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繼往開來(170)路在何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繼往開來(170)路在何方?字體大小: A+
     

    屈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雖然只是你的猜測,但我想你一定在開始為此而作一些布置了,前一段時間,你派趙林前去穎川見檀鋒,便是為了此事?」

    黃歇一笑,「總是瞞不過你,一眼便看出了趙林去穎川的真實目的。不錯,我是在作這方面的布置,趙林去穎川,便是為了試探一下檀鋒。」

    屈重的眉頭皺了起來,「你是想拉攏檀鋒為我所用?說句實話,對此我持保留意見,我不喜歡檀鋒這個人,雖然有才,但卻無德,反覆無常,天生腦後就長有反骨,一個徹頭徹尾的利己主義者,拉攏此人,搞不好就是養虎為患,反傷己身。」

    「對此,我倒也有同感,檀鋒此人,正如太尉所給出的評價,不過於我們而言,只要他有才便行,能夠被我們所利用便可以了,他有不有德,關我何事呢?」

    「單純的只是利用?」屈重問道。

    「當然。」黃歇點頭道:「檀鋒此人有才,路超的所作所為,不見得他就沒有察覺,但此人卻不發一言,反而在當初在范睢到穎川的時候一力支持,范睢返回咸陽,還冒著得罪路超的風險派兵護送,你以為他是大公無私嗎?反正我是不相信。」

    屈重有些瞠目結舌。

    「在穎川,檀鋒利用范睢的名頭,大力實行改革,穎川豪強為戰爭被累,所剩無幾,檀鋒借著范睢,將穎川的李氏學派人物幾乎一掃而盡,這才讓他在穎川有了今日的成就。你知道趙林去穎川看到了什麼嗎?檀鋒所統轄下的穎川與漢國之間,經濟聯繫極為緊密,如果不是兩邊城頭之上的旗幟,趙林幾乎就要以為這是一個國家了,檀鋒借著這個便利。將穎川生生經營成了聯接秦,楚商業貿易的一個集散地,因此而聚全斂了大量的財富,這些錢,被檀鋒變成了軍費,變成了武器,變成了糧草。你說他想幹什麼?」黃歇嘆道。

    「他想幹什麼?」屈重問道。

    「如果秦國政清吏明,將帥合心,檀鋒在穎川之舉,便是范睢改革的示範區。是強軍的典範,必然會成為秦王要樹立的模範,反過來,如果秦國朝廷垮了,或者像我先前所說的那般,路超確有不軌之心,那麼以檀鋒的力量,則進可攻,成為朝廷打擊路超的有力力理。退可守,恐怕路超也不敢忽視他吧?如果讓我想得更險惡一些,或者此人更想秦廷到時候與路超爭個你死我活,他則從中得魚翁之利呢?不要忘了高遠當初是怎麼發家的?檀鋒幾乎是在複製著高遠的成功之路。」黃歇仰首向天。「高遠,檀鋒,路超,這一代的英傑梟雄。怎麼都出自燕地呢?」

    聽著黃歇的分析,屈重只感到不寒而慄,人心險惡。昭露無疑。

    「這麼說來,檀鋒不遺餘力地送范睢返咸陽,也存著自己的小心思了?」

    「這還用說嗎?」黃歇笑道:「范睢在穎川改革的成功,那是建立在檀鋒的軍刀威懾之下的成功,在穎川這個特殊的地方,自有成功的可能,但放之秦國全國,只怕便要碰一鼻子灰了,檀鋒不會不清楚這一點,只有范睢,恐怕還在因為穎川的成功而沾沾自喜,自以為能推而廣之,行效全國吧?」

    「這麼說起來,檀鋒豈不是比路超更加陰險?而且做得更加不引人注目。路超現在已經是擺明車馬與秦廷相抗了,而檀鋒,只怕范睢還將他視為強援吧!」

    黃歇哈哈大笑起來,「如果范睢成功,那檀鋒的確是他的強援,但范睢失敗,檀鋒絕不憚於在他後背之上再狠狠地推一下。」

    「如此陰狠之人,我們竟然還要拉攏他?」屈重不滿地道。

    「正因為他如此陰狠,我才肯下本錢拉攏於他,太尉,你不覺得用他來對付高遠,對付漢國很不錯嗎?」黃歇微笑道:「我估摸著,到時候就算是秦國垮了,這個檀鋒還能活得滋潤著呢,到時候秦國已經不能是他的靠山,而檀鋒又絕無可能向高遠屈膝,那個時候,他不依靠我們還能依靠誰?他不可能成為我們的朋友,但你難道還介意他成為我們手中的一把刀嗎?」看著屈重有些動容,黃歇接著道:「所以現在,我不憚於將這把刀磨得更鋒利一些。」

    屈重點點頭,「廟堂謀算,我不遠首輔遠矣,但檀鋒此人,便猶如一把雙刃劍,既可傷敵,亦可傷己,首輔還需小心一二。」

    「以前那些人,是因為不了解檀鋒,當然也包括我,但現在,我已經將此人琢磨得透了,他再想與我為敵,那就是不自量力了,太尉卻請放心。」黃歇傲然道。

    「這些事情自由首輔操心,我只管練好兵就行了。」屈重道。

    「這卻是最重要的一環了。」黃歇道:「說一千,道一萬,到得最後,總是還要在戰場之上說話,兵戎相見,靠得卻是太尉了,我能做的除了這些陰謀算計,剩下的就是為太尉您當好這個後勤總管了,不管如何,軍隊所需要的一切,我都會竭力滿足,一支強大的軍隊,才是大楚生存的根基。否則一切皆是虛妄,漢國強勢,兵鋒所向,無人能敵,我希望太尉能改變這個局面,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替太尉爭取到足夠的時候。兩年之前,我們雖然勝了一局,但那一局卻不足以改為敵強我弱之勢,反而讓漢國人對我們更為警惕,如果雙方再戰,只怕就沒有這麼輕易了。」黃歇嘆息道,「我國多年承平,便是秦國最強盛之時,也不敢輕攖我大楚之鋒,承平已久,幾乎已經忘記了怎麼打仗了,兵雖多,卻大而無當,徒耗錢糧,兩年以前,屈完在臨沂一口氣裁撤了一大半地方衛軍,讓我是悚然而驚,原來我們的軍隊已經不堪用到了如此地步。」

    「首輔說得對,這兩年來,除了編練新軍之外,我做的最多的一件事便是裁劣撤弱,大楚百萬大軍,到現在為止,只剩下了三十萬人,但毫不誇張的說,這三十萬人的戰鬥力遠勝以前的百萬。」

    「三十萬人,能拉到漢國的面前的有多少?」黃歇問道。

    屈重微微皺了皺眉頭,「首輔,南方蠻夷需得有軍隊鎮壓,與秦方交界,先前我還打算撤回一部分人馬,但現在您這麼一分析,恐怕那邊還得加強,如此算來算去,能布署到漢國對面的,絕不會超過十萬人馬,不過兵在精而不在多,十萬人馬作為常規防範力量也已經足夠了,戰爭起時,再調兵遣將也不遲。」

    「有時候我真得很佩服高遠,在漢國境內,除開匈奴,東胡這兩大異族之外,其它族類也不比我大楚少,但這些異族之人,卻是心甘情願為高遠所用,成為他的助力,而我們,卻還要分兵去鎮壓這些蠻夷,一不小心,他們就會在背後向你捅刀子,論治國之能,高遠實在遠甚於我也。」黃歇嘆息道:「太尉,我仔細研究高遠的治國之道,終所所得,所穿了當真不值一提,但就是這一點,我卻是萬萬做不到的。」

    「不知太尉所得為何?」屈重好奇地問道:「既然已知其要害,為何不能取其精華而為我所用呢?」

    「誘之以利!」黃歇淡淡地道:「說白了,就是高遠讓這些人吃得飽,穿得暖,口袋裡有餘錢。簡單吧,但我卻做不到,我大楚說來富庶,但貧富卻極度不均,地區差異極大,我根本無法像高遠那樣做到一碗水端平,你知道漢國中樞每年向那些偏遠地區撥付多少補助錢款嗎?他不但不向這些地方徵稅,反而倒著向這些地方灑錢,我們能做到嗎?」

    屈重怔忡半晌,終於還是搖搖頭。

    「趙林在穎水看到,當地縣令向六十歲以上老人每月發放一元錢的補貼,七十歲以上二元,八十歲以上三元,他們的一元錢,就相當於我們的一兩銀子,這我們能做到嗎?」

    屈重又搖頭。

    「漢國從來不徵發徭役,築城修路,所需要的人工都按日付錢,我們能做到嗎?高遠頒布漢國公民權法,只要是漢國在藉人口,無論族類,皆享有同等權利,我們能做到嗎?」

    屈重的頭搖成了撥浪鼓。

    「既然做不到,我們就得正視與他們之是的差距,想辦法從別的方面來彌補。」黃歇坐了下來,眼中滿滿皆是憂慮。「我見過不少漢國商人,這些人盡然極其熱衷於政治,言談之間,皆是漢國之要政,言語之間,對他們國家的認同,讓我暗暗心驚,漢國民富國窮,在我們看來不可思議,我與這些商人們談極此事,你猜他們怎麼說?」

    「他們說,只消漢王有需要,便是要他們拿出全部身家來絕不可惜,因為他們知道,只要漢國強大,他們很快便又能賺回來。漢國每年發行的國債,數目巨大,但卻從來不愁沒人要,你說我們如果也來這樣搞一次,會有多少人信任我們,毫無保留地購買這些國債來為國分憂?」

    屈重默然無語。

    「對於戰勝漢國,我現在不抱任何希望,我只希望我們能守住這點家業就好了。」黃歇緩緩地道:「在守住家業的時候,一點一點的來改變,我們這一輩人沒有希望戰勝漢國,但只要存在著,只要活著,就還有希望,或者高遠之後,他們的君王變得昏庸,變得殘暴,漢國國內生變,我們才能看到希望。」黃歇有些慘淡地道。

    「這麼說來,我大楚的路在何方?」屈重臉色有些慘然。

    「路在何方?路就在我們手中,活著,存在下去!」(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
    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慶余年網游之近戰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