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漢旗天下(4)慈善基金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漢旗天下(4)慈善基金會字體大小: A+
     

    薊城有名氣的畫師,這一段時間可謂是身家百倍,大量的廣告牌子都需要他們畫出來,然後爭分奪秒地樹起來,現在施工隊已經將一個個的鐵架子架了起來了,正等著他們拿出作品來呢!

    就在薊城還在為這一次宏大的拍賣而津津樂道的時候,另一個更具震憾性的消息卻在薊城政商兩界之中飛速地傳開。

    三位王妃成立了一個慈善基金會,顧名思議,這個在大漢人耳中還很新穎的機構,自然便是做慈善的了,這幾年來,三位王妃拿私人的錢出來做善事已經是常態,現在成立專門的機構來做這種事情倒也不奇怪,這些年來,在高遠統治下的大漢王朝,對於一個個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新穎的機構倒都是具有了免疫力,見怪不怪了。

    讓薊城夠身份的人瘋狂的是,慈善基金會成立的日期定在大典舉行的頭一天晚上,將以宴會的形式舉行,但請柬卻只有兩百張。想去參加這個宴會的人何止兩千,因為大典的舉行,全大漢各郡縣幾乎所有有身份的人全都聚集到了這裡,能得到請柬,便是身份的象徵,很簡單的一個假設,如果兩個從事同一行業的商人,一個得到了請柬,而另一個沒有得到,在以後的競爭歲月之中,另一個不免便要高出一大頭來。

    發放請柬的人是三位王妃現在所有生意的掌管人,大漢中央銀行行長的大兒子梅朴。

    馬上,梅朴的薊城的府第亦遭到了與前一段時間文宣部部長霍嘯林一樣的命運,而且比霍嘯林更慘。有膽子登霍嘯林門的人,自然都是大漢頂尖的人物,但有膽子到梅朴這裡來的人,那可就多了。

    那幾天,在薊城某些人群當中,相互見面的問候不再是吃了嗎。而是你拿到請柬了嗎?當然,那些豪門是不必擔心這個的,梅仆自然會將請柬送到他們手中,真正去爭的是那些不上不下的人。

    外頭為請柬爭得頭破血流,宮裡頭卻也是正自忙得不可開交,高遠苦笑著坐在小桌邊,看著自己的三位夫人正在屋裡翻箱倒櫃,找出一切她們覺得有意義的東西。

    「大哥,你以後反正也沒機會上戰場打仗了,那副盔甲乾脆賣了吧?與其擺在宮裡。還不如賣些錢來做些善事好不好?」葉菁兒問道。

    「好,好!」高遠點頭,那副盔甲是他的第一副盔甲,還是當年遼西太守的二公子張叔寶送給他的,曾伴隨著他數年時間,那副盔甲傷痕纍纍,雖然不成模樣,但卻一直被高遠珍藏著。

    「衛遠,將盔甲搬來。」葉菁兒手一揮。大聲叫道。

    「那大刀和軍刺也賣了吧!」

    「行,賣了賣了,反正以後戰場也與我無緣了,眼不見心不煩。」高遠連連擺手。

    葉菁兒抿嘴而笑。一揮手,這兩件東西,馬上也加入到了將被拍賣的行列。這兩年來,在高遠的建議之下。她開始做一些慈善事業,在她看來,這也是為高遠的名聲再上一層樓作貢獻。但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在困擾著她,那就是錢不夠啊。

    曾經的她以為大漢的光芒已經普照到了每一個角落,因為現在的大漢呈現在外面的,都是蒸蒸日上的世界繁華,但當她開始接觸到慈善這個行業的時候,當她走出宮門,行走在那些需要幫助的人群當中的時候,她才真正發現,即便是陽光再燦爛,也有照不到的陰暗角落,哪怕她只是走了薊城周邊,所看到的也讓她感到震驚。

    這也是她真正決心投入到慈善當中去的一個原因,而當她想要以一己之力去解決這些問題的時候,才發現,哪怕她是王妃,是這個王國的女主人,很多問題也不是她能解決的,她能做的,只能是盡自己的能力去幫助這些人。

    錢不夠,是葉菁兒最直觀的感覺。

    當她向高遠很苦惱地談起這個問題的時候,高遠告訴她,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如果你能成立一個機構,將更多的人團聚在你的周圍,大傢伙兒一起來做這件事情,便能解決更多的問題。

    大漢第一家慈善基金會便在這種情況之下誕生了。

    「大哥,請柬都會發給那些人啊?嗯,我覺得應當給王武嫡王部長一張啊,他是財政部長,以後我們還得要他多多支持呢!」葉菁兒問道。

    「請他幹嘛?一個窮鬼!」高遠笑呵呵地道:「這個慈善晚宴美其名曰是咱們請客,但請來的客人都是要大出血的,這傢伙來的話,白白地佔一個座位,一文錢也拿不出來,還要白吃我一頓,自然是不請他的。」

    葉菁兒被高遠逗得大笑起來,「你這麼不待見他,也不見你撤了他的官兒?」

    「我喜不喜歡他是一回事,但他稱不稱職是另一回事,作為一名財政部長,他是最合適的人選。」高遠搖頭道:「選任官員,可不能由著自己的喜好,而是要看他適不適合這個位置,至少到現在,我還沒有發現有比他更合適的財政部長人選。」

    「那倒也是。」葉菁兒點點頭,「不知這一次我們能籌到多少錢啊?大哥,以前我一直以為我們大漢每個人都過得很幸福,可走了一些地方,才發現完全不是這樣一回事啊,這還是薊城周邊呢,就還有那麼多的窮人,可想而知,在那些邊遠地帶的情況了。」想起自己看到的一些情況,葉菁兒深有感觸地道。

    「是啊,不管我們怎麼努力,都是不可能將每一個人都照管到的,總會有被遺忘的人群,你這個慈善基金會以後就查漏補缺吧。」

    「可是就算有了這個慈善基金會,能幫到的人也有限啊,咱們大漢這麼大。」葉菁兒搖頭嘆道。

    「你們只是一個開始,相信以後會有更多的人來做這件事情。」高遠撫摸著葉菁兒的香肩,「雖然你們只能幫到一部分人,但你們能起到一個示範作用。」

    「也是,咱們大漢的有錢人這麼多。」葉菁兒點頭同意,「真正想不到,你一個冠名權便能賣到一百零二萬元,那些海商可真是有錢啊。這一次梅朴應當也請了他們吧?」

    「當然,肯定會請。」高遠笑道:「以後,海商,會成為這個國家最有錢的一批人。不過這一次你們能籌到多少錢,我也很期待啊。」

    兩口子正說著,致遠一路跑了進來,手裡提著幾件物件兒,「父親,母親。」高致遠將手裡的東西放到了桌子上,「二娘娘說我們都要拿一些東西出去賣,賣得錢要拿去救濟那些窮人,這是我的那一份兒。」

    高遠掃了一眼,好傢夥,致遠拿來的都是他平素最寶貝的一些東西,其中一柄鑲嵌著一枚碩大寶石的彎刀是寇曙光當年走海外的時候,給他帶回來的寶貝,平素是他最喜愛的東西。

    「你刀你也捨得啊?」高遠把玩著這把刀,笑道。

    「母親經常為錢不夠而苦惱,而且有一次我跟著母親出去了一趟,看見有的人好可憐啊,所以我也要為大漢王國出一份力。」八歲的高致遠仰起頭,看著父親道。

    高遠大笑起來,一把抱起兒子,「好兒子,居然也能想著替父母分憂了,看來現在你讀書著實是有些長進了,不錯,不錯,這把刀,一定能賣一個好價錢。」

    「當然!」高致遠驕傲地道,然後瞟了一眼桌子上高遠的那一把黑沉沉的毫不起眼的軍刺,不屑地道:「父王你可真小氣兒,這不就是一把普通的刀子嗎,能賣幾個錢?誰會要啊?還有這身破破爛爛的凱甲,父王您也好意思拿出去?」

    這句話惹得屋裡的人都笑了起來。

    「兒子,你信不信,這把你瞧不起的軍刺,最後賣出來的價錢至少是你這把刀的十倍。」高遠微笑道。

    「我不信。」高致遠搖頭道。

    「兒子,你要記住,有時候東西的珍貴,並不是東西的本身,而是附加在它身上的其他價值。」高遠笑著道。「比方說,你這把刀可能值一千兩銀子,但因為是你從小玩得,他便有可能值五千兩,因為你是大漢王國的王子。你明白了嗎?」

    高致遠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高遠站起身來,撫摸著旁邊那副破爛的盔甲,「這副盔甲你爹我還沒有發達的時候擁有的第一副盔甲,伴我走過了最為艱難的歲月,上面的每一個傷痕,都是他的勳章,如果不是為了你娘的這個慈善基金,我才捨不得拿出來呢!因為他蘊含著我的記憶,兒子,最值錢的就是這個了,因為他是唯一的,不可複製的。」

    「大哥,你這樣捨不得,算了我就不要了。」看著高遠的神色,葉菁兒突然有些心酸起來,高遠的這段話也讓她想起了當年的艱難歲月。

    「不,賣,讓他們再發揮餘熱吧,能為大漢的百姓再做一點貢獻,如果他們真有靈的話,也會高興的。」高遠揮揮手,大聲道。(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
    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