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漢旗天下(6)拍賣會(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漢旗天下(6)拍賣會(下)字體大小: A+
     

    從來沒有一個君王會坦承,即便陽光再燦爛也有照不到的陰暗地方,即便是歷史上的那一些以英明而聞名的聖君,也恨不得將自己的治下在史書之中描寫成世外桃園,但作為這些行走四方的商人,他們看到的黑暗自然比一般人要多得多,當然明白這個道理。

    明白不一定願意說出來,而當政者自然也更不願意這些東西昭告天下。眾人看著高遠,眼中的崇敬和欽佩之色比先前要更勝數分。這位年輕的,聖明的開國之君果然是前無故人可以與之比擬的。

    「今天三位夫人邀請你們過來,其實是想宰你們一刀。」說到這裡,高遠忽然話鋒一轉,笑吟吟地道:「想著你們都是一些富得流油得人,便想從你們這裡掏摸出一些錢來!」

    這句話一出口,下頭轟然一陣爆笑,王上的思維跳躍得厲害,詼諧幽默的語氣,讓眾人忍不住大笑起來,今天大家來,當然是做好了被宰的準備,其實也算不得被宰,畢竟大王一家可是拿出了真東西來拍賣,不論誰的家裡,擺上幾件王上王妃親自用過的東西,那也是莫大的榮幸啊,沒看到外頭大把人想被宰還沒有被宰的資格呢!

    大笑聲中,高遠接著道:「但我一想,這樣宰大家一刀畢竟是一鎚子買賣,畢竟我家裡能拿出來的像樣的傢伙也沒有多少,總不能都賣給你們了,與其這樣,還不如邀請大家一起加入這個事業當中去。當然,在座的各位都是大忙人,跟我一樣,肯定是沒有精力和時間去做這些事情。但你們的夫人我想都是宅在家中,平素只做一些相夫教子的事情,或者賞花吟詩等一些陶冶情趣的事情,她們,我想是有這樣大把的時間來做這些慈善。不知大家有沒有興趣讓她們加入啊?」

    「當然願意。」高遠話音剛落,下頭已經響起了熱切的應和之聲。這些人都是些什麼人啊?大漢當今最富有的一些商人,哪一個的腦袋瓜子不是鬼精鬼精的,這樣的好機會,誰肯做過?平素想與王室拉上關係都沒有門路啊,現在王上敞開了大門,歡迎大家進來,如果不一涌而進的話,那豈不成了大傻瓜?這可是明擺著的夫人外交啊!平素家裡的女人閑得無聊之極,還不時在後院里鬧出些家長里短的麻煩來。如今讓她們出來做做這些善事,一來也可以提高一下自己的名聲,二來能與三位王妃一起共事,這對於家族的生意該是多大的幫助啊!

    「如此我在這裡便先謝謝大家了。」高遠哈哈一笑道:「有意向願意參加的,在晚宴之全便與梅仆聯繫,他會給大家講清楚這裡面一些詳細的關節。」

    說完這句話,高遠便徑直走下了檯子,梅朴則走了上去。沖著眾人拱了拱手,「各位。梅某充當這一次慈善晚宴拍賣會的拍賣師,今天大王與王妃們拿出來的東西,都是絕對的獨一無二的寶貝,很多都是王上王妃的珍藏,如果不是為了做善事,王上是絕對不會拿他們出來的。在這裡,我先恭喜各位,你們中的幸運兒,家裡將會多上一件鎮宅之寶了。」

    下頭傳來陣陣附和之聲。

    「在大家面前的桌上,每一個都有一個木牌子。上面有著與你相對應的號碼,在座各位基本上都參與了前一段時間在議會大樓內舉行的拍賣會,所以就不必我贅言了,一切流程基本一樣。下面我們將開始拍賣我們的第一件藏品。這是我們大漢致遠王子珍藏的一柄彎刀,這柄彎刀來自海外,來,將東西拿起來,請各位賞鑒。起拍價為一元,每次加價不限。」

    梅朴話音剛落,一位商人已經舉起了手中的牌子,「一千。」

    「致遠王子的珍藏,你只出一千未免太小氣了吧?我出五千。」另一桌的客人冷笑一聲,高高的舉起了牌子。

    聽到兩次叫價,便讓這把彎刀的價格飆升到五千元,高遠也是有些發楞,這些人,還真不是一般的有錢啊,這把彎刀是寇曙光從海外帶回來,鋼火不錯,其實最寶貴的倒是那彎刀柄尾鑲嵌的那一顆紅寶石,但在高遠看來,千把塊錢頂天了,這還得加上飄洋過海的運費。

    在座的沒有哪一個是不識貨的人,當然也明白這把刀的真實價值,如此虛高的價值,當然是沖著致遠的身份了。

    「一萬!」第一桌一個站了起來,沖著眾人拱拱手,「各位,這把刀我出一萬,大家就不要與我相爭了,後面還有不少好東西,這把刀便讓與小弟如何?」

    站起來的這人,卻是吳氏酒業的梅天笑,他一站起來,其它人不免吸了一口涼氣,還有想加價的一想此人的背景,卻又是默默地坐了下去。

    「好,一萬元,這把刀是吳兄的了。」梅仆大笑著,身邊的僕從早已捧著那把刀,送到了吳天笑的面前。

    吳天笑接過刀來,大步走到高遠這一桌,向高遠躬身一禮,轉身看著一邊坐在哪裡兩腮正興奮的通紅的小致遠,小傢伙正為自己這把刀賣了一萬元而興奮著呢。

    「致遠,這把刀,叔叔送給你了。」梅天笑將盒子放在了高致遠的面前。

    聽著梅天笑如此稱呼高致遠,在場很多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吳高兩家,關係果然非同一般啊,堂堂的大王子,梅天笑居然敢自稱叔叔。

    「可是梅叔,這把刀我已經賣了。」高致遠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啊,你是賣了,叔叔買了,但現在叔叔又送給你可不可以,叔叔可是知道你很寶貝這把刀哦,以後別再拿出來賣了。」梅天笑呵呵一笑道。

    「謝謝叔叔。」高致遠大喜,一把搶過裝刀的盒子,緊緊的抱在懷裡。

    高遠不禁芫兒一笑,「你就慣著這孩子吧,好不容易想起來做點正事,你又給他來這一出。」

    「致遠很喜歡這把刀的。」梅天笑微笑著道,「小孩子,自然得寵著。」

    高遠點點頭,此時檯子之上,梅朴已經拿出了第二件賣品,卻是寧馨的一副水墨畫,三王妃棋琴書畫乃是四絕,不過這於外人而言,都只是傳說而已,根本就沒有一件作品流傳在外,這副水墨畫一登場,立即便引起了眾人的關注。

    「各位,這畫是三王妃所作,畫上詩作是出自王上,提筆寫上去的,是大王妃,所以這副畫的開拍價便是一千元,不限加價。」梅朴一開口,下面的牌子便紛紛舉了起來。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嚴聖浩有些震驚地轉頭看著高遠,「王上,這副畫的意境與這首詩如此相配,臣跟隨您多年,竟然還不知您有如此才情,當真慚愧之極。」

    高遠摸了摸鼻子,心道我有個屁的才情,純粹便是當一個搬運工人,這副畫是寧馨根據這首詩的意思畫出來的,是先有詩再有畫。

    頃刻之間,這副帶詩畫的價格便被加價到十萬元成交。得手的卻是一個河間商人,此刻正轉過頭來,看著嚴聖浩笑著呢。

    一件接著一件的藏兵被搬了出來,都是轉眼之間便被買走,價格之高,讓高遠一大家子都是震驚不已,這短短的時間之內,便已經籌集到款項超過五十萬兩,這錢來得也忒容易了一些。

    曹天賜從外間匆匆地走了進來,抬頭瞄了一眼屋內的情況,輕手輕腳地走到高遠的身邊,俯身在他耳邊低聲道:「王上,牛奔那邊有消息了,他派了賀蘭捷回來,我已經將賀蘭捷帶到了宮中等候。」

    高遠抬起頭來,「牛奔沒有回來?」

    「是,聽賀蘭捷說,牛奔在那邊還要收集一些情報,所以派他先回來。具體情況,他要向王上親自稟報。」曹天賜道。

    高遠看了一眼如火如荼的拍賣會現場,點了點頭,對身邊的葉菁兒低聲道:「有一點事,我要馬上回宮,你們留在這裡吧。」

    「大哥自去吧,今天,看來我們會籌集到不少錢,你的壓箱底兒東西還沒有出來呢,我估摸站,今天怎麼也能籌集過百萬元。」

    「越多越好,越多越好!」高遠笑著轉身對嚴聖浩道:「老嚴,我們先走。」

    二人站起身來,悄無聲息的退了出去。

    王宮之中,賀蘭捷一身的憔悴,一路越過大漠,那怕回程之時已是熟門熟路,但仍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此時的他,整個人完全瘦了一大圈。鬍子拉茬,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外頭響起急促的腳步聲,賀蘭捷霍地站了起來,入眼之間,高遠已是帶著嚴聖浩大步而來。

    「賀蘭捷見過王上!」賀蘭捷啪得向高遠行了一個軍禮。

    「一路之上辛苦了,此行可還順利?」高遠拍拍賀蘭捷的肩膀,「坐下說吧。」

    「回王上,此行一切順利。」賀蘭捷點點頭,「不過在哪邊,有一些我們沒有想到的意外情況出現,所以牛將軍便留在了哪裡。」(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
    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