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繼往開來(167)禍亂的源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繼往開來(167)禍亂的源頭字體大小: A+
     

    楚都,郢城。

    黃歇終於結束了一天的忙碌,從堆集如山的案牘之中直起了身子,伸了一個懶腰,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回到府中,洗上一個溫水澡,再讓侍女那柔軟的雙手好好按一按渾身發酸的骨頭,便能睡上一個好覺,養足精神來投入明天的工作當中。

    楚國太大,事兒也太多了,即便是經過中書令篩選了一遍奏摺,只撿著一些要緊的送到自己跟前來,但仍然讓自己有著做不完的工作。

    從大案之後站起來,整了整有些皺巴巴的衣裳,黃歇準備離開公廳回府,今天整整一天,除了吃飯方便,幾乎便沒有離開過這個大案,總是有批不完的奏摺,見不完的官員。

    不過雖然累,但黃歇卻累此不疲,一旦真沒有了事情做,他懷疑自己一定會撐不下去的。

    「大人,趙指揮使求見。」腳還沒有踏出門檻,一名屬吏已經奔了過來,躬身道。

    「舒城?他怎麼這個時候來了?」黃歇眉頭一皺,都快要三更天了,身為鬼影指揮官的趙舒城怎麼急急的跑來見自己,他不是去江南了么?莫不是又出了什麼大事?

    心裡一緊,剛剛浮上來的疲乏立時不逸而飛,「快請。」

    當趙舒城踏足黃歇的這間官廳的時候,黃歇又已經正襟危坐於公案之後了,看到他進來,站直身子,「舒城,剛從江南回來么?怎麼也不歇歇,什麼急事非得今天來跟我說啊?」

    趙舒城躬身向黃歇行了一禮:「首輔,舒城是個武人,長途奔波慣了的,倒也談不上疲乏,只是回來后聽說一事。覺得大有不妥,這才急急跑來見首輔,不會耽誤了首輔您休息吧?」

    黃歇大笑道:「你從江南千里迢迢趕回來都不覺得累,我這個一天坐在官廳里,難得走上幾步路的人焉敢喊累?江南一行還順利吧?」

    「還行,江南暴亂案,查出了一些眉目。」趙舒城道。

    「哦,這麼說來,你已經摸清了這次暴亂的來龍去脈了?」黃歇立時喜形於色。江南是大楚的財賦重地,可這年余來。卻是暴發了多次暴動,讓他甚是頭疼。

    說到這個,趙舒城的眉頭卻是深深的皺了起來:「雖然有些眉目,但離水落石出卻還遠著呢,不過屬下可以肯定,這裡頭一定有漢國人的影子,這本來就是他們的拿手好戲。」

    「織工暴亂,怎麼又跟漢人搭上線了?以前從來沒有這方面的情報啊!」黃歇吃了一驚,但凡什麼事跟漢人拉上了關係。都讓他十分警惕。

    「首輔,織工的暴亂,今年已經發生了三次,雖然發生在江南不同的郡。但組織一次比一次嚴密,所造成的破壞性一次比一次大,從最近一次的暴亂之中,屬下嗅到了一些熟悉的味道。所以才親自趕過去,但遺憾的是,我布下的圈套。卻是最後一刻功虧一簣,對方壯士斷腕,我盯上的幾個嫌疑人,都死得莫名其妙,所有的線索完全中斷。本來我還在猶豫自己的判斷,但這一下,我可以肯定,暴亂裡頭,一定有我們的同行在搗鬼,否則絕無可有察覺我的行動。」

    「江南是我大楚財稅重地,這樣一次接著一次,實在是讓朝廷有些吃不消,今天江南運來的稅銀,便去年同期便少了五分之一,你的心思還是要多用在這上面一些為好,儘快找出源頭,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黃歇殺氣騰騰地道。

    趙舒城猶豫了片刻,終於還是壯起了膽子,「大人,漢人在這裡頭搗鬼,我是有信心將他們找出來殺個乾乾淨淨的,但要說到這源頭,我卻是無法斷掉。」

    「這是為何?」黃歇奇怪地道:「難道這些漢人探子不是源頭么?」

    「不是。」趙舒城搖搖頭,「如果要說到源頭,還是我們自己人。本來屬下也不太明白這裡頭的事情,這一次下去與一名縣令長談一宿,此人見識過人,與他這一夜交談,方讓我恍然大悟。」

    「說說看。」黃歇大感興趣。

    「源頭便是我們在織布繅絲之上技術的飛躍式前進。」趙舒城望著黃歇,道。

    「這是一個什麼說頭?難道技術進步不是好事么?漢國為什麼國力持續飛躍式的發展,就是因為一項項關乎國計民生的技術的發展,怎麼在漢國就能富國強民,到了我國便成了禍事的源頭呢?」黃歇反問道。

    趙舒城微微有些後悔,要知道,首輔的家族便是控制著國內絲織行業的翹楚,而他的親家上大夫范拙的家族更是掌控著國內絲織的定價權,但話趕話已經說到這裡,卻也是無法收回去了。

    「首輔,漢國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們的是一步一步發展起來的,而我們在繅絲和織布上的技術進步,卻是從漢國得來,而在此之前,我們並沒有做好相關的準備,這兩項技術的飛躍式發展,的確降低了產品的成本,價格下跌帶來了出口的大增加,但與此同時,我們的織工和絲工卻因為這技術大量失業,在江南各地,原本工坊需要大量的人手,但現在,一台機子就幹了以前十幾個人乾的活兒,這些失去生活來源的人怎麼辦?他們怎麼生活,拿什麼來養活家人?我們可不像漢國,有大量的工坊可以吸收這些失去工作的勞力,時間一久,再加上有人再中間煽動,不出事都難啊,今年這幾次,規模一次比一次大,組織性也越來越強,屬下擔心,如果再這樣下去,當真會失去控制啊!」

    看到趙舒城的模樣,黃歇心知肚明是怎麼回事,技術的飛躍帶來了財富,但同時也帶來了禍亂。

    「漢人當初就沒安好心,他們肯定是知道這樣做的後果的,屬下覺得,這就是他們處心積慮的行為。」趙舒城有些氣憤地道。

    黃歇擺擺手,「不要什麼事都往壞處想,這也是我們考慮不周,沒有想到可能的後果,沒有做好後手而排而已,這事兒,我會想辦法來解決。」

    黃歇當然不能承認趙舒城所說,如果讓趙舒城將這件事歸結為漢人的有心之舉話,一旦上了朝議,只怕自己的親家范拙就是吃掛落,自己也跟著要受累,更重要的是,織機和繅絲技術上的進步,的確帶來了財賦的增長,接下來自己只需要解決好失業工人的出路問題,這件事便算圓滿解決了。

    「是。」趙舒城點點頭,不再糾纏這個話題,此事與首輔有關,點到即可,說多了,不但於事無補,還會讓首輔對自己有了看法。「首輔,我今天來,倒不是為了此事,而是聽說首輔答應了引進漢國的修橋技術,讓漢商承包修建我國的橋樑?」

    「對,確有此事,不過你還有一件事沒有聽說吧,我們花了一百萬兩銀子,買來了漢人鋼筋水泥大橋的全套技術,另外二十萬兩銀子買來了水泥的數十個標號的配方,這是一筆劃算的買賣。」黃歇笑道。

    「我看這裡頭必然又有漢人的陰謀。」趙舒城道。

    「舒城,我看你都快要得職業病了,這事兒你都不怎麼了解呢,怎麼就斷定這又有陰謀呢?我們買到手的圖紙可是實打實的真貨,再讓漢人在國內修幾座大橋之後,我們的人也就學得差不多了,以後便可以自己來修了。」黃歇笑道。

    「首輔,我是擔心漢人的工程隊進來,便可以大模大樣地穿行於我國的山川河谷,咱們對他們就沒有任何秘密可言了。」趙舒城有些氣餒地道。

    黃歇笑了起來,「舒城啊,就算沒有漢人工程隊進來,他們想要得到我們的詳細的地理情形很難么?說句不好聽的話,一個商人,拿了銀子,隨便走到那個縣,只怕就能將我們的這個縣的圖志買走。我與太尉仔細商量過了,這事兒對我們大楚是大大有利的,于軍事之上也有好處,本來我是準備先在郢城周圍動工的,不過你今天回來這麼一說,我倒是改主意了。」

    「你打算?」

    「我打算將第一座大橋甚至隨後的幾座橋全都放到江南去,江南不是有很多的絲織工沒有了生活來源么,那我們便去修橋鋪路,這都需要大量的人手,總能消化一部分吧?」

    「不再是徵發役夫了么?」趙舒城驚訝地問道。

    「不徵發役夫了,這一次我們也學著漢人,幹活發工錢。左右也不是我們朝廷拿錢。」黃歇笑道。

    「修橋鋪路,怎麼不是朝廷拿錢呢?」趙舒城訝然問道。

    「根據這個商人提出來的計劃,由民間出資修建,在建起之後,設卡收費來收回成本及賺錢,這想法好啊,咱們大楚多得是有錢人,錢都埋在地窖里生鏽發霉了,正好讓他們拿出來用一用,這個商人還想自己出本錢來修橋呢,不過戶部姚尚書稍算了算,便回絕了他,這樣一本萬利的事情,豈能便宜了這個漢國人,他們只管修好,我們給工錢,修好后就滾蛋。」黃歇笑道。

    「這,這不是收買路錢了嗎?」趙舒城有些哭笑不得。

    「誰人受益,誰人付錢嘛!」黃歇不以為然地道:「這個漢商說得對,我又沒有讓你非得從這個橋上過,你可以坐渡船嘛,還可以游過去嘛,但這橋是我私人投資建的,收你一點過路費也是自然的,就像我們在城門口收進城錢一個道理。」(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
    從仙俠世界歸來電影世界大抽獎全職武神寵妻狂魔別太壞離婚這件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