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繼往開來(187)識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繼往開來(187)識破字體大小: A+
     

    「草民郭雲,見過大將軍!」郭雲雙手抱拳,一揖到地。雖然面前的是天下聞名的大將軍,但郭雲的神色看起來卻是平靜得很。

    「郭先生,聞名久矣,今日終於得見!」路超微笑著擺了擺手,「坐,坐,郭先生,這一年多來,多蒙郭先生關照,早就想要謝謝你,只是公務繁忙,竟是難得有閑,今日略備薄酒,還請郭先生不要怪責招待不周,軍中一向都是這個樣子,簡陋得緊。」

    郭雲微微一躬身,道:「大將軍太客氣了,郭末一介微末商人,風裡來雨里去,常常野外露宿,逮著什麼吃什麼,卻是沒有哪么多的講究的。」

    路超哈哈一笑,招呼著郭雲坐下,又吩咐了勾義一邊坐陪。

    「先生說自己是微末商人微免太客氣了,據我所知,商人的地位在貴國如今可是極高的,聽聞那大議會裡,倒有半數以上都是商人呢,以先生的財才和人脈,竟然沒有去哪裡謀上一職呢,有了這個身份,行起事來,豈不是更加方便?」路超坐了下來,笑吟吟地道。陪坐的勾義則提起酒壺,給空杯之中滿上酒。

    「大將軍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商人嘛,在我大漢,地位與前朝比起來,自是不可同日而語,但想要獲得這大議員職位,卻也不是有錢便能得到的,這一職,可是百姓們一票一票投出來的,那些大議員們固然賺了不少錢,可要是想要得到百姓的投票,這灑去的卻也不少。這些人啊,大都在本地聲名著著,郭某這樣的人,哪敢如此招搖,我做的生意,可是見不得光的。」郭雲笑道。

    「先生能做此生意。背後人脈一定極廣,不知能不能透露一二啊?」勾義道。

    「勾大人,這可就不行了。於我而言,與貴方是在商言商,你們要這些東西,我能弄到這些個東西,而且你們給的價錢公道,我能有大把錢賺,大家心照不宣,各得其所。豈不美哉,如果要刨根問題,這生意只怕坐不長久了。」郭雲連連搖頭,舉起酒杯,對著路超道:「承蒙大將軍款待,草民敬大將軍一杯,以示敬意。」

    路超微笑著飲了,放下酒杯,看著郭雲。「也罷,其實問與不問,也沒什麼關係,你背後的人。我多少也能猜出來一些。」

    「哦?」郭雲眼中露出些許嘲諷之色,卻是轉瞬即逝,「倒不知路大將軍竟能未卜先知?」

    「也算不上未卜先知,貴上曹部長我是久仰的了。早些年還與他見過數面,只是那個時候可真是想不到,一個還沒有長成的娃娃。最後居然成了名震天下的人物!」路超從勾義手中拿過酒壺,給自己倒滿。

    郭雲整個人都是一震,滿臉驚駭之色地看著路超,半晌才驚駭地道:「大將軍說笑了。」

    一邊的勾義也是噌地一下跳了起來,滿臉的不可思議,手下意識地摸向腰間,可在大將軍這裡,他又怎麼會將隨身武器帶在身邊。

    「瞧瞧,把勾義嚇成什麼樣了?」路超笑著探出手去,替郭雲將酒杯斟滿。「郭先生,本來我只是猜的,但看你模樣,倒十有**了。我既然已經確認,再遮遮掩掩有意思嗎?放心,我對你沒有惡義,想要殺你,你豈能進得了我的大門?」

    郭雲深深的吁了一口氣:「大將軍的確是嚇著我了。」他站了起來,一邊的勾義立時便向他靠近了一步。

    豈料郭雲只是整了整衣裳,竟是重新向路超行了一禮,「大漢王國國安局外情司少校郭雲,見過路大將軍。」

    路超臉上有些苦澀,「坐下吧,我找你來,是有些一事情想要問你。」

    郭雲重新坐了下來,與先前不同,這一次卻是身子坐得筆直,與先前的模樣,直接判若兩人,如果先前是一個標準的商人模樣,現在一看就能知曉他是一個軍人。「郭雲自問沒有露出破綻,所有背景資料也是一應俱全,而且我在漢國的公開身份,也的確是一個商人,不知道路大將軍何能就能一眼窺破我的身份,郭某實在好奇得很。」

    「沒有破綻就是最大的破綻了。」路超搖搖頭,「能做這種生意的,豈是平常人?你的履歷太乾淨了,而且背後的人,我們費盡心機也查不出來,在漢國,能做到這一點的又有幾個呢?再看看你走私的東西,自然便能猜出一二來。」

    郭雲沉默片刻,「我明白了,以後定然注意這些,多謝路大將軍教我。」

    「你,你還想有以後?」一邊的勾義怒斥道,與他交易了這麼久的走私商人,竟然是大漢國安局的少校軍官,勾義又驚又怒,生怕路超怪罪下來。

    「勾大人,如果我沒有了以後,你們又從哪裡再弄到糧食,軍械呢?你不會以為在大漢隨便找一個商人便能替你弄到這些吧?」郭雲不以為意地轉頭看著勾義。

    「你……。」

    「好了,好了,勾義,你坐下。」路超擺擺手,「我只是想知道,高遠授意你們這樣做,到底打得什麼算盤?」

    郭雲笑了起來,「這個自然很簡單,因為路大將軍想做什麼,我們大王一清二楚,自然要助一臂之力,你在函谷關,雖然控制了幾個郡的地盤,但這兩年,秦國天災人禍不斷,你糧食僅能自給,如果打起仗來,那肯定是不夠的了,這幾郡也沒什麼像樣的軍工坊,路大將軍要圖大事,這軍械自然是缺不得的,總是要幫上幾把。」

    「高遠就不怕我得到了這些東西,倒打一耙,馬上向晉陽發起進攻嗎?」路超譏笑道。

    「您會嗎?」郭雲微笑道。「如果是這樣,也沒有什麼,這些東西在我們大漢,本來就是被淘汰下來的貨色,您真向我們發起進攻,於我們而言,也只不過是做了一筆蝕本生意而已,晉陽許司令正日夜盼著您能主動進攻呢,那他就可以揮大軍西進了,赫赫戰功,許司令看得見,撈不著,心裡真是著急得很,您大舉進攻,咸陽也必然高興得很,說不定也還會再賞您幾個頭銜,向您輸送一些軍械呢!」

    路超的臉色沉了下來。

    「路大將軍,你應當明白,你現在最大的威脅,恐怕還不是我們吧?咸陽虎視眈眈,正欲拿下你而後快呢?不根除後患,您敢拿著您這身家性命與我們去拚命?」郭雲絲毫不懼路超陰沉的臉色,兀自侃侃而談。

    「放肆!」勾義大怒,拳頭捏得卡卡作響,如果不是路超在側,他早就一拳打了過去。

    「高遠想等著我與咸陽火併的時候,他再來撿漁翁之利,當我是傻瓜嗎?」

    郭雲笑笑道:「我們就是這麼想的,也準備這麼做,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可是路大將軍,你難道有辦法不去做這鷸和蚌嗎?既然您無法擺脫這樣的結果,我們自然想要做這漁翁了。郭雲有幸,不久前曾蒙大王召見,大王曾對我說過,如果有機會見到大將軍,有一句話讓我帶給您。」

    「他想說什麼?」

    「我家大王說,既然您想有一個平等的地位來與他對決,他願意給你這個機會,就是不知,您能在這個位置上坐幾天?」郭雲輕輕地道。

    卡的一聲,手中的酒杯被路超捏得粉碎。掌心之中,有鮮血滲出,勾義伸出大手,一把便向郭雲抓去。

    「住手!」路超卻是哈哈大笑起來,「好,好,高遠果然是高遠,還是這樣的自信,傲慢。行,既然這樣,我怎麼能不努力呢,回去稟告你的主子,我定不負他所望,一定會好好的與他較量一翻,他這漁翁,倒也不見得就能得了利去。」

    「必定原話帶到。」郭雲站了起來,微笑躬身。

    「對了,既然高遠有這心愿,還讓我用錢來買東西,未免太小氣了,想當漁翁,自然先得付出一些。」路超大笑著從懷裡摸出幾張紙來,「這是我需要的東西,希望你能儘快地給我送來,可是這一次,我不會付一文錢了。」

    從路超手裡接過紙張,約摸瞄了一眼,竟然是一張物資清單,上面居然羅列著神機弩,車載弩等一系列在漢國也是最好的武器。

    「東西我帶到,但能不能給您便不是我能做主的了。」郭雲神色不變,將清單揣進懷裡。

    「你只管帶到,給不給,那是高遠的事情。」路超提起酒壺,將壺裡的酒慢慢地傾倒在手上的傷口之上,看得郭雲眼皮有些發跳,酒到傷口之上,那疼痛,他可經歷過,但自己是武人,這路超卻是一白面書生,居然也如此堅韌,倒真是讓他刮目相看。

    「多謝大將軍的招待,既然如此,我倒要星夜回返了,總得快些將大將軍的要求送回去,這一來一往,所需時間不少,我倒是怕誤了大將軍的事情。」

    「誤不了的,想做大事,自然得挑一個合適的時間,現在,怎麼也算不上一個好時候。」路超道。「勾義,送郭先生出城。」(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
    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