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繼往開來(183)召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繼往開來(183)召見字體大小: A+
     

    路超坐在爐火邊上,手裡捧著的卻是一份大漢周報特刊。與檀鋒在穎川不同,他在函谷關要得到大漢周報,還要費一些周折,因為雙方在晉陽仍然處於嚴重的軍事對峙之中,漢國現在不允許任何物資流入秦國,當然,路超可以通過走私來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對他來說,這不是問題,而且還讓他有了借口應付朝廷。漢國是在以商立國,路超現在算是看透了這一點,商人逐利,只要有足夠的利潤,他們什麼都敢幹,哪怕冒著掉腦袋的風險。現在勾義就在替路超干著這些事情,說起來這些漢國商人膽子大,路子也足夠野,居然連漢國嚴禁流通到秦國的鋼材,鐵料,甚至軍中淘汰下來的武器,他們也能弄到然後倒賣到秦國方面來。

    看到那些勾義走私回來的武器,路超感到有些齒酸,這些武器基本上都還有五成新,如果是在自己這邊,那鐵定還是正當用的時候,但在漢國,卻已經被淘汰下來,本來是要運回去化成鐵水重鑄的,但這些商人也不知用了什麼法子,居然就給倒騰出來了,那個姓郭的商人有空的時候得見一見,能弄到武器的商人,背後一定有著極大的背景。

    錢花得不少,但在路超看來,卻都是用在刀刃之上,這些武器,如果是自己來鍛造,先不說有不有這樣好的品質,單是成本,也絕對不會比花這些錢來得低,更何況,私造兵器還會給人口實,現在這樣挺好,雖然兵器庫中武器已是堆集如山,但路超卻絕不會介意自己才添幾座武庫,一旦打起仗來,武器的損耗是極其驚人的。如果沒有補充,難不成讓士兵們赤手空拳的上戰場么?

    現在路超也是每一期的大漢周報他都會仔細的閱讀,很多他們想千方設萬計想弄到的情報,現在就堂而皇之的登在周報之上,因為需要走私的商人們夾帶過來,路超看到這些報紙總是要晚上那麼幾天。

    這是一期特刊,幾乎所有的版面介紹的都是這一次大漢王國首輔選舉的事情。在副版之上,甚至刊登著兩位競選人的生平所有經歷,在路超看來,這是只差將兩位候選人的**扒開來瞧瞧是什麼顏色了。

    「作死!」仔細地閱讀完這一期特刊。路超連一個字也沒有放過,放下報紙,他對勾義作出了兩個字的評價。

    「大將軍,為什麼會這麼評價?」勾義一向是一個合格的捧哏,當下十分及時地接嘴問道。

    「勾義,這眾人推舉一事,其實在很久以前的王朝也有過,但後來卻消亡了,你知道為什麼嗎?」路超問道。

    勾義想了想。搖搖頭,「屬下一直以來都是武將,專註於武事以上多一些,這些頭上頭。涉獵不多,哪裡及得上大將軍您文武全才。」

    「你以後上戰場的機會少了,少不得要涉及政事的,沒事兒的時候多讀讀史書。對你有好處。」路超不滿地看了他一眼。

    「是,大將軍,屬下知道了。」勾義低眉順眼地道。自從被漢人俘虜,又莫名其妙地放了回來,他在軍隊中的前程算是徹底完了,說得再明白一點,有路超在,他還有出人頭地的一天,如果沒有路超,他將被踩落在塵埃之中,而與他一齊的,必然還有勾氏家族。

    「眾人推舉,常常會出現兩個極端,一個是被推舉者實在是太出色了,朝堂上下一心都誠服於他,這樣的人,君王能放心嗎?」路超問道。

    「自然是不放心的,如果人人都服他,只怕很輕易的就能將君王架空,使君王成為傀儡,樣子貨。」勾義點頭道。

    「第二個,就是幾幫人斗人你死我活,都想將自己的人拱上去,將別人踩下來。」路超又道。

    「黨爭!」勾義脫口而出。

    「不錯,黨爭,就如同我們現在的大秦朝,雖然不是推選,但結結實實就是黨爭,大秦有今日,便與黨爭脫不開干係。如果說大臣專權還有法可解,黨爭卻是禍患綿延,永無寧日。」路超冷笑道:「漢國新立之國,開國之君自然是威望無雙,說一不二,但高遠卻不知死活,妄想復古,實行這推舉之法,在大漢,自然是沒人能撼動他的權威,但黨爭自然就應運而生,你看了這一期的大漢周報了嗎?嚴聖浩與吳起的首輔之爭,只相差了多少票?僅僅五十餘張而已,按照他們的說法,過簡單半數就可以勝選,嚴聖浩當選了首輔,但這票數也說明了吳起現在的實力並不弱,接下來的時間之內,我們便看著吳起拆嚴聖浩的台吧,只有嚴聖浩幹得不好,才能襯托出吳起來,所以漢國的黨爭之禍,便始於今朝。」

    「這於我們是好事啊!」勾義卻是喜形於色,「大將軍,現在漢國將我們壓得喘不過氣來,如果他們內鬥起來,倒真是會讓我們好好的喘一口氣呢!」

    「我們也好不到哪裡去!」路超臉色卻是有些陰沉。

    「大將軍何必憂心,我們只管守在函谷關,坐看風雲起,范睢蹦噠不了多少時間,他的改革離失敗不遠了。」

    「他改革成功的話,還會慢慢的想法子徐徐收拾我,但如果他失敗了,只怕朝廷立馬就會對付我了。」路超吐出一口長氣,「所以我們也要早做準備了。」

    「大將軍說得是,他敗得越快,便會越早對付我們,但同我們沒有做好充分的準備一下,他們也沒有,實力不足,是他們的軟脅,三萬玄衣衛拋開不說,白起練的新軍,能有多強的戰鬥力?」

    「別忘了檀鋒周玉。」路超搖搖頭,「這兩人手中還握有十萬大軍。特別是檀鋒,麾下軍隊這幾年在他的調教之下,可是戰鬥力非凡,仗著穎川之力,這支軍隊至少目前在裝備之上,比我們是要強一些的。」

    「檀鋒豈敢輕動,到時候他如一動,豈不是給了漢人機會,此人切齒痛恨高遠,我覺得我們倒是可以拉攏他。」勾義建議道。

    「檀鋒此人,我看不透。」路超微微皺起了眉頭,「不過這事兒你可以先做起來,接觸一下總沒有壞處,拉得過來,自然是好事,最不濟也讓他保持中立。」

    「明白了!」勾義點頭道。

    「我吩咐你暗中去做的那件事,現在有眉目了沒有?」路超將手裡的大漢周報特刊扔進了火中。

    「人選已經物色好了,眉目有七八份相似,目前屬下正在訓練,您也知道,要讓一個普通人掌握那麼多的東西,總是需要時間的。」勾義回答道。

    「這件事情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要到位,等完成之後,參與這件事情的人員,你要悄無聲息的將他們全部清除掉,不能漏了一點風聲出去。」

    「明白,大將軍。」

    「你去吧,下午徐亞華要來,我想,該與他攤牌了,他是我的副手,如果不能與我同心共力的話,總是一個麻煩。」路超想了想,道。

    勾義一驚,「大將軍,您準備與徐將軍攤牌,那相應的布置?」

    「這個你就不需要操心了,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路超的臉色冷了下來。

    「屬下失言了。」勾義深深的垂下頭去,向路超行了一禮,轉身大步離開。

    路超彎腰提起炭火邊上的小銅壺,給自己已經涼了的茶水之中摻了一些熱水,捧到嘴邊,輕輕的抿著。外人都道自己風光,又豈料自己心中的苦楚和肩上承受的壓力?自己比高遠大了六歲,高遠今年剛滿三十,自己也不過三十六而已,但兩鬢已是早生華髮了。

    將軍府外,數十騎疾馳而來,為首一人,正是路超的副手徐亞華,比起僅僅只有三十六歲的路超,徐亞華的年紀算是已經很大了,他今年四十九歲,明年就是知天命的年紀了。此時奉召前來將軍府,徐亞華的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在跟隨路超的這幾年之中,自己一直是小心翼翼,惟命是從,因為他明白,他頭上的那棵可為他遮風擋雨的大樹,已經隨著秦武烈王喪鐘敲響的時候,便已經走了,那是他萬萬想不到的事情,蒙將軍春秋正盛之時,為什麼會突然離去。

    蒙恬一去,其部下也被拆分得七零八落,現在分歸了好幾個不同的大將軍統領,互相之間已經基本沒有了聯繫。

    路超在函谷關所做的一切,已經讓他隱隱明白,這位大將軍究竟要做什麼,但他什麼也做不了,路超對軍隊的控制力異常強,現在,即便是他,也不知道,他所率領的舊部,到底還有多少人是聽自己的命令的?

    對於他來說,一切都在風雨飄搖之間,而這一切,都始於蒙恬將軍的突然離世。

    在將軍府外,他翻身下馬,早有將軍府的軍官等候在哪裡,看到徐亞華,立即跑步迎了上來,「徐將軍,您回來了?」

    「奉大將軍之命回來訴職,大將軍現在在哪裡?」

    「大將軍在書房等您,請徐將軍隨末將來。」軍官笑容可掬地道。(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
    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