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繼往開來(157)檀鋒之穎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繼往開來(157)檀鋒之穎川字體大小: A+
     

    穎川郡城,將軍府。

    檀鋒看完最新一期的大漢日報,默默地放下報紙,走到窗前,外面的校場上,一群工人正在忙碌著,整個院子的地平都將被重新平整,一種新式的建築材料在前不久,正式由漢國商人引入到了穎川境內,立時便受到了上至官員,下至百姓的喜愛。

    這種建材,叫水泥。至於為什麼叫這個名字,坊間傳言,是漢國國王親自賜名的,將這種最新式的建築材料用來澆築地面,道路,不僅平整,而且堅固,更重要的是,速度奇怪無比,像這種天氣之下,上午澆築好,下午就能上面跑馬了。檀鋒將軍府內的這個校場雖然大,但看這個速度,一個上午就能完工了。

    漢國奇巧淫技寸出不窮,這種水泥聽說是漢國前工部尚書郭荃在修築東西交通大動脈的過程,一個偶然的情況之下發明的,現在漢國境內,這種水泥工坊如雨後春筍一般拔地而起,但工坊再多,也應會不了全國龐大的需求量,要貨的商人,排成了長隊等在各個工坊之外。水泥一有現貨,立馬就會被運走。

    穎水與穎川一河之隔,這幾年雙方在政治上敵對,軍事之上對峙,但在經濟之上,在雙方的默許之下,卻是出奇的熱鬧,雙方商人互通有無,竟然生生將這兩個對峙中的軍事重地,變成了秦漢兩國商品貿易的一個集散地。

    看到檀鋒默然無語,身後一個青衫長須的中年人走到了檀鋒面前,笑道:「漢國人發明的這個東西,倒是讓我們都方便了,這一路行來,在別處最怕的就是下雨。泥濘不堪,但到了穎川城內,卻是耳目一新,檀將軍胸懷寬廣,造就了這穎川的繁榮昌盛,當真是讓人刮目相看啊!」

    檀鋒微微一笑。「趙先生,你不覺得漢國人很可怕嗎?你難道只看到了這些東西讓人方便了?我看到的,卻是他們在軍事之上的巨大作用。」

    被稱為趙先生的人微笑不語。

    「這種叫水泥的東西,能用來築路,自然也能用來修城建堡,我還聽說,現在漢國境內,已然能將這種水泥與鋼材混用,建築起高達數十米的大樓。他們境內,所有的橋樑也在用這種新式建築方法改造。」檀鋒嘆了一口氣,道。

    「這個趙某當然知曉,我們大楚剛剛通過一個商人,向漢國支付了一大筆專利使用費,購得了這水泥的配方,很快,我們大楚也會生產出這種新式材料的。怎麼您沒有向他們購買么?」趙先生笑道。

    「您覺得我有必要購買這專利嗎,我這裡離穎水如此之近。想要什麼,找他們買就是了,支付大筆的專利費獲得這玩意,再修廠建坊,有這個錢,我還不如拿來多給士兵發點薪晌。多打造幾支鋼刀長矛羽箭呢!」檀鋒一笑搖頭。

    「理解,理解!」趙先生笑道:「不過我們大楚不同啊,這種新技術,只要花錢能買到,那當然是買的。」

    「趙先生沒有想過。漢國人為什麼願意賣嗎?」檀鋒問道:「他們願意賣,就說明他們不在乎這東西,哪怕你們用這個來建城,使得城防力量加強,他們也有信心擊而破之,所以他們才樂意用這個東西來賺錢。如果漢國當真是什麼東西都賣的話,他們的冶鐵鍊鋼技術,怎麼就不見他們拿來賣呢,我想如果漢人願意賣的話,就算喊出一個天價,貴國也肯定是趨之若鶩吧!」

    趙先生臉色微變,半晌才道:「有總比沒有好,檀先生想來也調查出來了,這東西在漢國的生產成本極其低廉,但賣出來,卻是數倍的利潤啊!」

    檀鋒點點頭,「貴國這兩年來也已經察覺到這個問題了嗎?」

    「當然,我們也不是傻子,這幾年來,我們與漢國的貿易逆差數額驚人,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我們國內的大量財富正在流向漢國,長期下去,如何得了,現在我大楚對漢國唯一還有利潤的就是絲織和糧食,糧食卻不說了,絲織的利潤也在逐年下滑了。」

    兩人轉過身來,走到桌前坐了下來,檀鋒提起茶壺,為兩人的杯中滿上香茗,似乎是隨口問道:「我聽說貴國江南地區今年似乎不大太平啊!」

    趙先生嘿嘿一笑:「檀將軍面臨著漢國大軍威凌,居然還分心關注我國內之事,倒是讓人詫異,我大楚地域廣闊,有些刁民不足為奇,但都是疥癬小疾,不值一提,甚至都不用動用軍隊,只需地方武力便能維持治安了,倒是讓檀將軍見笑了,比起貴國蜀郡之亂,那可真是狗肉上不得檯面啊!」

    聽著趙先生的譏刺,檀鋒卻不以為意,雙手捧著杯子在手裡摩挲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知道這話是誰說得嗎?高遠!我國蜀郡之亂雖然可慮,但必竟蜀地偏遠,不在我大秦腹心之內,就算蜀郡最後裂土而去,對大秦也造不成致命傷害,倒是您剛剛所說的疥癬之疾,如果發作起來,於大楚而言,恐怕就是如哽在喉,如芒在背吧。」

    趙先生沉默了下來,在眼前這個人的面前,顯然是瞞不了對方的。

    「檀將軍說得有理,所以我們已經防患於未然了。國內這些事,我們自信還能處理得了,但漢國之威脅,則是讓我們日夜擔憂啊,可笑現在國內還有些人自認為天下太平,與漢國的生意做得不亦樂呼,賺得盆滿缽滿,殊不知,他們每賺一分,漢人起碼賺了五分,漢人在拿我們的血汗滋養他們自己呢!」趙先生不甚感嘆地道。「再過個數年,漢人愈來愈壯,我們愈來愈弱,如果不現在鼎力革新,只怕將來亡國無日呢!」

    「趙先生是明白人,只可惜楚國之內,像您這樣的明白人不多吧,黃首輔雖大才,但卻失之於過於謹慎,不肯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屈太尉又為漢軍威勢所脅,一心埋頭練兵,只想練出一支與漢軍匹敵的大軍出來,這便造就了現狀,去年我們大秦聯絡貴國共同出兵攻擊漢國,可惜不成,現在,只怕就更艱難了。殊不知這世上哪有十拿九穩的事情,但凡有個六七成勝算,便可傾力擊之,有個四五分勝算,便可嘗試著做一做。」

    聽到檀鋒評價自己國內兩位大臣,趙先生笑道:「現在就算我們大楚願意與大秦聯手出兵,你們只怕也騰不出手來啊,蜀郡之亂暫且不說,貴國王上與路大將軍之間的隔閡一日不消,只怕大舉進攻就是一個笑話吧!」

    檀鋒搖頭不語,不願就這個話題深談。

    趙先生顯然也明白檀鋒的心思,話鋒一轉,「不過檀將軍在疑川郡不過數年時間,倒所展示的才華,卻讓我大楚上上下下,刮目相看啊,現在穎川郡不論軍力,財力,都是蒸蒸日上,不輸於漢人了。」

    「拾人牙慧而已,高遠之才,我是比不了的,不過我是一個好學者,卻也不怕人恥笑。」檀鋒放下杯子,道。

    「你能學,可我們楚人卻是學不來的,我國仔細評估了高遠的政策之後,最終還是決定放棄了。」趙先生嘆息道:「國情不同,如之奈何?貴國霸王硬上弓,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我國沒有這種切膚之痛,是不可能痛下決心的。而且黃首輔斷言,貴國之改革,恐怕必然以失敗而告終。」

    「哦,黃首輔如此肯定?」檀鋒略略有些驚訝,「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兩國國情不同,治政理論,策略亦不同,如此強求一同,蔫有不實得其反之理?高遠之所以成事,是因為他白手起家,麾下軍將也好,官員也好,大都起自寒微,而漢國從一開始就大力限制土地兼并,檀將軍應該看到,在漢國,可有地方大豪出現?大漢律法之中有一條,官員擁有土地不可超過一百畝,這種硬性規定,也只有在漢國才行得通吧?不過在漢國,家財富可敵國之商人倒是頗多,但這兩者卻是不可同日而語也。而大秦與我大楚,則正好與之相反,你說如何能強學漢國之策,檀將軍在穎種能夠成功,也是因為這裡的地方大豪在戰爭之中死傷頗重,殘餘之人又被將軍以雷教過手段除之,舊者已去,新者未起,將軍趁著這個空白時段在好不容易建立了現在的繁榮之態,可地方繁榮了,伸來的手也多了吧?將軍可否現在已經不勝其煩?」

    檀鋒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將軍現在在朝中有范睢撐著,自不怕他們,不過范睢一旦改革失敗,首當其衝的替罪羊就是他,那時將軍何以自處?還能擋得住那些伸來的貪婪的手掌嗎?」趙先生慢條斯理地道。

    「自然是擋不住的,我不是秦人,本來就甚受猜忌,所幸當今王上與范首輔信重,才有今日,如果范首輔一去,只怕我的下場也堪虞。」

    「將軍就從來沒有考慮過後路么?」趙先生將茶杯放在桌上,發出叮的一聲輕響。

    檀鋒霍然抬頭,眼神鋒銳如刀。(未完待續。。)

    ...



    上一頁 ←    → 下一頁

    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
    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