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繼往開來(162)玻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繼往開來(162)玻璃字體大小: A+
     

    薊城郊外,玻璃坊,王抗站在大門口,不時伸長脖子望著坊外的大道,現在整個坊里,除了幾個大師傅之外,剩下的工人,全都放了假回家去了。現在坊內,全都是來自青年近衛軍警衛兵團的士兵,再就是國安局的人手。王抗相信,現在這間坊之外那些黑沉沉的夜色里,還不知有多少人手隱藏於黑暗之中呢!

    而這一切,只是因為有一個人今天要到琉璃坊來。這樣嚴密的安保,除了當今大漢的最高統治者之外,哪裡還有別人。

    對於王上,王上除了佩服的五體投地之外,已經沒有別的詞可以來形容他的心情了,王上天縱之才,上馬攻略天下,打得四方敵人無不賓服,下馬治理民生,整個大漢國泰民安,百姓一日富似一日,而拋開這些,王上竟然還總是能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點子,而這些點子,在很多時候,最後都變成了一樣樣新式的產品,為大漢帶來天量的財富,也造就了一個又一個的大富翁。

    王抗在一年之前,還是漢王高遠身邊的一名親兵,不過與一般人不同的是,他識文斷字,心思靈巧,所以高遠也經常帶著他一起在王宮之中實驗一些大王的新奇想法,給大王打打下手,現在這個坊子,便是從大王的奇思妙想之中誕生出來的。

    在王宮之中,王抗看著高遠,用一些沙子和奇奇怪怪的石頭作原料,最後弄出了一個五彩繽紛,晶瑩透剔的珠子,當時當真讓王抗看傻了眼,這是寶石嗎?一大堆隨處可見的沙子石頭,經王上妙手一點,便成了價值千金的寶石?

    但王上卻看起來很不滿意,隨手就將那個漂亮的寶石扔到了牆角。王上告訴王抗,自己想要的是完全透明的一種東西。

    後來王上似乎對親自弄這種玩意兒失去了興趣,將這件事扔給了王抗,反正這東西的原理是怎麼樣的,王抗跟著他也大致清楚了。

    王抗就此離開了王宮,帶著王上賦予他的使命在大楚各地奔波,尋找了幾個對這東西感興趣的工匠,用高遠給他的一筆錢,在薊城外的房縣一條河邊建起了這個玻璃坊,玻璃。便是王上給這個東西命的名。

    一年多來,王抗將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研製這個東西上,一年時間的苦苦探索,在一個月前,他們終於弄出了成品,雖然還達不到王上所說的完全無色,但比起當初王上在王宮之中弄出來的那個五彩繽分的球狀物,他們的工藝已經大大進步了。

    喜出望外的王抗立即向王上稟報了這個喜訊。今天,王上將會親自來看他的研究成果。這一個月來。王抗卯足了勁與工坊的幾個大師傅製作了十幾面長寬各有米許的玻璃,小心地安裝在室內以供王上欣賞。

    現在的工坊里除了自己和三個大師傅外,還召了幾十個工人,當然。這些工人現在只能做些粗活,能製作這些玻璃的,也就自己與三個大師傅而已。

    耳邊傳來了清脆的馬蹄之聲,星星點點的火把出現在遠處的黑暗之中。王抗頓時精神一振,來了。

    馬蹄清脆,頃刻之間。一行人便到了工坊之外,一身便服的高遠率先躍下馬來,跟在他身後的,居然還有二夫人賀蘭燕,王抗趕緊小跑了幾步,迎了上去。

    「王抗見過大王。」向高遠行了一個禮,又轉身向著賀蘭燕:「見過二夫人。」

    高遠微笑著用手裡的馬鞭敲了敲王抗的肩膀,「好小子,我還以為你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弄出來呢,居然只用了年余時間,看來你是真用心了。」

    「王上交待的事情,我怎麼敢不用心?」王抗躬身道。

    「大哥,你說要帶我來看寶貝,是什麼寶貝啊?就在這裡頭?」賀蘭燕轉動著腦袋,看著這間建在河邊的工坊,奇怪地問道。「這不是以前一直跟在你身邊的王抗么,好像很久不見了!原來藏在這裡呢,你在替大哥忙活什麼呢?」

    王抗笑道:「二夫人當真好記性,王抗不過一微末小兵,二夫人竟然也記得。」

    「有什麼記不得的,我記得有一段時間,大哥經常帶著你鼓搗什麼嘛!看來現在你是鼓搗出來了,拿來獻寶了,走,快帶我們去看一看。」賀蘭燕笑道。

    「是,王上請,二夫人請!」王抗趕緊道。這個時候,先前一下馬便徑直進了門的賀衛遠從門內走了出來,微微點了點頭,高遠一行人便在王抗的引領之下,進到了玻璃坊之內。

    一間收拾得整整齊齊房屋室內,十多個架子矗立在屋子正中央,四周點著十數盞明燈,燈光映照在那些木架中間,閃爍著奇異的五彩光芒。

    「哇哦!這是什麼東西!」賀蘭燕瞪大了眼睛,一步搶到架子跟前,幾乎將臉貼到了上面,一面帶著些許寶藍色的玻璃被鑲嵌在木架之中,賀蘭燕透過他,能清楚地看到站在對面的王抗。

    「這玩意兒叫玻璃!」高遠呵呵地笑了起來,伸手撫摸著冰冷的玻璃平面,「雖然還做不到完全透明,沒有雜質,但一年多時間,你就能做到這一地步,當真是難為你了,吃了不少苦吧,我看你可是比在宮中的時候瘦多了。」

    「多謝王上關心,屬下一點也不苦,能完成王上交予屬下的任務,屬下不勝歡喜。」王抗眉開眼笑地道。

    「好東西啊!」高遠笑咪咪地摸著玻璃,似乎看到無數的鈔票正在向著他撲面而來。

    「大哥,這玩意兒做什麼用啊?」賀蘭燕也在撫摸著這玩意,問道。

    「有什麼用?」高遠笑道:「你想想,將你寢宮的那些窗紙全都換成這東西,你會覺得怎麼樣?」

    賀蘭燕一怔,「那外頭的光線就能直接照過來了,屋子裡肯定會明亮許多。」

    「對了,像你菁兒姐姐和寧馨,她們兩個在冬天經常喜歡賞雪,以後安上了這東西,她們坐在屋子裡就可以欣賞到漫天的雪景啊。當然,不僅是這些好處,這東西能用著的地方多呢!」高遠笑道,「以後你就知道了。王抗,現在你的產量是多少?」

    「回大王話,現在就我和三個大師傅能做,產量實在是太低,不過請王上放心,最多半年,我們就能形成一定的規模,這玻璃搞清楚了他生產的原理和一些並鍵節點,其實門檻並不高。」

    「你說得不錯,門檻不高,重點是掌握關鍵技術,王抗,我們又要發財了。」高遠用力地拍打著王抗的肩膀,「等你生產上形成了規模,咱們就往外賣這個東西,獨此一家,別無分號,那錢還不滾滾而來啊!」

    王抗知道,面前的這位大王似乎對賺錢情有獨衷,而且還將自己的錢與國庫里的錢分得極清,這讓他很迷惑,大漢就是王上的,那國庫里的錢自然也就是大王的,大王為啥非要分這麼清呢,以至於還鬧出了向財政部王部長討薪不成,暴怒追打的喜劇來!

    「王成啊,這一塊玻璃的成本幾何啊,你算過沒有?」輕輕地敲打著面前這塊長寬各有米許的玻璃,發出清脆的聲響,高遠問道。

    「如果拋開研究的成本不算,僅僅算原材料的製作的時間以及工匠的工資報酬的話,這樣一塊玻璃的成本也就十元錢左右,如果以後形成了量產,這個成本還能降低,產量越大,成本就越低。」王抗在心中默算了一下,答道。

    「好,以後這樣大的一塊玻璃,咱們賣一百塊。」高遠道。

    「一百!」王抗險些一個跟頭跌倒在地上,高遠身後的賀蘭燕也是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大哥,十倍的利潤啊,你這和搶也差不多呢!」瞪著一雙妙目,賀蘭燕看著高遠,滿眼都是奸商的意思。「誰肯買啊?」

    「壟斷即暴利!」高遠搖晃著頭,「獨此一家,再無分號,當然得賣得高高的,王抗啊,到時候你先給我送一批過去,我先將宮裡居住和辦公的地方換上,那些來見我的大臣們一看,自然也是要買的,然後這些大臣們經常會見那些大議員,這些人裡頭有錢的可多哦,你就是賣得再貴一點,他們也得想法設法弄一些,不要怕賣不出去,你就擔心自己的產量不夠吧!咱們要發財了!」

    王抗與室內其他人面面相覷,此時的大王怎麼看都是一副財迷的模樣,與心目中英明神武的大王映象相去甚遠。

    「王抗啊,這一年多你辛苦了,以後這玻璃廠我給你和那三個大師傅一共兩成的股份,好好的干吧,咱們大漢,又要多一個大富翁了。」高遠笑道。

    此話一出,不但是王抗自己,屋內的其它人也都是目瞪口呆,如果當真能賣出高遠所說的這個價的話,即便是兩成股份,那也是一筆難以想象的大財富了。

    卟通一聲,王抗跪在了地上,另外三個大師傅早已是目炫神馳,根本不知道作何反應了。

    「大王,屬下奉大王之命研製此物,怎麼能要這玻璃坊的股份?」

    「說得什麼話?」高遠笑道:「這事兒我只起了一個頭,剩下的都是你帶著這幾個大師傅琢磨出來的,嗯,你這叫技術入股,二成,你和他們怎麼分那是你們的事兒了,不過這東西還要繼續琢磨,研究,提高工藝,回頭我給你講講這東西的另外一些用途,你們好好用心去研製,這以後不僅是我產業,也是你的生意哦!滾起來吧,你曉得我作出的決定是不容更改的。」(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
    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無敵從滿級屬性開始那片蔚藍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