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繼往開來(172)推波助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繼往開來(172)推波助瀾字體大小: A+
     

    郭雲告辭離開,逍遙閣內只剩下了高遠與曹天賜二人,看著若有所思的高遠,曹天賜欲言又止,幾次想要說話,卻又生生地忍了回去。看著曹天賜的模樣,高遠笑了笑:「天賜,你是不是有什麼不明白地方?有疑問就問出來,不要憋在心裡。你我師徒之間,應當沒有什麼不能說得吧?」

    曹天賜點了點頭,「師傅,我只是有些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現在無論國力,軍力,我們對秦國而言,都佔據著絕對的優勢,如果我們集中優勢兵力,傾全國之力,滅秦並不是很為難的事情,可我看現在師傅的所作所為,並沒有大舉進攻的意思,而是在想法設法地促成秦國的內亂,這是為什麼?何不簡單一些?」

    「簡單一些?」高遠呵呵地笑了起來,看著曹天賜,溫和地問道:「你所說的簡單一些,就是發大軍去進攻么?」

    「對,我就是這個意思。第一軍區集結了我國幾乎大部分的精銳軍隊,士氣,武器配備,對面的路超根本無法相比,為什麼不直接打過去?」曹天賜問道。

    「打過去容易嘞,但你想過沒有,這樣硬打,我們在取勝的同時,要付出多大的代價?」高遠把玩著一柄摺扇,看著曹天賜。

    「打仗嘛,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曹天賜不以為然地道。

    「是啊,總是要付出代價的,但是我們作為上位者,作為只在作戰室中研討怎麼打的統兵者,是不是要考慮怎樣才能將傷亡降到最低呢?」

    「這是當然。但沒有傷亡根本是不可能的嘛。」

    「天賜啊,每一個漢國人的生命都是寶貴的,能少死一個人,便要少死一個人。現在平推過去不是不可能,但付出的代價是我不願承受的。你也是從第一線經歷過來的人。每一場戰鬥勝利之後,我們在歡呼勝利的同時,背後卻有無數個失去兒子,丈夫,父親的家庭在哭泣。你又想過這些嗎?」高遠慢慢地道。

    曹天賜愕然,半晌,終於還是難為情地搖搖頭。

    「勝利不止是歡呼,還有損失。」高遠一字一頓地道。「秦國雖危,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如果當真面臨我大軍壓境的情況之下,奮起一搏,先不說輔贏,我軍的傷亡必然大到讓我們無法承受。」

    曹天賜低下頭,心中顯然還是有些不服氣。

    「天賜,你還記得我們在草原之上圍剿李信的那一役嗎?」高遠站了起來,走到窗邊,雙手扶著窗欞,看著隨風擺動的荷葉。眉頭微微皺起。

    「當然記得,李信號稱天下第一軍神,在師傅您的運籌帷幄之下,不照樣敗亡。」曹天賜神情興奮起來。

    「我問得是你還記不記得當初的情景!」高遠微怒道:「可能你只記得當時勝利的歡呼了。可我還記得,當李信被圍,身邊只餘下千餘名士兵的時候,那些士兵高唱著戰歌。集結成隊形,向我們發起衝鋒時的情景。」

    「不過困獸猶鬥,狗急跳牆而已。」曹天賜不屑地道:「師傅你記得這個幹什麼?」

    「記得這個幹什麼?」高遠自語了一句。「秦國人的心氣猶存啊!秦人在秦武烈王的帶領之下,強盛一時,兵臨天下而各國莫不畏懼,這讓秦人養成了極高的心氣兒,即便是一時的失敗,也不會讓他們灰心喪氣,因為他們堅信自己一定能獲得最後的勝利。這是數十年間有一場場勝仗累積起來的,就如同現在我們大漢軍隊一樣。」

    「可是師傅,這跟我們攻秦有什麼關係呢?左右不過是一場場打過去,慢慢地將他們的這股心氣磨滅。」曹天賜道。

    「你說得是一個辦法,但這樣打下去,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智者不為也。」高遠搖頭道:「現在我正在做的事情,就是要讓秦人灰心,喪氣,讓他們陷於內亂而不能自拔,讓他們漸漸失去對這個國家的認同感,等做到這一步的時候,或者我們只需要極少量的軍隊,付出微不足道的代價,便能獲得我們想要的勝利。」高遠微笑道:「這需要更長的時間,需要我們的耐心,但我們得到的將更多。首先,便是我們將損失降到了最低,無數個家庭將會得以保存,二來,秦人失去了對這個國家的認同之後,我們在將他納入大漢的疆域之後,對他們的統治和治理也將會事半而功倍,反之,則是事倍而功半啊,像你所說的那樣,只怕我們打下秦國之後,也會烽煙四起,四處暴亂吧?我們還要花費無數的功夫去平滅他們。」

    曹天賜略有所悟,「師傅是想像對付齊國,魏國那樣是吧?」

    「道理一樣,方法不同。」高遠道:「這幾年來,我們一直在致力做一件事,那就是摧毀秦國的經濟,經過幾年不懈的努力,我們終於看到了成效,秦國的經濟被我們一點一點的蠶食,摧毀,當然,這裡頭也有他們自己的原因,這一舉動迫使嬴英不得不啟用范睢來改革,而這,正是我們想要的。時勢不同,我們漢國能做成的東西,在他們秦國,卻不見得能做成,現在看起來果然如此,秦國國內已經開始亂了。」

    曹天賜點頭道:「是,以蜀郡為代表,秦國國內農民起義已經如星火燎原一般在鋪開了,這也是我覺得機會到了的原因。」

    「還遠遠不夠。」高遠搖頭道:「秦國-軍力猶存,路超,檀鋒,周玉,白起,這些秦國大將手中所握的軍隊並沒有亂,如果此時我們大舉進攻,這些人必然會放棄內鬥,轉而一起對付我們,大大增加我們的難度,而且外患加大,也會激發秦國人的愛國情節,反倒說不定會幫他們一個忙,讓他們將國內矛盾轉移到對外戰爭上來。」

    「可是師傅,您怎麼就確定路超一定會懷有不軌之心呢?」曹天賜不解地道。「就憑他現在擁軍自重?悄悄地走私武器,鋼材,屯集這些戰略物資,說不定他弄這些是為了對付我們,到時候我們可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高遠哈哈大笑起來:「天賜,你現在要學會站在更高一點的地方來看問題,路超此人,嘿嘿,恐怕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的了。只怕從嬴英啟用范睢開始,路超便開始起了異樣的心思,他看到了李氏學派在秦國即將面臨著被打壓的風險,只怕從那時起,他便開始著手布置了,說起來,李儒名滿天下,無論是治國方略還是治學都是一把好手,但真要論起勾心鬥角,陰謀詭計,只怕他這個弟子要比他強多了。」

    「師傅,我不太明白。」曹天賜搖頭道。

    「李儒病死是一個信號,李儒一死,嬴英重啟范睢便沒有了頭上的那座大山,但這個時候,路超是可以阻止范睢復辟的,但他偏偏沒有做,反而間接地促成了范睢回朝。那時我就在想,作為李氏學派新的掌旗人,路超當真心甘情願就此退讓嗎?要知道,如果范睢成功的話,那路超可就沒有了現在的風光和權勢,可以想見,范睢必然會在功成之後打壓路超,徹底瓦解李氏學派的。」

    「我一直很懷疑這一點,隨著范睢順風順水地接管朝政,李氏學派在朝廷的幾個核心人物被解職,統治秦國數十年的李氏學派瞬間垮塌之後,我終於確定,路超想幹什麼了。」

    「他想幹什麼?」

    「很簡單啊,那些李氏學派並不是真的瓦解了,而是在有預謀的退讓,故意讓范睢分化,拉攏,實則上,他們肯定另有打算,而這個打算,當然便是路超了。至於那幾個朝堂上的核心人物,不過是路超拋出來的棄子罷了。范睢自以為打垮了這幾個人,又與路超達成了協議,穩住了路超,便以為能放開手腳大幹一番,殊不知,他這一來,正好墜入了路超的陷阱之中,秦國中樞之中,的確沒有了李氏學派的掌權者,但在秦國地方,仍然是他們的人握有實權,范睢的改革,最終還是要落實到地方。最後的結果,你不是已經看到了嗎?」

    「遍地烽煙!」

    「不錯,路超的第一步已經達到了,范睢的改革雖然還只進行了不到一年,但失敗的結果卻已經註定。或者一年,或者兩年,秦國必然大亂,那個時候,便是路超的機會。」

    「他想篡了秦王的位置?」曹天賜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議地問道。

    「誰知道呢,也許他是想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重新確立李氏學派在朝堂之上不可動搖的地位,也許就如你所說的那樣,自己當了秦王。」

    「這,這不大可能吧?」曹天賜搖頭不信。

    高遠笑了起來,「聽起來有些不可能,但現在我看起來,橫亘在路超面前的,就只有白起的新編軍和咸陽的那三萬玄衣衛了。秦廷的改革已經讓地方上天-怒人怨,不論是地方豪強,還是平民百姓,在這場改革之中都覺得自己受了傷,秦王的威信已經降到了最低。這個時候路超籌畫得當的話,打著撥亂反正清君側的口號,不是沒有成功的希望的。」

    「他一直想跟我別別苗頭,一直認為比我要強,我能做到的事情,他一定認為他自己為什麼做不到呢?」

    高遠突然笑了起來,「所以,我來幫這個大兄一把。」

    「推波助瀾!」曹天賜眼前一亮:「路超成功之日,便是我們大舉攻秦之時。」

    「答對了,可是沒有獎!」(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
    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網游之聖光降臨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