來的。

    「敵襲?」牛奔也突地站了起來,這大漠之中,哪裡來的敵人?(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
    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