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繼往開來(168)姻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繼往開來(168)姻緣字體大小: A+
     

    漢,楚,秦三國,分處東,西,南方,各據一地,建築的風格大相徑庭,不過作為一國的最高統治者所居住工作的地方,自然都反應了一國建築的最高水平和審美觀念,當然,現在漢國國王高遠所住的地方顯然已經不是這樣了,原來雄闊瑰麗的王宮現在絕大部分都成了各部衙的辦公所在,堂堂的漢王所佔據的部分,即便比起國內任何一個豪闊的大商人來,或者都有所不如,不過秦楚,卻依然如舊。

    秦國的建築風格是雄闊大氣,而楚國建築風格卻一如江南水鄉一般精緻宛約。楚王宮便是大楚境內最大的園林建築,宮殿群掩映於鬱鬱蔥蔥的花草木林之間,行走其間,猶如漫步仙境。

    穿過九曲迴廊,自兜兜轉轉的五彩卵石小道一路向內走去,前方便出現了一個偌大的湖面,荷葉幾乎將整個湖面罩住,朵朵紅的,粉的,白的荷花自一片碧綠之中探出來,在風中輕輕地遙曳著曼妙的身次,一架小橋將一座水榭與岸邊連接起來,寬袍緩帶的楚懷王正倚坐在水榭的圍欄之上,一手持杯,一手拎壺,輕酌慢飲。

    對於楚國來說,楚懷王算不上一個好國王,但對於黃歇來說,他卻算得上是,偌大的楚國,政事完全交給了黃歇,武事全都給了屈重,這位國王,最好的便是醇酒美人。

    但他昏庸嗎?恰恰不,在黃歇看來,這正是他的王上最聰明的地方,楚懷王算不得英明之君,才能只是平平,為人也極為中庸,但他有一樁好處,便足以抵銷他所有的不足,那就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便將事情交給有足夠能力的人去做,這便是楚懷王的高明之處。

    如今秦國搖搖欲墜,而楚國卻仍保持著強勁的國力,不能不說這裡頭沒有楚懷王的功勞,穩定,便是這位國王帶給楚國最大的好處。

    黃歇踏上小橋,迎面走來的卻是漱玉公主,這位公主是不幸的,她在燕國的遭遇足以用噩夢來形容,回國之後。經過了這數年的休養,整個人才算是緩過勁來,看來先前便一直是漱玉公主在這裡陪著大王。出於對漱玉公主的歉疚,楚懷王對這個女兒一直是關懷有加,寵愛異常的。

    黃歇身子一側,向漱玉公主微微躬身。

    「公主!」

    漱玉公玉臉上浮起一絲微笑,竟然還帶著些許紅暈,讓黃歇有些莫名其妙。

    「首輔大人,父王與您有國事相商。漱玉告辭了。」屈身向黃歇福了一福,帶著兩個丫頭,裊裊婷婷的一路遠去,沒入不遠處的花草之後。只余給了黃歇一個背影。

    「首輔來了,快快過來,這是宮裡樂師剛剛譜的新曲,讓人耳目一新。心曠神怡啊!」水榭之中,楚懷王沖著黃歇舉起了酒杯,大聲呼喊道。

    「見過王上!」黃歇快步而入。向著楚懷王,深深躬腰。

    「坐吧坐吧。」楚懷王揮著手,「你雙眼浮腫,眼圈發黑,是不是昨天又熬夜了,首輔乃我大楚股肱,可要注意保重身子才好。」

    「多謝王上關心。」黃歇微笑道:「昨天舒城從江南回來,與他不免談得久了一些,一時忘了時辰。」抬眼看到自己對面還預先擺好了一張案桌,「王上還召了其它人么?」

    「哦,是屈太尉。」楚懷王道,放下手中酒杯,身子微微坐直,「舒城昨天晚上回來的么?江南一事處理得如何?」

    聽說是屈重,黃歇微微點了點頭,看來今天王上請自己入宮,定然是有事的了,不然不會同時召見自己與屈重的。

    「江南暴動已經平息下去了,但問題的關鍵還是絲織工人們失去了生活來源,所以根除此事,只能從這個上頭想辦法,前兩天向大王彙報過的造橋一事,臣準備首先將其放到江南去,修橋鋪路,所需要的人工不在少數,可以多少緩解一些這個矛盾,只要有飯吃,我相信這些人是不會再鬧事的。」

    「是啊是啊,能吃飽飯,誰會冒著殺頭的危險鬧事呢,江南一向平靜,這兩年卻頻出事端,首輔要多多操心了。我聽說這裡頭有漢人的影子?」

    黃歇微微一凜,看來趙舒城昨天一回來就應當往宮裡遞了摺子,不然王上不會清楚這件事,此時王上說得輕描淡寫,但內里對自己的告誡之意卻不言自明。絲織行業,這可是黃氏的核心命門所在。

    「王上放心,臣一定會處理好的。」黃歇躬身道。

    「漢人總是有些無數種奇思妙想,鋼筋水泥造成的大橋,聽說可以歷經百年而不朽壞,那倒是一勞永逸。」楚懷王感嘆道:「我聽說漢國國內的道路都是用水泥鋪就,不懼雨雪,無泥濘之苦,什麼時候我大楚也能如此呢?」

    「王上卻請寬心,我們已經斥資百萬兩向漢人購買了造橋技術以及水泥的配方,昨天匠作司向臣稟報,這水泥製作的成本卻是很低的,用不了兩年,我國便也能像漢國一般,將各大交通要道用這水泥硬化了。」

    「百萬兩銀子!」楚懷王嚇了一跳,「這麼多?」

    「並不全是銀子,絕大部分都是以貨物和關稅來抵扣的。」黃歇微微一笑,道。

    「哦,原來如此,漢人做生意從來都是狡詐的,首輔還得當心才是。」

    「漢人雖然奸詐,但在做生意之上倒也還實誠。誠信走天下,這是他們漢國商人的信條,對於這一點我倒是深信不疑,要麼他們不與你做,與你做的話,倒也都是雙贏的格局,不然漢商這些年也不至於名滿天下了。」黃歇解釋道。

    「說起漢國,我倒還有一件煩心事,要勞請首輔大人操操心了。」重新端起酒杯,楚懷王的臉上罕見的浮上了愁容。

    「不知王上有什麼事情需要臣要為您解憂?」黃歇有些訝異。

    「剛剛你看到漱玉了,這是個命苦的孩子啊,回國這幾年,我也想重新給她找一個佳婿,無標她總是不允,前兩天我終於從她的母親哪裡探到了一點口氣,原來這孩子竟是有了意中人了,你卻猜猜這人是誰?」

    黃歇心中念頭電轉,「王上,莫非此人不是我大楚中人?」

    「首輔當真機慧,一語中的,這正是讓我煩惱的地方啊,你道漱玉看中的是誰?是大漢的那個鐵腳將軍,步兵。」

    「步兵?」黃歇在腦子裡迅速回想著此人的資料,卻怎麼也不大想得起來,他關注於政事,對於漢國的軍隊系統卻是不太了解。

    耳邊傳來重重的腳步之聲,黃歇抬頭,便看到大楚太尉屈重正龍行虎步而來,雖然天氣炎熱,但這位太尉卻仍是穿得一線不苟。

    「步兵?」屈重與黃歇一樣驚訝,不過對於步兵,他的了解可就深入多了,「此人是高遠起家的重要將領之一,從扶風時代就一直跟著高遠,一手箭術,恐怕天下無人能及,不過殘廢了,斷了一隻腳,漢人的能工巧匠為他打制了一隻鐵腳,現在任漢國第一軍區第九軍軍長,對了,當初漱玉公主自燕國歸來,便是由這個鐵腳將軍一路護送回來的,王上說漱玉公主鍾情於他,只怕便是在這一路之上出了什麼事情吧?」

    屈重這樣一說,黃歇總算是想起來了,頓時瞭然:「公主那個時候正遭受重創,身心頹廢,而這個步兵千里護送,從薊城一路將公主送到郢城,與公主接觸頗多,也難怪公主對他念念不忘,那個時候,公主正是需要人慰藉的時候。」

    「現在漢楚雖然沒有兵戎相見,經濟上的往來也頻繁,但總體上來說,仍處於敵對狀態,這事兒,只怕有些難度!」黃歇道:「而且這步兵現在情況如何,是不是已經娶妻,我們都不知道啊?萬一貿然去提親,鬧了笑話可就不好了。」

    「所以我很煩惱啊,黃首輔,這事兒你去辦,先打聽一下這個步兵的情況,漱玉這孩子,喜歡誰不好,偏生喜歡一個漢人,還是一個有殘疾的漢人!」楚懷王氣啉啉地道。

    「王上,這步兵雖有殘疾,但卻是一個鐵錚錚的漢子。」屈重突然插了一句,雖是敵人,但對於這樣的敵人,屈重還是很佩服的,「此人忠義無雙,殘廢就是為了當初掩護高遠逃亡而留下的,拋開立場不談,公主如果真能許配此人,倒也不失為良配。」

    「可不僅僅是良配啊,現在楚漢關係緊張,如果成就了這一段姻緣,倒可以讓兩國之間的關係舒緩一些,能為我們爭取到更多的時間。」黃歇也是點頭道。

    「如果以後兩國開戰了呢?」楚懷王冷冷地道:「那豈不是又讓漱玉陷入到以前一樣的局中,首輔,我的意思是,你去打聽打聽,然後想個法子能讓漱玉死了這心。」

    黃歇愕然,看了一眼屈重,卻見他微笑著低下了頭。(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從仙俠世界歸來
    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重生都市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